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章 九州龙脉

  我和越千玲在海滩的巨石蛟看到被萧连山带来的顾安琪,我站在一处高地重新观察这石雕和周围的建筑,顾安琪或许是没想到我们会突然见她,有些茫然的不知所措,她手里还拿着罗盘,我借过来勘察半天还是失望的摇摇头。

  不管怎么看,就算这巨石蛟最终成了玄冥望海局,影响并不会太大,甚至说没有太多的意义,魏雍和秋诺如此在在意此地,弄一个无关紧要的风水局意欲何为。

  “顾小姐,之前见你在拍卖会想买这幅《琼州海疆图》。”我让萧连山展开那副风水画送到顾安琪面前。“这画我们送给你,不过,如果顾小姐方便,可否告知这风水画的来历?”

  “送给我?”顾安琪有些惊讶的重复我说的话。

  “我们的就是你的,你想要不就一句话的问题。”萧连山一脸憨笑把话递到顾安琪手里,看我瞪了他一眼,挠着头硬生生把话圆了回来。“我们就想知道这画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让这么多人想买。”

  顾安琪接过画看了看,想了片刻后说。

  “当年钦天监李淳风授命天后武则天勘察四方风水,东起库页岛,最北曾经到达西伯利亚,西至咸海,最南就是此地,并设立六个都护府镇守边疆,这幅琼州海疆图便是李淳风当年所绘的南边疆风水全景图。”

  “这个我倒是知道,不过南疆风水至今改动甚少,从这海疆图上看当时已经是金龟北顾局,顾小姐如此看重此画,想必另有其他原因吧?”

  “……”顾安琪欲言又止迟疑了半天,把画又重新交换给萧连山。“我只是对风水堪舆有些兴趣,此画是前辈高人所绘,想买下鉴赏珍藏而已,并没其他特别的意图,既然画被你们买去,看来我和此画无缘,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

  顾安琪说完礼貌的笑了笑,转身离去,萧连山还想说什么,被我摇头制止,等顾安琪走远我才深吸一口气说。

  “难道……这画和那个传说有关?”

  “什么传说?”越千玲不解的问。

  “大禹制九鼎。”

  “……”萧连山一愣,似笑非笑的对我说。“这九个鼎不是全让你给毁了嘛。”

  “我们说的都不是同一件事。”我摇摇头转身看看平静如缎的海面回答。“大禹铸九鼎有两个意义,龙甲神章只是其一,大禹以九鼎代表九州,也就是现在的华夏,而这九鼎各自代表九州一条龙脉,华夏正因为有这九条龙脉相守所以才风调雨顺祥和升平。”

  “那……那和这幅画有什么联系?”越千玲问。

  “唐太宗李世民曾让李淳风私下暗寻九州龙脉所在,龙脉孕龙气时久必出真龙,李世民想要大唐千秋万代,唯有破除这九条龙脉将再无真龙降世。”

  “可唐代最终还是被宋朝所取代,看来李世民并没得偿所愿啊。”越千玲说。

  “九州龙脉关系华夏气运和九州黎民,李淳风即便再醉心权势,他也是玄学高人,破坏九州龙脉的后果孰轻孰重他又怎么不掂量。”我展开手里的琼州海疆图若有所思的说。“安琪不肯说出来,想必这幅画事关重大,如果没猜错,这琼州就是华夏九条龙脉之一的所在地。”

  “安琪好好的怎么会想找龙脉?”萧连山不明就里的问。

  “不是安琪想要走,是她不想魏雍和秋诺得到。”我揉了揉额头意味深长的喃喃自语。“可是……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越千玲问。

  “如果是魏雍想得到此画,以秋诺现在的实力,我开出什么样的条件她都不会拒绝我才对。”我皱着眉头低声说。“可秋诺似乎对这画并不看重,她好像在意的是这画不要落在顾安琪的手里就行,换句话说……不管这画里有什么秘密,她都是一清二楚的,不对,是魏雍,他是一清二楚的。”

  我们三人留在海滩一夜,从海天相连的天际一轮红日缓缓升起,我们看见海滩上已经修建成的巨石蛟金光闪闪,几天没来这巨石蛟已经完工,在海滩上昂头翘尾张牙舞爪气势非凡。

  我让萧连山收起风水画,风水堪舆界里一直都有关于李淳风探寻九州龙脉的传闻,如果这琼州海疆图就是其中一条龙脉,想必李淳风真的找到九州龙脉。

  龙脉之地非同小可,魏雍和秋诺在这上面做文章又是意欲何为?

  整整一晚我还是想不出原因,看越千玲和萧连山都满脸疲惫,带他们回去休息,清晨的海边游人颇多,在金光闪闪的巨石蛟下两个老头在下棋,萧连山路过的时候还特意多看了两眼,海风迎面吹来心旷神怡,一夜的倦怠一扫而空。

  越千玲昨晚去慈善酒会的时候在客房经理那儿借了相机,本打算拍点夜景留恋的,如今昂着头看着那条气势不凡的金蛟,非要给我和萧连山照相。

  看她难道好心情,我和萧连山站在巨石金蛟下面让她拍了一张后,越千玲才心满意足的和我们回去。

  点睛的吉日就在几天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关在房间里研究那副琼州海疆图,萧连山因为我郑重其事的告诉过他不能去找顾安琪,像没魂似的天天在房间里飘荡。

  我本想掐指推算此事,可如果我用九天隐龙决,魏雍就在这里一定会感应到,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我迟迟不敢轻举妄动,这几晚都没安睡,我们房间刚好可以遥看海滩上那条已经完工的巨石金蛟,不管我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而且我特意让萧连山留意我们房间周围,萧连山很肯定的告诉我,经过他观察并没有人监视我们,本来没有引起魏雍和秋诺的怀疑是件好事,可现在我反而有些担心,这只说明在魏雍和秋诺心中我们无足轻重,换种说法不难看出他们已经运筹帷幄,万事俱备,根本不怕有任何变故。

  点睛的当天风和日丽,难得的好天气,我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混迹在围观的人群中,找了半天果然也看见顾安琪,她的表情和我差不多,也是忧心忡忡不过一脸的疑惑,看她的样子应该和我一样,除了担心之外并不知道太多的详情。

  点睛仪式极其隆重和庄严,因为秋诺在慈善酒会拔得头筹,所以由她代表众人祭天上香,整个过程有条不紊按部就班,我几乎留意了她每一个动作都没发现有特别的地方,唯一不同的是,我再没见到魏雍,这让我心开始往下沉,他不来可见在魏雍心里,不管他有什么样的计划都已经尘埃落定,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等秋诺走完仪式的所有过程,我看见她拿着点龙笔,细心的沾上朱砂,登上平台在巨石金蛟空白的眼里点睛,画龙点睛后的金蛟果然另有一种气势,顿时神韵皆备犹如有了灵性,我远远望去那金蛟大有昂首冲九霄之势。

  我本以为画龙点睛上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才对,可仪式持续了一个上午,并没任何特别的事发生,直到仪式结束大家陆陆续续离开,我还是皱着眉头仰望那金蛟,和我同样反应的还有远处的顾安琪,我和她对视一眼,看见顾安琪一脸疑惑抿着嘴转身离开。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先入为主想的太多,或许这就是一场寻常的点睛仪式,至于目的也说不一定是秋诺想要提高知名度,虽然我很清楚魏雍对此并不在乎,可我实在想不出还有更好的解释。

  “哥,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萧连山看我眉头紧锁担心的问。

  我摇着头表情很诧异和茫然,我非但没发现有什么问题,秋诺在点睛后,这里一片祥和之气,站在这里都能感觉到人清气爽。

  回到酒店不久本来风和日丽的天气忽然转变,天空乌云密布下起淅淅沥沥的大雨,海南天气多变呼啸的大风把房间的门窗吹的来回摇晃,撞击的声音让我更加烦躁不安,我关好门窗,站在屋里我看着雨中那一抹金光心绪开始有些不宁。

  大雨持续了没多久就停下来,天空中那些乌云渐渐散去,拨云见日一轮落日正挂在天际,把半边天空映成一片血红,我在房间来回走了几步始终绝对不太对劲,让他们跟我出去再看看。

  大雨过后的海滩一片萧杀,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我看见站在巨石金蛟下的顾安琪,她仰着头看着那条已经点睛的金蛟,脸上的表情惊恐和慌乱。

  我缓缓抬起头,当看见巨石金蛟那上午被秋诺点睛的双目时,顿时脸色一片苍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