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三章 白虎玲珑塔

  萧连山那严厉威严的声音层层在环宇回荡,阳世的人虽然听不见,可声音所到之处,所有徘徊游荡的孤魂野鬼纷纷转过头向山顶望来。

  萧连山大喊一声。

  “赦!”

  他手中纸塔由最顶层开始,在冥火中燃烧,每烧烬一层,在这山巅之上就出现一道闪着耀眼金光的塔楼,等到他手中的纸塔幻化虚无时,山顶已经耸立起一座巨大有十三层高宝塔,金光摄目好不壮观,那从宝塔散发出来的金光另所有徘徊夜行的孤魂野鬼无不心惊胆战,纷纷唯唯诺诺的低下头。

  这阳世的人看不见的宝塔是冥界七宝之一,白虎玲珑塔,可有收妖魔,镇鬼煞之能,拥有浩大无俦之力,能降伏一切鬼魅邪灵,萧连山是冥府将军当然可以赦令。

  等到萧连山在山顶祭出白虎玲珑塔,他通身的冥火渐渐淡去,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么大的能力,瞠目结舌的仰头看着那闪耀金光的宝塔,茫然的转过身。

  我发现顾安琪此刻的反应比萧连山更加震惊,微微张着嘴。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还有……你好厉害。”

  “你真认为我很厉害?”萧连山脸一红,很开心的冲着顾安琪笑。

  我和越千玲相互对视一眼,之前顾安琪和萧连山在一起,基本是天天抬杠,如今居然听见顾安琪居然这样赞赏他,萧连山当然乐翻了。

  我看该做的都做了,毕竟开鬼门关是三界举足轻重的大事,阳世的人不应该过多干预,否则会扰乱阴阳,我让越千玲松开顾安琪的手,而且现在群鬼夜行,到处都是孤魂野鬼,看不见反而倒是件好事,我帮越千玲和萧连山闭了阴阳眼,山顶瞬间又恢复了和往常的样子。

  “现在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暂缓龙气外泄了?”顾安琪问。

  “白虎玲珑塔是冥界重宝,而此山有磐虎啸天之势,我们以形借形,又有白虎玲珑塔镇山,这里就变成压制下面冥蛟的白虎。”我点点头心情平和的回答。“虽然无法完全阻止,但至少可以延缓龙气的外泄。”

  “既然你们能做到,万一……万一那些人破坏怎么办?”顾安琪还是忧心忡忡的问。

  “这个不可能,他们布下的是玄冥破江洋,可惜玄冥的头北顾,还转不回来,这就是玄武藏头,任何一个风水局都有白虎青龙左右护卫,如今白虎高过青龙,骑在龙头之上,青龙蛰伏就变成苍龙无足,这山上有白虎玲珑塔摄魂镇鬼,就是白虎衔尸,鬼门关开启百鬼哀鸣,就是朱雀悲哭。”我胸有成竹的对顾安琪说。“我们这个风水局是玄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哭,四危以备,他们想要破去就必须同时克制四象,首当其冲就先要废掉下面的巨石金蛟才行,所以说他们不管怎么做,我们的目的都达到了。”

  听到我的回答,顾安琪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下山回去的时候,我在前面牵着越千玲,来的急忘了带手电,下山的路极其不好走,顾安琪一步踩空,险些摔倒,一直在她旁边的萧连山眼疾手快,一把将顾安琪拉住,她没站稳身体靠在萧连山的身上。

  越千玲本想回头问问有没有事,被我拖着往前走,她看我一脸浅笑也心领神会,没去理会后面的两人。

  顾安琪倒是没多想,一个劲给萧连山说谢谢,下山的路萧连山一直都搀扶着顾安琪的胳臂,等走到山下有灯光的地方,我才看见萧连山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满头是汗水。

  “乔先生,你……你很热吗?”顾安琪关切的问。

  我和越千玲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我记得萧连山第一次见到顾安琪也是在山顶,下山的时候顾安琪被他吓晕过去,是他抱着顾安琪下山的,当时他的表情和反应和现在如出一辙。

  “你……你别叫我乔先生,叫……叫姜俊就成。”萧连山挠着头一脸尴尬。

  “姜俊?!我怎么听着你这名字都像是将军啊。”顾安琪笑眯眯的说。

  “我,我本来就是将军。”萧连山低着头支支吾吾小声说,估计顾安琪是没听清楚。

  因为今天是中元节,酒店有特别的祭祀活动,我们回去的时候客房经理还在,见到越千玲连忙把一个信封交给她。

  “您好,这是您让我们帮忙冲洗的照片。”

  越千玲接过来说声谢谢,这是之前她在海滩拍摄的,她说这里风景独好,不多拍摄一下留恋真是可惜,我们也没在意就回房去。

  顾安琪很歉意的说叨扰我们一整天,如果不是遇到我们,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特别是在山顶见到萧连山设下白虎玲珑塔时的震惊,很好奇的问。

  “你们的玄学本事好厉害,我爸也算是玄学高手了,只要有名望的前辈高人我应该都知道才对,可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你们呢?”

  我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对视一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刚想开口就听见顾安琪说。

  “不过,我之前认识几个朋友,他们也挺厉害的,可惜……”

  顾安琪说到这里神情有些黯然,我知道她是在说我们,看她的样子真想把真想告诉她,萧连山已经不止一次焦急的看着我,我对他淡淡摇了摇,知道的越少或许对顾安琪反而越安全。

  我坐到顾安琪的对面,忽然很认真的对她说。

  “这几天和顾小姐……”

  “别叫我顾小姐,叫我安琪吧。”

  顾安琪还是和以前一样大方乖巧,我淡淡一笑,想去之前大家在一起风雨同舟的点点滴滴,多少有些感概,好不容易才回过神。

  “安琪,我发现你的风水堪舆之术造诣挺深,想必玄学之术也不在话下,想请你帮忙一件事。”

  “我能有多高的造诣,都是从我爸那儿学来的,他说我都还没入门呢。”顾安琪谦逊的抿嘴一笑。“有什么事我能帮忙就直说。”

  “我想请你帮忙占卦问后事吉凶。”

  “我?!”顾安琪愣了半天,有些犹豫和不自信的样子。“我爸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们玄学的本事远在我之上,怎么还需要我帮忙占卜问事啊?”

  “当局者迷,因为我们知道的太多,所以想的也会太多,所以我占卜的结果未必会准确,而且……我现在非到万不得已,还不能要玄学之术。”我看着顾安琪很认真的对她说。“所以只有麻烦安琪,你帮忙给我占一卦,我想知道后事大致会怎么样。”

  “占卜问卦我倒是也会,就是怕一知半解算的不准。”

  “没事,世事难料又有几人能算的透彻,安琪你尽力而行便可,我们虽然暂时克制了玄冥破江洋的风水局,可这仅仅是他们第一步而已,这群倒行逆施之人后面到底还有何打算和意图,我们还不得而知,这样我们会处处被动,就如果巨石金蛟一样,要是早能洞悉先机,也不至于让这里的金龟北顾,这么好的风水局被破坏,如今九州龙脉松动,我怕是担心会有大事发生。”

  顾安琪点点头,我猜她也认同我所说的话,转身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六枚别致的铜钱,越千玲仅看了一眼,就连忙拿起一个,嘴角蠕动几下。

  “这……这铜钱。”

  “这叫文王断卦钱,是我一位前辈赠送给我的。”顾安琪看越千玲反应有些大,好奇的问。“不可能啊,你……你见过这铜钱?”

  我看着顾安琪放在桌上的铜钱,也认了出路,铜钱是特制的,正面有一个岚字,这是岚姨占卜所用的铜钱,我之前见岚姨用过,难怪越千玲见到这些铜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想想已经很久没见到越雷霆和岚清,我虽然知道他们在古啸天那儿应该是安全的,不过如今越千玲睹物思人,一直紧紧咬着嘴唇,我慢慢握住她的手,岚清也算是前辈,占卜问卦的本事非比寻常,这些铜钱本应该是留给越千玲才对,可惜当时她并不相信这些,那个时候顾安琪刚好拜访岚清,看得出岚清挺喜欢这个故人之女,估计就是那个时候把她一直用的占卜铜钱送给了顾安琪。

  越千玲轻轻抚摸着铜钱上那个岚字,我知道她此刻的心情,握着她的手安慰的拍了拍,越千玲抬头对我一笑,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铜钱还给顾安琪。

  “我没有见过,不过这铜钱挺别致的,所以有些喜欢。”

  顾安琪也没想太多,把铜钱全部推倒我面前,很沉稳的说。

  “那我就尽力而行,你心想要问的事,我起卦帮你推算。”

  我点点头凝神静气,我现在就想知道魏雍既然打算开启幽冥之路,以他如今的道法修为是绝对做不到的,而现在他让秋诺再此地设下玄冥破汪洋的风水局,说明他已经有了计划,他不是盲目冲动的人,所有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既然他有所动作,那只能说明魏雍有十足的把握,我只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样的打算和安排。

3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十三章 白虎玲珑塔”

  1. 回复 2014/11/07

    鬼门关

    我终于开了

  2. 回复 2017/02/08

    铜钱

    我来算算

  3. 回复 2017/03/11

    鬼怪

    终于能出来了

  4. 回复 2017/09/17

    我秦始皇 打钱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