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五章 阴阳斩魔剑

  我本想给闻卓解释所有的前因后果,不过在这虚空幻境里,我一时都忘了对面还站在三个不知底细的人,等我回头时才发现荆震和常无用已经退到后面,站在我们前面的只剩下李藏风。

  “我们三人奉黄爷之命前来讨教,你们居然还可以打情骂俏,想想也对,九天隐龙决是道法玄机妙法,你又怎么会把我们放在眼里,我就不自量力先来自取其辱了。”

  李藏风说完取下背后的布袋,抹去外面的套子,一把寒光四射精铁宝剑握于李藏风之手,剑身寒气逼人,我看见剑身两面铭刻七星日月图,心里暗暗吃惊,这是道家阴阳斩魔剑,道门通教中把道士分为七等,而能号令使用阴阳斩魔剑的只有第三等幽隐道士。

  能布下虚空幻境已经说明这三人道法高深莫测,再看李藏风竟然使用的是阴阳斩魔剑不用他出手我也能猜到他修为有多高,我不敢掉以轻心全力戒备。

  李藏风伸两指夹剑身,缓缓抹过,我听见他口中念念有词。

  神剑非铁,化气于身,取彼日月,炼以丙丁,三年剑成,斩邪戮人。

  他手指所过之处,阴阳斩魔剑的剑身泛起阴蓝和赤红两种相互交替更换的火焰,直到李藏风的手指离开剑尖,他手里的阴阳斩魔剑在黑暗的山顶变成一把徐徐异火环绕的宝剑,这已经不是一把普通的道剑,取日火和阴火淬炼,此剑在李藏风手中能屠妖邪散仙,就更不用说是人了。

  李藏风持剑而立,第一步踏出,剑随身动虽动作缓慢,不过剑锋滑动任然凭空发出龙嗥般清亮的响声,可见其剑有多么锋利,李藏风手里的剑越舞越快,虚空中的气流都随着他手中阴阳斩魔剑在流动,到最后我已经完全看不见李藏风手里的那把宝剑,只感觉这山顶一片萧杀无处不在的杀意犹如一张网把我们围着中间。

  李藏风第一剑已经攻出,看剑招是一发万剑,效果和这名字一样,李藏风以剑驭气,山顶无相之气皆为他剑,再以道法趋使,万剑带阴阳双火,能屠妖邪散仙。

  我用双手结莲花二手印,大指屈甲掐无名指子亥中纹,握拳做降魔式放于眉间,看李藏风剑气攻击而至,念金刚护体莲花咒。

  金刚宝剑降魔杵,雷霆万钧势如天,天魔精邪皆遁去,心有光明不倒颠。急急奉护法龙天律令敕。

  念完我双手掐莲花印,左手在前,右手在后以十字印出,李藏风驭万剑袭至,我在大家身边设下莲花护体,一个淡蓝色的光圈把我们围罩在里面,从天而降的剑雨从四面八方刺来,撞击在光罩上火花飞溅。

  李藏风看我用莲花印护体,也不在意,看他的表情,第一剑招只不过是为试我虚实,见我能招架或许是在他意料之中,转身连攻三剑,一剑比一剑威烈,漫天剑光犹如雷霆万钧之势呼啸而至。

  挡住李藏风第一剑时我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本来单独和他斗法我还有回旋余地,如今要顾及我身边人的周全,这漫天剑雨一旦落下我身后的人无人能生还,现在我只能被动的防御,可是李藏风道法远出乎我意料,他才攻出三剑我设下的护体莲花罩已出现裂痕。

  如果再让他接着发出剑招,这莲花罩绝对挡不住李藏风的第五剑。

  “这样等着被他打也不是办法,我来试试。”萧连山也看出形势危急。

  “你小心点,他的剑不是一般的道剑,以阴阳双火淬炼附着在剑身有斩妖杀神的能力,而且此人道法高深莫测,千万不要和他硬拼。”我皱着眉头全神贯注盯着李藏风,对身旁的萧连山说。

  萧连山点点头拿出龙角号,这里是虚空幻境,招阴兵也进不来,萧连山握龙角号在手,闭目凝神威风凛凛大喊一声。

  吾乃受封兵马大元帅,北阴酆都大帝座下幽冥六将听令,请纣绝阴天宫主宰真灵覆荫吾身,代天巡狩神兵火急如律令。

  萧连山咒完顿时山顶阴风四起,哀嚎声又弱变强从地底深处传来,犹如鬼哭狼嚎般的助战呐喊声中,萧连山缓缓睁开眼睛,他双眼赤红溅火,这是冥界之火能尽六道恶行,双目所视之处,摧枯拉朽直焚烧到人的心底。

  萧连山面无表情沉稳向莲花护体罩外走去,对面的李藏风或许是没想到萧连山还有这本事,愣了一下剑招没攻出来。

  萧连山跨过莲花罩的瞬间,整个人像变了另一个人般,一身鬼面吞头连环金甲,勃然英姿威风凛凛,手执血刹降魔尊枪,杀意四溢阴寒之气钻心刺骨,即便我在莲花护体罩里也能感觉到。

  萧连山请冥界六将之首纣绝阴,血花香溢芬陀利,雄鬼欢呼纣绝阴,纣绝阴是鬼雄,也是十方鬼域的杀神,嗜杀好战,生性狂暴顽戾,手中血刹降魔尊枪能荡六道鬼众,枪下诛杀恶魂邪灵千万,枪破之下绝无完魂,独尊冥界六宫之首莫敢不从,萧连山能统御冥界兵马,所以能赦令纣绝阴。

  萧连山请阴神上身,一片白霜从他脚下向四周蔓延,即便在这虚空幻境,白霜所过之处万物凋零冻结,草木不生,气息不流。

  “真是小瞧了你们,居然连纣绝阴都能被请上来。”

  李藏风见萧连山已经走到他面前,有些意外的说了一句,不过手中阴阳降魔剑并没再停下来,也不敢再怠慢,剑招变得更加凌厉,刚柔相济,快慢自如,让人难以预测。

  一招孤峰一线荡起千朵剑花,阴阳双火忽明忽暗,剑锋一转,再紧接着一招醉拜桃花,漫天剑光交织成网,最后是幽山卷云,以剑驭气势如破竹,三招几乎同时使出来,招招想连一气呵成,即便对面是阴神纣绝阴,李藏风也没有半点迟疑,可见他对自己的道法有绝对的信心。

  剑光如电把萧连山罩在中间,四面八方同时向他攻去,虽然他请阴神上身,不过李藏风的剑被阴阳双火淬炼,有斩妖杀神的能力,即便是阴神纣绝阴也会被伤到。

  剑锋逼近在萧连山近在咫尺的距离时,萧连山手中血刹降魔尊枪浮光掠影般攻出,不愧是冥界杀神,萧连山手中的血刹降魔尊枪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

  李藏风一气呵成攻出的三招顷刻间淹没在滴水不漏的枪舞中,我看李藏风表情有些吃惊,估计这三剑招是他得意之笔,不得不承认,就算我全力以赴恐怕也未必能躲得过,可没想到萧连山不用吹灰之力就给他化解,我猜李藏风多半是以为会一击必中,所以都没来得及想后面的招式,顷刻间被萧连山破去,他一愣神才意识到命门大开。

  萧连山也察觉到李藏风的破绽,毫不犹豫挺枪直刺,血刹降魔尊枪犹如白蛇吐信,蛟龙出水,气势雄奇,若高峰万丈,直欲刺破苍穹。

  李藏风的反应让我有些佩服,进其锐,退其速,凌空向后飞起,手里已经多了七八张道符,剑穿道符腾起一团火焰,李藏风双指一抹,剑身上的道符飞将而下,犹如一团火球撞击在地面山崩地裂在四处炸开,这剑符太过霸道如被贴到定是身形寂灭,萧连山连忙收回血刹降魔尊枪护身。

  李藏风反手持剑,右手从身上掏出一把剑符,口里念念有词,不等萧连山喘息,单手一扬剑符如暴雨梨花般射出,天罗地网般向萧连山攻去,只要有任何一张击中他,萧连山都会魂飞魄散。

  萧连山也不敢怠慢,双手转血刹降魔尊枪,徐徐生风整个山顶在他枪转动下一片阴寒,我开始还能看见他手中的枪,李藏风射出的剑符越多,而萧连山的手转动越快,到最后我已经彻底看不见血刹降魔尊枪,只见射过去的剑符纷纷在萧连山四周爆裂开,没有一张能近的了他身体一枪的距离。

  李藏风反背在身后的阴阳斩魔剑突然攻出,这一招没有之前的华丽和惊艳,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剑成风雨之象,迅疾飘忽锋芒毕露,越是简单的才是越有用的,我相信着才是李藏风真正的杀招。

  阴阳斩魔剑,一剑在手,魔神俯首,剑招有五行,剑气配离、翼、坎三大道剑方位,蕴含万物归始之意,一剑破混沌势不可挡。

  叮!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伴随着火光四射摩擦声,萧连山单手持枪侧身而立,宛如一尊不怒自威的下凡金刚,枪尖不偏不倚刚好和李藏风的剑尖撞击在一起。

  李藏风这一招已经全力以赴,没想到还是被萧连山化解,两人势均力敌的僵持在一起,枪尖和剑尖迸裂出来四溅的火花,摩擦声越来越大变的异常刺耳。

  萧连山终于发力,他把另一只手扶在血刹降魔尊枪上,然后慢慢握紧,转身冷冷盯着李藏风,脚下弓步右手成掌,大喊一声。

  “念动真言决,破军闻吾令,冥界六将齐归吾身,神鬼摄电形。”

  萧连山重重一掌打在枪尾,血刹降魔尊枪龙蛇飞动,夺命闪光般飞出,对面的李藏风再也不敌挑开萧连山的枪头,向后退了一小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