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四章 山顶的幻境

  我估计到现在除了闻卓之外,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我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地藏王菩萨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把大悲金锡杖留在冥界是为了超度六道,是冥界圣物,由五方鬼帝以及万千阿修罗守护,我们只不过是肉身凡人,莫要说取回大悲金锡杖,能不能进幽冥还是未知数。

  或许是因为闻卓的存在,下幽冥取大悲金锡杖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从他口中说出来就像是冥界一日游,被闻卓这么一鼓动,本来就容易热血的萧连山大有我不如地狱谁如地狱的气势。

  闻卓过来一把抖住我和萧连山的肩膀,一脸痞子般的坏笑,刚想说什么,忽然我和他同时警觉的注视着这山顶,闻卓慢慢取下嘴边的草根,在我耳边轻笑着说。

  “你这个帝王是非不是一般多,找知道打死我也不吃你螃蟹,你都得罪了些什么人。”

  我们本来看见旭日东升,明媚的阳光就普照在这个山顶,可刚才和闻卓说大悲金锡杖的事,我们都没注意这山顶什么时候又恢复了一片寂静的漆黑。

  “刚才我明明看见太阳出来了啊,怎么又到晚上了?”顾安琪看看黑暗的四周诧异的问。

  我拾起一颗石子扣在手指上默声念净空咒,石子向天际弹射而出,竟然不坠不落消失在慢慢夜幕之中。

  “有人开了虚空幻境!”我心里暗暗一惊,在我认识的人里有这等道行的只有秦一手和魏雍,我第一个反应是魏雍来了,之前我和闻卓借幽冥之力占卦的时候用过九天隐龙绝,魏雍一定会察觉到,我连忙向前走了一步。

  破不了虚空幻境我们就走不出去,更不用说逃,如果真是魏雍,我想我们也无处可逃。

  从幽暗的山顶小路缓缓走来三个人,虽然看不清脸,不过看走路的样子和身形绝对不会是魏雍,我突然意识到,就算魏雍能察觉到我用九天隐龙绝,他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我,但如果不是魏雍……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有这等道法修为。

  走过来的三个人停在我们对面,我和萧连山站在前面保护着身后的越千玲和顾安琪,闻卓站在我旁边笑嘻嘻说。

  “这三个人我不认识,不是来找我麻烦的,呵呵,看样子真是冲你来的,你认识?”

  “我也不认识。”我摇摇头回答。

  对面的三人看年纪都挺大,个子最高的是站在中间的人,青袍裹身,发髻锁发,脚踏棉布鞋,背着一个布包,这是道士的打扮,此人目如晨星精光闪,气势如虹坐如山,看上去就感觉道法非凡。

  站在道士左边的鹤顶龟背,凤目疏眉,面色红润,神态飘逸,手里抱着一把青色的伞,这个人个子不高,可站在三个人里立觉其气质非凡,似鹤立鸡群。

  最右边的人给我印象最深,从头到脚一身白,手里握着一把像是竹杖的东西,从他走到我们面前就没抬过头,我特别留意他是因为他太白,不光是衣着,就连他的肤色和那双露在外面的手,白的如同冰霜,那根本不像是活人该拥有的颜色。

  “金陵王气断千年,今日紫气东来必是秦帝已至。”中间道士打扮的人单手负在身后,摸着花白的山羊胡中气十足的看着我。“我们三人能在钟山遇千古一帝算是幸事一桩。”

  我一愣,来人居然上来就说出这样的话,我们改头换面,藏魂弦台宫,连魏雍都察觉不出来,我实在想不明白,对面的三个人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是……”

  “在下李藏风,道号清风子。”李藏风指着他身旁两人声如洪钟。“我旁边拿伞的这位是荆震,另一位是常无用。”

  这三个名字我都是头一次听说,到现在还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不过这山顶的虚空幻境应该就是这三人所布,虚空幻境和穆汐雪设在弦台宫外的屏障效果是一样的,虚空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发生的一切。

  “据说昔年秦王嬴政泰山斗天,一己之力封退九天神众,何等豪情霸气,无缘目睹秦王昔年风采,但今日得见帝星入世的秦王,胆敢只身闯幽冥,舍我其谁的王者之气不减当年。”荆震面无表情态度从容,声音冷冷的说。“黄爷再三叮嘱,见到你一定要好好讨教。”

  “黄爷?!”我顿时大吃一惊,回来这么久我似乎都忘了这个人的存在,或许是因为言西月的原因,论道法修为他远在我之上,可他居然是听命黄爷的人,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已经无法猜想黄爷的身份,如果说之前苏冷月、欧阳错之辈我还未放在眼里,那言西月如果不是因为穆汐雪,恐怕我早就在他谋算之中了。

  连言西月这样的人都会听命于黄爷,我很难想象这个我从未见过面的人,到底拥有怎样的能力。

  “黄爷让我们代为转告你,暹罗之行你收获甚多,九天隐龙决四件神器你已得其二,如今道法已今非昔比。”李藏风不慌不忙的看着我大声说。“黄爷说在暹罗他做错了两件事,所以今日让我三人来看看有没有机会补救。”

  “九天隐龙决?!”闻卓掐掉嘴角的草根一本正经的盯着我。“相传这是嬴政参悟龙甲神章而得到的道法至宝,我就奇怪你怎么会有这么强的道法,原来你用的是九天隐龙决……他们刚才叫你……”

  闻卓慢慢张大嘴,似乎想到什么,忽然伸出手掐我的脸。

  “秦王嬴政!一年前我观天象就发现有帝星入世,原来就是你啊,当年是你命人断了金陵的王气,我就奇怪怎么只要你一到金陵必有紫气东来……不过嬴政不是听说挺残暴的嘛,你怎么不合拍啊。”

  我明明全神贯注戒备的状态被闻卓这样一闹居然分了心,可忽然意识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似乎没有什么事能让闻卓吃惊,记得我当时知道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站在面前时,被震惊的足足很长一段时间没适应过来。

  可闻卓好像见怪不怪除了好奇,我没发现他有丝毫的惊讶,我能想到的解释就是闻卓曾经经历过比这还要大的刺激,所以对于我是帝星入世的嬴政已经没有太多的反应了,以至于他还能嬉皮笑脸的和我开玩笑。

  “难得黄爷还惦记,从蓉城到暹罗黄爷倒是真看的起我,一路青眼有加诸多照顾,暹罗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运气好点,恐怕现在我们也回不来,黄爷运筹帷幄我实在不知道他还会犯什么错。”我仰着头毫不怯懦的回答。

  “黄爷说他高估了一个人,同时也低估了一个人。”李藏风心平气和的说。

  “他高估了谁?又低估了谁?”我问。

  “黄爷说他高估了言西月,能谋略六国平定天下,又修炼九天隐龙绝,放眼天下堪称道法顶尖高手,可偏偏过不了一个情字,为一女子竟然自殒高殿之上,难成大器,枉费黄爷一片苦心。”荆震接过话冷冷的回答。

  “言西月所作所为我并不清楚,不过他对穆汐雪至情至意,算是忠义之人,成不成大器那也只是黄爷一面之词,不过我想言西月并不会在乎,到最后他也无怨无悔,对于穆汐雪他完全配得起情深意重四个字,所以我不允许有人玷污他这番情愿。”我淡淡一笑更加高傲的说。

  “黄爷猜到你会这样说,因为他低估的那个人刚好就是你,秦王嬴政风采果然非比寻常,竟然能令穆汐雪相守千年,为了成全你最后以命相抵把纯金卧虎兵符交给你。”荆震不以为然依旧声音冰冷的对我说。“本来一个言西月就能让你在暹罗举步维艰,更何况还有一个尽得九天隐龙决的穆汐雪,可秦王居然兵不血刃全身而退。”

  “汐雪对嬴政情深意重,以命相守千年何等情义,又岂止黄爷所能领悟。”我冷冷一笑向前走一步抬着头。“还有,我是秦雁回,我从来没想过当嬴政,但是……你们最好不要逼我变成他。”

  “呵呵,你是秦雁回也好,你是嬴政也好,一个名字而已,不过你现在不承认是秦王嬴政,不代表你将来不会是。”李藏风仰头一笑不以为然的说。

  “秦……雁回?!”顾安琪听到我说出这个名字,从我身后冲了出来,站在我面前瞠目结舌的看了半天,居然和闻卓一样,伸出手掐我的脸,然后诧异的转头看看越千玲和萧连山。

  “安琪,是我们!”我侧头对她笑了笑,事到如今是瞒不住了。“离开这里让连山把所有事都告诉你。”

  “连……山哥?!”顾安琪转头去看萧连山,或许是因为他那张脸让顾安琪有些无所适从,但看见萧连山露出憨直的笑容时,顾安琪想都没想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装,叫你装,知不知道这一年我天天都在想你……想你们。”

  这巴掌打的不轻,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千玲曾经也这样打过我,没想到一向乖巧的顾安琪居然也会打人,不过萧连山被这巴掌彻底打笑了,样子尤为的开心。

  旁边的闻卓摸摸下巴哭笑不得的对我说。

  “你们这关系也太复杂了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