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二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

  头疾难忍,我越发残暴冷戾,终日无法安睡,献上的各种名贵香料只会让我更加烦躁,我下令撤出宫殿内所有香薰,一日从芈子栖寝宫离开闻到奇异香烟,似能缓解头疾,闻香而去看见穆汐雪在屋中调配香料,问为何名,穆汐雪答沉龙,我说此香能缓解头痛,穆汐雪欣喜愿意天天为我调制,我赐许没有丝毫感谢的转身离去,我没看见穆汐雪因为夜夜为我弹琴而破裂的十指上沾满的烟灰,也没看见那香料如血般的红颜。

  穆汐雪进殿点香薰,不小心碰掉烛台,我喜静受不了半点惊扰,起身把穆汐雪推倒在地,她手中每日只有半盒的香料洒落在殿前,我负手而立命她以后不用再来,只需要把香料交给李斯,但不是半盒,而是满满一盒,穆汐雪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唯唯诺诺退出去,我没看见她长袖下手腕处包裹的白纱有点点血红渗透,更没看见她本来倾城的容貌何时变得苍白没有半点血色。

  我寝宫后是花园,我常和芈子栖一同游园赏景,芈子栖喜欢桃花,我命人特意在园中开出一片桃林,三月桃花娇艳,满园花香清新宜人,我心情甚好,芈子栖告诉我这些桃花都是由穆汐雪精心打理,我一笑而过没发现原来我也喜欢桃花,芈子栖惋惜说花期太短,我对跟着芈子栖身后的穆汐雪说,既然桃林打理这么好,如果能六月开桃花,我会封她为妃,我一句戏言后便游进林中,我没看见旁边穆汐雪的惊讶和欣喜。

  宫女手拙总是梳理不好我的头发,芈子栖告诉我穆汐雪手巧,让她服侍我起居,穆汐雪总是很轻柔的为我梳理,从她来之后我发现每日起居梳洗变成一起很享受的事,不过我很少和她说话,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为什么会如此高兴收集我掉落的每一根头发。

  在祭宫中我最后一次看见芈子栖,不过我已经不确定那还是不是我一生所爱的女人,她用失望和不忍的目光看着我,手中那把匕首我不怕,可我只感觉心寒,握着这把匕首的女人,我为了她倾尽一切,如今刀口却对着我胸膛。

  地上躺着的是重伤的魏雍、秦一手和徐福,他们不会是我对手,穆汐雪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看着我,那四个废物中,她是唯一一个没有对我动手的人,可惜我低估了芈子栖,即便我三界独尊,但我却并不是她的对手,我看见她手中的匕首刺过来,对着我胸口,我惨然的笑,我能读出她眼中有对我的至死不渝的情意,可终究敌不过她的大义,匕首停在我胸口,我才看见穆汐雪用手握住刀刃挡在我面前,到那一刻我眼中都没明白这女子,芈子栖的迟疑变成我的机会,而挡在我面前的穆汐雪变成我反击的攻击,我用力一推,刀刃没入她的胸口,芈子栖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没反应过来,我用九天隐龙决打伤她,我再次高傲的站在祭殿的高台上,那一刻我不再相信所谓的情爱。

  ……

  我的脑海中这样的记忆不断闪现,所有的片段中都有我怀中的女子,我终于记起她是谁,只不过千年前我没想去记得,千年后我记起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汐雪!朕记得你……”随着那一声喊出我泪如雨下。

  穆汐雪哭了,就在我怀中,哭的那样的彻底和无悔,千年相守的情意如同决堤般涌出,她抚摸在我脸上冰冷的手不住轻微的颤抖。

  “陛下,我终于等到您了,千年汐雪都没曾忘过您的样子,就等着见您的这一天。”

  我一直以为给我篆刻九天隐龙决的是言西月,原来是穆汐雪,那书房中满屋的竹简,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那么眼熟,现在终于知道,那全是穆汐雪所刻。

  书房中的竹简我甚至都没仔细看过,一直找寻的九天隐龙决就安静的放在里面,或许她拿起刻刀的时候就会想起我,她刻下满屋的离殇我终究是没有看见。

  她才是这里最厉害的那个人,言西月只不过是她传授的而已,不过已经在宫殿外让我拼尽全力,我即便再强的魔性,我也不可能是穆汐雪的对手。

  “为什么不早说,是朕负了你,如果你说出来,朕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安好。”我的泪水掉落在穆汐雪脸颊上和她的眼泪交织在一起,缓缓流淌。

  “汐雪等的是陛下,不是秦雁回,我救朱云纹从他口中知道师兄修建结界,就知道陛下帝星快要入世,汐雪妄言擅断天机,知道陛下总有一天会找到这里。”

  “所以……所以你从那时起就为朕打理铺垫一切。”我紧紧抱着穆汐雪声泪俱下。“你既然能断天机,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你这又是何苦。”

  “汐雪是孤儿幸得公主相救,在祭宫因为汐雪阻挡,公主只有牺牲自己封印陛下,汐雪愧对公主,而且……公主早知道汐雪对陛下情意,于归琴就是公主所赐,汐雪不要大义也不要仁德,但知道知恩图报,公主对汐雪有救命之恩,汐雪不敢忘,在祭宫汐雪救不了陛下,原本以为再也见不到您,就带于归琴离开,能走多远走多远,可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汐雪走到那里都有陛下的身影,所以汐雪过国界而行。”

  “朕不该来!”我紧要嘴唇心疼的难以忍受。“你这白发?”

  “汐雪那日见陛下魔障难平,知道是言西月误导陛下再行霸道,陛下的魔障只有安平公主可以克制,汐雪没这个能力,只好用千年道法帮陛下压制。”

  “你损真元救我。”我嘴角不断抽搐痛惜的说。“从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知道现在这个结局了。”

  “汐雪原本以为永世也见不到陛下,让人雕刻翡翠雕像,剪下头发和陛下的放在一起,再放入雕像中,汐雪是想尘封这段情分,没想到冥冥之中早有注定,陛下还是找到了。”

  我侧头看见琴几上的于归琴,迟疑了一下问。

  “君悦、于归……这两个名字是什么意思,朕从来都没问过你。”

  “山有木……兮木有枝……”穆汐雪的声音越来越小。“心悦君兮……君不知。”

  心悦君兮君不知。

  君悦!

  我悲痛的惨笑,我一直以为穆汐雪取君悦是让我心悦的意思,原来从那刻起,穆汐雪就把对我的情意表露无遗,我居然一点都没发现。

  “于……于归呢?”我无力的问。

  “之子于归,百两成之。”穆汐雪在用最后的气力坚持。

  我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可现在明白又有什么用,难怪那日萧连山砸碎君悦琴时穆子栖会如此伤心欲绝。

  我缓缓拨开穆汐雪的衣袖,手腕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虽然已经愈合可我相信这伤口是从此以后我心口无法愈合的伤。

  我想起言西月那句话,我点燃的不是沉龙香,是穆汐雪用命默默为我的守护。

  我再不知道说什么,心里的痛痛到极致时我已经不再有什么感觉,我宁愿永世承受被魔性噬体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楚,也远比如今这种感觉好,我只能承受心一寸一寸破碎的痛,但这种痛却永远无法修复。

  “汐雪,你先走一步,朕答应你,一定启祭宫开幽冥之路迎你回来,朕欠你的一定还。”我的声音变得坚硬和决绝。

  “陛下有这心汐雪就可以安心过忘川了,汐雪能再见到陛下已经心满意足,不枉这千年相守,汐雪累了,陛下就让汐雪好好睡一次吧。”穆汐雪欣慰的对我笑着摇头说。“公主对汐雪有大恩,汐雪有负公主所托,不敢苟活,陛下就让汐雪走,对您和公主,汐雪都问心无愧。”

  我泣不成声,紧紧抱着越发冰冷的穆汐雪,不知道该说什么。

  “陛下,汐雪有……一事相求。”

  “你说,不管什么事,朕都答应!”

  穆汐雪艰难的回头看看琴几上的于归琴,无力的对我笑着。

  “可否请陛……下再为汐雪操……曲一首。”

  君悦已逝,独留于归有何用!

  这是我送于归琴给穆汐雪时她说的话,当时我再一次没听懂话中意思,我点点头,把穆汐雪抱到琴台外面的露台上,这里能看见整个弦台宫,坐到这里我才看见,弦台宫旁边那一大片桃林,和我宫殿中的一样,不过即便现在是六月,满林桃花依旧姹紫嫣红的盛开着。

  “取朕于归琴来!”

  我大喊一声,萧连山把于归琴送到我面前,我把穆汐雪扶在怀中。

  “陛下,汐雪容颜憔悴,怕是辜负了您的琴音,等汐雪梳妆再听您的琴声。”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