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章 掩人耳目

  我没想到秋诺见我的地方安排在摘星楼,这个地方是龙木之地,对魏雍来说应该至关重要才对,不过现在我已经不这样想,如果魏雍从始至终就安排好在泰山开启幽冥之路,那这摘星楼存在的意义就不大了。

  在顶层我见到秋诺,她脸上还是从容冷艳的微笑,我因为担心越千玲和萧连山会因为控制不住在她面前露出破绽,所以特意一个人前来。

  “陈先生,我说过有机会我们还会见面的,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秋诺客气的请我进去。

  “生意不在情意在,秋小姐向来阔绰大方,上次机会合作,不知道这一次秋小姐见我有什么事?”我不以为然的笑着。

  “不是我想见你,是其他人想见你。”

  秋诺说完让开身子,我看见坐在楼顶边茶案旁边的魏雍,我心里暗暗紧了一下,只想到秋诺会从修建绝户地公墓上看出端倪,没想到见我的居然是魏雍。

  秋诺把我带过去,坐在魏雍的对面,上一次和他面对面坐着还是一年之前的事,他的深邃和老练一点都没改变,即便我隔着他很远,可总感觉到丝丝入骨的寒冷。

  秋诺很随意的给我介绍魏雍,忽略掉他的身份,仅仅是一句简单的魏先生,我坐下来的时候,魏雍正在温酒,动作缓慢沉稳,和上次他见秦一手时一样。

  环护在他周身的依旧是五兽七星结界,所以秋诺刻意的坐在靠我的位置,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明明需要三年时间才能完全恢复的魏雍是怎么重新拥有道法,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我现在不能用道法,因为我会的是九天隐龙绝,只要一用魏雍就能察觉到,到现在我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他的对手,何况旁边还有一个修炼邪法的秋诺。

  “听闻陈先生在这摘星楼旁边买了一块地,准备修建公墓?”魏雍淡淡一笑直直看着我问。

  “久居海外赚的钱多少有些不干净,既然能回来,想行做点善事,给自己积点阴德。”我不卑不亢的回答。

  “陈先生可懂风水堪舆?”魏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懂。”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哦,陈先生是生意人怎么会对堪舆之术感兴趣。”魏雍见我回答的爽快,反而愣了一下。

  “买地之前我请人看过,说这块地是绝户地,生人勿近诸事大凶,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买下来。”我很平静的回答。

  “既然陈先生知道是绝户地……你还买?”秋诺一边给我倒茶一边若无其事的问。

  “看风水的说,绝户地是断绝阳人,这样一块地被谁买去都会是血光大凶,但是若是修公墓就相得益彰,阴人百无禁忌不但可以行善积德,而且说到底我也是为了赚钱,现在修死人的房子似乎比修活人的房子赚的多。”

  秋诺把倒好的茶双手递到我面前,我瞟了一眼她手腕上缠绕的红线诡异刺眼,不用猜这杯茶杯她动了手脚,我不接就说明我会道法,而魏雍今天见我无非就是想试我,我喝下去他们也没损失,想要我的命早晚的事。

  我若无其事的伸出手,虽然脸上没丁点表情,不过心里暗暗发冷,就算明知道里面是被秋诺施过邪法,也只有硬着头皮喝下去。

  我的手沉稳的伸过去,触碰到茶杯的瞬间,秋诺手中的杯子竟然碎成两半,我也暗暗吃惊,破裂的杯沿割破秋诺的手,但凡用邪法者自伤出血法术必破。

  “我在泰国被高僧加持过,一般不干净的东西近不了我身。”我淡淡一笑不以为然的对秋诺说。“想必秋小姐这杯茶不太干净吧。”

  秋诺捂着手指冷冷一笑,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魏雍一直注视着刚才发生的一幕,用手背试了试温的酒。

  “既然请陈先生来摘星楼,喝茶未免大煞风景,品酒观星是古人雅趣,今日难得陈先生赏脸,请。”

  魏雍嘴里说的轻松,可他一动,护佑在他四周的五兽瞬间向我攻袭而来,我接过魏雍递过来的酒杯时,五兽已经侵袭到我身边,只要等魏雍下令我顷刻间会魂飞魄散。

  我能看见这险象环生的场景,却不能有半点反应,丁点的迟疑和不安落在对面魏雍眼里也会是致命的破绽,他想要我的命就不会请我到这来来,到现在他也仅仅是试探我,恐怕任何一个会道法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会本能的自卫,魏雍就是想看看我到底是在装,还是真的什么也不会。

  我接过魏雍手中的酒杯,点头道谢仰头见底。

  “魏先生温酒的本事不同凡响,多一刻烫,少一刻凉,此时恰到好处这酒香刚好完全散发出来,口感甚好。”

  我从容不迫的笑着,魏雍意味深长的看了我半天,终于也跟着笑起来,在我身边伺机而动的五兽又被他收了回去。

  “言归正传,我想买下陈先生手里的那块绝户地。”

  “绝户地除了修公墓,其他的诸事大凶,魏先生买去恐怕不太好。”我很平静的回答。

  “好与不好我倒是无所谓,或许在别人手里对我不好,在我手里反而是好事,听秋诺说陈先生也是生意人,在商言商,不知道陈先生怎样才打算卖?”

  魏雍能这样说,我心里长长松了口气,至少到现在他没有过多怀疑我的目的。

  “呵呵,既然魏先生想买,这价格就不是我好说的了,不如魏先生出个价?”

  魏雍的指头在酒杯上敲击几下,漫不经心的环顾楼顶一圈后,忽然笑了笑问。

  “这摘星楼虽不及商纣王的气派和高俊,不过也算是福地,既然陈先生信风水,此地是龙木之地,旺财旺势,而且远比你手中那块绝户之地要值钱的多,不如我用这摘星楼和你换怎么样?”

  我爽朗的笑着,可心里彻底的冰凉,一年前我没看懂魏雍,一年后我亦然没看懂他,我一直以为这龙木之地对魏雍非同小可,是他发动五帝嗜魂阵的关键,可没想到他居然一开口就用这里和我换绝户地,可见这摘星楼自始至终都不是我所想的那样重要。

  而且魏雍开出的这个条件,相信任何一个正常的生意人恐怕都不会拒绝,既然摘星楼已经不再重要,我留着绝户地克制魏雍的想法也是一厢情愿,魏雍只所以要绝户地,多半是为了保住秋诺,如果我真把公墓在绝户地修建起来,五黄三煞的煞气秋诺承受不起。

  “魏先生这样以地换地似乎有些亏啊。”我笑了笑说。

  “这么说陈先生愿意换?”秋诺有些急切的问。

  “愿意,当然愿意,不过……”我欲言又止的端着酒杯看着秋诺。“不过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陈先生请说。”秋诺说。

  “第一次见秋小姐,你给我准备了金、银、玉三件古玩,都是旷世孤品,特别是唐朝金库里的金龟,我后来越想越喜欢……”

  我的样子极其贪婪,不过越是这样魏雍和秋诺越是会相信我的出现仅仅是一个巧合,秋诺深吸一口气淡淡一笑。

  “难得陈先生喜欢,我会派人给你送过去。”

  “记得当时秋小姐给我准备了九只金龟,如果再多九只就再好不过。”我意犹未尽的笑着。

  之前我也是这样向秋诺提的要求,不过当时因为秋诺仅仅是想试探我,所以并没有答应,我现在故意旧事重提,看的出秋诺一直隐忍不发,旁边的魏雍忽然端起酒杯平静的笑着。

  “陈先生喜欢就是小事,请。”

  秋诺送我下楼的时候,我一直叮嘱她金龟的事,我脸上流露出始终是贪得无厌的笑容,直到秋诺转身回去,我长长送了一口气,想了想连忙从身上拿出闻卓给我的那道符咒。

  展开来一看大吃一惊,竟然是八鬼破魂符,这本是极其阴毒的符咒,带在身边会被诅咒魂飞魄散,不过正因为有这道符咒,以阴克阴才能震破秋诺被施邪法的茶水。

  闻卓竟然摸骨断我吉凶,而且兵行险着送我这样的符咒,此人的道法修为竟然如此之高,如果不是他这道符咒我当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不过虽然对付过去魏雍和秋诺,我反而没有丝毫轻松,如果魏雍能轻轻松松把摘星楼给我,那这摘星楼存在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掩人耳目,就是说魏雍也算到有人会有所察觉他布下五帝嗜魂阵,用摘星楼在误导我们的注意力,为他争取时间。

  既然现在能放弃这个地方,那只说明,魏雍已经打算埋血万骨山,杀掉一万个人,用万人尸骸和亡魂来祭阵,而且这个时间已经不会太远。

15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三十章 掩人耳目”

  1. 回复 2014/02/10

    老虎狐狸

    感觉秦燕回又被骗了,已经被魏雍识破了,留着他当钥匙呢。开始就是要绝户地的打算。

    • 回复 2014/12/19

      君不贱

      被你发现了

  2. 回复 2014/02/10

    匿名

    求更新

  3. 回复 2014/02/10

    千玲

    求更新

  4. 回复 2014/02/10

    秋诺

    奴家有这么坏吗?

    • 回复 2014/02/16

      秦雁回

      呵呵。

    • 回复 2014/02/25

      匿名

      你很坏

    • 回复 2014/03/08

      北鼻。

      骚货。

  5. 回复 2014/02/10

    求更

    跪求更新。。。

  6. 回复 2014/02/18

    梦三国

    借此神作壮哉我大梦三

  7. 回复 2014/02/25

    匿名

    考。老被骗。那么煞笔

  8. 回复 2014/02/27

    初恨光明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

  9. 回复 2014/03/10

    魏雍

    其实我是秋诺有一腿……

  10. 回复 2014/03/27

    秦华

    想不到祖先竟被你们如此撰写。

  11. 回复 2016/09/26

    秦雁回

    又把老子当枪使?

  12. 回复 2017/04/23

    看十分钟小说不如看一分钟评论

    你们知道的太多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