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三章 金锡振开地狱门

  顾安琪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看我冥思苦想,现在是紧急关头,他们都不敢上前打扰,我皱着眉头已经在山头来回走了好几圈,刚一转身就撞到闻卓的身上,我太投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

  我笑了笑把照片递给他,声音低沉的说。

  “我们占出来的卦象指的就是这张照片,要断卦就先要解开这照片里面的玄机。”

  闻卓接过照片看了看,指着照片上的孩童说。

  “童者初也,可理解成甲子,甲子年……不正好就是今年。”

  我眼睛一亮,果然是旁观者清,闻卓置身事外看到的完全是我没想到的方向,我按照他的思路向下推算。

  “这孩童单手玩球,球同秋,而孩童分两辫,是秋分之意,这个童子解出来的意思就应该是甲子年秋分之日。”

  顾安琪在旁边想了想大吃一惊的说。

  “甲子年秋分之日!今天……今天就是秋分啊。”

  “今天!如果我们没推断错,这照片里的玄机是说今天会发生的事,到底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我忽然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

  想到这来我再急切的去看手里的照片,天边残阳一半没入山间,之前越千玲说这是申城的申字,到现在我也没有更好的解释,我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的小声说。

  “残阳依山,残阳,半个日字,落在山间的太阳……到底还有什么解释。”

  “你别想那么复杂啊,想简单点。”闻卓在旁边看我焦头烂额笑着说。

  “简单点,如果真要往简单点想我倒是想到一个,不过不知道该不该说。”萧连山欲言又止的在旁边说。

  “都什么时候了,想到什么赶紧说啊。”顾安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照片上的孩童如果是指的年份和时间的话,那这落山太阳指的就是地名。”

  “你该不会也想说是申城吧?”我叹着气问。

  “我这么笨怎么可能想那么多。”萧连山走过来指着照片说。“你们不是说想简单点吗,落山太阳不就是落阳,落阳,落阳,就是洛阳啊!”

  我停在原地,看看照片萧连山这个解释远比越千玲的申城要合理的多,现在照片上时间,地点都解开了,但是还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我的目光落在照片里对弈的棋局上,我找来树枝按照照片上棋局的布置,原封不动画在地上。

  棋局红方帅在中宫,相飞田字守帅位,单卒逼楚河,而黑方将出宫,战至一兵一卒,兵临城下到汉界,和对面的红卒错位隔岸而望。

  这象棋残局我反复推演了几次,都是先行者赢,可照片上并没有提示到底是红方先还是黑方先,以残局的局势而论,红黑两方都势均力敌。

  闻卓看我蹲在地上半天,走过来低头看地上的残局,他执黑子和我对弈,看他出手博弈之术也非泛泛之辈,可结果也一样,谁先手谁赢。

  “这残局好像说明不了什么,会不会和下棋的人有关?”闻卓摇头说。

  照片上下棋对弈的两人我反复研究过很久,童子如果是时间,在一个卦象里面不会出现两个相同的卦辞,所以对弈的人物应该不会有太多的玄机。

  顾安琪和萧连山还有越千玲看我们专心致志讨论残局,也不敢过来打扰,都悄然围在我们身边,我和闻卓一时间也无头绪,都慢慢站起身。

  “这个残局我怎么在什么地方见过。”萧连山蹲在地上把我和闻卓对弈的棋局竟然慢慢一步一步还原。

  萧连山对象棋并不精通,我看他居然真是按照这个残局唯一正确的下发在反推,很诧异的皱着眉头。

  到最后萧连山竟然把握和闻卓分出胜负的残局,一步不差的还原到最开始的布局,就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你都不懂象棋,你怎么会反推的?”越千玲看看照片也疑惑的问。

  “我记起来了,小时候村口说书的就摆过这个残局,那个时候没事,就蹲在村口看那些人下棋,所以对这个残局记忆犹新。”萧连山回答。“我好想还记得这残局叫什么……叫什么来着。”

  我一直在研究残局的步骤,却没想过这残局叫什么听萧连山这么一说,若有所思的问。

  “你好好想想,这残局到底叫什么名字。”

  萧连山挠这头愁眉苦脸的想了半天。

  “时间太久了,那个时候我还小,好像是叫什么天一,天一……后面什么我真记不起来了。”

  “天一?!”闻卓转过头,慢慢从嘴角把草根取下来,再走到地上画的残局面前。“难道这就是天一神水局?”

  “天一神水!”我顿时恍然大悟,口微微张大,想起魏雍一直治理的水利工程诧异的说。“皇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天上来……天一神水,难得这残局说的就是皇河!”

  “红黑两方单兵单卒兵临城下,隔河而望,兵者破也,楚河汉界本是屏障和界限的意思,从残局上看有破败之相,楚河汉界如果土崩瓦解那就是浩劫一场啊。”闻卓嘴角的笑容也收了起来。

  “屏障和界限……皇河,兵者破也!”我猛然抬起头,嘴角蠕动几下神情慌乱的看着大家瞠目结舌的说。“破屏障是指皇河大堤,天一神水局,皇河之水天上来……说的是皇河决堤!”

  “啊!”闻卓把目光聚集在照片上声音都有些变得紧张。“甲子年秋分之日皇河决堤……洛阳,水淹至洛阳!”

  “埋血万骨山,要万人尸骸祭阵,我们一直不知道魏雍怎么杀掉一万个人祭阵。”我心惊胆战的看着远方漆黑的天际声音颤抖的说。“皇河决堤水淹洛阳……死的何止才一万人!”

  “现在还有没有办法阻止?”闻卓也知道事态严重。

  我摇摇头,顾安琪第一次占出镜里观花卦象的时候或许就已经晚了,忽然间我们在山巅感觉脚下大地有微微晃动,我和闻卓向天际望去,闻卓一直说的天边那片阴赤在渐渐变深,犹如冥界血海,闻卓掐指一算回头看我。

  “果然是今天,地脉已破,九州龙脉松动,华夏阴污之气在开始聚集……五帝嗜魂阵已经发动,华夏龙气已泄风水尽败!”

  “天际现血海,可见有多少冤魂进幽冥,都是命不该绝枉死的人,所以怨气冲天,看血海色赤而不浓,想必是白虎玲珑塔镇守的原因,可这么多枉死的怨灵需要超度,白虎玲珑塔也坚持不了多久。”我走到山边看着远处的赤血之色声音低沉的说。“这就是魏雍一直在等的结果,天怒人怨天谴之日将至,他就可以开启幽冥之路……魏雍真是疯了,他都不顾忌后果,到时候五帝嗜魂阵会诛杀阵中一切阳体,阳世会重新变成混沌之地,为救一人屠尽天下!”

  听我说完,所有人都呆立在山顶,整整一夜我们终于解开镜里观花的卦象,可却改变不了任何事情的结果,清晨的太阳从远山缓缓升起,第一缕晨光照亮了天际,我们在山顶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每个人身上像是镀了一层薄薄的金光。

  “佛光普照!还有办法。”顾安琪忽然眼睛一亮大声说。“地狱不空永不成佛,要超度这么多亡魂,白虎玲珑塔是不行,可是地藏王菩萨可以,我们在修建地藏王菩萨像,重塑金身,不就能超度这些枉死的怨灵吗!”

  “你说的简单,随随便便修一个菩萨就能化解这场浩劫的话,你们说的那个姓魏的也就不需要劳师动众发动五帝嗜魂阵了。”闻卓咬着草根随意的坐在山边回答。

  “那要怎么做?”

  “安琪,你说的这个办法不是不行,不过要给地藏王菩萨开光。”我看看顾安琪声音低沉的回答。“给地藏王开光这需要多大的功德,没人能做到,除非……”

  “除非什么?”越千玲急切的问。

  “除非拿回地藏王菩萨的法器!”闻卓背对着我们不慌不忙的说。

  “地藏王的法器是什么,法器不应该一直都在地藏王菩萨手里吗?”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地藏王的法器有两个,一个是万像菩提珠,明珠照彻天堂路,能普度众生,另一个是大悲金锡杖,是超度亡魂所用。”我揉了揉额头无力的说。“除非拿回大悲金锡杖,才能化解这场浩劫。”

  “那还等什么,既然知道解决的办法,我们去拿不就可以阻止魏雍了!”萧连山立马来了精神。

  “你确定要去?”闻卓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着萧连山,放荡不羁的邪笑又挂在嘴角。

  “……”大家看闻卓笑的异常,都面面相觑的转头看我。

  “大愿地藏王菩萨曾立下大愿,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为此菩萨的大悲金锡杖有金锡振开地狱门的用途。”我和闻卓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转过头看着他们。“大悲金锡杖在十方鬼域,想要拿回来,就必须下幽冥……死人之地,生人勿近,除了死人去不了的!”

  闻卓心满意足的笑着,不以为然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盯着我看了半天,咬着草根摇头苦笑。

  “你这帝王品真是可惜了,尘世纷乱你又管的了多少,没见过你这也悲天悯人的帝王相,不用说,你是打算去了,我还欠你一杯酒和几只螃蟹,算上我一个,幽冥还没去玩过,哈哈。”

  “我也去!”萧连山想都没想对我说。

  旁边的越千玲和顾安琪也纷纷点头,闻卓用诧异的眼光看着她们,最后目光还是落到我身上,没心没肺的笑着。

  “你身边都群什么人啊,下冥界还争前恐后的,不过就算要去,也得先拿到几样东西。”

5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三十三章 金锡振开地狱门”

  1. 回复 2014/02/11

    老虎狐狸

    这个是被利用,主动开幽冥的节奏啊。

  2. 回复 2014/02/11

    白起

    速度更新啊!坐等

  3. 回复 2014/02/11

    头号猛男

    什么时候更新

  4. 回复 2014/02/11

    芈子栖

    我要出世了吗???

  5. 回复 2015/03/13

    寂寞女人

    我下面好痒哥哥来给我舔一下好不好。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