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四章 五黄三煞

  齐鸿涛送我们回去的时候,朱爷说什么要送我们一套九龙公道杯,谦受益,满招损不但是公道杯的含义,也是他朱家历代相传的祖训,朱爷清高想必和公道杯这段渊源有莫大的关系,不过挺实诚的一个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丁点也不会装出来。

  送我们出去的时候,朱爷说了一句后生可畏,他喜静却欢迎我们常去,在车上我回头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中那古朴宁静的古镇,如果等一切尘埃落定我还真想带着越千玲再来一次。

  齐鸿涛在车上告诉我,他下个月初七在申城的望江楼安排了酒宴,算是为我接风,算算日子也就是十天以后的事,齐鸿涛虽然话少不过心还挺细,带我们去见朱爷回来似乎知道我们还有事情没处理完,特意把酒宴推后了十多天,我感激的点头答应,这个面子说什么都要给,只是还没想好送什么给他当回礼。

  我和越千玲一回去,就看见已经提前回来的顾安琪和萧连山,顾安琪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萧连山正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看我推门进来连忙走过来。

  “去泡壶茶过来,这可是真正的九龙公道杯,都来试试。”我把公道杯放在桌上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还有闲工夫喝茶,我和安琪都着急一上午了,我们刚回来,那块地没买下来。”萧连山心急如焚的说。

  “如果是公平竞投我还有把握,不过到最后就剩下我们和盛唐集团两家竞投。”顾安琪抿着嘴失望的说。“价格一直被抬的很高,可最后突然宣布我们两家各投一份标书,价高者得,我报出来的价格已经够高了,但是最后开标的时候,盛唐集团既然比我报出的价格还要高。”

  “意料之中的事。”我对顾安琪笑了笑不慌不忙的说。“我看过最后的成交价,因为你们的竞投,让盛唐集团多出了一倍的价格才买下来,这已经足够了。”

  “可是没有那块地……”

  “不需要的,其实在昨天我们已经把地买好了。”越千玲打断顾安琪的话笑着说。

  顾安琪和萧连山对视一眼,很茫然的看着我们,我把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划原原本本告诉他们,而且陈婕果真了得,既然用极低的价格买下了那块无人问津的绝户地。

  “啊……原来你们早就安排好了,怎么不早说啊,害的我和安琪提心吊胆一整天了。”萧连山听完长长送口气,倒坐在沙发上。

  我把装着茶水的九龙杯递给顾安琪歉意的笑着说。

  “不是不想提前告诉你们,我就是要你们这种全力以赴的状态,越是这样反而会让秋诺越重视,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着和你们竞投上,也就没精力在顾及其他的事情。”

  顾安琪并不介意,只要能阻止魏雍和秋诺就成,我把绝户地的用途详细的说出来,之前一直是我们被动的被魏雍牵着鼻子走,现在是时候反击了。

  “既然这块绝户地这么重要,现在是咱们的了,下一步该怎么做?”萧连山端起九龙杯问。

  “修公墓!”我脱口而出。

  “修公墓?!”顾安琪起身找来绝户地的平面图,看了半天很诧异的说。“既然这里是绝户地,诸事大凶,如果在修公墓的话,煞气相冲更不吉啊。”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里之所以是绝户地,是因为此地在三合五行所处的绝、胎、养位,刚好是劫煞、灾煞和岁煞。”我点点头心平气和的说。

  “三煞……”顾安琪眼睛一亮顿时反应过来。“三煞为三合五行当旺对冲之方,在此地修建公墓,引煞气入地后,就变成三煞之地,这样周围一切都会被对冲。”

  “这还不够,我要这里变成五黄三煞,大凶之地,只有这样才能完全克制住摘星楼。”

  “五黄又是什么?”越千玲一边喝茶一边问。

  “洛书九数配上北斗九星及五行七色,五黄即第五颗星,五黄廉贞星,五行属土,五黄为毒星,为煞星,又称都天大煞,但当飞入它宫称五鬼穿宫,再与二黑相遇,必将为此方带来灾难。”顾安琪给越千玲解释。

  我指着桌上绝户地的平面图冷静的说。

  “今年五黄在坎宫,正是这块绝户地坐在的方位,五黄属土,且为强劲之土,绝户地遇三煞必升阴火,以火生之谓之火上浇油,凶上加凶,亦不能以木克之,譬如猛兽,激怒后凶性毕露。”

  “这样一来,这块地就变成五黄三煞大凶之地,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顾安琪看了看脸上露出笑容。

  “变成五黄三煞大凶之地能有什么用?”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五黄星是九星中的凶性最大的一颗星,五黄为流年关煞,此方不可兴工动土,否则会招来凶险,主疾病、血光、灾祸、失败、意外等丧事。”我说。

  顾安琪低头想了想对我说。

  “如果一切顺利,现在立刻开始动工的话,能赶在三元大运转运之前在绝户地上完成公墓,事不宜迟必须马上开始了。”

  “已经开始了。”我放下九龙杯不慌不忙的笑着。“在你们回来之前,我已经让人开始着手安排和准备关于在绝户地上修建公墓的事,就等陈婕那边把地买下来,安琪,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安琪先是一愣乖巧的笑了笑。“该不会又让我帮你占卜问卦吧。”

  “不会,这一次的事情简单的多。”我平静的说。

  “什么事。”顾安琪问。

  “我要你在一个月之内,在这块绝户地上把公墓修建起来。”我转头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

  “啊……一个月?!”顾安琪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惊讶了半天才说出话来。“这……这怎么可能,这才刚拿到地,设计规划流程安排一样都没提上日程,不要说一个月,就是前期准备工作也不止一个月时间啊。”

  “修公墓的办法有很多种,你说的这种我估计我们没时间等了。”我淡淡一笑表情很轻松的样子。“不过我还有另一个修建的办法。”

  “什么办法?”顾安琪很认真的问。

  “公墓不一定非要实实在在的修在绝户地上。”我平静的回答。

  顾安琪琢磨了半天我说的话,还是一脸疑惑的摇头。

  “我要把这座公墓修建在申城每一个人的心里,特别是秋诺,我要让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会在这里修建公墓,其他人不会明白我把绝户地变成五黄三煞的后果,可秋诺一定会很清楚。”我对顾安琪认真的说。

  “哦……我明白了,一个月时间并不是真正修建公墓,而是宣传!把我们要修建公墓的事宣传出去。”

  顾安琪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她办事向来雷厉风行,明白我的意思后立刻起身去出去安排所有细节。

  等顾安琪出去后,越千玲坐到我身边来好奇的问。

  “既然这块地能压制摘星楼,为什么不悄悄开始修建公墓,而非要安琪大张旗鼓的宣传,秋诺如果知道了,难道你就不怕她从中作梗?”

  “我就是想要她知道,事实上五黄三煞地未必能克制摘星楼,但是却一定能克制秋诺。”我笑着回答。

  “为什么?”

  “一个人最在乎什么,就是最害怕什么,你们说秋诺最在乎什么?”我看着萧连山和越千玲问。

  “秋诺……”萧连山想了想抬头对我说。“她最在乎的是长生不老之术,为了这个她连把她抚养成人的武则天和上官婉儿都能忤逆,而且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对,就是这个,每一个人都有弱点,秋诺在乎长生不老,所以她的弱点就是怕死,五黄三煞是大凶之煞,煞气直冲秋诺的摘星楼,主必有血光丧事,秋诺虽然是修炼道家邪法,但是我们突然在此地修建公墓,她一定会找原因,相信很快她就能明白此地是五黄三煞。”

  “既然这样不是更好,就把公墓修起来克死她。”萧连山兴奋的说。

  “对啊,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她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也该让她还了,而且她现在是魏雍的左膀右臂,除掉她等于消弱了魏雍的实力。“越千玲不住的点头赞同的说。“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啊。”

  “除掉一个秋诺又何必这么麻烦,问题是我们当务之急是要破除五帝嗜魂阵,除掉一个秋诺于事无补。”我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身走到落地玻璃的窗前。“不过我们手里有这块地就形同于握住了秋诺的软肋,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等秋诺反应过来的时候……”

  “秋诺反应过来会干什么?”越千玲在我身后疑惑的问。

  我看着窗外,端起手里的九龙杯停在嘴边,默不作声的沉默片刻。

  “她应该会来杀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