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章 不速之客

  我们三人急匆匆的赶回酒店,回去的路上萧连山说跟着我们的人已经不见了,我心咯噔一下往下沉,刚到酒店就看见负责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心急火燎的迎上来。

  “我刚想去找您们,酒店发生盗窃案,之前从来没有的事,其他房间都没被盗,就您们的房间出事了。”

  等我们回到房间时,门口站着酒店的保安,已经封锁了现场等警察过来,客房经理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赔不是。

  “是我们酒店监管不力,已经通知警方来勘察现场,各位请放心,既然在酒店里出的事,一切责任和损失酒店会全权负责。”

  房间里并没有什么贵重物品,我现在只担心那副《琼州海疆图》,推开虚掩的房门,里面一片狼藉,到处是被翻动的痕迹。

  萧连山冲进来以后在房间里扫视一圈,我看他居然没有烦躁不安的表情,这很不像他性格。

  “没丢什么东西,也不必要让警察来,你们都走吧,这里我们自己收拾。”萧连山走到门口对客房经理说。

  听到萧连山这话,客房经理如获重负,一脸笑容不停陪不是。

  “东西没丢就好,没丢就好,各位的房间我立刻重新安排,酒店已经加重防范,保证再也不会出现这类情况。”

  等门口的人离开,萧连山立刻关上门,快步走到房间里,连鞋都没脱,直接踩到床上揭开上面的天花板,摸索了半天后等他手拿下来,我看见他手中被包裹好的《琼州海疆图》。

  我和越千玲长长送了一口气,没看出来平时大大咧咧的萧连山居然也有心细如尘的时候,越千玲还在夸他终于机灵了。

  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脸苦笑,估计是因为这是要送给顾安琪的东西,所以这小子特别上心,不然莫要说两百万,萧连山不在乎的东西就是给他一捧金子他也不会放心上。

  “看来这幅画大有来头,顾安琪不会平白无故买一幅风水画。”我想了想意味深长的说。“连山,你今晚就把这画给安琪送去……”

  说到这里我想还是不妥,就萧连山看见顾安琪六神无主的样子,没准脑子一热啥都说了,目前不让顾安琪知道我是谁,对她和对我们都是最好的结果,从今天有人目的明确来偷盗不难看出,我们手中这幅《琼州海疆图》可能牵涉很重要的事情,否则也不可能有人敢光天化日明目张胆来涉外酒店盗取。

  “算了,还是我们一起去,早点送给安琪也好,免得夜长梦多,随便看看能不能从她口中问出什么来。”

  我才刚说完门外传来敲门声,我让萧连山把画收好,越千玲收拾房间,我去开门,站在门口的依旧是刚才的客房经理。

  “您好,刚才大厅有为先生想见您,因为您这儿才出了事,我让他在下面先等着,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见。”

  “见我?”

  “是的。”

  “他有说是关于什么事吗?”我问。

  “那位先生说想和您谈谈关于您们竞拍回来的《琼州海疆图》的事。”客房经理回答。

  我眉头一皱,又是一个为了《琼州海疆图》来的,回来本想不惹人注意,没想到一幅风水画招惹这么多麻烦。

  “今天不方便,你也看到我们这里乱成什么样子了,改天吧,你让他留下联系方式,如果有机会再见。”

  “好的,我帮您转告那位先生。”客房经理正打算离开,忽然想起什么,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我。“对了,差点忘了,这是那位先生的名片。”

  我接过来客气的笑笑关上门,刚好越千玲收拾东西出来,我随手把名片递给她揉着额头说。

  “又是为了《琼州海疆图》来的,也不知道这图里到底有什么,这么多人趋之若鹜。”

  我没听见身后越千玲的回答,转头看见她呆立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的名片,脸上写满了不解的疑惑,口微微张着。

  “怎么了?”我不明白一张名片怎么让越千玲这么大的反应。

  越千玲把名片举在我眼前,我看见名片上的名字,顿时和越千玲的反应一样,眉头不由自主皱起来。

  霍谦。

  这个名字已经淡出我视线和记忆很久了,最后一次看见霍谦是在京兆郊外的仓库中,他让我看到了大批出土的秦俑和到现在我没搞明白的浮雕壁画。

  从找到大爷海的明十四陵后,魏雍开始清理一切和此事相关的人,作为越雷霆身边不可或缺的智囊,霍谦和刘豪一样,算的上越雷霆的左膀右臂,刘豪死在我怀里,可我突然发现我从未曾在任何人口中听到关于霍谦的消息,他好像是凭空消失一样。

  如今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我眼前,我迫切的希望把之前他消失一年多时间的空白填补上。

  霍谦谋算人心的本事我见过,步步为营滴水不漏的人,我让越千玲和萧连山在房间等我,他们两人都是毫无心计的人,在霍谦面前即便是一个细微的表情也能让他抓到破绽,在没搞清楚霍谦消失这么久的原因之前,我不打算冒这个险。

  我快步走到酒店的大厅,甚至在想或许就是名字相同的巧合,只不过经历这么多事,我已经不再相信会有那么多巧合。

  客房经理指着正打算离开的一个背影告诉我,那个人就是给我名片想见我的人,我走上去深吸一口气沉稳的说。

  “你好,听说你想见我?”

  霍谦的脸上永远挂着亲和自然的微笑,这种笑容很容易让人对他有所戒备,和四年前我第一次看见他时一样,黑边眼镜下那双眼睛深不见底,头发梳的一丝不乱穿着打扮让人找不出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霍谦的面相我见他第一次就看过,面目方正,部位端方,神气舒展而沉稳安详,眉角辅骨丰隆,插入天仓,主聪慧,使千军万马,万里之师,名扬疆场遍观天下。

  他虽然不能和魏雍以及言西月相提并论,但至少是我认识人里面极为棘手的一个人,何况我还并不清楚这一年多时间里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您好,如不打扰,先请您小坐片刻。”

  霍谦可能是没想到我会下来,很大方客气的笑着,我回过神和他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听客房经理说,霍先生见我是为了《琼州海疆图》,不知道霍先生有何指教?”我单刀直入的问。

  霍谦点了一壶茶,一边给我倒茶一边看着我寒暄,我心知肚明他也算是同道中人,他应该是在看我面相,霍谦向来稳健考虑事情也很周全,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不过穆汐雪给我换的这张脸实在太普通,就连面相也没过人之处,果然霍谦漫不经心看了半天后,一团和气的说。

  “还不知道您贵姓?”

  “免贵,陈归。”

  这个名字是我在离开泰国之前就想好的,陈婕在打理泰国的生意,她身份显赫又继承了陈信的侯爵之位,关于我的简历也是她帮我安排,女侯爵的哥哥相信这个身份说出去别人会很容易接受我泰国华人首富的头衔。

  “陈先生年纪轻轻谈吐不凡,昨日拍卖会一掷千金,现在陈先生在商界可是名声大噪啊。”霍谦脸上挂着谦逊的笑容对我说。“陈先生贵人事忙,我也就不兜弯子,昨日您在拍卖会买走的《琼州海疆图》,我甚是喜欢,对于风水堪舆一向深信不疑,这幅画我请人帮我看过,和我八字极配,若此画挂在房中定能催旺在下,可惜缘悭一面被陈先生捷足先得,今日唐突到访,就是想问问陈先生是否肯割爱。”

  霍谦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他言不由衷,《琼州海疆图》虽是风水画,可画的事琼州全景,风水画讲究五行相生相克,而《琼州海疆图》里五行皆有,说直白点这幅画就根本不适合挂在屋内。

  不过听霍谦这么一说我倒是放心了不少,能说出这样破绽百出的话,可见他并没把我放眼里,至少到现在他没看出任何破绽。

  “霍先生想买《琼州海疆图》,这个有点麻烦……不瞒你说,我对这幅挺有眼缘,一眼就喜欢上了,恐怕要扫霍先生的兴致,暂时没打算出手。”我在试探这画到底在霍谦心目中的分量有多重。

  霍谦淡淡一笑端起茶杯平静的说。

  “陈先生一掷千金,两百万买一幅风水画,财大气粗非一般人能比,不过任何东西都有一个价码,不知道陈先生多少钱愿意割爱呢?”

  听霍谦这口气让我立马想到越雷霆,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这是越雷霆的处事的方式,只不过越雷霆再豪爽也未必能谈笑风生花两百万买一幅没多大用处的风水画,但现在霍谦似乎很确信钱能打动到我。

  “霍先生愿意出多少?”我想试试霍谦到底有多少斤两。

  “在陈先生面前提钱,我岂不是自取其辱,您能花这么多钱买一幅风水画又怎么会缺钱。”霍谦抽着鼻梁上的眼镜自信的回答。“实不相瞒,此次前来叨扰是受人之托,有人想结交陈先生,深知陈先生久居海外喜欢古玩字画,特意为陈先生准备了一些拿得出手的物件,如果陈先生有兴致,今晚是十年一届的朱砂笔交接慈善酒会,想请陈先生赏脸参加,如果有您能看上眼的物件,不管几件您开口就成,以物易物不知道陈先生意下如何。”

  看来霍谦在临来之前已经对我调查的很清楚了,我喜欢古玩字画,是特意加在简历里,用陈婕的话说既然有钱了,就应该有点有钱人的爱好才对。

  我想都没想愉快的答应,我现在迫切的想知道,霍谦口中的这个人是谁,不难看出想要《琼州海疆图》的并不是霍谦。

4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四章 不速之客”

  1. 回复 2014/02/01

    阿克玛

    什么时候更新啊?

  2. 回复 2014/02/02

    狐狸

    怎么还没更啊!!!

  3. 回复 2014/02/04

    续梦

    没有了吗?
    一天几更啊?

  4. 回复 2014/02/13

    读者

    如果真是为了对付姓魏的,何必这么麻麻烦,要姓言的或者穆去一趟不就可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