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章 仇人相见

  回去后我让萧连山也越千玲都准备一下,虽然见到霍谦,不过他身后的人恐怕要到今晚才能见到,但有一点我很确定,霍谦还是之前的霍谦,可他未必是我熟悉的那个霍谦,这一年多时间凭空消失后又突然出现在这里,我很奇怪魏雍怎么放过了越雷霆身边这么重要的人物。

  霍谦最后提到的那个十年一届的朱砂笔交接慈善酒会,我特意向客房经理打听过,这里每十年有一次民间极其重要的仪式,据说从唐代开始就有这个风俗。

  海南临海多渔民,为求风调雨顺供奉龙王,每十年会为岸边守护的金龙重塑金身,并由选出来德高望重的人负责用流传至今的朱砂笔为金龙点睛,后来发展到现在这个重要的仪式就变成商界盛大空前的盛会,每十年一次,以往是选出点睛的人,而现在是以慈善筹款的形式,谁捐赠的钱越多,谁将最后执笔为金龙点睛。

  因为是善举非但功德无量,而且能名声大噪,每十年会吸引很多巨富和权贵趋之若鹜来参加。

  客房经理听说我们要去连忙道贺,说这个盛会一般人都没机会参加,能被邀请的人非富则贵,我心里暗想能让霍谦来见我想买走《琼州海疆图》的人看来果然不是泛泛之辈。

  我突然想到在海滩边正在修建的巨石蛟,想必那就是为重塑金身,画龙点睛而准备的,我问客房经理为什么突然要在哪儿修新的一条石龙,他告诉我原来的金龙并不在那个地方,因为火灾烧毁了历代供奉的金龙,所以有富豪出资重新修建了这一条。

  我若有所思的点头,巨石蛟修建的位置对这里的风水并不好,不过影响也不会太大,我也没放心里,或许是因为一回来就遇到顾安琪和《琼州海疆图》的事,而巨石蛟或多或少也和风水有关,我总是潜移默化的把两者联系在一起。

  “哥,修条石龙干嘛非要点睛啊?”

  “龙不点睛则神魂不具,既然是供奉之物,不点睛的龙就是一块大石头,没有灵气,点睛之龙神形皆备乃神物,相传昔日张僧繇在寺庙的墙壁上画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四条金龙,确不画眼睛,众人说美中不足,张僧繇便给龙点睛,顿时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四起,雷鸣电闪,在雷电之中,被点睛的两条龙震破墙壁凌空而起,张牙舞爪地腾云驾雾飞向天空,虽是传说不过看见画龙点睛的重要性。”

  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我们转身看见穿着和正式浓重的顾安琪站在身后,萧连山估计是被顾安琪此时的样子惊呆了,顾安琪一向很随性,认识她时间不短也没见她刻意打扮过,如今一身得体的晚礼服把她衬托的非常有气质。

  “找……找你一天了。”萧连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找我?”顾安琪不解的问。

  “我想……”

  “我们要去参加朱砂笔的慈善酒会,顾小姐难道也是去的?”我知道萧连山是打算说送《琼州海疆图》事,我发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今晚上的神秘人也是冲着《琼州海疆图》来的,在没见到这个人之间,留着这幅风水画应该还有些用,而且顾安琪单身一人,今天有人强行入室偷窃,把画送给她反而是害了她。

  顾安琪点头,萧连山本想说一起去,被我阻止,顾安琪如今目标太大,从拍卖会上的情形看,早就有人在针对她,如果贸然和她走太近非但会引起别人注意也让顾安琪更不安全。

  朱砂笔交接的慈善酒会被安排在海都国际大酒店顶层,我们赶到的时候夜幕已经缓缓降下,酒店各种华丽的装饰灯亮起,流光溢彩,令满天的繁星黯然失色。

  酒店上顶层露天专用酒会场地内灯火辉煌,在乐队弹奏下,优雅的舞曲飘散在每一个角落,气质不凡,谈吐优雅的上百来客们小声交谈着,不时发出酒杯轻碰声,香衣靓影,美酒佳肴,歌舞升华,会场中宽阔的舞池内,几对男女翩翩起舞,舞姿华美。

  我们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刚坐下来,就看见霍谦那张充满和煦笑容的脸迎了上来,指着手里的表说。

  “陈先生果然是守信之人,说七点钟到,一分不差。”

  “对于这样的酒会我倒是没什么兴趣,倒是霍先生说的古玩……”

  我刚说到一半,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此起彼伏的赞叹,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被吸引的酒会的门口,我看见对面的萧连山和越千玲都慢慢的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异常冰冷和愤恨的盯着我身后。

  我茫然的转过身去,一个身着白色晚礼服的女人正提着裙摆,迈着优雅步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她的身上,原本还喧闹的酒会瞬间安静了许多。

  那女人淡雅如仙的容貌,天鹅般高贵的玉颈,晶莹如玉般的雪肌玉肤,轻盈曼妙的窈窕身姿,高高盘起的秀发更使其全身上下散发出高贵的气质。

  不过就在这美若天仙的容貌下,或许只有我们三人才会相信,这个女人有一副冷若冰霜歹毒残忍的蛇蝎心肠。

  秋诺!

  秦一手从小教我与人为善,不妄动杀戮,可我从来没忘过对刘豪的承诺,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亲手杀了这个女人,我瞟见萧连山的拳头已经握紧,我相信他和我有同样的想法,我想过很多种和秋诺重逢的场景,但绝对没想到会是在这里。

  四年前她就是这样一副娇美空灵单纯的样子迷惑了我们所有人,直到最后她一掌打断我肋骨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那个人会是我从来没防备过的秋诺。

  她缓缓向我们走来,嘴角依旧挂着淡静冷艳的微笑,好像已经认出了我,我的眉头开始微微皱起,低垂的手指慢慢合拢,准备掐指决。

  “陈先生,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盛唐集团董事长秋诺小姐,要见您的人就是她。”

  霍谦笑意斐然的给我们介绍走到我们面前的秋诺,那一刻我一愣,慢慢转过头去看霍谦,他在秋诺面前的样子唯唯诺诺毕恭毕敬,让我想起他站在越雷霆身边的时候也是这副神情。

  为什么所有人都出事,唯独霍谦安然无恙躲过一劫,开始我还劝慰自己或许霍谦太聪明从了一条漏网之鱼而已,直到他给我介绍秋诺的那刻我才明白,他是真的聪明,自始至终霍谦都不是魏雍那网中的鱼。

  霍谦的面相是名扬疆场遍观天下,他一直都是那个看的最透彻的人,之前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魏雍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原来一直是霍谦在通风报信。

  “陈先生?”

  霍谦看我面无表情的盯着他,旁边的萧连山和越千玲也是同样的表情,我连忙意识到再这样下去,我担心身后的两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手一抖杯中的水泼在萧连山的身上。

  “实在抱歉,看见绝世佳人突如其至都没反应过来,失礼了。”我一边轻描淡写的笑着对秋诺说,一边回头看看越千玲。“你带他先去把衣服清理一下,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

  越千玲还紧咬着牙胸口的起伏有些她,我知道她现在来呼吸都平复不了,在霍谦和秋诺两人的面前,任何细微的疏忽都可能变成致命的破绽。

  越千玲和我对视一眼,应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拉了拉身旁的萧连山离开,见他们都走了,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回头重新看着面前的秋诺,要买《琼州海疆图》的人居然会是她,这样看起来这幅风水画就没那么简单了。

  “听闻陈先生之前一掷千金买下《琼州海疆图》,如此大手笔的人我早就想拜会,难道今天是十年一届的朱砂笔交接慈善酒会,刚好是由盛唐集团承办,所以冒昧请陈先生赏光前来,唐突之处还请见谅。”秋诺嫣然一笑很冷静的对我说。

  “秋小姐客气,我对古玩向来有偏爱,听霍先生说秋小姐这里有些上好的物件,忍不住前来观赏,是我叨扰才对。”我平静的的回答。

  “难道陈先生有雅趣,特意为陈先生准备了几件拙藏,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入陈先生法眼。”秋诺伸出一手指着旁边一间包间。“时间尚早,陈先生不如先鉴赏鉴赏,请。”

  霍谦在前面带路,我跟在秋诺身后,我知道她能拿出来的东西必定价格不菲,而且霍谦还说过,只要我看上的随便拿,秋诺如此在意《琼州海疆图》,我就越是想确定在她心目中这幅不起眼的风水画到底有多重。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