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六章 天下公道

  越千玲的注意力还在萧连山的身上,很好奇他是怎么会知道这个地名的,萧连山告诉我们,他团长就是金陵人,之前听团长讲过关于家乡的莫愁湖,所以萧连山看见对联能立刻想到莫愁湖。

  事实上或许只有他才会想到,因为萧连山这个人简单,我和越千玲一直想着明十四陵如此重要,线索也应该深奥难明才对,却忽略了最直接浅显的东西。

  “不对啊,我听团长说莫愁湖就是一个湖,因为莫愁女而得名,但团长没说这莫愁湖还有主人啊。”萧连山抬头问我。

  “一笑赐封湖山候,这里说的并不是赏赐朱爷先祖侯爵之位,而是说朱元璋把莫愁湖赏赐给了另一个人,这是一语双关啊。”我笑了笑又重新坐下平静的回答。“莫愁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主人的。”

  “是徐达!”越千玲在旁边恍然大悟的说。

  “对!就是这位出将入相的中山王!”我点点头。

  “徐达我倒是知道,我也听团长说过,是朱元璋手下骁勇善战的大将,可徐达和莫愁湖有什么关系?”萧连山问。

  “徐达是明朝开国元勋,明太祖评价他为,破虏平蛮,功贯古今人第一,出将入相,才兼文武世无双。”我不慌不忙对萧连山说。“徐达除了军事才能非凡外,自小聪明过人,且善于象棋,幼有象棋神童之美誉。”

  “徐达和莫愁湖的渊源就和象棋有关,这里面还有一段典故,你也别问雁回哥了,我来告诉你吧。”越千玲接过我的话对萧连山说。“莫愁湖,六朝时称横塘,在宋、元时即有盛名,明朝定都金陵后更盛极一时,明太祖和徐达在莫愁湖弈棋,徐达棋艺超群而每与太祖对弈徐恐犯欺君罪,均伴以失子而告终,太祖深知其秘而不责,一日,二人复来此对弈,朱示徐尽使棋艺以决高低。此局自晨弈至午后胜负未决,时太祖连吃徐方二子,自以胜券在握,徐请太祖细看全局,朱元璋至徐达一侧细观,始见徐以棋子巧布万岁两字,至此朱元璋始服徐达棋艺实较已为高,乘兴将莫愁湖赐与徐达。”

  “原来徐达就是莫愁湖的主人。”萧连山恍然大悟的说。

  本来萧连山误打误撞帮我们解开对联的秘密,我应该高兴才对,可越千玲给萧连山讲这个典故的时候,我一直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

  “你怎么了?”越千玲说完或许是发现我没声音好奇的问。

  “朱元璋留下的线索是徐达,这位中山王一生功勋显赫追随朱元璋南征北战所向披靡,朱元璋却偏偏用莫愁湖来暗示徐达,想必明十四陵的线索和徐达以及莫愁湖有关。”我想了想声音低沉的说。“可是唯一能把徐达和莫愁湖连在一起的就只有胜棋楼……”

  “胜棋楼又是什么地方?”萧连山问。

  “徐达在莫愁湖胜了明太祖,朱元璋将莫愁湖赐给徐达,并在此建一座豪华的亭楼,名胜棋楼。”我若有所思的回答。

  “我知道你担忧什么,胜棋楼之前我去金陵的时候去看过,是明清风格的二层楼房,青砖小瓦,洪武年问建,复建于清同治十年,因数度遭洪水与战争以及白蚁蛀蚀损坏,后来重建,不过因为明史里没有相关记载,所以重建的时候无从查证,现在的胜棋楼估计已经不是当年原貌。”越千玲对我说。

  我点点头默不作声的叹口气说。

  “我的确是担心这个,如果朱元璋要是把线索留在胜棋楼的话,恐怕这条线索就断了,还有另一件事我也想不明白。”

  “既然都解开了对联的秘密,你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横批那句话,天下公道,就算前面两句指的是徐达和莫愁湖,那横批又是什么意思。”

  “哎,你们这样想能有什么用,既然都提示线索在莫愁湖,反正金陵离这里也不远,我们现在就去,或许还能在莫愁湖有所发现呢。”萧连山一本正经的说。

  我和越千玲想想也对,顾安琪宣传我们要修墓地的事才十多天,秋诺一时半会儿估计还想不到,这段时间难道空闲,我让越千玲去告诉顾安琪,我们想出去走走,然后第二天就去了金陵。

  金陵是六朝古都人文景致和京兆颇有相似,如果不是有事真想好好留在这里观赏几天,一到金陵我们就马不停蹄直奔莫愁湖。

  莫愁湖在素有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的秦淮河旁边,是江南古典名园,为六朝胜迹,自古有江南第一名湖之称,园内楼、轩、亭、榭错列有致,堤岸垂柳,海棠相间,湖水荡漾,碧波照人。

  我们没在里面湖光山色逗留,直接去了胜棋楼,这栋久负盛名的楼坐北朝南,是一座古朴的两层建筑,楼下陈列着名人字画,楼上悬挂着明太祖朱元璋和中山王徐达弈棋的画像。

  我们围着胜棋楼走了一圈,楼上楼下所有地方都看了一遍,这座明代风格的古楼果然是重建过,之前的原貌已不复存在,不过我想了想,从朱元璋之前留线索的方式来看,他几乎把所有因素都考虑到了,当然这栋胜棋楼或许会毁坏他也应该能想到。

  所以我确信线索不应该留在胜棋楼上,可整整大半天我们也没能看出与众不同的地方,我甚至特意看过这里的风水,但并没什么联系。

  从楼上下来越千玲说有些累,我选了胜棋楼旁边湖中一处凉亭坐下来休息。

  “又开始了,之前找明十四陵,就因为那些线索,没被少折腾过,这朱重八也太会折磨人。”萧连山擦着额头的汗水说。

  “明十四陵对朱元璋来说关系江山社稷,他当然会小心谨慎。”越千玲笑了笑对萧连山说。“要是换了你当皇帝,估计比他还折腾呢。”

  “既然这胜棋楼没有什么发现,问题又回到最开始上,朱元璋为什么要在对联里提及徐达和胜棋楼,这一人一楼之前有什么关联呢?”我坐在亭子里看着对面的胜棋楼喃喃自语。

  萧连山还在想着越千玲之前的话题,居然还很认真的回答。

  “我真要是朱元璋,折不折腾我不知道,不过这个徐达我是非杀不可。”

  “啊?!”越千玲和我都没想到萧连山会说出这样的话,都好奇的看着他。“你不是向来尊崇领兵之人嘛,这徐达可是帮朱元璋平定天下之人,能征善战的大将军,你怎么会想着要杀他啊?”

  “如果我是朱元璋,徐达明明能赢我,却故意输给我,这样的人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既然要让我赢,就让到底,居然还敢卖弄摆出什么万岁,这说明徐达不但欺君而且犯上,这样的人留着不杀早晚要出事。”萧连山不以为然的说。

  “就你这样子和想法千万别当帝王,当了也是昏君,不知道多少忠臣良将要死在你手上,徐达是故意输给朱元璋,那叫谦……”

  “杀徐达!”我忽然皱起眉头打断越千玲没说完的话,意味深长的说。“还别说,连山这话真提醒了我。”

  “提醒你什么了?”

  “朱元璋为什么没杀了徐达?”

  “……”越千玲一愣很诧异的看着我惊讶的问。“朱元璋为什么要杀徐达啊?”

  “其实连山说的还真不全错,我要是朱元璋……徐达这个人留不得。“

  “啊!你……你也要杀徐达?!”越千玲更加吃惊的盯着我。

  “不是我要杀徐达,这是帝王之术,坐到九五之尊位置上后,很多事已经不是对与错可以解释的,朱元璋夺江山前前后后用了十六年,常年兵戈下来朱元璋身边全是一群骁兵悍将,而徐达能被朱元璋拜大将军,中书右丞相,封魏国公,就不难看出徐达在朱元璋心目中的位置。”我拧开越千玲给我的水不慌不忙的说。

  “那也只能说明徐达能力卓越,身边有这样的人才辅助,朱元璋应该高兴才对。”越千玲据理力争。

  “你这话也没错,不过要分时间,打天下徐达当然是不可多得的帅才,否则朱元璋也不会称其出将入相,意思就是说徐达出征可为将帅,入朝可为宰相,可见徐达文武双全。”我喝了一口水平静的说。“徐达深通谋略,历数十役,战必胜、攻必取,在朱元璋心目中,当时天下第一是北元名将王保保,可最终徐达是打败了此人。”

  “天下第一都让徐达打败了,那就是说其实徐达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啊。”萧连山说。

  “打天下的时候身边有一位天下第一的帅才是件美事。”我深吸一口点点头回答。“可是江山平定以后,朱元璋是天下第一人,但有徐达在,他这个九五之尊未必坐得舒坦。”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二十六章 天下公道”

  1. 回复 2016/07/11

    徐达

    我也不想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