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五章 开启阴阳两界

  我在琴台举单掌,五指向上慢慢翻转向前伸出,刹那间殿前狂风四起在我前方快速的旋转,残阳落下天地间一片黑暗,宫殿前的旋转的风云在空中撕裂开一个漆黑的口子,我听见里面十方鬼狱的嚎叫。

  “你不能开幽冥之路。”萧连山冲上来瞠目结舌的说。“秦叔说过,你擅自开启阴阳两界,人鬼混沌两界皆毁,你根本不是想救穆汐雪,你仅仅是为了满足你的欲望。”

  “退下!朕要做的事没人能阻止。”我突然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一己之力开启阴阳两界比我想的要吃力。

  萧连山一跺脚,看那撕开的口子越来越大,天昏地暗一片萧杀,奋不顾身的冲上来,我全神贯注开幽冥,根本无法分心,萧连山冲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我一分神那连接阴阳两界的通道立刻闭合,我大口喘着气重重一掌打在萧连山身上。

  他整个人被震飞出去撞在墙上,半跪在地上面如纸色,挣扎几下站起来,我没有用道法,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想伤害他,可萧连山竟然吃力的向我走来,抹着嘴角的血渍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我突然发现我身上的法力和记忆都在逐渐的消失,言西月说过我只是暂时永远这一切,我已经没时间再被耽搁,萧连山虚弱的走到我面前。

  握紧拳头向我打来,又一个愚笨的人,今天我遇到的都是这样不怕死的人,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处置,萧连山伤不了我,他的拳头被我握在掌心,我本可以轻易就能让他灰飞烟灭,可地上的言西月至死都没看见他对我的害怕,我能诛杀萧连山,可我却诛不了他的心,我阴冷的盯着他,手中一用力,冥火至他手臂开始蔓延燃烧,这是不灭不熄的地狱冥火,烧在肉身能万火燎心受无穷无尽的煎熬。

  萧连山浑身被冥火所烧,犹如万劫不复,他仰头撕心裂肺的大叫,我冷冷看着他,对于现在他脸上的表情我才是满意的,我随手一推,萧连山再次撞在墙上,我看见他趴在地上痛不欲生的蠕动着嘴角。

  “朕不杀你,你也不要逼朕。”

  “你……你也算是千古一……帝。”萧连山在大口的喘息中,咬着牙颤巍巍的站起来。“为一己私欲不惜涂炭生灵,滥杀无辜,你……你连人都不配当。”

  我眼角抽搐勃然大怒,我要做到事还轮不到一个凡夫俗子来指手画脚,我杀心已起,萧连山那句话让我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我手抬起来的时候,越千玲挡在萧连山前面,我目光落在她手中的木刺上。

  那是房门断裂的木块,前面是尖锐的木尖,她就用那木刺指着我,我看着她的脸,顿时怔在原地,在祭宫中芈子栖也是这样看着我,只不过她手里拿着的是匕首,就连动作都和越千玲一模一样。

  我明明知道面前的人不是她,可看见那张脸我还是能感觉到心如刀绞的心痛,不知道是因为是那匕首穿心的痛楚,还是那匕首的那个女人。

  我踉跄的向后退一小步,往昔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

  “朕东征西伐平定天下,在高台朕君临天下,许你后位,江山血染朕分你一半,知你喜欢音律朕苦学琴箫为博你一笑,知道你念故国,命人修这弦台宫。”

  我形如疯癫的指着残破的琴台惨然一笑。

  “看看这里,你好好看看,这里是按照你在故国寝宫所修,唯一不同,我曾经为你修建的弦台宫一草一木都是从楚国原址所取,知道为什么我攻伐楚国?”

  越千玲看我暴躁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另一只手也握在木刺上,落在我眼里变成钻心的痛。

  “我……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言西月说魏雍为了你可以倾尽天下。”我指着地上身亡的言西月大声说。“朕何尝不是如此,你本是楚国皇族之后,父母获罪枉死楚狱,楚君把你送给朕是因为你无足轻重,你父母忌日朕偷看你落泪,朕挥军百万破了楚国,破城之日下令尽屠楚国都,就因为你一滴泪,朕替你背负三十万亡魂,世人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一笑失江山,朕呢?朕为你一泪背负千古暴君。”

  “就算她……她想念故土,你……你也不能乱杀这么多人啊。”越千玲抿着嘴唇怯生生的说。

  “民间儒生说朕灭楚国是因为你妖言惑众,朕就下令焚书坑儒,在朕心里,不容许任何人抹黑你,你是成了大义,朕呢?你可知道朕不惜留千古骂名来维护你。”

  “你……你焚书坑儒是为了她?”越千玲目瞪口呆的问。

  我向前一步,嘴角一直在不停的抽搐。

  “朕不要万世威名,更不需要千古霸业,朕只想向普通人一样,和你相扶终老,是你教朕龙甲神章,是你让朕君临天下,可为什么到最后把朕从高台上拉下的人也是你,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你教朕龙甲神章又是何必?”

  越千玲茫然的不知所措,我再往前走一步,她本能的抬手,木刺投入我胸口,没有人能伤到我,唯独只有我面前这个,我从来不会防备的女子。

  鲜血染红了木尖,我低头看着胸口上扩张的血渍,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相信千年前那一刀她已经彻底让我心死,我仰头惨笑。

  “千年前朕相信你,即便你握着匕首站在朕面前,朕都没防备过你,甚至你把匕首插进朕胸膛时,朕都没记恨过你,千年后朕再见你……你还是想杀朕!”

  我抓住木刺向前再走一步,木刺在我胸口没入更多。

  “我,我……我没想杀你。”越千玲或许是被我举动吓住,松口手向后退,好像生怕我再用力将木刺插入胸膛。

  或许是那些胸口滴落的鲜血让我清醒一下,我才从恍惚中意识到,站在我对面的女子并不是我无言以对的芈子栖,只是那张脸让我变得恍惚而已,我拨出胸口的木刺。

  “也罢,你是也好,不是也好,千年前你那一刀已断了我和你的缘分,是你负了朕,不过朕不怪你。”

  我黯然神伤的重新走回到琴台的凭栏冷冷说。

  “朕要开幽冥,阻朕者死!”

  我再次伸出手,我越是动用法力胸口的血就流的越多,我突然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要开幽冥,是为了相守千年的雪妃,还是想在一个并不是芈子栖的女子面前证明什么。

  外面又是一片天昏地暗,四起的狂风在前面的广场上空盘旋聚集,那连接阴阳两界的通道又被我撕开。

  “千玲,别去。”

  我听见身后萧连山焦急紧张的喊叫身。

  “不管你是谁,我只要秦雁回,你不是他。”越千玲向我冲过来。

  我再没有回头,那一刻我脑海中只有一个画面,在祭宫我诧异和震惊的看着我心爱的女人,把手里的匕首刺入我胸膛,封印千年心中的痛没有丝毫减退,我向手后抬起手,好像所有对她的痛全灌注在这只手中。

  我张开五指的瞬间,整个琴台四分五裂一片狼藉,我听见身后女子短促的一声惨叫,那一刻我已经没有丝毫的顾忌,所有憋在心中的愁伤全在那一掌中爆发。

  在琴台的废墟中我听见有搬动的声音,回头看见萧连山满头是血的在抬一根木梁,下面压着的是血泊中的越千玲。

  我不知道他怎么还能站的起来,到底需要多大的信念才能忍着剧痛去挪动那木梁,突然想起来萧连山有三不杀,君不杀,他召唤的阴兵还被我收在传国玺中。

  萧连山终于移开木梁,把越千玲从血泊中扶起来。

  “千玲,千玲,你醒醒!你不要吓我,你醒醒!”

  萧连山摇晃几下后,颤巍巍的把指头放在越千玲的鼻尖,我看见他整个人身体一抖,脸色煞白的抬起头,口微微张着,满眼惊恐和慌乱。

  “你……你杀了千玲!”

  “阻朕者死!”我面无表情的盯着萧连山。

  “你杀了千玲?!”萧连山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样子很不相信和接受这个事实。

  “朕手上有多少血腥,朕自己都不清楚,再多杀一个又有何妨。”我高昂的看着萧连山声音冰冷的回答。

  萧连山彻底的愤怒,抄起地上那半截木刺,满眼充血像头野兽,举着木刺向我刺来,我已经忍够这个人,他虽然有三不杀,我杀不了他,不过我可以震碎他浑身每一根骨头,我要他永远一动不动的躺在我面前,我掐指附手印,向着冲上来的萧连山击去。

  我能想到他倒地时候的样子,甚至每一根骨头碎裂的声音。

  可倒下的确是我,在我准备出手的瞬间,我被比我修为更强的道法击倒在地,我半跪在地上,惊讶的不敢相信,还有谁能击倒我,我抬起头,萧连山也愣在原地,我突然被击倒也让他大吃一惊,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用力将木刺刺入我腹部。

  萧连山或许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活着,木刺插入我身体时,他甚至都没防备和后退,好像在等我将他挫骨扬灰,可我并没有动,即便萧连山再次用力,木刺插入的更深,我也抬头看着他身后。

  萧连山发现我奇异的表情,松掉手里的木刺茫然的转头。

  能击倒我的人只有一个,可我记得千年前她和我一样被封印于祭宫,所以当越千玲再次站在我面前时,我始终不确信她到底是谁。

  “子栖恭迎陛下。”

  当女子双膝跪下的那刻,我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雁儿……真的是你吗?”

3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五十五章 开启阴阳两界”

  1. 回复 2014/08/02

    谁跟谁。

    好乱。 好乱。 好乱。

  2. 回复 2015/01/10

    Anonymous

    岳芊铃干嘛呢

  3. 回复 2015/05/24

    苏心

    军事刘猛,炫幻历史君不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