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章 金蛟泣血

  点睛用的是朱砂,让这条金蛟栩栩如生眉目传神,可大雨过后,龙眼中浑圆的眼珠正慢慢随着雨水恣意的往下流淌。

  “金蛟泣血!”

  我嘴角蠕动一下,瞠目结舌的说出来,我的声音很小,不过那边的顾安琪还是听的真切。

  “你……你也知道金蛟泣血?”

  “朱砂遇水而化也算正常,会不会是巧合啊?”越千玲看我严肃的样子估计是知道出事了。

  “金蛟泣血……哥,这是很严重吗?”萧连山问。

  蛟龙若遇雷电暴雨,必将扶摇直上腾跃九霄,成为凌驾于真龙之上的神龙,但蛟龙是亦正亦邪之物,蛟龙主武,得水而兴风作浪是大凶之兆。

  而蛟龙泣血则是亡败哀鸿之相,想到这里我没有理会萧连山,连忙爬到平台之上,用指头沾上那还在流淌的红色雨水,放在鼻尖一闻,顷刻间目瞪口呆的张大嘴。

  下面的顾安琪看我如此惊恐的反应,也连忙爬上来,把红色的雨水在手里搓揉几下,轻轻一闻我就感觉她身体不由自主抖动一下。

  “这……这不是朱砂!”

  我深吸一口气,蠕动着喉结惊讶的点着头。

  “这是血!真正的血!”

  下面的萧连山和越千玲茫然的对视一眼仰头大声问。

  “血?是什么血?”

  我从平台上下来,抬头看看四处,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岩山是这里地势最高的,我连忙向那边走去,萧连山还在我身后追问到底是什么血。

  我把沾染着血水的手指递给他,让他摸摸,萧连山不以为然,伸手去触碰,那血水不管怎么样都不碰萧连山的手指,始终和他的指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萧连山都觉得好玩,忽然笑着问我。

  “哥,好奇怪,这些血水都不让我碰。”

  “那是因为怕你。”

  “怕我?为什么?”

  “你能统御阴兵,血是人精魄所聚,人死后魂魄会暂时凝聚在其中,一旦被你沾染上就是万劫不复堕入幽冥永世供你趋使。”我一边走一边回答。

  “呵呵,我还有这本事啊,这么说谁死了,只有……”萧连山说到一半停住半天才反应过来,在我身后惊讶的问。“你……你是说这是死人的血?!”

  “而且刚死没多久,不然这血也不会避开你。”我点点头回答。“你拿龙角号在手,在触摸着血看看这是谁的血。”

  萧连山连忙按照我的吩咐,把龙角号拿出来,因为这是统御阴兵的器物,枉死的阴魂莫敢不从,萧连山一触碰到我手指上的血水,手指瞬间收了回去,大口喘着气心有余悸的说。

  “我……我看到了,是那天和顾安琪竞拍风水画的男人。”

  我没有回头快步向岩山走去,这个人应该是秋诺安排来阻止顾安琪买琼州海疆图的,虽然顾安琪没有得到,却让我们买走,对于秋诺来说他已经没有留着的必要了,杀掉他刚好可以用他血,也算是一种惩戒,用死人的血给金蛟点睛,想必这就是秋诺真正的目的。

  上了岩山我放眼看这周围的变化,顾安琪也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她拿着罗盘紧张的勘察,我越看周围的风水眉头皱的越紧。

  “我太大意了,这并不是玄冥望海。”

  “那……那是什么?”越千玲问。

  “东方甲乙木水银也,澄之不清,搅之不浊,近不可取,远不可舍,潜藏变化无尽,故言龙也。”我指着下方泣血的石蛟说。“龙主东方,五行属木,而此地却是水泽之地。”

  “水生木啊,五行相生跟你这么久我都懂了,既然龙是木,这里是水,那不是挺好。”越千玲说。

  “那也要看是什么龙,朱砂点睛会让石龙神韵皆备,而且点睛用的是布衣点龙笔。”旁边的顾安琪忧心忡忡的回答。“点龙笔因寻龙点穴,聚集极强的龙气,此笔点睛龙气灌注石龙,灵气斐然已经不单单是条石龙,这和开光是同样一个道理,下面这条巨石蛟已经神形俱在。”

  “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啊,点睛仪式不正是为了祈福求平安,既然这石龙有了灵性不是更好。”萧连山问。

  “如果是用朱砂点睛当然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举,但点睛用的是血,而且是死人的血,枉死之人的血有怨念和戾气,所谓近朱者赤,用死人的血点睛,这条龙恐怕就不再是祈福用的了。”顾安琪看着手里的罗盘声音低沉的解释。

  “不是祈福用的,那……那是干什么的?”萧连山急忙追问。

  “龙睛泣血,这条巨石金蛟就变成一条冥龙,之前我一直以为是玄冥望海局,其实不是,玄冥为北方神,掌管幽冥界,背负冥龙是大凶亡败之兆,而且这是并不是龙,而是一只蛟,冥蛟得水会翻江倒海大杀四方。”我重重叹了口气回答。

  “哦,我明白了,你刚才说这里是水泽之地,而龙又属木,水生木,刚好催旺这条冥龙,看来这个地方也是精心挑选过的。”越千玲恍然大悟的走过来对我说。“现在这条冥龙既然有了灵性,又得水泽之地……那这条冥龙岂不是就真成不祥之物了?”

  “风水布局哪有这么简单,他们只不过是布下了这个局,但是要盘活此局没那么容易,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不过目前地利人和都有了,就差天时。”

  “需要什么天时?”萧连山听我说的头头是道,也走过来问。

  “而且还有一点你说错了。”我看看旁边的越千玲。

  “什么说错了?”

  “选在这里并不是用要水泽之地催旺冥龙。”

  “那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要增加这条冥龙的戾气,让它狂暴!”顾安琪的目光从罗盘上收了回来,站在原地说。

  我点点头,想不到一年不见,顾安琪的风水堪舆之术精进不少,我没说话,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龙阳,生于离,离属火,故云龙从火里出,可此地是水泽之地,水克火,水火相交乃兵伐灾亡之兆,龙需要火才能盘生,选在这里修巨石蛟,是因为水泽之地属阴,龙阳遇阴则狂,而玄武是龟驮龙,本是长寿祥和之物,如今冥龙猖狂,会迫使下面北顾金龟向前而行。”

  “向前而行……”越千玲猛然抬起头惊讶的说。“蛟龙得水会翻江倒海,我明白了,点睛是人和,金龟驮冥龙伺机而动是地利,那……那天时是什么?”

  “玄武主幽冥,不得擅动否则有违天数,而且此地的风水格局是金龟北顾是大好之局,一旦改动轻则人畜不宁,重则山河不稳生灵涂炭。”我回头看看顾安琪恍然大悟的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要买琼州海疆图,这图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九州龙脉其中一条龙脉所在之地,如今冥龙盘金龟,这风水局就不再是玄冥望海,而是玄冥破江洋,金龟要驮着冥龙出海,会导致这条龙脉尽失,九州龙脉损其一条,华夏大地定将风雨飘渺,龙气外泄九州不宁。”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顾安琪有些吃惊的看着我。

  “你买琼州海疆图,那是因为,既然图上描绘龙脉所在,就一定会有镇龙之地,你要找到就是这个可以封住龙脉,不让龙气外泄的地点。”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顾安琪的表情更加惊讶。

  我看顾安琪的反应就知道我说的没错,如今魏雍和秋诺已经发动这个大凶的风水局,为今之计必须找到这个镇龙之地,封住外泄的龙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是谁并不重要,既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如此有违天数逆天而行之事,道中之人都会阻止,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否则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们拿走点龙笔。”我重重叹了口气说。“现在这个玄冥破江洋大局初定,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事关重大我也不敢乱说,而且之前我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来历,开始我也不明白他们真正的意图,直到看见龙眼泣血,而且是用死人的血点睛我才反应过来。”顾安琪双手抱着罗盘心急如焚的低着头。

  “还好,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要用点龙笔点睛,你恐怕早就魂归九泉了。”我皱着眉头淡淡的说。

  “……”顾安琪大为不解的看着我问。“为什么?为什么因为点龙笔?我倒不是怕他们,不过我也很奇怪,他们居然没对我下手。”

  “因为点龙笔是寻龙点穴之物,所点龙脉都必须没有半点污秽,他们要的是点龙笔里聚集的龙气,所以在点睛之前不能沾染血腥,否则点龙笔就失去作用。”我心平气和的对顾安琪说。“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顾忌了,你以后一定要处处小心。”

  “卫道之士何惧生死,他们能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难道就不怕遭报应?”顾安琪面无惧色大义凛然的问。“按理说发动这样倒行逆施的风水局就算他们目的达到,但是他们必定会遭天谴,为什么他们不怕?”

2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九章 金蛟泣血”

  1. 回复 2016/07/10

    一一

    萧连山在旁边小白这么久,安琪都没发现不同么

  2. 回复 2016/10/23

    二傻

    你们真是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