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章 缘悭一面

  李藏风和荆震艰难的挣扎几下,李藏风用他的阴阳斩魔剑支撑着身体搀扶着旁边荆震站起来,我慢慢走过去不屑一顾的瞟着他们。

  “你们好像也说过无缘目睹朕昔年风采……”

  我话音一落,两个人不约而同跪倒在地,头埋的很低以至于我都看不见他们的脸,只看到两个人身体抖的厉害。

  “秦王威……烈又岂是……我辈能仰视。”李藏风说一句吐一口血。

  我冷冷一笑俯视面前二人高傲的说。

  “朕入世以来承蒙你们口中黄爷挂念,连言西月都能心甘情愿以他马首是瞻,朕试问对手敌人数之不清,可从未忌惮过谁,曾经是,现在和将来亦是,朕今日不杀你们,帮朕也给他带句话,待朕再君临天下之日,定去找他,让他洗好脖颈,他项上人头朕亲自去取。”

  李藏风和荆震的头彻底磕在地上,我转过身不再想看他们,在我眼里他们犹如低贱的蝼蚁。

  我听见他们吃力的在我身后站起来,刚想离开,我忽然意味深长的说。

  “等会。”

  “……”李藏风的声音充满恐惧和不安。“秦王还有什么吩咐?”

  “带一句话用不了两个人。”我冰冷的声音舒缓而从容。

  我的意思他们应该懂,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至于是谁我并不关心,只不过我实在不想劳心污了自己的手,对于这种选择他们自己应该比我更会做。

  身后在短暂的沉静后,我终于听到剑穿透身体的声音,还有荆震口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对于生死这群蝼蚁向来知道怎么选择,这个结果我很满意,嘴角淡淡翘起的愉快的弧度。

  我再没去看身后,到底是谁杀了谁我并不在意,我向来只对结果感兴趣,我向越千玲她们走去,刚走了几步,眉头就微微皱起。

  这个虚空幻境是他们三人所设,虽然在我眼里他们都是不足挂齿的蝼蚁,但以他三人合力布下的虚空幻境,一般人出不去更进不来,但我分明感觉到,有人进来。

  能走进这里面来的只会有一种人,道法修为在他三人之上的人。

  我很好奇的转过头去,李藏风手里提着带血的阴阳斩魔剑,地上躺着不再动的荆震。

  在他们的身后我看见一个女子缓缓走来,我很意外的发现李藏风此刻居然平静了很多,我甚至在他眼中看不见恐惧,却多了一丝绝望,只有对活下去还有憧憬的人才会感觉到害怕,所以他才会不惜一切的杀掉荆震,可现在的李藏风分明对这个信念不再坚持。

  在这个虚空中,他唯一应该怯怕的人应该只有我,可如今李藏风似乎已经彻底的放弃了活下去的打算,所以他才会如此绝望,这一切都因为走进虚空中的那个女子。

  什么样的女子会让李藏风如此忌惮,他对我是发自肺腑的害怕,但对这个女子却没有,似乎对于他来说,在我面前他或许还能看到一丝生还的希望,可在这女子面前却丁点也看不到。

  我很好奇的看着李藏风身后的女子慢慢走近,当她笑靥如花的站在我面前,我才看清她的脸,不可否认女子娇美无双,即便在任何地方绝对配得上倾国倾城这四个字,只不过谁站在我面前我恐怕都不会惊讶,唯独除了她。

  秋诺。

  “秦王显世风采卓越,不减当年丝毫,诺有幸亲眼目睹秦王威霸果然气吞山河。”秋诺径直走过来,就站在李藏风的旁边,目不斜视的和我对视,众所周知都没看过其他人一眼,敢和我对视的人不多,敢和我对视又不惧怕的人寥寥无几,但我对面的秋诺算一个。

  “你认得朕?”我只知道她是魏雍身边的女人,不过在记忆中我之前并没见过她。

  “秦王威名三界称尊,我又怎么会不认得,只是生不逢时缘悭一面未见秦王昔年豪情。”秋诺淡淡一笑,依旧冷艳妩媚。“黄爷不止一次提及秦王昔年气概非凡,论三界霸主唯有两人,秦王算其一,今日得见果然所言非虚尤胜当年。”

  “唯有两人?”我阴沉的脸上泛起不屑的笑容。“朕算其一,那另一个又是谁?”

  “黄爷说日后秦王定会知晓。”秋诺从容不迫的回答。

  “我有话本打算带给他,不过带话的人一个就够了,既然你来了,谁帮朕带话,你们自己权衡吧。”我冷冷一笑说。

  李藏风之前杀荆震没有丝毫犹豫,现在同样也是,我话音敢落,就看见他手中滴血的阴阳斩魔剑提了起来,秋诺就站在他前面,后背完全暴露在他剑尖之下。

  李藏风甚至可以毫不费力就能刺入秋诺的背心,我甚至能想象出当剑尖从秋诺胸口穿透出来的样子,可到现在她依旧一脸微笑的和我对视,好像身后从来都没有站过人。

  然后我看见李藏风举起的斩魔剑没有丝毫迟疑的抹过,这么近的距离我相信秋诺躲不开,虽然在他们三人里面,李藏风算是最弱的一个,可是能和冥界六将不相上下的人,或许在我眼中不值一提,但对于秋诺来说绝对是她无法企及的强者。

  我听见剑刃割破皮肉熟悉的撕裂声,看见鲜血随着剑身涌动,可我现在眉头居然皱了起来,秋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脸上依旧保持着自信和冷艳的笑容。

  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这是我少有的怜悯和奢侈,李藏风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掉荆震就不难看出,他是一个怕死的人,所以我相信在生死抉择的时候他同样不会有丝毫迟疑。

  事实上李藏风比之前杀荆震还要干脆,动作更快更决绝,只不过倒在地上的人却并不是秋诺,而是他自己。

  在我话音落下的那刻,李藏风手里的斩魔剑割断了自己的咽喉。

  我多少有些诧异的看着在地上抽搐的李藏风,能让一个怕死的人自尽,这说明他彻底意识到自己没有生存的可能,在这虚空中除了我能断他生死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另他如今胆寒。

  我的目光重新回到秋诺身上,她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我在她脸上看不见丁点变化。

  “他们三人大言不惭自不量力,说是想会会朕。”我很快恢复了平静冷冷盯着秋诺问。“如今他们算是知道结果了,那你来这里又是为什么?”

  “黄爷本就没打算让他们回去,黄爷说如果秦王显世,他三人无疑就是跳梁小丑,螳臂当车必会粉身碎骨。”秋诺笑靥如花不慌不忙的回答。

  “这么说他是算到这三人回不去,也然他们来送死?”我愉快的笑了笑高傲的问。

  “不是,黄爷只是让他三人拜会秦王,至于什么结果并不重要,但既然丢人现眼回去又有何用,黄爷倒是没想让他们送死。”秋诺瞟了一眼地上两具已经不动的尸身淡淡对我说。“只是我不想让他们活着回去而已。”

  “既然就剩下你一个,朕不为难你,把话带给他,顺昌逆亡,朕定亲自取他项上人头,让他好好等着。”

  “诺一定把秦王原话带到。”秋诺点点头很平静的笑着。“但临走之前有一事想求。”

  “你有何事求朕?”我冷冷的问。

  “素问秦王昔年君临天下豪情万丈,黄爷说秦王威烈无人能及,诺终是不信,想亲眼目睹。”

  “亲眼目睹……哈哈哈。”我仰头大笑,虚空山顶风起云涌,秋诺一头长发在风中飞舞,已经很久没见到有质疑过我的人,千年前有过但结果都一样,想必如今已经变成这世间一抹尘土,可从来没有人向对面的秋诺这样质疑过我,所以她说出这话我反而笑了,一种张狂和蔑视的笑,当我停止下来脸上的表情比刚才还要阴冷。“你可知道后果?”

  秋诺没有回答,手抬起来,我看见缠绕在她手腕上的尸水红线,下三滥的旁门左道,只不过她现在的表情居然依旧从容。

  然后我看见她犹如毒蛇般迅猛攻出的手,落在我眼里,秋诺忽然变得比躺在地上的李藏风和荆震还要可笑。

  “朕就如你所愿。”

  我甚至都没有再去看她,对于我来说,从她出手的那刻起我已经能想到结果,只是比起之前那螳臂当车的三人,秋诺连螳臂都还算不上。

  我随意的抬起手结手印,在秋诺出手的瞬间,我单手印出剑指道光穿透她的身体,整个人飞震出去倒在地上,我把手低垂下来的时候,地上已经再多了一具尸体。

  质疑我的人都是这样的下场,只是这一次这个女人未免愚蠢的让我都觉得可笑,对于这样的人我没有丝毫怜悯,只是有些可惜,没有人帮我给叫黄爷的人带话。

2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四十章 缘悭一面”

  1. 回复 2014/02/14

    飞雪

    真好看!不错!

  2. 回复 2017/02/26

    白泽

    其实黄爷和秦雁回都是一个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