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八章 弦台宫

  没有人能走出这伏羲四象幻境,除了拥有七窍玲珑心的越千玲,我想到这里连忙对萧连山说。

  “闭上眼睛!千万别睁开,你扶着千玲的肩膀,让她带路在前面走,我跟着你,千玲会带我们走出去。”

  萧连山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我跟在后面走着,刀剑挥舞和兵俑喊叫的声音此起彼伏一直在我耳边萦绕,我现在虽然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我内心魔障幻化出来的假象,不过很清楚在这幻境中一旦睁开眼睛被这些四象的化身所伤就会永远的迷失在里面再也出不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耳边的这些声音越来越小,可我又听到另一种声音,在我耳边由弱变强的开始回响,那是我和九天隐龙决产生的共鸣声。

  我感觉到前面的萧连山停了下来,耳边除了和九天隐龙决的共鸣声之外,我再也没听到伏羲四象幻阵里的那些声音,知道已经走出了幻境。

  我慢慢睁开眼睛,越千玲和萧连山站在我前面,背对着我,他们都仰着头,不约而同的张大着口,表情异常的震惊。

  我随着他们两人的目光望去,头慢慢抬起,表情和他们变的一样,只不过口张的比他们还要大,嘴角蠕动一下,我一直想知道屏障所掩饰的山上到底是什么,如今我看到了,可茫然的呆立在原地完全被眼前看见的一切彻底震撼。

  一座巍峨雄壮的秦代宫殿建在山顶之上。

  上好的汉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山间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盘龙翘首昂天,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

  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的盘龙遥遥相对……

  宫殿的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竖匾,上面龙飞凤舞地刻着三个大字。

  弦台宫!

  “我……我见过这里。”越千玲瞠目结舌的说。

  “我也见过,不过是在秦一手的古书上。”我心绪难平的回答。

  “你们见过?这里是什么地方?”萧连山茫然的问。

  “秦王嬴政在统一六国后,曾经在东海之滨修建了帝国的东大门和雄伟的宫殿,叫碣石宫,曹操曾经写过《观沧海》,说的就是碣石宫,可惜已经不复存在了,史书文献中只有极少的记载。”越千玲仰着头看着宫殿惊讶的回答。

  “楼阁高下,轩窗掩映,幽房曲室,千门万户,金碧相辉,照耀人耳目……说的就是碣石宫,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能看见!”我蠕动着喉结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这里完全是按照碣石宫的样子修建,碣石宫是嬴政至高无上皇权的体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谁会在这里修建这样一座宫殿,这不仅仅是宫殿,这是秦王嬴政的徽记,象征着这里是他帝国的另一扇大门。

  看着宫殿修建的年代已久相当久远,正因为在屏障和伏羲四象幻境中所以没有人能看的见,偌大的宫殿空无一人,四处极其的沉静,我们慢慢向宫殿走去,我耳边莹绕的共鸣声从未像现在这样强烈。

  在宫殿前面广场的盘龙柱前,我停了下来。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言西月面无表情的站在盘龙柱下,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我看不懂的惆怅和焦虑,不过看见我们时多了一分惊讶。

  “你们怎么能破的了屏障和……”

  言西月只说到一半,目光停在越千玲的身上,重重叹了口气无力的摇着头。

  “相由心生,由有谁比安平公主更心无尘埃,我千算万算唯独算漏了你。”

  能布下这么庞大屏障和高深幻境的除了言西月我实在想不出还有第二个人,言西月看了看我头下意识的埋下去,我这才想起我如今的面容是嬴政,之前还有些不确定,但现在看言西月的反应,我更加相信,能让他低头的人除了嬴政,恐怕没有第二个。

  “我已经给过你九天隐龙决,你为什么还不走?”言西月声音很焦虑。

  “我之前第一次见你,就问你有没有看过卧虎兵符的图案,你当时一口否则,不过我知道你见过,只是没想到原来在这里。”我看着言西月很认真的说。“我只想拿回纯金卧虎兵符,你是给了我全部的九天隐龙决,可你很清楚,要学会上面的道法需要很长时间,我和你不一样,我最缺的就是时间!”

  “我给过你机会,也给你们留了足够的时间,你们还要回来,难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言西月声音开始变的冰冷。

  “有区别吗?”我没有丝毫胆怯的回答。“我回去魏雍同样也不会放过我们,横竖都是大凶之兆,既然我知道纯金卧虎兵符就在这里,我还不如赌一把。”

  “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言西月冷冷的说。

  “有没有你说了不算,我要见穆汐雪!”我指着越千玲对他说。“你认识这张脸,她是芈子栖,我是赢政,就算这里没有卧虎兵符,我也要问问穆汐雪,她是怎么知道这两张脸的。”

  言西月下意识回头看看他身后的宫殿,转过身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他目光中透着无助和慌乱,在这里没有谁会是他的对手,他根本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表情,我越来越看不懂他。

  言西月好像一直在保守什么秘密,一个不能让我知道和触碰的秘密,甚至会不惜违背那个神秘黄爷的安排。

  “我说过,你我君臣一场,我不想杀你,可今天你既然不肯走,那我也没有其他办法。”

  我看见言西月的手抬了起来,此刻他的神情变的无奈而坚定,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戾气,如同那晚他想杀萧连山一样,不同的是现在他想杀的是我。

  我拉着萧连山后退了一步,对身边的越千玲小声说。

  “不管发生任何事你都不能过来,我们不是言西月对手,但我不想放弃,如果我输了你和萧连山离开这里,言西月自始至终想阻止的人是我。”

  “你……你要干什么?”越千玲担心的望着我。

  我对她点点头很慎重的样子,经历过这么多事,她已经不再是之前任性乱来的越千玲,看我如此坚决,抿着嘴退到后面。

  “连山,今天第一仗你先来!”

  萧连山想都没想不以为然的点点头。

  “哥,上次他手里有传国玺,我招不了阴兵,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能耐。”

  萧连山说完已经把龙角号拿在手里,言西月的目光也落在上面,不过看不出他有丝毫的害怕。

  “让我进去,找到我想要的答案我就会离开,既然你说我们君臣一场,我最后再问你一次,能不能让我进去?”我抬着头平静的问。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从来没违逆过你说过的任何一句话。”言西月迟疑了一下决绝的回答。“不过这一次不行!”

  萧连山回头看看我,我深吸一口气对他点点头。

  萧连山毫不犹豫,吹响手中的龙角号,低沉厚重的号声回荡在这空旷的宫殿广场上空,号声响起刹那间狂风大作,漫天乌云滚滚而至遮天蔽日,广场顿时被一片黑暗所笼罩。

  萧连山昂首挺胸站立,手持龙角号,器宇轩昂威风凛凛,犹如一个点兵征战沙场的将军,听见他中气十足的大声喊。

  吾乃受封兵马大元帅,御战阴兵,退灭邪魅,不得有误!

  萧连山话音一落,我就感觉四周阴风四起寒凉刺骨,耳边隐约听见从地底深处传来的战鼓轰鸣声,伴随着鬼哭狼嚎般的嘶叫和呐喊声,在被黑暗笼罩的广场上我清楚的看见数之不尽的亡魂兵甲正不断从地底爬出。

  阴兵越聚越多,无数双血红嗜血的眼睛,在黑暗中特别的清楚醒目,都看着同一个方向,死死盯着中间站立的言西月,从这些阴兵身上散发的全是无法宣泄的怨气,如今都集中在言西月的身上,静静站立这等待萧连山的指令。

  广场又恢复了一片死寂,言西月依旧保持着他刚才的姿势,我甚至没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慌乱。

  我看见言西月的手抬起来,右手剑指,竖于前胸,剑指向天,左手道指,平放于腰胯之间,这是七星守元指决。

  他的脚步也跟着开始移动,右脚向右前方踏出,左向左前方踏出,右脚向前方踏出,左脚向右前方踏出.右脚向左前方踏出,左脚向右前方踏出,右脚向左前方踏出,两脚并拢,站定北极星之位。

  他这是在按照七星排列方位走。

  我听见他口中清晰的声音。

  一踏天枢云中行,二踏天权摄月精,三踏天旋镇幽冥,四踏天矶请太灵,五踏玉衡护真形,六踏开阳起元婴,七踏摇光合七星,急急如律令!

  言西月每走一步念一句,步完咒尽,然后安然站立在原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