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章 玄冥望海

  听到顾安琪说这话,我心里暗暗一惊,事实上她让我看这里的风水时,我已经察觉有所不对,但具体出了什么问题也没看出端倪,我怕说的太多会让顾安琪起疑,笑了笑反问她。

  “不知道顾小姐有何高见?”

  “这里的地形,从堪舆风水的角度来看,是象金龟朝北的形状,山泽通气,山川显灵。”越千玲一边说一边往前走,我们跟着她身后,顾安琪指着远处一座高山继续说。“我来这里好些天了,曾登高观龙,发现一条真龙辗转蜿蜒,从海峡穿峡而过,邃遥望此地见生气冲和,蛟龙结作,必会贵穴遍地。”

  顾安琪所说和我看出的风水不谋而合,这里风水之所以好,首当其冲的是其水好。

  风水之学,讲究藏风得水,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而此地地处三江交汇入海处,形成了三江三山抱三岛的风水格局,在这里有龙、砂、水、气四种元素组合的地域就是风水宝地,也是所谓的海藏青龙、山卧白虎、林育朱雀、土含玄武。

  按理说这里应该是福泽之地、龙盘之位才对,祥和贵气朝拱,刚好守住华夏大地南方的龙气,可如今我总是感觉此地气脉有外流之势。

  顾安琪带我们来到穿过一片海石,前方是一处宽大的海滩,很多工人在忙碌的施工,在海滩上是一个被加固的平台,上面正在施工拼接的是一条昂首翘尾的巨石龙,前面咫尺就是海湾,大有龙潜九江只态,气势不凡颇为壮观。

  “此地的贵气到这里就开始变得不是很稳定,大有倾泄之兆。”顾安琪拿着罗盘边测量边说。“可我始终也找不出原因,不知道你们有何高见。”

  来到这里我也看出顾安琪所说的情况,的确有些匪夷所思,在这周围走了一圈,最后我的目光落在那正在修建的巨石龙上。

  看了半天我才发现这条巨石龙居然只有一个角,头有角的为公龙,无角的为螭,双角的称为龙,单角的称蛟。

  这不是巨龙,而是一只巨蛟。

  我掐指一算,眉头微微皱起很诧异的喃喃自语。

  “玄冥望海!”

  顾安琪一听连忙拿起罗盘勘察,猛然抬起头看看那正在修建的巨石蛟,再回头看看对面的海湾恍然大悟。

  “果然是玄冥望海,这就难怪了。”

  “啥……啥是玄冥望海?”萧连山看顾安琪忙着看风水,一路也没理他,好不容易抓到机会插话。

  我刚才说的是萧连山教我的风水堪舆,他这话一问出来,就连旁边的越千玲都欲哭无泪,我连忙把话岔开。

  “你不用考我,这个我当然懂,这里的风水格局是金龟北顾,而此地不偏不倚刚好在龟身,蛟在龟身亦为合体,位于北方,属水,色玄,总称玄武。”

  萧连山似懂非懂的点头,眼睛一直看着顾安琪,我估计顾安琪以为他是真人不露相,在等她说下去,顾安琪接着我的话说。

  “玄武的本意就是玄冥,武、冥古音是相通的,玄,是黑的意思;冥,就是阴的意思因而玄冥成了水神,而冥间在北方,因此玄冥又称为北方神。”

  “那什么叫玄冥望海呢?”越千玲听的有些感兴趣,好奇的问。

  “这里本来应该是金龟北顾,现在和蛟龙合体,这金龟就变成玄冥。”我指着对面的海湾对越千玲说。“玄冥是水神,困于陆地见水必行,可这一动整个金龟北顾的风水格局就会受损。”

  萧连山还想着找话题多和顾安琪说几句,负责接待的人找到我们,请我们回去吃饭,说是晚上为华人商会安排了文物拍卖。

  “几点开始?”顾安琪很重视的问。

  “八点钟开始。”接待的人员对顾安琪似乎挺客气。“顾小姐,您让我询问的事我已经问过了,那副画确定今晚会拿出来拍卖。”

  “你也是华人商会的?”萧连山不放过任何可以和她说话的机会。

  “我是香港华人商会的,本来是邀请我父亲,因为他零时有事,我就替他来了。”顾安琪很大方笑着点点头回答。“对了,你们是泰国华人?”

  萧连山先是摇头,紧接着连忙点头,搞得顾安琪一脸茫然的样子,我们跟着接待人员回去,走的时候我若有所思的回头看看那正在修建的巨石蛟,什么样的人会在这里修这个,能在这里动工开动这么大的项目,相信这个人不但有权而且有势,如果是无心之失还好说,否则一旦玄冥望海被盘活的话,此地的风水可就尽毁了。

  不过我很快就打消了担忧,毕竟要盘活玄冥望海这个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还有极其高深的道法,而且这完全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我实在想不出谁会这么做。

  倒是顾安琪所代表的身份让我对她很好奇,之前都很少听她提起关于家里的事,我只知道她父亲顾连城是香港玄学泰斗,没想到家业看起来还不笑,泰国华人商会受邀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想必香港这边也一样,我心里暗暗想笑,果然是傻人有傻福,萧连山人是笨了点,可选女人的眼光一点都不笨,一眼就看上千金大小姐呢。

  晚上吃过晚饭,萧连山就心急火燎的拉着我和越千玲去拍卖会,我知道他是听见顾安琪有想拍的东西,想去拍卖会见她,按理说这样完全是烘托气氛的拍卖会上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顾安琪也是识货的人,有什么东西能这样吸引她。

  我对此很是好奇,去了拍卖会现场,我们三个人选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拍卖会按时开始,我环顾一圈参加拍卖的人,全是些腰缠万贯追名逐利之辈,像这样的拍卖会也不忘来出出风头。

  顾安琪坐在靠前的位置,前面出来的好几件拍卖品都为让她有兴趣,拍卖会现场气氛倒是不错,越千玲看了半天也在我耳边说没多大意思,还不如不来,而最不喜欢这些场合的萧连山反而变成我们三个中兴致最高的,只不过他看的不是拍卖的藏品,而是前面顾安琪的背影。

  顾安琪很随意的回头,看见我们后礼物的点头微笑,萧连山整张脸笑的那才叫个灿烂,顾安琪似乎是因为萧连山过于热情的反应搞得有些尴尬,转过头去。

  “下一件拍卖藏品,唐代钦天监李淳风所绘《琼州海疆图》,起拍价格两万元,每次加价两千元。”

  拍卖师大声宣读完后,《琼州海疆图》被端了上来,我看见顾安琪立马第一个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两万两千元。”拍卖师高声宣布。

  琼州就是现在的海南,在唐代这里称为琼,看样子顾安琪是冲着这幅画来的,我仔细看看台上的《琼州海疆图》,这是一幅风水山水画,以琼州海疆为底辅以风水用色,虽然是李淳风所画,不过收藏价值并不高,我知道顾安琪对风水堪舆甚是精通,可一时间不明白好端端买这幅画有什么用,不过看她的样子是势在必得。

  只要别人一举牌,顾安琪会立刻报出新价位,两万底价的《琼州海疆图》很快价格变成现在的五万八,而且这个价格还在飙升。

  在顾安琪不停举起的拍卖牌下,很多参与竞拍的人纷纷放弃,现场举起的牌子越来越少,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我相信这幅《琼州海疆图》早晚会是顾安琪的,只是最后的价格变成多少的问题。

  不过在持续了几分钟的竞拍后,我突然发现在场下举牌的一个人,样子很寻常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我慢慢开始发现,其他和顾安琪竞拍的对手慢慢都在放弃,毕竟风水山水画极其讲究。

  风水画是根据玄学理论五行相生相克原理,由地理堪舆师开罗盘定好家居山向宅运,再定好悬挂的地方方位,通过对家居理气的生旺路线图,设计定制的山水风水画。

  画的内容是因人而定的,其中有生财的,求偶的,求子媳的,求平安的,最好的风水画是命理师根据宅内主人的五行八字命理相配而成,根据三元九运运情的需要,需制定画内的内容,这才是最完美的风水画。

  我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顾安琪和那个人,有些大为不解的喃喃自语。

  “顾安琪懂风水堪舆,如此看重的拍这幅画想必不是因为留着自己用,而另一个人好像目的和她是一样,这画倒是精致,可未必会适用每一个人,他们如此急切的想买这画到底是什么意思?”

  “哥,不就一幅画嘛,好看不就成了,这还讲究适不适合?”萧连山听我说的话,回头好奇的问我。

  “当然要讲究合不合适,比如风水画常以花草树木、牡丹之类的图画,但假如你本身非常忌木,一幅牡丹画,怎可能为你带来好风水?”我平静的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风水画要更加个人需求选择的,要水的人可以挂九鱼图,要金自然最好摆一幅冰山,要火的人摆八骏图或红色牡丹画,以应其火,要木的可以挂竹报平安,要土的可以挂万里长城诸如此类。”

0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二章 玄冥望海”

  1. 回复 2017/08/20

    路人乙

    不错!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