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九章 免罪金简

  我手微微一抖,杯中酒溅落在手背上,越千玲和萧玲山都瞠目结舌的看着他,闻卓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慢慢取下嘴角的蟹腿对我们歉意的笑了笑。

  “别认真啊,就当我信口开河,夜游秦淮河全当我给你们找点乐子。”

  我暗暗深吸一口气,不管闻卓是信口开河还是真铁口直断,这个年轻人都让我叹为观止,游船偶遇竟然是同道高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闻卓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就像当初我看见萧连山一样。

  前面的河道船多,我们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闻卓的身上,对面划来两条船,我们的船险些撞上,紧急的闪避让船身来回摇晃,我和越千玲都坐在船边,一不留神差点掉到河里去,我下意识一把扶住越千玲,自己却失去重心,好在闻卓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拉回来。

  我本想说感谢,抬头才看见闻卓之前一直挂在脸上痞子般不羁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低头一直看着我的手,他手指很有力的顺着我手臂关节捏了几下,顿时惊讶的抬头看我。

  “帝王之格!”

  闻卓说完快步走到船头,仰头观天,片刻才诧异的走进来。

  “我本来有要事要办,路过金陵看见断了千年的王气失而复得,一时好奇就跟着王气而行,至到上了这条船,我发现紫气一直聚于秦淮河之上随船而行,我之前一直大为不解,原来紫气东来说的是你!”

  船靠在岸边,闻卓走上岸去,想了想从身上拿出一样东西,走回来交给我。

  “你骨相为帝品,可面相却不是,肉不衬骨,看来你这面相也未必是真的,想必是有难言之隐,同船共度一酒之恩,我身无长物,这道道符送给你,刚才摸骨你有无妄之灾,这道符能帮你趋吉避凶,但十日内切莫拆开,我本是被这王气所吸引,现在知道了答案也算了一桩心事,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办,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来讨口酒喝。”

  闻卓说完嘴角又挂起不羁的微笑,转身向我们告辞,我站在船头把道符收好,感激的对他笑了笑。

  “我姓秦,名雁回!,闻兄道法玄妙,令人折服,我对玄学也有些研究,今日偶遇三生有幸,他日如果再见定向闻卓讨教。”

  “哥……”萧连山走到我身边,看闻卓已经消失在我们视线里,警觉的看看四周,压低声音说。“你怎么能把名字说出来。”

  “君子坦荡,小人戚戚,我防小人,不瞒君子,看闻卓面相虽邪但不恶,落落大方光明磊落之人我防他何用。”我若有所思的点头回答。

  我们第二天回到申城,顾安琪已经把公墓宣传的事进行的有条不紊,算算时间秋诺也应该来找我了,可我等来的并不是秋诺,而是齐鸿涛,我们去金陵也就是十多天时间,听说他前前后后来了三次。

  齐鸿涛寡言,见我回来单刀直入直接说明了来意,原来他手里有件古玩,最近有人高价想收购,对方来头不小,给的价格也很合理,远超出齐鸿涛意料之外。

  齐鸿涛告诉我朱爷说我能看出九龙公道杯的真伪,对古玩鉴赏眼力不凡,所以齐鸿涛想让我帮他看看。

  齐鸿涛从盒子里拿出来的东西,是一个长方形金片,正面镌刻双钩楷书铭文,我看齐鸿涛挺重视,接过手里仔细的看了看,当目光落在上面楷书铭文时,大吃一惊的张大嘴。

  上面的铭文清晰的刻着。

  大周国主武,好乐真道,长生神仙,谨诣中岳嵩高山门,投金简一通,乞三官九府除武罪名。

  越千玲听我读出这些字也坐不住了,从我手里把金片接过去,看了半天后吃惊的对齐鸿涛说。

  “这……这是武则天除罪金简啊!这可是国宝,你在什么地方得到的?”

  “机缘巧合,我在申城有当铺,很久以前有人拿这个来典当,当时也没留意,后来断当后清理出来,我让人看过都说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我也知道是国宝所以也不敢声张,但是我有金简的消息还是走漏了风声,前些日子有人来找我,出高价想买走,我心里也没底,既然陈太爷懂这个,想请帮忙看看,到底值多少钱。”

  “这是久视元年,武则天在嵩山祈福,向诸神投简,以求除罪消灾之物,又岂是钱能衡量的,你都说了这是无价之宝。”我边看边说。“不过你这金简是残品,不是全部的,只有一片价值都大打折扣了,如果能把全部金简都收集齐那就非同小可了。”

  “对了,给你出的什么价位买这金简?”越千玲漫不经心的问,注意力全在金简上,或许是学考古的原因,看见这样至关重要的文物一时间爱不释手。

  “没说,让我开价,说是只有我买,价格听我的。”齐鸿涛回答。

  “什么人啊,这么大口气,要多少给多少,那要是我就狮子大开口。”萧连山不以为然的说。“这金简就是再金贵也不能当饭吃,还是换成钱踏实。”

  “我之前也是这样担心的,不过后来打听出来,想买我金简的是盛唐集团的人。”

  “盛唐集团!?”

  我们三个人同时抬起头,立马想到了秋诺,之前知道她对唐代文物情有独钟,后来想想她喜欢的恐怕不是唐代的文物,而是历经千年不变的时间,这东西或许对其他人来说是价值连城的珍宝,可对她来说就未必能看上眼了。

  而且现在她当务之急是协助魏雍发动五帝嗜魂阵,怎么会有闲暇购买古玩,除非这东西对她来说至关重要。

  “对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交易?”我慎重的问。

  “越快越好,因为我拿不定主意,所以一直拖着。”齐鸿涛回答。

  “这金简你先留着,别急着出手,唐代文物我也比较喜欢,如果合适不如买给我也成,对方出多少,我就出多少。”我想了想事关重大笑着对齐鸿涛说。

  齐鸿涛听我这样说,想都没想站起身。

  “这东西您要喜欢就留着,我还当这玩意是麻烦事,多少钱不重要,卖给外人还不如卖给陈太爷,至于价格您给多少都成。”

  我怕占了齐鸿涛便宜,还想和他谈谈价格,他根本没停说完告辞离去,想想也对他这样重道义的人,又怎么能在我面前谈钱。

  我让越千玲把金简收好,现在这紧要关头既然秋诺如此急切想买走,说明这金简一定对她有极大的用处。

  我刚想着金简的事,顾安琪推门进来,脸上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我刚才得到消息,华夏玄学每二十年一次的比试下个月就要开始了。”

  “比试?二十年一次?”我有些诧异的问。“这是什么比试?”

  顾安琪告诉我们因为三元大运每二十年转一次,华夏玄学盟会也因此会二十年举行一次道家玄学的比试,胜者为盟会盟主,会继承象征华夏道家玄学至高无上权力的玉圭号令玄学界。

  因为每二十年才一次,所以参加比试的人都是华夏玄学高手。

  “赢了就得到一个玉圭……”萧连山还是不以为然的样子。“能有多大的用,居然还会有人参加,这也太无聊了吧。”

  “这玉圭是道家玄学至高无上的凭证,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本来我爸收到邀请参加的,不过他对名利之事向来不看重,让我代表凑凑数。”顾安琪边说边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要不你们也参加吧,看你们道法修为也不低,万一真赢了,还能上泰山代表苍山祭天呢,这可是大功德的事啊。”

  “这天下都要大乱了,还祭……”我说到一半猛然站起来严肃的问顾安琪。“是不是秋诺也参加了?”

  “是的,我还专门派人确定了,秋诺也会参加。”

  “祭天!泰山!”我来回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冥思苦想半天后停下来。“魏雍不是想祭天,他是想借转运华夏气运最弱的时候,借天下苍生之力在泰山开幽冥之路!”

  “对啊!昊天剑是在泰山封退九天神众的,还有什么地方比泰山更能发挥昊天剑的威力。”越千玲眼睛一亮大声说。

  “可是……魏雍并非帝王之命,他就算祭天也号令不了九天,何况他也驾驭不了昊天剑。”我皱着眉头诧异的摇了摇头。“除非他借用帝王之力……”

  “金简!”萧连山一拍大腿说。“所以这王八蛋才让秋诺买金简。”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魏雍不是帝王品所以祭天没用,因此他需要借用帝王之力,想必秋诺手里有武则天剩余的免罪金简,所以才会如此急切的买齐鸿涛手中的残片。

  一旦让魏雍聚齐代表帝王之物的金简,他就可以在泰山号令九天开启幽冥之路。

  既然魏雍都想好了在上面地方使用昊天剑,那他在龙木之地修建摘星楼又是为什么?而且一旦错过祭天的时间,以魏雍的道法修为是开不了幽冥之路的,但是到现在五帝嗜魂阵并没有发动,不过不难看出魏雍已经想好埋血万骨山的办法。

  “盛唐集团的秋诺请陈先生过去。”

  女接待敲门进来打断了我的思路,等了这么久终于还是等来了。

0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二十九章 免罪金简”

  1. 回复 2017/03/28

    匿名

    萧连山果然是个纯傻逼

  2. 回复 2018/09/13

    你们不要拍了,tmd疼死我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