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四章 幽冥之路

  言西月看我烧到血诏和纯金卧虎兵符,我封穆汐雪为妃,或许也是弥补了他千年的另一种执念,可我在他眼中依旧没看见满足,心死的人是无惧的,我相信站在我面前的言西月只剩下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

  言西月伤的太重,写完血诏他低垂头满眼空洞的站在我旁边,我冷眼看着远处的桃林,听见言西月义正言辞的声音。

  “请陛下再下诏书!”

  我侧头瞟了他一眼,一个死一万次都不能让我解恨的人,居然还敢有所请求,而且还是站着。

  “你要朕下何诏?”

  “汐雪为陛下相守千年至情至意,陛下封妃理所当然,可又怎配得起汐雪对您无怨无悔的守候,请陛下下诏,立汐雪为后!”

  “不可能!”

  我没有丝毫犹豫的拒绝,把怀中穆汐雪轻轻放在旁边,站起身的时候看见芈子栖,我知道那不是她,只是有她脸的另一个人而已,不过这已经足够,我从握着纯金卧虎兵符恢复记忆那刻起,我就自始至终没看过她一眼,不是怨恨,而是我终究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个女人。

  但言西月说出让我立穆汐雪为后,我才彻底想起她,即便站在那边的女子并不是她,我亦然记得站在我君临天下时站在我身边的那个女人。

  “朕答应过许雁儿后位,她负朕,朕不负她。”

  我这句话是对着越千玲所说,我知道她未必能听懂,如今站在这弦台宫上,我真想看看她再次见到我,会是何种心情。

  “她弑君谋逆,您封她帝后,汐雪为您以命相守千年,竟然敌不过一个负您的女人。”言西月很愤恨的看着我,再重的伤也没能让他脊背弯曲。“您欠她的……您以为一纸血诏就能还吗?您既然能等她万世,封她为后又有何不可。”

  “放肆!”

  我单指扣手印击中言西月左腿的膝盖之上,清脆的骨裂之声,我不想杀他,可他已经让我忍无可忍,言西月左腿一曲半跪在地上,我本以为这样能让他屈服,可言西月挣扎几下竟然又站了起来,单腿站立在我面前,腰挺的更直。

  “到现在你还是忘不了那个负你的女人,在你心里可曾真有过汐雪,千年前你不屑看她一眼,千年后她在你心里留下的是什么?”言西月惨然的笑,嘴角的血落在我眼里变成刺眼的红。“你不爱她,自始至终你都没爱过,我差一点就相信你会为汐雪改变,可我忘了你是谁,汐雪只不过是你脚下红颜白骨,你高高在上又岂会在乎万千白骨中再多一副呢。”

  我的拳头握起来,眼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从来没有谁敢这样对我说话,可到现在我还迟迟没出手,我思绪有些混乱,不知道是因为言西月说的话,还是我突然分不清我对穆汐雪的感情。

  言西月挥手指着越千玲,冷眼看我满脸嘲笑。

  “魏雍可以为了她倾尽天下在所不惜,破家灭国不曾见他有半点迟疑,独活偷生一心想要再续前缘,哈哈哈,亏你还是三界独尊,你连一个凡夫俗子都不如,汐雪以命相守千年换不来你一丝真心,你除了仅剩的愧疚,你还有什么,我知道,在你眼里除了霸业放不下任何人和事,你衣袖一挥万千人头落地,我就是你根本瞧不起的蝼蚁,你可以轻轻松松断我生死,可我不怕你,因为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在我眼里你不但可悲而且可怜。”

  “一个亡国之徒,你一个丧家之犬,竟然敢和朕相提并论。”

  我怒不可遏,再掐手印击在言西月右膝盖上,他两腿皆断重重跪在我面前,言西月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依旧对我冷笑。

  “我跪也是跪汐雪,你不配。”

  “别说了,他会杀了你。”越千玲实在看不过去,过来扶住已经奄奄一息的言西月。

  越千玲被言西月重重一掌推开蔑视的说。

  “就是你这个女人,乱我君心,灭我家国,遗祸千年,当时我就该杀掉你的,没有你汐雪也不会这么苦。”

  我又感觉到言西月身上散发的戾气,只是这一次更加强烈,越千玲就在他咫尺的距离,我看见言西月的指决已经掐起,他把所有的怨恨都归于越千玲的身上,我知道言西月想要做什么,在他出手之前破法手印打在他的后背,言西月一口鲜血朝前喷出,已经彻底站不起来。

  “你所学九天隐龙决乃朕之物,你竟敢用来伤朕的帝后,我今日废你道法,你既然知道你在朕眼里是蝼蚁,那也是一个没用的蝼蚁。”我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言西月冷言。

  “咳……咳。”言西月趴在地上,在他眼里依旧看不到丝毫屈服,扶着柱子瘫坐在柱前剧烈的咳嗽,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既然我已经没用,你又留着我何用,但求一死。”

  我高傲的仰着头,负手而立不可一世的冷冷一笑。

  “你死一万次都是便宜了你,你生是朕的臣,死也是朕的鬼,朕的玉玺是你所刻,既寿永昌……朕就如你的愿,你就留在这里替朕为雪妃守陵,朕已痛过,既然你能独候雪妃千载,那朕的痛就由你继续延续下去,朕要你永世都在万劫不复的痛楚度过,你若敢了却残生,朕发誓开幽冥之路拉你回来。”

  言西月忽然从柱子上挣扎几下,想要起身,可实在无力,根本移动不了,萧连山或许是已经知道为什么言西月会阻止我们见穆汐雪,看他的表情已经完全同情眼前这个废人,他不顾一切的走过来,一把将言西月扶起来。

  “够了,不管你是谁,他已经伤成这样,你放过他吧。”萧连山面无惧色的说。

  “朕封你为将,还有用你的时候,再有多言和此人一样。”我转头盯着萧连山说。

  “扶我跪下。”言西月竟然在乞求萧连山。

  萧连山很茫然的看着言西月,连我此刻也不明白言西月想要做什么,萧连山把言西月扶跪在地上,我眉头一皱,有些差异的盯着言西月,突然发现他的表情忽然变得谦恭和满足。

  “罪臣出言不逊,就等陛下您之前这句话,如若罪臣自断残生,陛下定不会让罪臣安去,陛下要怎么惩罚罪臣,都无怨言,陛下万世圣尊一诺九鼎,罪臣在幽冥等陛下前来。”

  我一怔,看言西月的样子知道他说的是真的,突然明白言西月的意图。

  “你……你要逼朕开幽冥之路!”

  “君无戏言,您能为罪臣扰阴界开幽冥,同样也可以为汐雪如此,罪臣就以我一命换汐雪,请陛下救汐雪回来,罪臣愿替汐雪受轮回之苦。”言西月毕恭毕敬跪在我面前。

  我眉头紧皱一时间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言西月故意激怒我,他太了解我,知道对于一个不怕死的人来说,在痛楚中独活才是没有休止的煎熬,所以我一定不会让他安安心心一死了之。

  言西月一直在等我说出开幽冥之路的话,既然我能开幽冥,就一定会救汐雪回来,而且君无戏言,我说出来的话就一定要做到。

  他在我眼里只是没用的蝼蚁,可言西月竟然用命来谋算他最后的一局,而且还是为了一个为我苦守千年的穆汐雪,我突然相信言西月所说的话,或许我对汐雪有的真是亏欠,这弦台宫上,真正无怨无悔爱着汐雪的是他才对。

  “陛下,罪臣在幽冥等您,君臣一场,罪臣恐怕以后是辅佐不了陛下了,最后一事,您现在只是暂时永远前世记忆和法力,您要真正成为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您早晚要见黄爷,等到那一天,陛下进秦始皇陵地宫自然知道真相。”

  攻城拔寨、破家灭国平定天下,我相信自己无所不能,在我眼中命如草菅,可是我却无法阻止一个人一心求死,就如同我面子跪卧的言西月,我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去阻止他。

  就看见言西月说完没有丝毫犹豫和迟疑,重重一头磕在地上,我不知道他是在对我谢恩还是祭奠逝去的穆汐雪,一声清脆的骨裂之声,那是言西月撞裂了自己的头颅。

  我背负在身后的手指微微一抖,见过太多的生死,可没想到言西月竟然会在我面前死的如此壮烈,连我也无不为之动容。

  言西月是很聪明的人,至少在我认识的那些人里,没有几个可以和他相提并论,可就是这样一个聪明到能谋略六国,助我平定天下的人却用了这样一个愚笨的办法逼我就范。

  但是……

  言西月成功了!

  我深吸一口气,目光从地上鲜血四溢的言西月身上慢慢转到穆汐雪依旧娇艳的容颜上,迟疑了片刻缓缓走到琴台的凭栏边上。

  残阳如血,犹如朕血染的江山。

  不管是因为要让言西月知道,我说出来的话任何人不能违逆,还是以这个为借口成全言西月,我挥动衣袖宛如我昔年在高台之上君临天下。

  “朕赦免你了,就如你所愿,朕开幽冥之路救雪妃回来!”

3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五十四章 幽冥之路”

  1. 回复 2014/05/11

    洪武

    黄爷=黄帝?

    • 回复 2014/11/08

      蚩尤

      老黄不是飞天了吗

      • 回复 2015/07/10

        黄爷

        吕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