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八章 千门万户半作鬼

  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不过看房间里呆立三个人的表情,似乎并没理解我话中的意思,或者说有些不相信我所给出的解释。

  “杀掉一万个人?”萧连山口就没闭合过,目瞪口呆的盯着我。

  “对,必须要一万个人,这是五帝嗜魂阵发动的阵引,没有这一万个人的尸骸和亡魂祭阵是没效果的。”我点着头很认真的回答。

  “是不是……有点夸张了啊?”顾安琪抿着嘴很难接受和相信的样子。

  “这是先天杀阵,是用来诛杀鬼怪所用,本来就是惨绝人寰的大阵,莫要说一万个亡魂,这仅仅是阵引,也就是引活这个阵的关键一步,发动后……”我无力的摇摇头说不下。

  “发动后会怎么样?”

  “我在书上看到关于五帝嗜魂阵最后一次发动是在明代,嘉靖年间曾多次爆发农民暴乱,朝廷内部发生党争,天下大乱堪称乱世,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嘉靖三十四年,天谴阳世,五方鬼帝发动嗜魂阵以平天怒,将天动地劫之灾,就是现在说的地震……”

  “这个我知道!”越千玲听我说到这里,脸上顿时就变了。“难道那一次罕见的天灾就是……五帝嗜魂阵?!”

  “是的。”我点点头很肯定的回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顾安琪看越千玲表情震惊诧异的问。

  “史书上有只言片语的记载,虽然是寥寥数笔不过当时惨况已经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来。”越千玲声音低沉的回答。“地颤山愁千万里,奇峰片片下沉水,黄河直上峰头座,忽散人家室屋里,往往屋上游赤鲤,千门万户半作鬼,广厦高宫尽成土,白日不闻父老哭……”

  “千门万户半作鬼!”萧连山虽然未必会懂越千玲说的这几句话的意思,不过再愚笨也懂千门万户半作鬼的意思,愣了半天才吃惊的说。“竟然死了有一万多人……。”

  “你说错了,不是死了一万多人。”我抬起头表情很严峻的说。

  “不是一万多,那死了多少?”

  “文史记载是八十三万!”

  “八……”顾安琪和萧连山异口同声的惊呼出来,对于这个数字我猜他们很难去确切的想象。

  “这就是五帝嗜魂阵发动的后果,那日我们在龙角号中所看见的景象或许就是当时那次天灾的重现,八十三万人的尸骸和亡魂才能平息天怒,你们现在明白为什么五帝嗜魂阵是先天杀阵了吗。”我有些心慌意乱的低声说。“必须要阻止魏雍,他为了达到目的是不惜一切手段的,莫说枉死八十多万人,即便让阳世沦为地狱,我相信他也在所不惜。”

  “也不对啊,就算姓魏的位高权重,可现在又不是乱世,天理王法俱在,他即便能只手遮天,可那是人命啊,又不只是几条,足足一万人啊,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公然屠戮万人吧?”萧连山义愤填膺的说。

  “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魏雍向来慎重和稳健,就算他要发动五帝嗜魂阵,也不可能冒然屠戮万人,不过之前的玄冥破汪洋,和如今他让秋诺在华夏各地布局设立五帝嗜魂阵,说明他已经想好如何发动。”我揉了揉额头若有所思的回答。“看地图上的布局,他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如果我没猜错,魏雍现在等的就是三元九元转运的时候,所以必须在下元七运到来的时候阻止他。”

  “还能阻止他吗?”顾安琪坐到我对面焦急的问。“之前他布下的玄冥破汪洋你不是说只能延缓,阻止不了吗?”

  “玄冥破汪洋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盘活,当然阻止不了,但是五帝嗜魂阵既然他还没发动我们还有机会。”

  “那要怎么阻止呢?”

  “五帝告九天,阴殇荡世间,嗜魂阵眼残,埋血万骨山,这四句话,后两句尤为重要,最后一句是启动的方法,但是第三句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想了想冷静的回答。“嗜魂阵眼残,这第三句应该是五帝嗜魂阵至关重要的关键。”

  “阵眼我倒是听我爸提及过,所谓阵眼乃是阵法的核心之处,换句话便是阵法能量所在,阵眼在,阵法才得以存,阵眼一旦被攻破,阵法亦随之消失。”顾安琪看着我很认真的说。

  “这个我也知道,而且像五帝嗜魂阵这样的大杀阵,必须道法极其高深的人坐镇阵眼操控才能发挥阵法的威力,否则必死无疑,除了魏雍我想不出第二个人。”我重重叹了口气说。“可问题是魏雍布下的五帝嗜魂阵,到底阵眼在什么地方呢?”

  “阵眼极其重要,魏雍肯定不会轻易泄露出来,而且他是在华夏版图上布阵,阵眼他可以设置在任何地方,我估计除了他以为,没有人会知道。”越千玲坐到我身边烦闷的说。

  我抬头看看墙上的地图,忽然慢慢站起身,地图上五帝嗜魂阵的布阵是按照引魂和嗜魂两个部分,犹如两个大小各异的圆,萧连山走过来想都没想把手指着圆心的位置。

  “阵眼当然在最中间的位置,阵眼嘛,一个阵法至关重要的地方,当然应该在最核心的地方,你们看,这个五帝嗜魂阵就是以这个地方分布的,阵眼一定也应该在这里。”

  我靠近地图看萧连山手指的位置,申城。

  虽然萧连山对阵眼的理解是错误的,不过魏雍和秋诺出现在申城这点倒是很奇怪,既然他们在筹谋五帝嗜魂阵,这么重要的事又怎么能让魏雍分心,除非在申城有让他认为更重要的事。

  “安琪,秋诺在申城有没有修建楼房?”我看着地图上,申城的位置并没有标注红色的标记,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没有。”顾安琪想都没想很确定的回答。“我在申城遇到他们的时候就一直留意他们的一举一动,这一年秋诺修建的所有地产项目我都有派人调查过,唯独在申城没有。”

  “没有……”我深吸一口气来回走了几步疑惑的自言自语。“既然在申城他们没有修建楼房,就说明这里和五帝嗜魂阵没关系,可是为什么魏雍和秋诺要留在这里呢?”

  “楼房他们是没有修建过,不过修建了其他的东西。”顾安琪忽然想起什么,对我不以为然的说。

  “修了什么?”

  “修建了一个广场,不过是在修建这些楼房之前就已经完工了。”

  “这么说是一年前就修好的,那也不对啊,五帝嗜魂阵是用这些楼房布阵的,看来这个广场和五帝嗜魂阵没什么关系。”越千玲想了想说。

  “他们怎么会无缘无故在申城修建广场,一定有其他用意。”我抬头看着顾安琪冷静的说。“广场叫什么名字?”

  “十二生肖广场。”

  顾安琪说出的名字极其普通寻常,可我相信,对于魏雍来说根本没有普通的事,就如同这简单不过的广场名字,越是稀疏平常我反而隐约感觉有些耐人寻味的意思在里面。

  我让顾安琪带我们去看看这广场,等我们到了以后我更加确信这里不同寻常,广场的确很普通和大多广场几乎如出一辙,没有什么多余的建筑,宽敞的广场按照圆形建造,十二生肖雕像均匀的分布在广场周围,我特意挨着把每一尊雕像都仔细看过,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最后是广场正中耸立的青铜雕柱,上面平整没有任何铭文,青铜柱直指苍穹,顾安琪说这青铜柱叫定海神针,因为申城临海,这广场也在海边,放这个装饰的目的是借用定海神针之意,祈福申城风调雨顺祥和昌平。

  不过青铜柱造型有些怪异,按理说像这样的青铜雕柱应该下粗上尖才对,一来稳固二来美观,可这青铜柱偏偏相反,矗立在广场的下端尖细,越往上越宽大。

  而在青铜柱周围是一圈打磨极其光滑平整的黄铜装饰镜面,整个广场看起来金碧辉煌。

  “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啊?”看了半天后我们停在青铜柱下,萧连山不以为然的说。

  “魏雍修建这个一定有目的,绝对不仅仅是我们现在看到这么简单。”我摇着头深思熟虑的说。

  “其实他们修建这个的时候我也来看过,可从风水还有地理位置上来说,我并没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所以之前我都没想起这个广场。”顾安琪对我说。

  我围着青铜柱走了一圈,不知道为什么从我来到这里,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到底什么地方不对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

  早晨的阳光和煦明媚,投射下来照在青铜柱上,长长的影子一直蔓延到很远的地方,我无意中看见青铜柱在阳光下的阴影,再看阴影所指示的方向,眼睛一亮连忙回头看看四周。

  “安琪,这附近能看见这广场最高的楼在什么地方?”我心急如焚的问。

  顾安琪指着不远处一栋高楼告诉我,她之前就是在上面看这广场风水的,我还没等她说完立刻向高楼跑去。

  “跟我上楼,我知道魏雍修建这个是为什么了。”我边跑边大声对身后的他们说。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十八章 千门万户半作鬼”

  1. 回复 2016/05/16

    匿名

    书名跟内容没半毛钱关系

    • 回复 2017/08/24

      selina

      闭嘴吧,喷子

    • 回复 2017/08/24

      selina

      闭嘴吧,喷子。

  2. 回复 2018/09/13

    君不贱

    不想写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