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三章 我愿与君绝

  我何尝不想穆汐雪还能梳妆好重新坐在我面前,可我也清楚,她怕是没这个时间了,夕阳西下漫天红霞映在穆汐雪身子,落在我眼里灼伤心房,穆汐雪嘴角不断涌入的鲜血宛如烙刻在我心上的朱砂,看着她苍白的容颜,我完全毫无顾忌的痛哭。

  “你用命为朕调制沉龙香,朕今天就为你化一次妆。”

  我咬破手指,把指头的血均匀的涂抹在穆汐雪脸颊两边,穆汐雪抿着嘴泪如雨下,这一刻她等了千年,没等到我为她画眉贴红花,等到我用血为她涂抹的胭脂,不过我看得出她已经心满意足。

  穆汐雪苍白的容颜有了几分红艳,还是那绝世的美貌,她遥看着远处的桃林,那一刻我相信千年前这个女子,她眼中看到能开出倾世桃花,可惜我那时没能看得见。

  我之前一直想问穆汐雪给我弹的曲子叫什么名字,现在不用了,我已经记起。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那是穆汐雪教我的琴曲,千年前我和她君悦、于归合奏天籁,如今只剩下我单手抚于归。

  我还记得穆汐雪手覆在我手背上的样子,千年前她亦是如此教我,我拨动琴弦,只有一只手琴音并不连贯,但我还能记得如何弹下去,手指越来越快,让我有些恍惚回到从前,琴声从我指尖荡漾开来,在这空旷偌大的弦台宫上空回荡。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

  穆汐雪在我怀里轻读,我听的出她用的是最后的力气,她已经没有能力把整句读完,我没有去看她,那千年的亏欠我还不起,我怕再多看她一眼我真会重开幽冥之路。

  “读下去!”我无声的任由泪水模糊双眼,我想听,知道或许再也没机会听到从她口中说出只言片语。

  我原本以为穆汐雪会把上邪读完,谁知道我听她口中越来越小的话。

  “汐雪等到了,我愿与君绝!”

  她话音一落,我手中的冰蚕弦应声而断,琴音戛然而止,穆汐雪放在我胸口冰冷的手重重低垂下去。

  “汐雪!”

  我一把将穆汐雪搂在怀中,大喊一声,一股强大的气流从琴台向四周波及开去,远处的桃林剧烈的摇晃,我看见纷纷扬扬的桃花,如同我无法抑制的泪水,在林间漫天落下。

  整个琴台被震的支离破碎,越千玲和萧连山被掀翻在地,他们看过我在南山之巅的霸气,可没见过我此刻的哀伤,那远比我在南山更威裂,他们曾经见我这个样子时会想方设法制止我,可此刻,从地上站起来的越千玲和萧连山没有一人说话,我甚至可以听到越千玲捂着嘴不让我听见的哭声,只是不知道她是为了我还是为了穆汐雪。

  破碎的房门中我看见落寞的言西月,他双眼空洞呆滞。

  “跪下!”

  我的声音很轻,我不想惊扰到怀中安睡的穆汐雪,不过言西月能听见,相信即便不用我说他也知道该怎么做。

  言西月双膝一曲跪在门口。

  “罪臣万死,跪迎陛下万世圣尊。”

  他已经不是刚才广场上的言西月,在我面前他已经习惯了跪拜,不过我还是在他眼中看不到害怕,那表情我懂,心里痛到极致的人都是这样,我脸上的表情何尝不和他一样。

  “你不是跪朕,你是跪汐雪!”

  言西月抬头才看见我怀中安睡的穆汐雪,闭眼重重叹口气,我听出是溢于言表的哀伤,然后整个人跪在地上不动。

  “万死……朕要你死有何用,如果死能换回汐雪,朕愿意第一个赴黄泉。”我轻轻抚摸着穆汐雪安静冰冷的脸,我指尖的血已干,我再次咬破,没有丝毫痛楚的感觉,心都碎的人还有什么痛不能承受,我涂抹在她苍白的嘴唇之上,血红的双唇至少可以让我暂时相信,她只是暂时安睡。“你为了汐雪连朕都不怕,那你为什么就不能早点告诉我。”

  “罪臣……罪臣曾提醒过陛下,罪臣以为陛下能知道。”

  “你何时提醒过朕?”

  “当日陛下找罪臣测字,有一字罪臣没测。”言西月声音痛楚的回答。

  十字!

  当时我不明白言西月为什么不肯给我测这个字,后来就忘去,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我手指停在穆汐雪的唇边。

  “那你现在告诉朕,此字何解。”

  “十字……十字是……千载相逢终须一别!”言西月声音有些哽咽,断断续续的告诉我。“罪臣不说是猜陛下能测出来。”

  “猜!”我的嘴角不住的抽搐,单掌道法手印对言西月一指,言西月重重被震飞出去,撞在柱子上,在我的面前他是不会敢用九天隐龙决的,当然也没有护体结界,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洒出来。“好,好的很,你那个时候就知道会有今天,你居然让朕猜?!你那汐雪的命让朕猜?!”

  言西月从地上爬起来,颤巍巍的又跪在我面前,没有半点怨恨,他抹着嘴角的血居然笑了,不过我看得出,那一笑太凄惨。

  “汐雪不让我说,她心意已决,说是一切听天由命,罪臣看见玉佛像里那一缕结发,就知道汐雪千年前心里只有您,千年后亦是如此如果陛下您见到汐雪我知道会是什么后果,让陛下您走,是您自己要回来,罪臣阻止过陛下您,罪臣尽力了……”

  我再次一掌手印打过去,言西月伤的更重,几乎是爬不起来,在地上挣扎几下,旁边的萧连山看不过去,搀扶言西月,被他推开艰难的爬回来,再次跪在我面前。

  “汐雪有守护兵符的死命,人在兵符在,可只要陛下要她做的事,她又怎么可能拒绝,汐雪能布下道法屏障和伏羲四象幻阵,陛下您没拿到虎符前又怎么可能是她对手,汐雪是……是一心求死!”

  那道法屏障和伏羲四象幻阵除了现在的我和穆汐雪,或许任何人都破不了,难道真是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注定好的,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刚好不被这些所阻。

  “汐雪……她可有遗愿?”

  “汐雪说陛下曾戏言,六月桃花开您封她为妃,汐雪没有寄望那一天,告诉罪臣,如果香消玉损在这里,就让陛下您把她葬在桃林之中。”言西月声音更加哽咽。“她……她说,秦时于归化明月,遥守弦台为君悦,她……就留在这里替陛下守着这只有陛下可以登上来的弦台宫!”

  我昂起头,这一次不是因为高傲,我是不想泪水再流下来,我双手把穆汐雪抱紧在怀,侧头看看远处那片落英缤纷的桃林,哀伤的说。

  “君无戏言,下诏!”

  言西月艰难的想去找纸笔,我用力撕下衣服扔在言西月面前,用指甲割破手腕,血从破裂的血管中涌出滴落在穆汐雪的衣裳上,如果墨汁般恣意的扩散,犹如点点娇艳桃花。

  “用朕的血写!”

  言西月突然在我面前嚎啕大哭,我再也看不见他的儒雅和从容,完全像一个孩童般肆无忌惮的痛哭。

  “罪臣替汐雪谢陛下厚恩,她……等了千年,终于还是等到了,泉下有知,汐雪可以安心过忘川。”

  言西月重重的在地上磕头,一次比一次重,整个房间都是他额头撞击地板的声音,我明白他是替汐雪真心高兴,憋在汐雪心口千年的执念,言西月帮她释放出来,那一刻我发现已经没有恨他的理由。

  言西月伤的太重,根本站不起来,硬生生跪在地上,双手撑地,一寸寸爬过来,用指头沾染我手腕的血在衣服上等着我下诏。

  “秦女穆汐雪,徽柔之质,柔明毓德,有安正之美,静正垂仪,今朕亲封雪妃。”

  言西月把我下的血诏写好,毕恭毕敬递到我面前,我回头看看怀里的穆汐雪惨然的说。

  “汐雪,千年前朕戏言许你姻缘,朕没想到你倾尽一生吟咏上邪,朕负了你一片痴心和如花美颜,今日朕还给你。”

  我把血诏握于手中,还有连同纯金卧虎兵符,当着安睡穆汐雪的面,手中起真炎,血诏和纯金卧虎兵符在我手中慢慢燃成灰烬。

  我回头满眼柔情的看着穆汐雪,举起还在不断流血的手腕,让血全滴落在她身上的衣裳上,直到穆汐雪那件白纱全被血染成红色。

  “汐雪,朕的江山血染,你的嫁衣……朕也用血给你染,你安心过忘川,从今日起你就是朕的雪妃,我把诏书和卧虎兵符都烧给你,轮回转世忘了朕不要紧,这卧虎兵符就是朕的信物,你等了朕千年,只要这虚空不破,朕等你万世!”

8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五十三章 我愿与君绝”

  1. 回复 2014/02/10

    能别抄歌词么= =还有雪妃什么的,没法吐槽了都,这俩样也太让人出戏了- -

    • 回复 2017/02/01

      认真看

      别吐槽!

  2. 回复 2014/02/11

    祭奠终将即逝的我

    哭!看的我泪流满面!……..

  3. 回复 2014/03/06

    这让越千玲情何以堪?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娶了别人?还是自己的婢女?

  4. 回复 2014/05/20

    Anonymous

    封妃的是赢政又不是秦雁回,和越千玲有什么关系。不过作者写爱情的确很渣,二女轻重把握的一点不好,煽情了十几章后面两句就推翻了。也怪作为第一女主角芈子栖越千玲太没存在感。

  5. 回复 2014/05/25

    L

    我一个大男人哭了,唉,多好的女子,可惜了

  6. 回复 2014/08/02

    到底谁跟谁。

    谁跟谁。

  7. 回复 2015/04/10

    决奏

    潸然泪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