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章 布衣点穴笔

  那人睿智而狡黠的目光和我对视在一起!

  我的心头一颤,我终于可以在一年后再次感受到这种暗中雷霆万钧的较量,沉重而充满杀气,可越是这样的感觉,反而让我有一种溢于言表的兴奋,好像身上的血液也随之而沸腾,或许我天生就是注定要在这样的绞杀中生存的人。

  我没想到在这里会看见魏雍,最后一次是在南山之巅被我重伤,现在魏雍正用一种虽然经过修饰但任然充满凌厉和威严的目光往向我们这边。

  我不清楚他是在观察越千玲或者萧连山,还是在注视我。

  我没有回避魏雍这让人不安的眼神,一边喝着杯中的清水一边轻松自如的和魏雍静静的对视。

  在人声嘈杂的酒会大厅里,没有人注意我和魏雍之间蕴藏着千军万马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的暗战,直到魏雍平静的收回目光转过头,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才算结束,我虽然没有感觉到心力交瘁,但任然暗暗重重的叹了口气。

  魏雍比起一年前还要厉害和可怕。

  虽然对视只持续了短短几秒的时间,甚至有可能还要短,但我已经用尽所有的气力在抵达魏雍势如破竹的攻势,可事实上,魏雍现在看上去却轻松从容,好像根本没有发力一般。

  如果说一年前,以我对魏雍的了解,我还能知道魏雍那些防不胜防如同一把无坚不摧的刀一般的手段,至少那个时候我还有把握相信看的出魏雍何时会有什么样的方式去攻击对手,可一年后……

  我现在只看见了魏雍的人,却再也看不见他手里的刀。

  想到这里我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我瞟见萧连山手里的龙角号,他和我对视一眼,在想什么我心里很清楚,正如同我刚才所说,我们要对付的是魏雍,如果是以前或许还有顾忌,但对付一个没有道法的魏雍,我相信萧连山手里的龙角号就够了。

  在我的默许下,萧连山的手慢慢抬了起来,剩下一个目标就是秋诺,我答应刘豪要帮他报仇,可我看见秋诺的时候很诧异的把眉头皱的更紧,她虽然坐在魏雍的身边,可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好像在刻意躲避什么。

  我下意识的想到什么,在萧连山把龙角号放在嘴边的时候按住了他的手,我用指头沾点杯中的水,在左手掌心画净眼神咒符,边画边在心中默念。

  日光帝子,列汉星辰,闻吾令下,急急显形,急急如律令。

  画完后从眼前抹去,心头再次一颤,终于明白为什么秋诺始终和魏雍保持着距离,魏雍右侧白虎,左侧青龙,前雄狮后玄武,头顶是朱雀,五首护佑其周围。

  五兽七星法界!

  我就觉得奇怪,魏雍如此心思缜密的人,他道法修为暂失这三年就是他最大的死穴,就算我不学纯金卧虎兵符上的九天隐龙决,单靠之前的道法也能轻轻松松除掉他。

  魏雍应该会很忌惮这一点才对,决计不会招摇过市给我留机会,他能再拥有五兽七星法界这么高深的道法结界,只说明他已经恢复了道法。

  秦一手说他三年才能恢复,可魏雍仅仅只用了一年时间,我想不明白魏雍是怎么做到的,很庆幸刚才没贸然让萧连山动手,不过看魏雍的反应应该还没发现我们。

  “记住,千万别冲动,魏雍已经恢复道法修为,我们还不能和他硬拼,他没认出我们。”我埋头小声对身边的越千玲和萧连山说。

  萧连山悄悄把龙角号收了回去问。

  “魏雍和秋诺都到了,他们到底想干嘛?”

  这也是我很想知道的事情,看魏雍的穿着打扮他似乎并不想被认出来,如果不是事关重大他一定不会来,魏雍和秋诺都是认识顾安琪的,联想到之前的拍卖会,那个穿风衣的男人应该也是秋诺的人,他们似乎在阻止顾安琪干什么。

  以魏雍的性格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漏放一个,怎么会留着顾安琪不下手,对于顾安琪我相信魏雍是没有丝毫顾忌的,甚至是我们房间被盗窃,现在想起来也应该是秋诺安排人做的,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和魏雍一样都是不会受制于人的个性,她至少有好几种解决风水画的方式,可她居然选择我最想不明白也和她个性最不相吻合的盗窃。

  正在我焦头烂额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十年一届的朱砂笔慈善酒会开始,摆放在前台的笔架上的正是朱砂笔。

  我远远看过去,这朱砂笔并不是普通的毛笔,毛笔管、笔套均黑漆为地,用彩漆描绘山、海、云龙戏珠纹,大海波涛汹涌,山石耸立,其间,浪击山石,惊涛四起,寥寥数笔,勾画出一派海阔天高的意境,衬托苍龙凌空飞舞,在云中腾越戏珠,气势磅礴。

  笔管和笔套镶金扣,笔头毛色光润,浑圆壮实,葫芦式锋尖锥状。

  “布衣点龙笔!”我有些吃惊的看着那支朱砂笔说。

  “哥,什么事布衣点龙笔?”

  “布衣是指赖布衣,号称先知山人,是四大堪舆祖师之一,传闻赖布衣寻龙点穴随身带一支山河云龙戏珠笔,但凡他找到的龙穴之位,必用此笔沾朱砂点穴,久而久之此笔聚龙气,是堪舆地师梦寐以求的法器宝物。”我若有所思的解释。

  看样子要给金龙点睛用的就是这支笔,所谓的慈善酒会规则很简单,这支点龙笔就是拍卖的物品,谁出价出的多,最后就由谁给金龙点睛,能被邀请到这里来的都是富豪,对于一掷千金的事向来习以为常。

  所以等主持人宣布开始时候,整个酒会现场异常热闹,这完全不是我们之前参与的那个拍卖会能相提并论的,短短几分钟点龙笔已经从底价五十万变成了三百万,而且这个价格还在飙升。

  我在参与竞拍的人里面看见了顾安琪也在举牌报价,之前是风水画,现在又是点龙笔,而一直安静坐着的魏雍正漫不经心的一边喝水一边看着举牌的人,他并不着急,事实上我估计他也不会着急,就单单秋诺放在房间里那三样金、银、玉古玩的价格足以让这里大多数人手里的牌子举不起了。

  等点龙笔的竞投价格飙升至四百万的时候,场上剩下还在举牌的人已经凤毛麟角,不过其中依旧有顾安琪。

  我的目光一直暗暗留意着魏雍,他对身后的秋诺淡淡点点头,秋诺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一千万。”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就是魏雍要达到的效果,事实上当秋诺把这个价格报出来时,整个酒会现场彻底的安静了,萧连山一直在关注顾安琪,现在连她也有些无奈的抿着嘴唇,能承受这个价位的人这里实在太少。

  我终于明白魏雍和秋诺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他们要这支点龙笔去给即将修好的金龙点睛,如果连魏雍都看重这事,我完全相信海滩上的巨石蛟就不会是巧合,他们一定在筹谋什么极其重要的事。

  “哥,要不咱们再帮帮安琪,把这点龙笔买了吧。”

  我摇了摇头深思熟虑的回答。

  “魏雍都来了,一定会势在必得,如今他们的目的我们还不清楚,我们买风水画已经让秋诺有戒备,再在这点龙笔上从中作梗,魏雍一定会有所察觉,现在他们在明,我们在暗,先以静制动,让他们拿这笔再看他们打算干什么,我们再从长计议。”

  秋诺报出的这个价格让她如愿以偿的最终上台从主持人手中接过点龙笔,我瞟见魏雍脸上没太多变化,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主持人宣布点睛的吉日,我掐指推算是五天之后,慈善酒会结束后魏雍和秋诺就转身离开,秋诺甚至都没再看过我一眼,好像忘记了最开始和我谈的交易。

  反倒是魏雍在起身的时候,我再次和他对视,他那狡黠和睿智的目光,我发现自己从来都没看懂过。

  没想到一回来这么快就和魏雍不期而遇,我越来越肯定这绝非一场普通的祈福点睛仪式,不用说之前供奉的金龙在火灾中烧毁,也是魏雍吩咐人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海滩修建巨石蛟。

  “你去找顾安琪,把她带到之前我们去过海滩的巨石蛟那儿。”等到魏雍和秋诺离开,我小声对身边的萧连山说。

  “我马上去。”萧连山兴奋的点点头。

  我一把拉住萧连山郑重其事的告诉他。

  “记住,别让人看见你和顾安琪在一起,更不能告诉顾安琪你是谁,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安琪知道的越少对她反而越安琪。”

  萧连山沉稳的对我点点头。

  “还有,把那副风水画也带上。”我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要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就必须搞明白这《琼州海疆图》里到底隐藏什么秘密。”

3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七章 布衣点穴笔”

  1. 回复 2014/06/16

    蛟龙哥

    给我点睛??

    • 回复 2017/02/22

      Anonymous

      厉害

  2. 回复 2016/09/06

    Anonymous

    你是蛟龙不是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