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五章 湖山莫愁

  顾安琪忙着宣传修建公墓的事,明十四陵的事不能让她知道,否则她就是在没心眼也能猜到我们是谁,萧连山几乎是寸步不离跟着顾安琪鞍前马后。

  我估计秋诺要反应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刚好可以好好想想那副对联里面隐藏的玄机。

  一笑赐封湖山候。

  醉卧六朝莫言愁。

  横批:天下公道

  越千玲特意翻阅过明史,洪武年间并没有关于关于封赐湖山候的记载,事实上仔细想想跟随朱元璋居功至伟的李善长到最后也不过封公爵之位,可见朱元璋在封侯拜相问题上有多慎重,越是这样更让我觉得封一个御瓷官侯爵之位太离奇。

  可是我和越千玲看着对联好几天了,从对联的字面意思上看,也和朱爷说他先祖的典故一样,如果朱元璋真把线索藏着这两句对联之中,一定还有其他意思才对。

  “雁回哥,你说这两句对联是不是字谜啊?”越千玲想了想灵机一动问我。

  “绝对不可能!”我摇头很肯定的否决了她的设想。“你想,如果是字谜的话,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能人异士实在太多,恐怕朱元璋都没想到最后破解大爷海明十四陵的人会是我们,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既然我们可以,就还有其他人也能做到。”

  “也对,如果是字谜,相当于朱元璋就把明十四陵的线索公之于众了,他绝对不会这样大意。”越千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过你这想法虽然不对,但是从另一面也说明,如果这对联真是明十四陵的线索,那玄机就隐藏在这两句对联的原意之中。”

  “第一句还好理解,应该是说朱元璋得到九龙公道杯龙颜大悦,赐封朱爷先祖湖山候爵位。”越千玲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对联上。“可第二句似乎有些突兀了,醉卧六朝莫言愁……我理解的是九龙公道杯就酒具,六朝古都在当时是指朱元璋的帝都金陵,合在一起是君臣在金陵举杯共饮没有任何忧愁。”

  我揉着额头来回走了几步,事实上我和越千玲想的一样,第二句怎么看都有些奇怪和说不通的地方,我忽然停在越千玲面前说。

  “这两句对联会不会是指的某一处地名?”

  “那就更麻烦了,我也有按照这个思路去想过,可是这两句对联里提到了两个地名,一个是湖山,一个是六朝。”越千玲抬头对我说。“六朝好理解就是现在的金陵,湖山我翻查过,在金陵的确有湖山,位于金陵城东大约,由三列山组成。”

  “那就不对了,一条线索里面提及两个地名,我们之前破解明十四陵线索时候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而且这两个地方范围都太大,一座城三列山。”我又摇了摇头坐回到越千玲身边。“你既然翻查过资料,这两个地方有什么联系吗?”

  “没有,我查过洪武年间所有关于湖山的记载,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在明史里面几乎没有被提及过,而且湖山被挖掘开发过,如果真有明十四陵早就应该被发现了。”

  “那就不应该是指的地名,朱元璋也不会简单到把和明十四陵有关的地名直接写出来。”我深吸一口气冥思苦想半天喃喃自语。“这两句话里面又没时间也没地点,朱元璋留下这对联到底是想告诉后世帝王什么呢?”

  “还有这横批,天下公道,我的理解是朱元璋借用九龙杯告诫文武百官谦受益,满招损,而公道自在人心,得民心者得天下,所以朱元璋写下天下公道。”越千玲心平气和的对我说完后,还是不解的样子。“可是这横批和这对联要表达的意思完全不相称啊。”

  我们正在为这两句对联焦头烂额的时候,萧连山沉重脸走见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上去比我和越千玲还要烦躁,重重坐在沙发上发呆。

  “将军?何事让你如此烦闷不堪?”我全当时苦中作乐,戏谑的笑着问。

  “哥,你就别寻我开心了。”萧连山揉着头样子有气无力,像丢了魂似的。

  “连山,你怎么了?你不是跟着安琪在做修建墓地宣传的事吗?”越千玲好意的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她让我回来的,说是宣传的事不用我帮忙,让我以后别再跟着她。”萧连山扬起头靠在沙发上一脸愁容。

  “呵呵,我就给你说过,你就是不听。”我摇头苦笑不以为然的说。“你才认识安琪几天啊,她现在和我们走在一起是因为志同道合想阻止魏雍和秋诺,你呢,你天天这样跟着她,白痴也能看出来你在想什么,换了谁也要让你回来。”

  “我认识她也有几年了吧,之前她不是这样对我的啊。”萧连山烦躁的说。

  “你这话又不对了,是萧连山认识她几年了。”我侧头看看旁边的萧连山笑着说。“你现在可是乔姜俊,在安琪心里,她认识你可没多久啊。”

  “连山,你咋就这么笨呢,这是好事啊。”越千玲抿嘴笑着说。

  “好事?!这还叫好事,我早就发现了,她天天都有意躲着我,根本不想和我说话,你还说这叫好事。”萧连山重重叹口气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那你好好想想,你之前和安琪在一起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吗?”越千玲问。

  “当然不是,那个时候她有可多话和我说,我虽然笨不过我喜欢听啊,天天和她在一起,她从来也没烦过我。”

  “那不就对了,安琪和萧连山在一起的时候会很开心和高兴,现在和你在一起,记住了,你要习惯你现在的身份和样子,你现在是安琪从来没见过的乔姜俊,安琪却故意躲着你,不想和你有任何除了正事以外的纠葛,这说明什么,你好好想想。”我搂着萧连山的肩膀笑意斐然的问。

  萧连山的头慢慢抬起来,认真的想了半天,看看我和越千玲,手一摊样子很无辜。

  “说明什么?”

  “哎!你怎么就这么笨啊。”越千玲无奈的苦笑。

  “……我本来就笨,你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萧连山挠着头急切的问。“别逗我了,赶紧告诉我说明什么啊?”

  “这还用想啊,说明安琪心里还有你,装不下其他人,所以才让你以后别跟着她。”越千玲是女生当然很明白顾安琪心里的想法。“你应该高兴才对啊,难道你真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也让安琪对你像之前对萧连山时候一样?”

  萧连山木讷的愣了半天,猛的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因为很用力,啪的一声在房间格外的清晰,而且居然是拍在我的腿上,我疼得呲牙咧嘴,却看见萧连山乐呵呵的笑起来。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呵呵,那就好了,我之前还想着这么久没见到她,会不会都忘了之前的事,原来她一直还记得。”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居然还有闲工夫想这些事。”我揉着被萧连山得意忘形拍疼得大腿没好气的说。“一边自个乐去,别打扰我和千玲想正事。”

  “你们在忙活什么呢?”萧连山现在心情尤为的好,嬉皮笑脸的问。

  越千玲把我们见朱爷的事前前后后都告诉了萧连山,他把抄在纸上的对联拿到手里看了看,很认真的说。

  “这对联说的是一个地名啊。”

  我和越千玲一愣,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一个连顾安琪心里想什么都看不出来的人,又怎么敢指望他去破解明十四陵的秘密。

  “不是一个地名,这对联上提到了两个地名。”越千玲说。

  “别扯了,明明就一个。”萧连山指着对联看看我和越千玲,忽然意味深长的笑起来。“哟,该不会你们两位没看出来吧?”

  “一个地名?上面不是有湖山和六朝两个地名吗?你怎么说一个?”我皱着眉头诧异的问。

  “哈哈,你们还真不知道啊,不容易啊,一向都是我问你们,这个为什么,那个为什么。”萧连山一脸得意的用胳膊戳我。“想不到我还有机会在你们面前卖弄的时候,哈哈哈。”

  “你到底看出是什么地名啊?”越千玲也急了。

  “湖山候和莫言愁,连在一起就是湖山莫愁。”

  萧连山说到这来停了下来,看我和越千玲都全神贯注的看着他,愣了半天后笑嘻嘻的说。

  “别不说话啊,看着我干嘛,你们要问为什么。”

  我和越千玲对视一眼哭笑不得,我无力的揉着额头苦笑着问。

  “湖山莫愁是什么意思?”

  “这个地名其实就是莫愁湖,只不过在六朝的时候莫愁湖叫横塘,因其依石头城,故又称石城湖,石就是山的意思,所以也叫湖山。”萧连山慢条斯理的对我们说。“这里面有一个传说,讲的的是从前……”

  我猛然从沙发上站起来,瞪大眼睛若有所思的在房间里快步走动,萧连山难得在我们面前嘚瑟一下,一个劲在沙发上嚷嚷。

  “别走来走去啊,听我把这个故事给你们讲完,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莫愁湖名字的由来?”

  我没有理会得意洋洋的萧连山,停在他们的面前,嘴角缓缓翘起。

  “这对联说的不是地名!我知道朱元璋留下的线索是什么了!”

  “是什么?”萧连山条件反射似的问。

  “是人名!莫愁湖的主人!”

3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二十五章 湖山莫愁”

  1. 回复 2015/12/11

    吴莫愁

    我是莫愁湖的主人

    • 回复 2017/02/15

      Anonymous

      老哥稳

  2. 回复 2016/07/11

    秦雁回的腿

    老哥,你拍的时候能不轻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