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六章 雁字回时

  秦雁回!

  这是我今世的名字,秦一手曾经说过,什么时候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就知道我是谁。

  秦雁回不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可我却知道,也只有我才会知道。

  芈子栖的小名,单名一个雁。

  子栖是靠木栖息,秦雁回,雁字回时,不是月满西楼,我就是那只秦时的雁,我回来的时候会栖息在她身旁,只有在她面前我才是最真实的。

  我一掌推开萧连山,全没发现腹部的木刺没入太多,以至于我每走一步,身下就是一条血渍,我停在芈子栖面前,伸出手颤抖的将她从地上扶起。

  我确定面前的是芈子栖,一切好像就发生在昨天,这千年如同一瞬,我原本以为再见她时会无言以对,可当她真站在我面前,我才意识到我从头至尾都没恨过她,即便丁点都没有。

  当我的手触屏到她身体,发现竟然是一片虚无,我的手穿过她的身体,我连忙回头看,越千玲还如同刚才那样,躺在血泊中,我茫然的看着芈子栖。

  “雁儿……这……这是怎么回事?”

  “子栖还未向您一样入世,陛下刚才道法震断子栖心脉,伤了我的七窍玲珑心,子栖的真魂一直都在七窍玲珑心之中,子栖已故,在您面前的不过是我的魂魄而已。”

  “不,她不是你……”我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她只有你的样子,她……她不是你。”

  “已经不重要了,子栖结真元凝魂魄来见陛下,千年相隔能在此世再见您,子栖已经心满意足。”芈子栖嫣然一笑,如同当年缠绵。“子栖重回六道,下一次相见已不知是多久,子栖有些话当年在祭宫来不及对您说。”

  我呆滞的看着面前芈子栖的真元魂魄,我是那样想要把她拥入怀中,可伸出的手徒劳的穿过虚无,原本我也有很多话要问,可如今我只想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陛下为子栖所做一切,子栖何尝不知,初见陛下于咸阳,那时陛下踌躇满志一心想要君临天下,子栖见陛下终日忧心忡忡,才教陛下您龙甲神章,希望能圆您心愿,殊不知陛下竟然奴驭亡魂攻城略地,子栖只有为陛下超度亡魂已平众怨,陛下您头疾是因为魔障深重,子栖又何尝不是,只是不想陛下分心一直未告知。”

  “你也有头疾?为什么不告诉朕?”

  “陛下您奴役的亡魂越多,子栖需要帮你超度的就越多,这些亡魂都是枉死,怨气冲天难平心头所恨,子栖也和陛下一样难以克制,汐雪冰雪聪明,居然调制出沉龙香,她以血为引为陛下默默想守,可她一个人的血毕竟有限,子栖和她隔日轮换为您调制,因为知道如果让您知道,定不允我这样做,所以我没让汐雪告诉过您。”

  “沉龙……沉龙香你也替朕做过?”

  “陛下平定六国,子栖以为您会休养生息,没想到您却不为人皇,愿当天帝,您上泰山斗天意气风发,子栖知道龙甲神章您并没学完,所以在您的玉玺中灌注我的法力,陛下您封退九天神众,天怒人怨子栖已遭天谴,深知时日无多。”

  “你……你还有什么没对朕讲的?”

  “子栖让陛下修建祭宫,本是想用自己道法摒除您身上的魔性,子栖从未想过伤害您,没想到陛下魔性大发,子栖怕我走了以后,就再没人帮您摒除魔性,只有封印陛下。”

  “别说了,是朕误解了你。”

  “是陛下帮子栖成了大义,子栖对您一往情深至死不渝,可为了天下苍生,子栖终究是负了陛下情意。”芈子栖的魂魄在淡淡散去,对我浅笑。“子栖来见陛下是要告诉您,以您现在的道法修为,没有祭宫开不了幽冥,擅通阴阳两界的后果您很清楚,同样会遭天谴,您将不会再有万世天命。”

  芈子栖说完伸出手触碰我的脸颊,她虽然是虚无的魂魄,可我依旧能感觉到她掌心的温暖,我注视着她在我面前淡淡消散却无能为力,一天之内我亲手杀掉两个对我情深意重的女子,我在残破的琴台大声惨笑,然后猛然拔掉还插在我腹部的木刺。

  我重新走到琴台的凭栏上,望着天际深吸一口气。

  “子栖,朕就是赌上这万世天命也救你回来。”

  我重新伸出手,我能感觉到从我身体里在开始消散的道法和记忆,我拿出传国玺把所有的道法灌注在里面,在宫殿前的广场上撕裂出一道幽冥通道,可正如同芈子栖说的那样,我现在根本没有完全开启幽冥之路的能力,我越是用力,从伤口中流出的血越多。

  我已经有些站不稳,一只手扶着凭栏上支撑着快要倒下的身体,那撕裂的通道太小,我根本召不回芈子栖和穆汐雪的魂魄,亡人还魂有违天数,是逆天而行倒行逆施的事,没有祭台我会受到天谴。

  不过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两只手举着传国玺,对着天际大喊一声。

  吾以万世天命开幽冥,九天神众,十方阴府听吾号令!

  我把自己的万世天命加持在玉玺上,话音一落顿时玉玺白光耀眼,直冲被撕开的幽冥通道中,我废掉自己万世天命号令三界,幽冥之路被开启。

  我虚弱的看见芈子栖和穆汐雪从里面缓缓向我走来,我正要掐指收她们的魂魄回来,突然幽冥之路慢慢开始闭合,而我身体里的法力也在逐渐消失,我这才意识到,我只是暂时永远前世的道法,我还没真正变成赢朕,当然没办法用他的万世天命,之前只不过是我把全身能用的道法全施展出来而已。

  幽冥之路并未真正开启,不过能召唤到她们的魂魄已经让我心满意足,我身上所剩的法力已经不多了,幽冥之路闭合的太快,我忽然意识到,以我现在的道法我已经收不回她们两个,我只能救一个人。

  汐雪为我相守千年,一片执念至死未变,旁边的芈子栖对我一往情深至死不渝,我必须在她们两个人中救一个,我抬着手迟疑了片刻,幽冥之路的裂口越来越小,一旦关闭我就再救不了任何一个人。

  我伸出手把芈子栖的魂魄收了回来,或许只有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我才能分辨清楚,我心里最爱的那个人依旧是她,言西月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对穆汐雪是亏欠,可这种亏欠终究是取代不了我对芈子栖的那份情感。

  穆汐雪看见我最终选择了芈子栖,无怨无悔的对我笑着说。

  “汐雪有陛下最后那番话已经知足了,汐雪会安心过忘川,世世轮回汐雪都会带着卧虎兵符,再等千年汐雪也愿意。”

  幽冥之路重新闭合,我茫然的看着空旷的广场,千年前我负了汐雪,没想到千年后我依旧是负了他,或许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千年前不是我没看到她的一往情深,只不过那时我眼里能看见,心里能放心的只有芈子栖,现在亦是如此,虽然我相信或许让芈子栖再选一次,她的匕首依旧会插入我胸膛,可我的选择还是不会变。

  宿命!

  我开始相信这就是我和芈子栖千年不变的宿命。

  我快步走到越千玲的身边,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将收回的魂魄灌入她的身体,我抱着她那刻,所有的前世记忆和法力顿时烟消云散,我这才感觉到腹部的剧痛,我相信那个人已经从我身体中离去,我一直眼睁睁看着发生的一切,可我的身体一直被赢朕在支配,我能感受到他的高傲和霸气,同样也能体会到他伤心欲绝的痛楚。

  特别是在穆汐雪死去的那刻,我相信赢朕是真为她心痛,可那种心痛远不如他见到芈子栖的时候,那是一种无可替代感觉,我能体会到当时他心中所想全都是芈子栖,甚至没留下丁点多余的地方。

  我还在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多少有些伤感和落寞,忽然怀中的越千玲动了一下,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睁开眼睛,当她看见我时,先是惊慌失措的想要挣扎,然后本能反应一巴掌打过来,重重印在我脸上,好熟悉的感觉。

  我淡淡笑了,什么也没说,一把将她抱在怀中,我突然体会到赢朕见到芈子栖时的心情,就如同我现在抱着越千玲,就希望一直这样抱着她,永远也不要松开。

  越千玲被我抱住的时候,身体颤抖一下,我相信她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因为她把我抱的更紧,以至于我下腹的伤口疼的要命,她的手一直在我后背重重的敲打,所有的委屈和担心随着她的泪水流淌在我背脊上。

3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五十六章 雁字回时”

  1. 回复 2014/01/30

    不言败

    很好,很不错

  2. 回复 2014/02/09

    帅哥

    目测准神作

  3. 回复 2017/02/18

    好难受

    虐心 二选一 宿命 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