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六章 布阵

  申城是华夏最大的城市,我们和顾安琪在三天后到达申城,极其繁华的一个城市,比起之前的蓉城和京兆,虽然申城少了几分古韵和源远流长的历史沉淀,不过别有另一番景象。

  魏雍和秋诺为什么会在申城我一时间还不知道,不过来了申城这几天,顾安琪极其热情的给我们安排了住的地方,顾安琪一直告诉我们她父亲顾连城在申城有产业,等我们到了以后才发现,顾安琪说的太谦虚客气。

  顾连城的生意在申城做的并不小,看顾安琪为我们安排住的地方就知道了,在寸土寸金的申城有一套宽敞的房子已经是很不错了,可顾连城居然在申城有一栋几十层高的摩天大楼,后来顾安琪才告诉我们,顾氏在香港也是名门望族生意涉猎很广,几乎只要是赚钱的生意,顾家都有涉及,而申城的生意一直是由顾安琪在打理。

  顾安琪就把我们安排在这栋大楼顶层的豪华套房里,站在偌大的落地玻璃前,我能清楚的把申城尽收眼底。

  我习惯性用玄学的眼光去看这座城市,申城的位置犹如华夏的软肋,也就是鱼腑之地,从版图上看申城回龙望祖,藏风聚气,这先天地理位置的优越,千年不变,内气萌生,外势成形,内外相乘,风水自成.申城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申城城市一局,是水龙经上的特殊格局,名为曲水单朝格,也可以叫鱼跃龙门格。

  来了这些天我只要一静下来,脑海里全是那晚握着龙角号时看到的景象,离开一年多时间,我并不清楚魏雍和秋诺都干了些什么,我让顾安琪帮忙打探所有关于魏雍这一年来的消息。

  顾安琪很快就查到了结果,她告诉我们,魏雍在这一年里倒是依旧深居简出,这我倒是能理解,他失去道法就是普通人,他是担心我会反客为主先去找他。

  而秋诺在很短的时间内接管了盛唐集团,之前盛唐集团本来主要以古玩交易拍卖为主,本来就是炙手可热的集团富可敌国,可秋诺接管后突然开始转型地产,短短一年时间里在全国各地承建了大量的地产项目。

  魏雍位高权重,有他在背后撑腰,秋诺要在全国发展也不是什么难事,可问题是魏雍和秋诺根本不是在乎富贵的人,何况他们真想要这些又何必劳师动众,在明十四陵里面,魏雍甚至都没正眼瞧过那满满一山的宝藏。

  秋诺突然在我们离开的这一年时间里,在全国各地承建地产项目,按理说对魏雍来说,当务之急是除掉我这个唯一对他有威胁的人才对,可他居然不闻不问,就是说还有比除掉我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办。

  秋诺所做的一切都是背后的魏雍在指示,也就是说秋诺突然在全国各地承建的地产项目对魏雍极其重要,我让顾安琪务必要把秋诺这一年来承建的所有地产项目资料都收集起来。

  顾安琪用了不到十天时间就找齐了我要的全部资料,我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关在屋里看了整整三天。

  “没什么问题啊,都是些住宅的楼盘。”越千玲揉着眼睛说。

  “哥,关于这些楼盘的简报我挨着都看过了,也没有负面消息。”萧连山伸懒腰有些疲惫的样子。“会不会魏雍和秋诺两人就是狼狈为奸,官商勾结想赚钱啊?”

  我摇了摇头很肯定的对萧连山说。

  “魏雍真想要的是富贵何必要费这么大的劲,何况秋诺接管盛唐集团已经富甲一方,秋诺想要的是长生不老,而魏雍是为了开启幽冥之路,他们突然这么做一定有目的。”

  “你看这些楼盘的照片这么久了,你那里有什么发现吗?”越千玲问。

  “没有!”我重重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的说。“到目前为止,我看了所有楼盘的照片,我一直在想魏雍既然在海南布下玄冥破江洋的风水局,或许这些楼盘的修建和风水布局有关,可我看这些照片都很普通寻常,甚至还有一些根本没考虑到风水格局。”

  “既然和风水没关系,那魏雍让秋诺修建这么多房子干什么?”萧连山诧异的问。

  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顾安琪抱着一大堆图纸从外面进来,气喘吁吁的放在桌上。

  “这是让我找的他们在全国地产项目的平面图,费了好大的劲,不过全找齐了,都在这里。”

  萧连山看顾安琪累的不行,连忙给她倒了一杯水。

  “安琪,这些承建的地产项目全是一年之内完成的?”我认真的问。

  “是的,因为我爸的生意里也涉及地产,所以在我打理申城的生意后,一直有留言他们的动向。”顾安琪喝了一口水后点头回答。“这些楼盘全是一年时间修建起来,按理说这个进度是不可能的,可是我翻查过他们的结算成本,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

  “什么是?”

  “他们好像没打算赚钱,或者说完全是因为修楼盘而修,毫不考虑成本,一栋楼从开工到竣工最快怎么也得要两年吧,可他们几乎是要求工人日也不停的修建,好像是要赶什么日子似的。”顾安琪一本正经的回答。

  “赶什么日子?”我来回在房间走了几步,掐指一算皱着眉头说。“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三元九运,现在是中元六运,今年一过就是下元七运,三元大运每逢六十年一个甲子转一次,大运变更非同小可,他们能利用的现在看也只有这个,可是……”

  “对啊,我之前也这样想过,而且我爸也说了,转运华夏气运变迁要想改变非人力所可违,更不用说修几栋高楼。”顾安琪接过我的话说。

  我叹口气又想到那晚看到惨绝人寰哀鸿遍野的一幕,明明知道魏雍要祸害苍生,可却不知道如何阻止他,时间过的越久我心里越不踏实,再找不出魏雍在谋划的阴谋,那些后事的幻象早晚会变成事实。

  我的目光落在顾安琪抱回来的建筑平面图上,我随意展开一张,从平面图上可以清楚的看见秋诺修建楼盘的地理位置,周边的地形地貌也一目了然,这样看的下去这些楼盘的地理风水尽收眼底,可我连续看了好几张平面图,都没发现大凶的风水格局。

  我眉头皱的很紧,越千玲把一杯水递给我。

  “会不会是我们想错了放心,或许这些楼房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没有问题,他们劳师动众一年之间修建这么多楼房又是为什么?”我忧心忡忡的回答。

  房间里一片寂静,大家都愁眉苦脸的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图纸。

  萧连山重重的倒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脸失望的说。

  “这么多楼房矗立着,看了这么多天,眼睛都看花了,真不知道这群王八蛋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全是一栋栋房子,就像古时候行军打仗时候布的阵,我就在里面转啊,转啊,怎么都出不来。”

  “布阵?!”

  我听完萧连山的话一愣,猛然抬起头,冲到桌前,随手拿起几张平面图看了半天,隐约察觉到点什么,在房间里神情紧张的到处找。

  “找什么东西?”顾安琪看我慌乱的样子诧异的问。

  “地图!华夏版图地图,要大的。”我斩钉切铁的说。

  “等……等一会,我去拿。”顾安琪边说边出去。

  “哥,要地图干什么?”萧连山挠着头很茫然的问。

  “千玲说的对,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想错了放心,那些楼房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我来回在房间里走动根本停不下来。

  “没……没问题他们修这些干什么?”

  “这些楼房没问题,可修建的地点就难说了。”我举着手指回答。

  顾安琪急急忙忙的推门进来,拿着一幅很大的地图。

  “把地图贴到墙上去,然后大家把所有他们这一年修建的楼房位置全用红笔在地图上标示出来。”我大声说。

  萧连山连忙按照我的吩咐,把地图贴到墙上,越千玲和顾安琪按照资料上提供的楼盘所在城市,在地图上开始标记,等到她们把全部地点都画在地图上。

  我抬头看着墙上的地图,嘴慢慢开始张大,我慢慢向后退,退的越远,墙上地图中那些用红点标示出来地点就越醒目,当我已经看不清地图上的纹路,看见的全是一墙红色的标记时。

  哐当!

  我手里的水杯掉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越千玲和顾安琪还有萧连山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猜是因为我现在异常惊恐和慌乱的表情,我的嘴角蠕动几下,低垂的手指不由自主的轻微颤抖。

  “哥……你,你怎么了?”萧连山走过来,回头看看墙上的地图关切的问。

  “他们真是在布阵。”

  “布阵?布什么阵?”

  “五帝嗜魂阵!”

0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十六章 布阵”

  1. 回复 2017/06/28

    五帝噬魂阵

    布我到底想干嘛

  2. 回复 2017/08/26

    今夜打老虎

    废话连篇,可以跳着直接看结论。没有前面推理的逻辑性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