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章 人在虎符在

  血咒召五岳朝拱,传国玺收十方阴魂,当我举起玉玺昂头大声喊出上面篆刻的八个字时,九道阴雷刹那间从天而降,全劈在我举着的玉玺上。

  被穆汐雪三针压制的魔性瞬间被释放出来,和吸进体内那些亡魂的怨念交织在一起游走在我身上每一寸经脉之上,我从来没感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以至于我有一种想把天际撕裂的感觉。

  四起的狂风夹杂着飞沙走石在宫殿前的广场肆意呼啸,我看见言西月已经向后退了几步,我手中的玉玺在阴雷的闪劈下通体光亮夺人眼目,我猛然将玉玺重重印盖在地上,一道白光从我手上的玉玺散发出去,向四周快速的波及,强大的冲击力让萧连山和越千玲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了。

  白光所过之处横扫一切,天际上密布的乌云顿时被震开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拨云见日被蟾蜍食日的太阳开始露出一丝光亮,慢慢覆盖在上面的黑影渐渐退去,漆黑的大地又恢复了光明。

  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即便和煦的阳光照射着这山顶,我相信对面的言西月一定感受不到,因为我阴冷的目光正直直的盯着他。

  越千玲冲上来,被萧连山一把拉住,我听见他在旁边对越千玲说。

  “别过去,他已经不是秦雁回了。”

  言西月已经全力戒备,我在他脸上再也看不见儒雅和从容。

  我缓缓向他走去,此刻在我眼里任何人也阻止不了我,言西月现在看我的眼神都已经不像之前,有些疑惑和迟疑,不过他依旧挡在我前行的路上,在他身后就是通向弦台宫的路。

  我虽然靠唤醒潜藏的魔性来增加道法,我已经做了所有可以做的事,我能感觉到自己比以前要强大,但很清楚并没有那日在南山之巅君临天下的那种气势和不可一世三界独尊的能力。

  我终究还不是那个王者,而对面的言西月是把九天隐龙决学的最多的人,我完全是孤注一掷的赌一次,赢了那弦台宫里等着我的是什么我没想过,但我很清楚如果输了,我会是手中玉玺里万千亡魂其中之一。

  言西月到现在没有害怕,我猜他可能和我想的一样,所以我没看见他的怯弱,反而迎着我向前一步,坚定而决绝,没有丝毫顾忌,我认识的言西月并不是这样一个不知进退的人,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他到现在都在没有丝毫妥协的坚守,他身后的弦台宫里到底隐藏着什么不能让我知道和触碰的秘密。

  七星真炎能燃尽三界一切,当我把光芒四射的传国玺毫不犹豫的向他身体攻过去,言西月单手掐玄冥退魔指决,迎着玉玺挡出,当和他手指触碰的瞬间我和言西月各自都向后小退半步。

  玉玺的白光和言西月手指上的真炎交融在一起,一股强力无声的撞击力从我们身体向四方冲击,我看的出言西月是全力以赴,已经把所有道法都灌注在指决之上。

  我笑了,言西月看见我笑容时眼角抽搐一下,我的笑和我的身体一样冰冷,不过此刻我已经知道输赢,言西月倾尽全力只逼退了我半步,我都没想到这些潜藏的魔性会有如此大的力量。

  “君臣一场,你想怎么死。”我收回退后的脚,站直身体高傲的问。

  言西月全力抵抗着我手中玉玺源源不断的道法,开始还是单手,现在他另一只手也抵挡在玉玺上,不过都有些轻微的发抖,我没指望他能回答我,因为言西月在咬牙坚持,根本说不了话。

  我缓缓向前走一步,言西月头上的汗水顷刻就冒出来,他的七星真炎法界已经开始松动,我都有些奇怪,他既然学了最多的九天隐龙决怎么会如此不堪,不过即便我现在占了上风,但依旧能感应到言西月并不是可以轻易击破。

  我表情更加阴冷,把全身混合魔性的道法全灌注在玉玺中,双手用力向前一推,言西月的七星真炎法界破裂,我单手剑指一道白光直击他胸前。

  言西月躲无可躲,被重击后向断了线的风筝重重撞在广场中心的盘龙柱上。

  我缓缓向他走去,我早已习惯踏着他人尸骨先前,又怎么会在乎脚下再多一副骸骨,言西月受的伤我知道有多重,可他居然还能站起来,依旧挡在进弦台宫的路上,样子坚定而无畏。

  我本来还没打算杀他,留着他我想问关于黄爷的事,可我不喜欢在我面前有不怕我的人,我的手慢慢抬起,忽然从弦台宫有琴声传来,言西月一听整个人一怔,脸上一片慌乱和无助,闭上眼睛重重叹口气,居然让出路。

  我很好奇,他连死都已经不怕的人,怎么会如此在意琴声,我没去看他,手放了下去,从他身边高傲的走过。

  “你要现在离开,我把所有的道法修为全给你。”

  我听见言西月近乎于哀求的声音,千年的道行给我……我冷冷的看着他,一时间想不明白,到底他守护的是什么,居然能让他心甘情愿放弃千年道法,他是学九天隐龙决才长生不老的,放弃道法就意味着死,言西月居然用他的命在和我做交易。

  不过……

  我伸出手对着旁边粗大的盘龙石柱,掐指出手印,巨大的盘龙柱顿时四分五裂。

  “你看我现在还需要你的千年道法吗?”

  我用嘲笑的口吻回答言西月,我看见他的眼神变得空洞无神,捂着受伤的胸口呆立在旁边,一丝慌乱和无助充斥在他目光中

  弦台宫有三层,琴音从最顶层传来,我拾阶而上越千玲和萧连山跟在身后,推开顶层大殿的门,满屋飘散的是沉龙香的味道,顿时我头里的剧痛缓解了很多。

  这里的房间并不大,像是一个琴房,或许这就是弦台宫名字的由来,穆汐雪就坐在房间的正中,等我进去的时候琴音戛然而止,不知道是因为这房间里的沉龙香薰,还是她宛如淡雅的倾城的容貌,从我看见穆汐雪那刻起心中的戾气平复了许多。

  可惜那头白发,远远看着她始终有一丝莫名的心痛。

  我耳边萦绕的共鸣声清晰强烈,我可以肯定一直找寻的纯金卧虎兵符就在这里,看见我们进来,穆汐雪抬头浅笑样子很平静,好像早知道我会来。

  “你就是带走四件神器之一纯金卧虎兵符的人?”我问。

  穆汐雪笑着点头,面前香茗飘散着淡淡的白雾,穆汐雪给自己续茶,可我发现她端茶壶的手已经没之前稳了。

  “能不能把兵符给我,这个对我很重要。”我不明白到了此时为什么我会用请求的语气,连言西月也已经不是我对手,在这里还有谁能阻止我得到兵符。

  “汐雪奉公主之命守护卧虎兵符,人在兵符在,恕难从命!”穆汐雪端起茶,看了我一眼婉柔嫣然。

  我此刻心中只有那纯金卧虎兵符,我甚至都忘了为什么要拿到这东西,只感觉那是属于我自己,刚刚还平息的暴戾又游走在全身,我眼里任何阻挡我的人都是敌人,对于敌人我从来不会有半点仁慈,千年前是这样,现在亦是如此,我眉头皱起目光变得阴冷。

  萧连山在我身边大声对穆汐雪说。

  “你……你给他啊,他现在……什么都做的出来,他会杀了你的。”

  “汐雪守护兵符是公主死命,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你如果非要拿。”穆汐雪放下茶杯依旧对我笑着。“请!”

  “我念你帮我压制魔性,姑且留你一命,交出兵符我不为难你。”我昂起头冷冷的说,其实我也不明白,到现在我为什么迟迟下不了手,就算穆汐雪帮我压制魔性,可千年前弑君谋逆她也有参与,按理说我不应该会有放过她的想法才对。

  穆汐雪没有回答,缓缓站起身,我看见她手里的三根银针,心里一沉,这或许就是她的法器,我看她的脸已经收起笑容,全力以赴的站到我面前。

  宫殿下面是重伤的言西月,连他都不是我对手,穆汐雪又怎么可能是,可我第一次看见她脸上有如此决绝的表情,落在我眼中完全是一种无畏的挑衅,这刚好是我最不希望看见的样子,我深吸一口气。

  “你知道我是谁,你真不怕我杀了你?”

  “你是谁?”穆汐雪反问。

  “我……我是……”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我是秦雁回,可如今那难以克制的杀戮之心和游走全身的暴戾一直都在提醒自己,我是那个三界独尊莫敢不从的王者,想到这里我头昂的更高。“我是赢政!”

  “你不是他!”穆汐雪摇头很肯定的对我说。“我认识的他不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很不喜欢穆汐雪脸上的从容和淡静,她那清澈的双眼似乎总是能轻易的看透我,我避开她的目光伸出手。

  “人在虎符在!”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五十章 人在虎符在”

  1. 回复 2014/03/07

    晓子

    看到后面觉得蛮精彩的,故事好长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