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九章 天涯海角

  我们在十天后重新踏上故土,我们回去走到的海路,因为泰国华人商会会在海南停留半个月,我们赶去和商会汇合,虽然已经改头换面,但总是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我的头衔似乎还算有些分量,没想到在异国他乡漂泊一年时间,再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泰国华人首富。

  或许是因为这个身份的原因,我们走到任何地方都是前呼后应,搞得我反而不习惯,本来就不打算引人注意,结果回来不到三天,我到又一次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上午接待方安排我们去游览久负盛名的天涯海角,这里海水澄碧,烟波浩瀚,帆影点点,椰林婆娑,奇石林立水天一色,海湾沙滩上大小百块石耸立,天涯、海角和南天一柱巨石突兀其间,昂首天外,峥嵘壮观。

  或许是离开故土时间太长,即便不是风光秀丽的景致,这里的一草一木也让我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萧连山向来对湖光山色没多少兴趣,懒洋洋跟在后面问。

  “大热天来看几块石头,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慌嘛。”

  “天涯海角这么有名,既然来了当然要看看。”越千玲牵着我的手,跟在我身后踩着我的脚印走。

  “我真没看出来这里有啥好的。”萧连山一边向海边扔石子一边无精打采的说。“天涯海角,听这名字还以为真到世界尽头呢。”

  “哎……天涯海角的意思是意境意义上的”越千玲从海滩上拾起一个小螃蟹对身后的萧连山说。“很久以前这里人烟稀少,荒芜凄凉,是流放逆臣之地,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就是说到了这里有一种到了天地尽头感觉。”

  越千玲说了半天,我突然发现身后没声音了,这完全不像萧连山的风格,我回头才看见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石子,保持着奇怪的姿势,应该是正打算扔石子的时候什么事打断了他。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远处的海滩边一个女孩子的背影,因为她戴着草帽看不清她的样子,不过我却看清楚了她手里拿着的东西。

  罗盘!

  萧连山慢慢站直身子,头也不回向我招手,我牵着越千玲走过去,就听见萧连山在颤抖的声音。

  “那背影……那背影我咋感觉挺熟悉的。”

  事实上我也有他这样的感觉,只是不太确定,推了萧连山一把笑着说。

  “看背影有啥用啊,走,我们过去看看。”

  萧连山现在整个人明显有些紧张,我看他走路都手脚无措的样子,来这里还带着罗盘倒是挺让人好奇,我们刚走到那女孩身边时,她转过身,我们三个人同时愣在原地。

  对面的女孩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在阳光辉映下像平静的大海,美丽而幽静的包容一切,秀气的鼻子和小巧的嘴巴,组合在一起,天生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算算时间已经有很久没见到顾安琪了,我们大家都很想她,特别是萧连山,只是没想到是用这样的方式见面,萧连山欣喜若狂的看着对面的顾安琪,刚想冲上来喊她的名字,就被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握。

  魏雍放过顾安琪是因为她的身份,不过顾安琪参与了太多的事,魏雍如此心思缜密的人,不会不防着她,顾安琪的目标太大,如果现在和她相认,我们很快也会成为魏雍怀疑的目标,好不容易改头换面才能回来,如果让魏雍察觉出来所有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萧连山被我这么一握也反应过来,我知道他虽然口中没说,但心里一直对顾安琪朝思暮想,如今就在面前却又咫尺天涯,或许他现在能懂这天涯海角的含义了。

  “你们是?”顾安琪很礼貌的问。

  我们这才想起,我们的样子已经改变,顾安琪并没认出我们来。

  “你好,我们看你拿着罗盘在这里观望,一时好奇所以过来看看。”我一边说一边把手足无措的萧连山推到前面。

  “你们也懂这个吗?”顾安琪笑着很客气的问。

  “……”我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对视一眼,淡淡一笑。“对罗盘我倒是略懂一二,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在看这里的风水。”

  我和萧连山第一次见到顾安琪是在忘孤崖,当时我们是帮越雷霆找古墓的入口,我在山顶看出是杜鹃泣血局,当时顾安琪的堪舆之术让我大为吃惊,以她的年纪风水堪舆之术造诣相当了得。

  顾安琪怎么回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拿着罗盘看风水,这让我有些不解。

  “这里的风水有问题?”

  “也不是有问题,就是随便看看。”顾安琪低头看着罗盘回答。

  顾安琪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看风水的,她出现在这里一定有她的原因,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把注意力从景色上收回来,开始留意这里的风水。

  越千玲手中还有接待方发的旅游指南,我拿过来看了一眼,是海南的旅行图,刚好勾画出整个海南的全貌。

  “这里是朝北金龟局,好风水啊。”

  “……”顾安琪的目光从手中罗盘回到我身上,样子有些意外。“想不到你一眼就能看出这里是朝北金龟局,原来是同道中人,想必你不是只略懂一二这么简单吧。”

  我一把将萧连山拉过来,推倒顾安琪前面笑着说。

  “都是他教我的,既然是同道中人,不如一起探讨探讨。”

  萧连山看见顾安琪本身已经又高兴又紧张,现在被我推出去,站在顾安琪面前,脸顷刻间就红了。

  “你好,我叫顾安琪。”顾安琪很大方的伸出手。

  萧连山木讷的愣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怯生生的握住顾安琪的手,我和越千玲在旁边看着想笑,刀加载脖子上都不会皱眉头的人,居然也有让他不知所措的人。

  “你……好,我叫萧……”

  “他叫乔姜俊。”我看萧连山已经在顾安琪面前六神无主,找就忘了自己改头换面的事,连忙接过他的话,一时间我也想不到合适的名字,就记得他是我拜的将军,硬生生给他起了这个名字。

  “对,我叫乔姜俊。”萧连山蠕动喉结很不自然的说。

  旁边的越千玲听到萧连山这样介绍自己,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口笑出声来。

  顾安琪被萧连山握住手的那刻,我看见她眼睛有一丝惊讶一闪而过,我这才注意到她看着萧连山手背上的一道伤疤。

  “你这……这伤疤?”

  萧连山后来才告诉我,这是在大爷海出去被魏雍的人抓捕的时候,他为了保护顾安琪被打伤的,当时顾安琪为他包扎的伤口,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顾安琪对他手上的伤疤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萧连山连忙把手松开,终于机灵一次,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哦,在泰国不小心划伤的,怎么了?”

  “……”顾安琪有些恍惚,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我猜她现在多半也想到了萧连山。“没什么,和我一个朋友的伤一样。”

  “你……你还记得你朋友?”萧连山有些激动的问。

  顾安琪把罗盘抱在怀里,抿着嘴目光透着淡淡的伤感,轻轻的点点头。

  “你朋友没来找你吗?”萧连山看顾安琪这个样子已经忘了分寸。

  顾安琪默不作声的叹了口气淡淡一笑。

  “我也不知道我那些朋友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们……”

  “我们探讨一下这里的风水吧。”我的手重重拍在萧连山的肩膀上。

  顾安琪也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点点头问萧连山。

  “乔先生既然是同道中人,不知道对这里的风水有何看法?”

  萧连山还完全沉浸在和顾安琪重逢的喜悦中,一直呆滞的看着她,在顾安琪问了第二次后,他才反应过来,对于风水他一窍不通,很茫然的回头看我。

  “他想考考我,顾小姐如果不介意,不如我和你探讨吧。”我笑着对顾安琪说,我现在就想搞明白她为什么突然会跑到这里来看风水。

  “你刚才说能看出这里是朝北金龟局,那是因为这里五指山为主峰,呈金龟北顾形。”顾安琪很沉重的看着我问。“不知道除此之外你还有其他看法吗?”

  “此地局地灵穴位,因地势在最南端,下元八运合坐空朝满合十发达九运当旺,明堂有水三十六曲,有一条彩虹为案山,山清水秀,地灵人杰,此地有日月星、有仓有库、有鱼、龟、蛇、狮、象、星神会局,是风水宝地。”我侃侃而谈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顾安琪很欣喜的点点头,重新看了看我。

  “风水堪舆我要借助罗盘才能算出来,没想到你单凭一眼就能看出这么多,而且和我推算出的一样,不过……你有没有发现这里不好的地方?”

9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五十九章 天涯海角”

  1. 回复 2014/02/01

    装装多吉利

    没有了?!!!哭死~~~

  2. 回复 2014/02/03

    萧连山

    其实,其实,我喜欢得是你啦@秦雁回

    • 回复 2014/02/15

      秦雁回

      连山么么哒~其实我也,,,矮油~

  3. 回复 2014/02/03

    天真无鞋

    我发现了一个漏洞 秦雁回他们三个人只是变了模样 声音没有变 安琪怎么会听不出呢?

  4. 回复 2014/02/18

    嬴政

    秦始皇不是应该自称寡人的么?朕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吧?

    • 回复 2016/07/10

      Anonymous

      朕的自称就是从他开始的

  5. 回复 2014/02/18

    嬴政

    秦始皇应该自称寡人吧?

  6. 回复 2014/02/28

    嬴政

    朕是秦始皇时起用的,他没当皇帝前是用寡人自称。

  7. 回复 2016/07/10

    顾安琪

    咋想不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