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章 龙木之地

  “刚才安琪你提醒了我,关键还在法器上面,魏雍的昊天剑与众不同,是封天的法器,要想运用必须像当年嬴政登泰山斗天一样,魏雍没有能力赦令昊天剑,他需要一个居高临下的高处,他唯一能做到只能把昊天剑插入龙木之地,这样就能发挥昊天剑的威力。”

  “什么是龙木之地?”越千玲问。

  “因为昊天剑在泰山封神,泰山主东方五行属木。”我放眼在顶楼看看四周指着这座城市平静的说。“申城地理位置刚好在华夏入海龙头之上,而且又有曲水单朝格,水富山孤有助木势,申城这里就是不可多得的龙木之地。”

  “魏雍会在这里使用昊天剑,也就是说……申城不但是五帝嗜魂阵的阵眼所在,也是死穴所在!”萧连山欣喜的看着我问。

  我点点头,转身问旁边的顾安琪。

  “如果魏雍要在这里使用昊天剑,必定会需要一个极高的建筑,而且顶层需全木结构,安琪,你好好想想,在申城有没有这样的地方?”

  “秋诺在申城除了这个广场外,再没修建过其他的建筑,不过秋诺到是在申城收购过一栋大楼,当时我没太留意,你这样一说我到时想起来,秋诺的确把那栋大楼顶层改建成全木结构,居然是相仿摘星楼所建极高俊奢华,当时在申城还引起轰动,但从未听人上去过。”

  要想确定到底是不是魏雍使用昊天剑的地方,我必须根据周边地形风水判断,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回去,顾安琪很快找来她所说的那栋大楼的平面图。

  我铺在桌上一看就肯定这是魏雍所需的龙木之地,这栋大楼在申城的郊外,四面荒芜清寡,左右无青龙白虎护卫,前后玄武朱雀空寂,明堂枯石嶙峋,典型的四象俱失局,此地五行唯独旺木,正好魏雍所需的地方。

  “就是这里,魏雍只要等到时机成熟,他便会把昊天剑插入楼顶之上,以五帝之名告九天,他就能以阳人之躯代五方鬼帝发动五帝嗜魂阵。”我指着平面图上那栋大楼的位置很肯定的说。

  “既然这里是五帝嗜魂阵的死穴,如何才能破掉这个阵法呢?”顾安琪急切的问。

  “这里!”我的手指移动到那栋大楼旁边的位置上。“安琪,从平面图上看,这里应该是一处空地,有没有人买下?”

  顾安琪把头探过来看了片刻,看着我说。

  “没有,这块地正在招标,参与竞投的人很多,而且因为我一直在关注秋诺动向,所以我知道她也在投标这块地。”

  “这块地很重要吗?”萧连山问。

  “非常重要,魏雍需要龙木之地才能发挥昊天剑的威力,所以选了一处旺木之地,而这块空地在乾位,乾属金,而周边有阴水环护,水主财,亦是金,再看着空地的形状犹如一只奔跃的兔子,十二生肖里兔属金,这是三合耀金局,金克木势,只要在这块空地上修建金体建筑必能克制住对面的那栋摘星楼,没有龙木之地,魏雍就使用不了昊天剑,而五帝嗜魂阵也发动不了。”

  “这个好办,我马上去安排人着手对着快空地投标。”顾安琪边说边走。

  我让萧连山陪顾安琪一起去,这样她身边有个人照应,现在魏雍应该全力处理五帝嗜魂阵的事,剩下琐碎的小事多半是由秋诺在出面,萧连山手里有龙角号真动起手,秋诺没有丝毫胜算。

  等到顾安琪和萧连山离开,我有些疲惫的坐到沙发上,越千玲给我倒了一杯水,有些担心的说。

  “既然这块空地的作用这么大,魏雍如此心思缜密的人怎么会想不到,我很担心安琪和连山不一定能买下来。”

  “不是不一定。”我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的回答。“是他们一定买不回来。”

  “啊?!”越千玲很吃惊的看着我,迟疑的半天诧异的问。“为什么?”

  “你都说了,魏雍心思缜密,他步步为营滴水不漏,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又岂会留下破绽给我们,何况他位高权重,秋诺既然也在竞投这块地,不要等到宣布结果我也能知道花落谁家。”

  “你……你既然安琪和连山买不回来,那你为什么还让他们去呢?”越千玲大为不解的问。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其实这栋大楼周围一处空地虽然地理风水并无可取之处,不过此地孤绝煞阴,就是常说的绝户之地诸事大凶,对于魏雍来说一无是处,不过埋血万骨山,五方鬼帝要发动五帝嗜魂阵,首先要埋血黄泉化人世为赤地血海,他们是帝君,我同样也是,只不过我的血埋入绝户之地能暂时镇封幽冥。”

  “原来你早就想好对策了,是利用安琪和连山他们吸引秋诺的注意力,你早说啊。”越千玲松了一口气。

  “安琪和连山两个性格都差不多,有事都是放在脸上的人,要让他们装模作样比要了命还难,如果让他们知道就不会有势在必得的决心,他们在秋诺面前越是紧张在乎那块三合耀金的空地,越是能让秋诺全力以赴去抢夺。”我淡淡一笑心平气和的说。“还有另一个原因,安琪和连山知道这块地重要,一定会不惜一切的竞投,虽然我知道最后他们会输给秋诺,但是会让秋诺在这块地上投入难以预计的资金。”

  “你想消耗秋诺的资金?”

  “当然,我让安琪找人评估过秋诺的盛唐集团资产,这一年多的时间来,魏雍就是借助盛唐集团的财力才能布下五帝嗜魂阵,算算秋诺手中可以动用的资金已经不会太多了,秦一手告诉过我,要赢魏雍不单单是在道法修为上,他一旦没有了秋诺的财力支持,他做什么事都会捉襟见肘。”

  越千玲瞧了我半天忽然浅然一笑。

  “没看出来你还挺聪明的,之前怎么没发现你鬼点子这么多,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买地的事就不是我们能操心的了,联系陈婕由她那边出面买下这块绝户之地。”我靠在沙发上翘着嘴角淡淡一笑。“本来想着魏雍在明,我们在暗,一切静观其变伺机而动的,没想到一回来就遇上,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等着吧,相信很快魏雍就会来见我了。”

  顾安琪和萧连山已经走了快一个多星期,传回来的消息一切都很顺利,只等竞标会了,我特意问了是否看见秋诺,顾安琪告诉我,之前秋诺都是委托人代为处理,但突然亲自参加投标会,不知道是不是有所察觉。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反而放心了很多,看来顾安琪的出现已经吸引了秋诺和魏雍的注意力,这样一来他们再无暇顾及我真正想要买的那块绝户空地。

  “陈婕打电话来说,她已经在开始接洽那块空地,因为那地一直出现各种各样的事故,而且地形和地势也不利于开发,因此无人问津,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越千玲推开门兴高采烈的对我说。

  我放下手里的绢布,给越千玲倒了一杯水意味深长的笑着。

  “说起来还真要谢谢陈婕才对,如果不是有她帮忙搭理,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那么多钱和魏雍斗。”

  越千玲坐下来的时候,看见我放在一旁的绢布,那是穆汐雪留给我关于其他三座明十四陵的线索,这段时间难得空闲,我就拿出来揣摩研究。

  “这上面是九龙公道杯,你有什么发现吗?”越千玲拿在手里看了看问为。

  “没有,图上一个字都没有,就画了一个九龙公道杯,我翻来覆去看了很多次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摇摇头有些失望的样子。

  “既然朱元璋把明十四陵的线索隐藏在这三幅图里,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让人看出来,别忘了之前我们找大爷海那座明十四陵,前前后后遇到多少困难,就那些谜题现在想起来都不知道是怎么解开的。”越千玲接过我手里的水杯宽慰的笑着说。

  门外传来敲门声,进来的是顾安琪特意为我们安排的女接待。

  “陈先生,楼下有人想见您,不知道您现在可否有时间。”

  对于陈归这个名字我回来这么久还是没习惯,所以每次有人叫我陈先生的时候,我总是会茫然的呆滞半天,好像叫的那个人并不是我,越千玲在旁边悄悄拉拉我衣角,我才反应过来。

  “见我?”我看看身边的越千玲,来申城也有些日子,可一直没有抛头露面过,除了顾安琪好像没人知道我们来了申城,我很奇怪谁会要见我,而且还知道我在顾安琪这里。“见我的是什么人?”

  “没有说,就让我转交这张字条。”

  女接待一边说一边很礼貌的把字条送过来,越千玲接过去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说。

  “这个人有点意思,如果这是名片的话,就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名片了。”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二十章 龙木之地”

  1. 回复 2014/02/14

    1093

    兔属金吗???

  2. 回复 2017/05/13

    书虫

    连山不是三不统吗?怎么让她对付秋诺

  3. 回复 2018/03/08

    先入为主

    真好看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