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二章 鬼门关

  顾安琪听我这么说满怀期望的看着萧连山,他愣了半天还是有些不确定的指着自己鼻子。

  “这么大的事,你就别开玩笑了,我什么都不会,怎么可能做到啊。”

  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让越千玲收拾东西,叫萧连山带上顾安琪出去再说,海南的山多半都不高,出去后我让顾安琪拿出罗盘勘察西方地势较高的山。

  顾安琪不明就里,不过看我很自信按照我的吩咐很快找到一座这里最近的一座山,我在前面带路,告诉他们,要想挽回就必须在鬼门关开启冥雷撼天之前到山顶。

  “你之前不是说大势已去,根本不可能再阻止了吗?”顾安琪在我身后问。

  “我从来没说过阻止,玄冥破江洋是大势所趋之事,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暂时延缓龙气外泄,虽然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但也是唯一的办法了。”我深吸一口气边走边回答。

  “那要怎么才能暂时延缓呢?”顾安琪急切的追问。

  “他们既然用的是风水局,我们当然也可以用,风水局相生相克,再厉害也有克制的办法。”

  我们边说边走,很快到了山顶之上,站在这里刚好可以俯视海滩上的巨石金蛟,我在山头来回看了几圈满意的点点。

  “就是这里了。”

  “你想在这里设风水局克制下面的玄冥?”顾安琪不太确定的看看我,很诧异的样子。“我们来的这样匆忙,什么都没准备,怎么设风水局啊?”

  “都说了,我们只有一天时间,不可能做那么多事,只有因地制宜,借这里的地形做文章了。”我一边在山头用观望一边回答身后的顾安琪。

  顾安琪对风水堪舆的造诣我见识过,听我这么说她立刻转身观察周围的风水格局,看了半天依旧茫然的问。

  “这里的地形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啊,怎么用来设风水局呢?”

  “只要地势比下面高就行,不管下面是冥灵还是蛟龙,归根结底终究是条龙,龙在道家都被称为青龙,因为龙属木,而青色也属木的缘故。”我在山顶找了一个地势低洼的位置,顿在地上挖了一个小坑。

  “这……这也行?只要地势比下面高?”顾安琪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我话的意思。

  萧连山忽然眼睛一亮,兴高采烈的说。

  “我知道了,宁可青龙高万丈,莫要白虎乱抬头,这里地势比下面高,弄条白虎出来不就刚好可以压制下面的青龙,这可是当年你教过我的啊,你怎么忘了。”

  “我……我教过你?!”顾安琪迟疑的瞪大眼睛茫然的问。“我什么时候教过你风水堪舆之术,而且……而且我也不认识你啊?”

  萧连山说的是第一次见到顾安琪的时候,当时我带着他在望孤崖勘查袁崇焕祭台的入口,当时顾安琪和他抬杠时,曾经提起过这话,想不到萧连山认识我这么久,我说的一句都没记住,顾安琪随口一句到现在还记得真切。

  “谁教的并不重要,能达到目的就行。”我怕顾安琪察觉出什么,连忙接过话去说。“不过他说的真没错,在道家里向来都是白虎克青龙,这里地势高刚好骑压在龙头之上,在这里设下白虎局再好不过。”

  “为什么白虎能克青龙啊,不是一直都说龙比虎厉害嘛?”越千玲不明就里的问。

  “白虎和青龙都是道家四大守护神,而白虎是杀伐之神,虎者,阴物,百兽之长也,能执抟挫锐,噬食鬼魅。”我不慌不忙的给越千玲解释。“这是阴阳五行相生相克而言,虎阴,生于坎,坎属水,故虎向水边生,而龙是阳物,阴阳相冲所以有龙争虎斗之说,而白虎为金色,代表西方,于卦为兑,金白色,刚巧龙属木,金能克木,这就是为什么白虎抬头会危及青龙的原因。”

  顾安琪听完眉头皱的更紧,一直摇着头说。

  “理论上当时是可以的,但问题是,在风水堪舆里,青龙和白虎是护卫的意思,而且是相对于龙脉而言,我们随随便便选一座山,又怎么可能是白虎呢?”

  我淡淡一下,让越千玲挡在我前面,撑着顾安琪看不见的时候,我割破手指把血滴入我刚才挖好的坑里,既然我是真龙入世,我的埋血之地当然也就是龙脉之所,越千玲心领神会,帮我一起掩埋好坑中血渍,连忙为我包扎好伤口。

  “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事,剩下的就要看他的了。”

  我一边说一边看着萧连山,到现在他也没明白自己能帮上什么忙。

  “哥,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寻我开心了。”萧连山在我身边压低声音说。“我有多少能耐我心里还没数啊,我能帮你什么忙啊,何况这么大的事,你交给我,万一我搞砸能了这后果我可承担不起。”

  “你怎么就担当不起啊,魏雍做了这么多事就是为了开鬼门关,为以后开启幽冥之路做铺垫,今晚是鬼节一旦鬼门关闭合不了,放出了的孤魂野鬼回不去还了得啊。”我一本正经的回答。

  “对啊,这么棘手的事应该是你处理才对,你让我顶上去,我才几斤几两啊,我倒不是怕什么,就是担心耽误了大事,你没看安琪都急成什么样子了。”萧连山挠着头说。

  “我现在不能用九天隐龙绝,我怕魏雍会察觉到,但是还有你啊,你能统御阴兵,就能驾驭亡魂,更被说这些孤魂野鬼,看见你都有退避三舍,有你在这里镇守,即便鬼门关不闭合,你说有几个鬼怪胆敢冒着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结果,在你这个冥界将军前面闹事。”

  萧连山一听忽然对我笑了,想都没想一把拿出龙角号,我估计他是想着能在顾安琪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我哭笑不得的按住他的手。

  “让你来事镇守鬼门关的,不是让你来闹事的,鬼门关开着,你这龙角号一吹那还了得,你要放多少亡魂出来啊。”

  “不用龙角号我怎么驾驭亡魂啊?”萧连山迟疑的问。

  我让他把之前越千玲折好的纸塔拿出来,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让萧连山向后退了几步,顾安琪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越千玲和萧连山都不惧怕阴魂,我担心鬼门关一开顾安琪会承受不起,让越千玲牵着她的手千万不能松开。

  我转头告诉萧连山,鬼门关开启之前会有三道冥雷撼天,是为了提醒生人勿进阳世回避,他是冥府将军只要站在山顶左手托塔,右手握龙角号,撼天雷劈下来的时候,他会成为真正的冥府将军,到时候持塔而立便可。

  萧连山点点头,站到我指示的地方,我向后退了几步,看看夜空圆月有潮红之色,知道时间差不多了,片刻后忽然一声阴雷划破天际,耀眼的雷光照亮环宇,阳人是看不见的,顾安琪因为被越千玲牵着手,看着这奇异的天象目瞪口呆。

  第二道阴雷不偏不倚果然劈在海滩上的巨石金蛟头上,顷刻间我能感觉到这里祥和福兮的风水格局顿时改变,风乱气散龙脉咏动,此地蕴藏的龙气呼啸而出,冲破南疆之界向海而去,玄冥破江洋的大风水局已经盘活发动。

  当第三道阴雷从天而将的时候,萧连山按照我所教他的,把龙角号单手举起,雷光被引导直直劈在上面,一道夺目的闪光把萧连山包围在其中,我们三人都这强光照射的睁不开眼睛,下意识用手去遮挡,等到光亮慢慢变暗,我们四周阴风四起,隐隐约约能听见在耳边回荡的亡魂借路出现之声,声音越来越清晰,鬼门关已开,所有孤魂野鬼涌入阳间,重新游历这三千花花世界。

  我们站在山顶能清楚的看见,在海滩上陆陆续续出现数之不清的亡魂,开始徘徊于任何人际可到的地方寻找供奉的食物,放眼望去山下群鬼夜行,整个阳间如同幽冥。

  这样的场景顾安琪估计是第一次看见,好在越千玲已经见惯不惊,可现在顾安琪却没震惊于山下那万千鬼众,而是瞠目结舌的看着站在山顶前面的萧连山。

  阴雷劈在龙角号上的瞬间,鬼门关同时开启,当包围在萧连山身边那道耀眼的光线淡去,我们面前的他通身被一团幽暗的火焰所围绕,那是幽冥之火,能净化一切鬼魅邪灵。

  萧连山慢慢睁开眼睛,我们都看到他双眼变成冥黑色,单手把纸塔托起,从他口中发出的声音已经不再是我们熟悉的萧连山,那声音威严厚重和严厉,拥有不可抗拒的震慑力。

  “吾乃受封冥界将军,统御阴冥,开鬼门赦汝等其罪,游历阳世了却残愿后速归冥界,若擅留阳世,扰乱阴阳者,镇封此塔受无尽冥火所噬永世不得轮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