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一章 镇龙之地

  到现在就算我知道了魏雍和秋诺的真实目的,可依旧还是一筹莫展,玄冥破汪洋当然不是指破江海,玄冥掌管幽冥主北方,如今冥龙猖狂驱使玄冥北进,加之明日是中元节,鬼门大开之时,玄冥会阻止鬼门关的闭合,这是魏雍开启幽冥之路的第一步。

  可惜我知道的太晚,已经无力挽回,顾安琪一整晚都没走,把琼州海疆图摆在桌子上研究了一晚,萧连山一直陪在她身边。

  我把越千玲拉回到房间中去,拿出传国玉玺,这东西不能让顾安琪看见,否则她会很诧异我们怎么会有这东西。

  “雁回哥,你不帮安琪吗?”越千玲不解的问。

  “没用的,来不及了。”我摇头说。

  我拿出一叠纸递到越千玲的面前,然后画了一张符递给她。

  “我现在不能用九天隐龙决,否则魏雍应该会察觉到,你有七窍玲珑心,你按住我教你的在纸上画符。”

  越千玲点点头按住我吩咐的一丝不苟去做,她每画完一张,我就拿起传国玺在上面加盖一次,等到她画完已经是大半晚上了。

  “这个有什么用?”

  “你会折宝塔吗?”我问

  越千玲点点头不明就里的看着我,我把盖好传国玺的那些画这符咒的纸推倒她面前。

  “今晚要辛苦你了,把这些纸叠成宝塔,要十三层高,我不能碰,否则就没效果了。”

  “叠纸塔?这个有什么用啊?”越千玲问。

  “纸上你画的是超度法咒,你有七窍玲珑心能净一切魔障,由你画这些符咒能平息怨念,明日鬼门关开启,本来是地官赦罪,可是魏雍他们发动的风水局会导致这里的龙气外泄挡住鬼门关,因此会有亡魂因为无法出来而怨气冲天,这就是魏雍想要达到的效果。”我心平气和的给她解释。

  “啊!这么大的事,我就画几张符就够了?”越千玲瞪大眼睛问。

  “当然没那么简单,我在这些纸上加盖了传国玺,这方玉玺有镇赦阴鬼的能力,在加上你净化亡魂的魔障,相信能暂时抵挡的住。”

  “那折宝塔又有什么用,而且还要十三层?”

  “有没有用就看萧连山了,我现在用不了九天隐龙决的道法,就这小子好歹是拜过将的幽冥将军,他不但能统御阴魂,也能镇服阴魂。”

  越千玲听的似懂非懂,不过手里并没停歇,听微微快亮的时候,她把叠好的宝塔重合在一起,一座不多不少刚好十三层的纸塔摆放在桌子上。

  我很满意的对越千玲笑笑,累了一晚她满眼的血丝,我有些心痛的摸摸她头,我叫萧连山进来,让他把这座纸塔收好,千万不能损坏,否则再做就来不及了。

  萧连山看我和越千玲折腾一晚上居然就为了一座纸塔,侧头看看外面,压低声音把头探过来说。

  “哥,安琪不眠不休一整晚了,就围着那副画翻来覆去看,你倒是帮帮她啊。”

  我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拍着他的肩膀认真的强调。

  “除了你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碰着纸塔。”

  萧连山看我说的这么重视,小心翼翼把桌上的纸塔收好,我转身出房间,在客厅里顾安琪抿着嘴目不转睛的盯着琼州海疆图,她还是和之前一样认真,看她专心致志又心急如焚的样子,我暗暗叹了一口气。

  我走过去把桌上的琼州海疆图收起来,顾安琪急的跺脚。

  “你说的没错,这幅风水画正是九州龙脉其中的一条龙脉所在,龙脉和镇龙之地缺一不可,既然他们能引龙气外泄,就一定有镇住龙气的地点,只要找到这个地方,或许还有挽救的余地。”

  “顾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们会包藏祸心的?”我忽然很认真的问顾安琪。

  顾安琪抿着嘴想了半天,看的出她很犹豫,不过估计是我们一直和她坦诚相见的原因,顾安琪最终还是说出来。

  “我爸观天象,说北望神州风水有异常,而且和你说的差不多,和六十年一甲子的三元大运有关,说三元转运祸福难料,而海南本是金龟北顾局,按理说应该四平八稳,如今却有松动之相,此地是神州南疆,如果此地破动非同小可。”

  关于顾安琪的父亲之前也听她提起过,顾连城在香港是玄学泰斗,看来果真是有真才实学的高人,居然能通过观天象察觉有异常。

  “所以顾小姐特意赶到海南来的?”

  “开始并不是,布置这一切的那几个人,我之前就认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家父在申城有产业,我本来是帮他打理一些生意,不过在申城让我碰见这帮人。”顾安琪很认真的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们。“因为之前和他们有些交集,所以对他们一举一动特别留心,前段时间我发现他们突然到海南,想去我爸说的那些话,也就跟过来,当时并没有所察觉,如果不是遇到你们,我还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竟然这么歹毒。”

  我看看手里的琼州海疆图,忽然很好奇的问。

  “对了,顾小姐,九州龙脉向来是风水堪舆的秘传,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所谓得龙脉者得天下,这幅琼州海疆图我还没有研究过,看似只是一幅普通的风水画,你又是怎么知道这就画里就一定是九州龙脉其中一条呢?”

  “谁说知道的人寥寥无几了,我爸就知道,不光这一条,其他八条他同样也知道,让我找琼州海疆图就是他让我做的。”

  顾安琪话一出口我心里暗暗惊了一下,九州龙脉是华夏神州的根基,莫要说九条,即便参悟出其中一条,也非同小可,顾连城也是同道中人,而且绝非泛泛之辈,顾安琪不会说谎骗人,但是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她父亲顾连城知道所有九州龙脉所在之地,那还了得!

  如果是正道之士那还好说,如果是贪图之辈,神州祸福就全在他一人之手,不过我转念一想,之前她父亲阻止开启明十四陵,如今有让顾安琪勘察神州风水异动之事,从这两件事上看,顾连城都是卫道之士才对,想到这里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时间来不及了,再让我好好看看,或许能找出镇龙之地,否则就阻止不了他们发动的玄冥破江洋风水局了。”顾安琪心急如焚的对我说。“可惜我爸不在,不然他一定会找出来……”

  “找不找的出来,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把琼州海疆图放到一边平静的说。

  “不重要?!怎么可能不重要,龙气外泄九州龙脉都会松动,到时候神州根基会被毁的。”

  “现在就算让你找到也无济于事。”我坐到旁边倒了一杯水递给看上去很疲倦的顾安琪。“知道这幅风水画里隐藏九州龙脉的并不只有你一个,那帮人也心知肚明,他们到现在没来巧取豪夺,你不认为很蹊跷吗?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只要找到镇龙之地就能封住外泄龙气,他们之前做了那么多事,难道还会留下这么大一个纰漏给你?”

  萧连山和越千玲在旁边都不住的点头,我们都太了解魏雍,他如此心思缜密步步为营的人,一切都在他算计之中,又怎么会算漏这幅琼州海疆图。

  “你……你是说这幅风水画没用?”顾安琪还是有些不确信的问。

  “不是没用,之前或许有用,现在已经太晚了,你找到镇龙之地也是于事无补。”我心平气和的对顾安琪说。

  “为什么?”

  “对啊,为什么找到也没用?”萧连山在一旁替顾安琪着急。

  “玄冥破江洋这个风水局已经发动,现在阻止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他们万事俱备只等今晚上开鬼门的冥雷一响,这个风水局就盘活了。”

  “对啊,你也说要等到今晚才能被盘活,我们不是还有时间吗,虽然渺茫但也不能放弃啊。”顾安琪坚持的说。

  “哎!你怎么还是不明白,龙脉已动,龙气外泄已是定局,既然龙脉已动,你再找镇龙之地又有何用,而且这个风水局是玄冥破汪洋,玄冥是神物,北进归海是大势所趋,又岂是人力所能阻。”

  顾安琪听我说完顿时心慌意乱,重重坐在沙发上,我猜顾安琪还不清楚魏雍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开启幽冥之路做准备,而且她也不清楚开启幽冥之路的后果是什么,否则她现在肯定会更担心。

  萧连山或许是看见顾安琪六神无主的样子,走到我身边拉了拉我衣角。

  “你别说这些没用的,我看你也忙活一晚上了,你就帮帮她……不对啊,这是帮所有人啊,你怎么像没事一样啊。”

  “不是我不着急,是我也做不了什么,真正能扼制这事的人不是我。”我一脸苦笑的对他说。

  “不是你?你都做不到了,那还能有谁?”萧连山心急如焚的问。

  “你!”

  “我?!”萧连山瞠目结舌的指着自己鼻子。

2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十一章 镇龙之地”

  1. 回复 2016/10/22

    醉了

    主角身边一个傻逼一个心机婊

    • 回复 2017/03/28

      匿名

      说的太他妈对了!

    • 回复 2017/08/29

      呵呵

      不对,是两个傻逼

    • 回复 2017/10/21

      匿名

      都是你妈

  2. 回复 2017/08/12

    李逵

    就像宋江 随便信得过的只有李逵

  3. 回复 2018/09/03

    不看就滚 傻逼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