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八章 九霄无极幡

  常无用手里的竹杖看似普通寻常,色白高四节,上有密密麻麻的铭文,可惜离的太远我看不清上面的字,竹杖顶端被灰布包裹,常无用漫不经心的当着我的面取下灰布。

  依旧是白色的垂幔,常无用单手持竹杖,一道玄光从竹杖中闪现,那只有四节高的竹杖在玄光中逐渐变大,直到我清楚的看见一个玄光环护的白幡被常无用拿在手中,我和闻卓几乎同时皱起眉头。

  白幡以竹为杖,通体煞白,有一人之高,顶端凤尾龙剪翘于两端,下飘青翅三尖角,玄铃垂挂其上,幡体绘金色符箓铭文。

  山顶的虚空中有夜风袭来,当那气势威严的白幡迎风而展的瞬间,三界六道神煞之气沛然勃发,大要锁天禁地,万物顿失生机之势。

  我这才看清楚幡上铭文,一共有两部分,幡杖之上密密麻麻的六道锁劫符文环绕其上、幡身有三界灭难金光符箓隐现其中。

  这都是三界初定时候的道教神符,我心里一惊。

  “九霄无极幡!”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出门遇贵人,来了三个人,其中两个带着道教十大法器,之前的天罡混元伞,现在的九霄无极幡。”闻卓一边说一边浅笑。“有人不是找你要法器嘛,今天这三人活脱了是送宝三人组啊,你把这九霄无极幡拿到手不就交差了。”

  我现在已经没心情搭理闻卓,他能知道天罡混元伞的威力,又怎么可能不懂九霄无极幡的作用,不过我现在更加吃惊,之前的苏冷月和欧阳错让我对黄爷的认识完全就是一种误导。

  直到我知道言西月也对黄爷言听计从时才意识到这个我从来没见过的人,恐怕未必像我想象中那么简单,但现在看到常无用我反而又开始疑惑,黄爷派出的这三个人,其中两人手持道家十大法器,其道法修为可见非同寻常,能让这三个人都俯首称臣的黄爷又该有多深不可测。

  九霄无极幡据传是三界初定时留下的法器,锁魂拘魄困魔灭神,如今被常无用拿在手中,一旦他发动九霄无极幡,我们都会困陷在幡阵之中,我现在终于能明白常无用这个名字真正的意思。

  常无用。

  无常,他一身白衣,怎么看都像是白无常,无常吸魂抽魄和九霄无极幡的效果大同小异,难怪我第一眼看见常无用总感觉他身上没有活人的生气,虽然他并不是白无常,不过看他阴气不绝,不用猜也知道,他手里这九霄无极幡中不知道锁了多少阴魂。

  九霄无极幡锁阳魄阴魂,被锁于幡阵之中永世不得超生,威力非同小可,我不敢怠慢让闻卓和萧连山保护越千玲和顾安琪,向前走到常无用对面。

  常无用面无表情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冰冷。

  “听黄爷提及昔年你一人封推九天神众,虽然如今只是帝星入世,不过号称夺天地之造化的九天隐龙决你已习得一半,我是无用之人,就用着九霄无极幡会会你这位千古一帝。”

  常无用说完单手持幡,另一只手凭空画符咒,幡体在一片神煞之气中飘舞,我顿时感觉身边气息都停滞不动,虚空幻境中一草一木皆被锁困动弹不得,我想抬手却发现整个身体丝毫动不了,犹如被铁链所捆缚,任凭我如何用劲也是徒劳。

  常无用已经发动九霄无极幡,九霄是九天之意,无极是乾坤无极,意思是说此幡有锁九天乾坤之力,天下万物亦可锁,在幡阵之中神魔都无能为力,何况是凡人。

  常无用见我神情诧异,心满意足冷冷一笑,单手摇动幡体,念动幡上六道锁劫符咒,我心里很清楚常无用想用九霄无极幡吸我魂魄,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兵行险着,我连忙冥神聚气,聚三魂六魄化元神,幡阵有锁九天乾坤万物之力,可元神不在此列,我用元神化分身双手结盘古破混沌印,快速准确的向对面常无用攻去。

  盘古破混沌有开天辟地诛神除魔之力,混沌都能破何况是幡阵,而且这么近的距离我相信常无用是躲不开的。

  当手印结结实实按在常无用身上时,我亲眼看见他在我面前犹如一面镜子般四分五裂,每一个破碎的镜像中都有常无用意味深长的笑意,我听见从四周传来虚无的声音。

  “九天隐龙绝不愧是号称夺天地之造化至高无上的道法,你仅仅学了一半就已经可以元神破锁阵,看来你果然不同凡响。”

  我转身才看见站在我四周的常无用,一共有四个,他居然也能元神化分身,只不过这四个里面只有一个是他的真身,其余三个为幻像,除非我打败常无用的真身,否则我永远也破不了九霄无极幡阵。

  四个常无用按照五行方位所站立,我站在原地转了一圈,每一个常无用都是一模一样根本分别不出来,常无用在我四周也开始结手印,不过现在四个常无用结的手印各不相同。

  东方结玄木天龙印,南方结赤火耀世印,西方结金电劈天印,北方结寒水浊冰印。

  这都是道教里面攻击破坏性极强的手印,我连忙拿出传国玺严阵以待,等常无用手印结出,从四方同时向我攻袭过来,西方的金电乱闪,我持玺相抵金电劈在玉玺上,白皙的玉玺吸收金电的金光,通体一片耀目的金色,我手掐咒兵指决灌注九天隐龙决于玉玺之上,口中大声念咒。

  九天运否,阴阳数穷,五行乖逆,六天肆凶。天道既变,人道将终。

  咒止指决出,被传国玺吸收的金电反射回去,不偏不倚正好击中西方的常无用,又是一片支离破碎的镜像,我依旧在幡阵之中,其他方位的常无用依然还在,西方的是幻像,可我突然意识到很麻烦的事,那些被我击碎的镜像又幻化出更多常无用的幻象,我看看四周如今已经有八个常无用,我这才明白,就算我破任何一个常无用的分身幻象,他的分身不但不会消失,还会倍增出来更多,就是说只要我找不到常无用的真身,这些幻象会越来越多。

  我正在迟疑的瞬间,南方赤火耀世手印发动的烈焰汹涌而至,过往之处寸草不生一片焦土死烬,这是三界真炎,我曾经见言西月使用过,能燃烬一切邪魔凶灵,神众都要退避三舍。

  我连忙退后一步,双手持传国玺借九天隐龙决相抗,三界真炎不生不灭不熄,下燃十方阴狱,上烧九天神众,是三界初定时净世灭秽之火,我虽有传国玺法器所挡,但漫天真炎瞬间就让我周围变成一个熔炉,幸好我是用元神分身在和常无用斗法,否则早被烧成焦灰。

  我手中的传国玺在汹涌不绝的真炎焚烧下变得通红如铁水般滚烫,灼烫的温度让我都开始拿不住传国玺,如果传国玺不是封神圣物恐怕早就被烤化,我紧要牙关,脚踏天地交泰禹步,松开一只手拿出道符贴在玉玺之上,并双指头在其上画风火炎咒,边画边大声念出。

  始青天中,敕下景霄,啸命风火,霹雳震吼,阴阳气交,电光围绕,火发炎烧,来降空遥。

  念完双指如剑指向传国玺,漫天真炎刹那间被收聚在传国玺中,犹如一块被烧红的赤铁,我随即大吼一声。

  破!

  从传国玺中一道刚直灼世的烈焰宛如一条火龙呼啸而出,准确的击中西方的常无用,我心里暗暗期盼这一次能一击必中,可当火龙袭出西方的常无用在瞬间化为乌有后,我看见又一个虚幻的常无用在三界真炎焚烧过后出现在西方的位置。

  我深吸一口气环顾四周,如今围绕在我身边的已经有十六个常无用的幻象,我心里暗暗有些慌乱,九霄无极幡果然非同小可,能锁九天乾坤,灭万物之力,虽然都是道教十大法器之一,但其威力远在天罡混元伞之上,天雷闻卓能抵挡,以我现在的道法修为同样也可以无惧,不过在这九霄无极幡里,我除了疲于奔命苦苦支撑外再没别的办法。

  “不愧是九天隐龙决,赤火耀世的真炎和劈混沌开世的金电都伤不了你,看来我真是一个无用的人。”常无用的声音从我四周传来,我根本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常无用。“不过之前只是想试试你的本事,既然你能躲的过,那我就再发发力,反正我是无用之人,也不怕丢人现眼。”

  常无用话音一落,我看见东方和北方各有一个常无用发动手印,我下意识的抬起传国玺,忽然发现脚下不能移动,低头才看见从地底蔓延出带着倒勾尖刺的荆棘,像从幽冥伸出的鬼爪般死死缠住我的腿,让我寸步难移。

  这些不是一般的荆棘,常无用结的是玄木天龙印,玄木生东方是冥界锁魂之木,因其附有青龙之力所以不破不断不枯,上生倒勾具有撕魂裂魄的法力,本是幽冥用于锁链恶鬼邪灵的枷锁,而如今我是魂魄化的分身,这幽冥荆棘对我同样有用,当倒勾陷入我身体之中,一种无法描述撕心裂肺的痛楚从脚退传遍全身,我身体不断在颤抖,连站都站不稳。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三十八章 九霄无极幡”

  1. 回复 2014/03/03

    送宝三人组

    后续在那里?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