第三卷 第四十六章 道法屏障

  回到山脚我重新凝视着不起眼的山,我回头问赵治看见了什么,他的回答是一座孤山普通寻常,我再问陈婕看到什么,陈婕说她看到一座郁郁苍苍的山。

  越千玲和萧连山他们看到的也都相同,我突然想到那日言西月洒花成幻阵,既然每个人看到的都一样,唯独我却看到的不同,那这应该是一座全凭个人心境才能看到的山,之前我根本没有留意过,难怪只有我才能看见穆汐雪和那些根本不应该存在的桃林。

  后面几次是因为越千玲他们跟着我,所以才能走进我所看到的幻境里,想到这里我拾起地上一根断枝,对身后的他们说。

  “我现在道剑开阴阳,不管你们看见什么都不要乱动。”

  说完我让他们后退几步,我单手持断枝,左手并两指闭目从断枝上抹过,将所有学会的九天隐龙决道法修为灌注于断枝之上,断枝缓缓发出耀眼的金光,如同一把金剑,我脚踏天罡,剑舞七星,身边的风声四起卷着地上落叶败枝漫天飞舞。

  我弓步一停,左手单掌托在剑柄,借全身之力两手将金剑凭空刺出,剑尖似乎触碰到遮挡无法送出,我深吸一口气,收回左手咬破中指,将渗透的血抹在剑身之上,大喊一声。

  阴有六神,阳有六神,捷疾灵妙,六甲六丁,杳冥之祖,天地之精,吾奉帝敕,不得暂停,疾!

  再用力托剑刺出,我手中的金剑通体变成血红色,光芒异常耀眼我都有些睁不开眼睛,只看见剑尖出闪现几丝火花,然后溅出的火星越来越多,在剑尖处缓缓出现一道很小的屏障,逐渐在扩大,我有些力不从心感觉从剑身传回很强的阻力,手有些发抖,我咬牙坚持把所有道法修为全灌注在剑尖,扩展的屏障越来越大,也更加迅速片刻时间整个屏障显露在我的眼前。

  我们一直去的那座山就被这无形无色的屏障所包裹在里面,我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么巨大的幻像屏障,到底要有多强大的道法在能做到,就因为有这道屏障,这么久以来,我们从未真正看过这屏障后面隐藏的是什么,如果不是穆汐雪给我和越千玲换的脸,我或许永远也想不到,就在我身边咫尺的地方会有这么强的道法幻境。

  虽然我道剑开阴阳,让这普通人看不见的屏障显现出来,但是任凭我再用力,剑尖也无法刺这屏障,很显然布下这屏障的人道法远在我之上不知道多少倍。

  剑尖火光四射传来尖锐刺耳的摩擦声,我虽然是两手握剑可感觉越来越沉重,额头有细细的汗水汇聚在一起慢慢流下,强大的反冲阻力让我有些站不稳,脚下的弓步不时的轻微颤抖。

  如果破不了这个屏障,我们看到的只是道法变幻出来的假像,我现在只想知道这屏障后面到底是什么,我本来留了护体的修为,担心万一破不了会被反伤,现在心一横也管不了那么多,全力把所有的道法都施展出去。

  嘣!

  那屏障越强则强,我越是用力反冲回来的阻力越大,手中的道剑应身而断,我因为没有护体的修为,整个人被震飞出去幸好萧连山眼疾手快托住我,否则我会直接撞在后面的石棱上,但是那冲击力太剧烈我气血紊乱在体内乱窜,胸口一热鲜血喷了出来,大多喷溅在我手中剩下的半截断枝上。

  萧连山因为能统阴兵,所以开了天眼能视阴阳,而越千玲有七窍玲珑心能摒除魔障,所以我刚才以道剑开阴阳的时候他们都能看见那一层把整座山都包裹的巨大屏障。

  陈婕和赵治看不见,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受伤,我让赵治先带陈婕走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陈婕虽然不愿意,但看我如此严肃怕留下来会添乱和赵治离开。

  我捂着胸口很久才调息过来,萧连山把我从地上搀扶起来。

  “哥,别再试了,你都已经伤成这样,咱们还是走吧,反正九天隐龙决我们都有了,回去慢慢学不就完事了。”

  “这屏障我用九天隐龙决的道法都破不了,布下这幻象的人用的也一定是九天隐龙决,穆汐雪给越千玲换的是芈子栖的脸,而给我换的是嬴政的脸,她既然知道这些就一定知道纯金卧虎兵符的下落。”我大口喘着气吃力的回答。“我们千辛万苦来这里就是为了卧虎兵符,既然知道下落就必须拿到,何况言西月给我的竹简需要很长时间去参悟,我就怕魏雍不会给我们这个时间。”

  “那……那也没办法啊,有这玩意挡着,我们根本就进不去。”萧连山心烦意乱的看着我。“到底有什么办法能破这玩意?”

  “这是用九天隐龙决设下的屏障,要破除非拥有比这人更高深的道法……我没这个能力。”我皱着眉头想了想迟疑的说。“除非……”

  “除非什么?”萧连山问。

  “除非我还能像上次在南山之巅一样,拥有嬴政的法力。”

  “那更不可能,秦叔说了,当时你是因为帝星入世,你破了八龙抱珠才暂时永远了他前世的记忆和法力。”

  我突然发现越千玲已经很就没说话,转头才看见越千玲手里握着我之前喷溅鲜血的断枝,一步一步向已经消失的屏障走去。

  “千玲!你干什么?屏障越到道法破除会反伤,你手里不是普通的断枝,是我灌注过修为的道剑,你拿着它走过去……”

  “其实我知道还有一个人绝对比这个布下屏障的人厉害。”越千玲慢慢抬起手没有看我很认真的回答。

  “谁啊?”萧连山茫然的问。

  “我。”越千玲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我和萧连山对视一眼,几乎同时问出声。

  “对啊,我现在是谁?”越千玲指着自己的脸回头问。

  “千玲,你怎么了?你当然是越千玲啊。”萧连山迟疑的回答。

  “千玲,赶紧回来,我都被伤成这样,你会……”我刚说到一半就愣住了,眼睛一亮看着越千玲的脸若有所思的说。“你是谁……你现在是芈子栖,嬴政的九天隐龙决都是芈子栖教的,那还有谁会比芈子栖更厉害呢。”

  “对啊,我就是这样想的,既然我是最厉害的,这屏障我当然可以破。”

  “你们两个醒醒吧,就换了一张脸而已,就真当自己变身了。”萧连山没好气的白了我们两个一眼。

  我想也对,就算越千玲是芈子栖,可她还没有恢复之前的能力,现在只不过是有芈子栖的样子而已,我正想着阻止她,抬头才看见越千玲的手已经伸出,我体内还有没有摒除的魔性,不能靠近她,连忙对萧连山大声喊。

  “快,把她拉回来!”

  越千玲到现在只不过一个普通人,她根本承受不起道法屏障的反伤,萧连山一惊大步向前,刚抓住越千玲的手想往后拽,我看见越千玲手中的半截断枝已经伸了出去,刚才已经消失的屏障瞬间又显现出来,断枝在越千玲手里开始闪烁莹莹白光越来越亮,刺眼夺目。

  当屏障出现的瞬间萧连山像断了线的风筝被震飞出去,好在后面是一大堆草丛,萧连山重重的摔在上面,我呆立在原地,都忘了去救他,只目瞪口呆的看着屏障前面的越千玲。

  那屏障又像之前那样快速的扩散,直到将整座山包裹住,越千玲却安然无恙的站在前面,一点事都没有,我看见她手轻轻一用力,闪耀着洁白光芒的断枝没入屏障之中。

  越千玲没有道法,至少她现在没有,我用尽全力都无法破除的道法屏障在她面前就如同一张单薄的宣纸,轻而易举的就穿透,就连躺在草丛中的萧连山也完全忘记了身体的疼痛,瞠目结舌的站起来,看他的目光我就知道,萧连山和我一样,都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哥,这丫头看上去好像是比你厉害。”萧连山揉着摔痛的胳臂笑着说。

  我一脸苦笑的不知道说什么,只看见越千玲手里的断枝完全没入屏障之中,从断枝上发出的白色光芒顺着整个屏障快速的蔓延开来,我看见被越千玲刺破的小孔慢慢裂开,向四周缓缓的扩展放大,速度也越来越快,随着白光的逐渐强烈,笼罩在整座山上的屏障消失在我们眼前。

  “我就知道我才是最厉害的,哈哈哈。”越千玲没心没肺的笑着,回头兴高采烈的对我们说。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越千玲,实在想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的,何况到现在她一点道法都没有,要破除这么厉害和巨大的屏障,我倾尽全力都会被反伤,她却能安然无恙轻而易举的做到。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