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七章 伏羲四象幻阵

  越千玲刚说完,手里的断枝上闪耀的洁白光芒淡淡隐去,越千玲身体一软瘫倒在地上,我大吃一惊连忙跑故去,萧连山把越千玲从地上扶起来,我不能去碰她的身体,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放在她鼻端,呼吸很细弱。

  我这才瞟见从越千玲手中掉落的断枝,她手上全是血,不过不是她的,而是我之前喷溅在上面的,我想起越千玲的八字突然恍然大悟,越千玲八字全阴,而我的血纯阳至刚,她握着断枝这么久当然承受不起,现在应该是昏厥过去。

  “我……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我的注意力一直在越千玲身上,听到萧连山慌乱和震惊的声音,这才下意识抬起头,看看四周顿时比萧连山还要吃惊。

  破除屏障后我一直想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可现在我茫然的环视一圈有些不知所措,之前那座山已经不见了,我和萧连山还有昏厥的越千玲在一个极其宽大的原形石台上。

  我们就在石台的中心,四方各有一条通道一直通向远处的一道漆黑敞开的石门,除了通道其他地方站满了手持刀剑的兵俑,密密麻麻的整齐的排列着,我们就被包围在中间,这些兵俑是石头做的可惟妙惟肖像真人一样。

  我看看那四条通道,没一个通道上面都有不同的石纹,萧连山警觉的留意四周问。

  “哥,这通道上的图案都是什么?”

  我蹲在地上仔细看了半天后,心里一惊,低沉的回答。

  “这四条通道分别通向东西南北四方,上面的石纹分别是孟章、监兵、凌光和执明,也就是你常听见的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

  “我们不是已经破了屏障,明明是要上山的,怎么到这里来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站起身看看四周后心有余悸的回答。

  “这里是屏障里面的幻境,我们只有从这里面走出去,才能真正看到被隐藏起来的真相。”

  “幻境?”

  “如果没猜错,这里应该是伏羲四象幻境……我曾经在古书里看到过,不过能布置这样幻境需要极强和高深的道法,我猜或许连秦一手和魏雍都未必能做到。”

  “我没看出来有什么厉害的,就一堆石头人和四道门而已啊。”萧连山不以为然的说。

  “这四道门分别是东宫苍龙、南方朱鸟、西宫咸池、北宫玄武,而这些兵俑也并非什么石头人,他们都是四象的化身,如鸟之翔,如龟蛇之毒,龙腾虎奋,无能敌此四物。”我眉头紧锁的回答。

  “还好只要四道门,我们挨着走一遍不就完了,总有一道门能让我们走出去。”

  我无力的摇摇头,表情很沉重的回答。

  “不是只有四道门,这幻境叫伏羲四象阵,就是说是按照伏羲八卦所设立,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而八卦有八八六十四种变幻,就是说这里一共有六十四道不断变幻的门,但只有一道是可以出去的,如果走错的话……”

  “走错会怎么样?”萧连山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太极就是阴阳,走错的话就是一步阳间,一步阴间。”我深吸一口气焦虑的回答。“除非设下这个幻境的人知道真正的生门在什么地方,否则我们根本出不去!”

  “出不去?难道要一辈子困在这里面?”萧连山大吃一惊的问。

  我点点头告诉他,这里是幻境我们现在进来的只是魂魄,真正的肉身还在我们刚才破屏障的地方,这幻境在三界之外不生不灭,如果走不出去,我们的魂魄会一直困在这里。

  萧连山一听急了,从身上拿出龙角号对我说。

  “那我就召阴兵把这里全给砸烂,我就不相信出不去了。”

  “没用的。”我无力的摇摇头说。“既然是幻境,我们也是虚无的,在伏羲四象阵中用不了道法,就更别说召阴兵,这里在三界之外,亡魂是在六道之中的,到不了这里的。”

  萧连山听我这么一说顿时瘫软的坐在地上,我看看那四扇开启的四门,既然来到这里等也不是办法,还不如试一试,不过这里不需要我再绞尽脑汁去想该走那一道门了,这完全要看设下这伏羲四象阵人的想法,一切都在此人一念之间,我对地上的萧连山说。

  “你选一道吧,这次咱们就全凭运气了。”

  “我选?你刚才不是说选错了一步阳间,一步阴间吗,选错了要死人的啊。”

  “如果永远被困在这里,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来吧,万一你运气好呢。”

  萧连山最终选择了刻有玄武图案的通道,用他的话说乌龟看上去应该安全点,我心里苦笑没告诉他,玄武也叫玄冥,玄是黑的意思,冥就是阴的意思,玄武其实就是代表冥界的。

  萧连山搀扶着还没清醒的越千玲,我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等到了门口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等萧连山跟着进来,站在我旁边震惊的问。

  “怎么……怎么还是一样的地方啊,就是比刚才的石台要大。”

  我们穿过漆黑的石门后进来的地方和刚才的一模一样,和萧连山说的那样这里足足比之前那石台大了一倍,里面站立的四象兵俑更多,我还在想着该怎么办,忽然听到旁边有嘎吱的声音,抬头才看见,站立在通道两边的兵俑都慢慢转头看向我们。

  个个面无表情整齐如一的抽出佩刀,向我们三人包围过来,前面的路已经被封堵死了,看来萧连山的运气并不好,触动了死门,如果让这些四象化身伤到我们三人会顷刻间魂飞魄散。

  “赶紧退回去!”

  我大声对身后的萧连山说,我挡在前面确定萧连山退回去后,才一步跨过刚才进来的石门,回去后我愣在原地,这根本不是我们之前进来的那里,而是一个更宽大的石台,比我们触发四象化身那个还要大一倍。

  我心里一沉,知道从我们踏上通道开始这伏羲四象幻阵已经启动,而且我还算错了,如果这些石门是在不断变化的话,那根本不止才六十四种变幻,不过到底有多少种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又听见嘎吱的声音,通道两旁的兵俑又在转动身体。

  不能再退回去,否则变幻会越来越大,我看着石台中心,突然想起我们在里面的时候这些四象化身是不会动的,连忙让萧连山往中间的位置跑。

  这个石台太大,萧连山又搀扶着越千玲动作迟缓了许多,可刚跑了没多远我就意识到自己想错了,我们根本没有时间跑到中心的地方,前面的通道已经被蜂拥而至密密麻麻的兵俑堵死,现在想回去也来不及,我们四周全被围死,我和萧连山背靠背站着,无意中瞟见萧连山下意识的握起拳头,完全一种本能的反应,可我很清楚在这幻境里面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

  “连山,对不起。”

  “啊?”萧连山一愣回头看我。“你这话是啥意思?”

  “那天我打了你一巴掌,一直想给你说这句话,没找到机会,现在不说我怕以后就说不了。”我侧头很亏欠的说。

  萧连山刚才还紧握的拳头松动,重重拍在我肩头。

  “哥,你打我是为了救我,当时我太冲动,早就忘了,你怎么还记得,当兄弟有今生无来世的,不管怎么说,就你这句话,这辈子值了。”

  “你们两个大老爷们说这些干嘛,也太肉麻了吧。”

  “我怕没机会了……”

  我说到一半停下来,才看见越千玲醒了过来,揉着额头笑嘻嘻的看着我们。

  “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和萧连山一愣,周围的四象化身已经就在我们面前,举起的刀剑就悬在我们头顶,随时可能砍下来,可越千玲居然笑的出来。

  “走吧,既然破了屏障咱们山上去。”越千玲指着一个方向说。

  我眉头一皱发现越千玲好像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以她的性格,突然醒来看见周围这么多面目狰狞手持刀刃的石人不吓才怪。

  “千玲,你看见什么?”我连忙问。

  “就一条上山的路啊。”越千玲很茫然的看着我和萧连山诧异的问。“你们这是怎么了,满头是汗的,什么把你们吓成这样?”

  越千玲看见的和我们不一样,我一怔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有人在这里设下屏障和这伏羲四象幻阵,就是不想有人能走出去,所以这里每一道门都是死门,不管我们怎么选择结果都一样。

  既然是幻境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虚无的才对,所谓相由心生,我们看到的只不过是自己内心的魔障而已。

  七窍玲珑心!

  越千玲有七窍玲珑心,此心至纯至善没有半点尘埃,她的心中是没有魔障的所以什么也看不见,这也是为什么她能破除屏障的原因,那道法屏障越强则强,可越千玲心无杂念无欲无求,道法屏障在她面前就像一张薄透的宣纸般,既然她心中空无,当然屏障也会空无。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