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一章 扑朔迷离

  我再没去看地上的尸体,转身向越千玲她们走去,常无用已经烟消云散,不过九霄无极幡还插在地上,我拔了出来信步走到越千玲面前递给她,越千玲迟疑了一下伸出手,但她去没拿九霄无极幡,而是一把握住我的手。

  我只感觉体内那股涌动力量和记忆都在快速消亡,瞬间就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一些模糊的回忆伴随着微微的头痛。

  等我清醒过来越千玲还担心迟疑的看着我,旁边的萧连山护着身后的顾安琪,闻卓像看怪物般上下打量我。

  “你不是要法器吗,这是好东西,道家十大法器之一,厉害着呢。”我一本正经的说。

  我看见越千玲和萧连山几乎同时长长松了一口气,越千玲一把抱住我头就埋在我怀里。

  “我以为你又回不来了。”

  当着这么多人被她抱我脸一红有些不知所措,闻卓好不容易安静了半天,然后笑嘻嘻的说。

  “没看出来你发火的时候挺厉害啊,不愧是帝王品,刚才说话都好有气势,我之前听说过九天隐龙决号称夺天地造化的道家秘宝,果然非同凡响。”

  顾安琪瞠目结舌的盯着我,好像完全不认识我似的,好多事都是和她分开后才发生的,估计是看见刚才一幕对她刺激太大,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等回去让连山慢慢给你解释,说来话长,不过后来发生的事匪夷所思,安琪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我笑了笑对顾安琪说。

  闻卓从我手里把九霄无极幡接过去,在手里摇晃几下递给越千玲。

  “这无极幡能锁魂缠神,可惜你没道法发挥不了全部的威力,好在你有玲珑心,无极幡在你手可以布下幡阵锁魔困妖是没有问题的。”

  闻卓说完教越千玲怎么使用九霄无极幡,在钟山本是解卦没想到会遇到李藏风他们三人,虽然凶险好在是有惊无险,不过却因祸得福得到两件法器,如今顾安琪和越千玲手里有这两样东西,日后再遇到危机的事情,她们也不会像以前毫无抵抗之力。

  九霄无极幡上有咒符,不用的时候可以收起来就变成一根短小的竹杖,越千玲现在和之前顾安琪的表情一样,心满意足的笑着,样子很开心。

  “对了,秋诺怎么会来这里?”顾安琪忽然好奇的问。

  我这才想起刚才被诛杀的秋诺,之前因为那个人不是我,或许在嬴政眼中一切都无足轻重,以他的能力完全不用在乎多余的事,一个可以三界独尊的王者,他能看到的只有输和赢,区分这两者的界定对他来说也异常简单。

  胜者为王,败者为亡。

  至于中间的过程他毫不在意和关心,事实上他的敌人都是变成死人,既然是死人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可我却要去想这一件怎么想都想不通的事,秋诺为什么会来这里?

  看李藏风在秋诺面前的样子不难发现,他是认识秋诺的,到最后引剑自刎,一个怕死的人居然自刎,可想当时他是有多绝望,可以秋诺的道法远不是李藏风的对手,即便李藏风受重伤,要杀秋诺依旧轻而易举,可他的选择却是自刎。

  “管她为什么会来。”越千玲收起九霄无极幡很欣喜的对我笑着。“你每次变回那个人我都提心吊胆,不过这一次你总算是做对了一件事,杀掉秋诺这女人,当初你答应过刘豪的承诺也兑现了。”

  “秋诺是魏雍的人,她到这来来,听她口气秋诺也是黄爷的人。”我还是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的说。“难道说……魏雍是那个黄爷的人?!”

  “先不管魏雍和秋诺是谁的人。”闻卓看看四周,重新掐了一截草根放在口中说。“我们现在还是看不见太阳,就说明我们还在虚空幻境里,按理说这虚空幻境是送宝三人组布下的,如今三人已死按道理这幻境应该消失才对,为什么还会有?”

  闻卓的话提醒了我,我抬头看看周围果然依旧在幻境之中,扪心自问我目前的道法修为单打独斗或许能胜李藏风和荆震,但绝对不是常无用的对手,之前在他的九霄无极幡阵中如果不是他想试探我实力,恐怕我早就魂飞魄散了,他三人合力布下幻境按理说在他们死后会不攻自破才对,可幻境还在如果我们出不去会永远困在里面。

  闻卓和我拿龙角号占卜时候我感应到他道法修为不在我之下,如果我们三人合力应该能破掉这虚空幻境。

  我回头刚想给闻卓和萧连山说,却看见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我身后,闻卓微微张着口,嘴角边的草根掉落下来,越千玲和顾安琪的眼神充满了不安和惊讶,萧连山流露出来的是震惊。

  我忽然感觉这虚空中的山顶有很强的道法在涌动,我看看他们的表情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然后整个人僵直的站在原地,口张的比任何人都要大。

  对面的人缓缓向我们走来,或许任何人出现在这里我都不会惊讶,毕竟这几年发生的事,足以让我承受再大的刺激,但眼前这个人绝对是例外。

  任何人都可能走过来,唯独这个人不应该。

  因为死去的人是不可能再活过来的,何况是被嬴政亲手杀掉的人。

  我再次看见秋诺。

  她就停在离我们并不远的地方,脸上依旧是冷艳如花的微笑,如果不是她衣服上还有被之前道法手印灼伤的痕迹,我几乎都不敢确定是不是击中了她。

  以嬴政的道法修为和当时张狂的心境,这样的手印打在秋诺身上必死无疑没有丝毫侥幸的机会。

  “你……你怎么……”有声音有些诧异。

  “我怎么还活着,是吗?”秋诺淡淡一笑反问。

  我茫然的点头,一时间我突然发现这件事未必向我想象中简单。

  “你其实更应该问我为什么来这里才对。”秋诺不慌不忙的说。

  这个问题之前我没细想过,或许对于一个死人,结果已经并不重要,但现在我很确信站在我面前的秋诺是活着的,而且安然无恙完好无损的活着,被嬴政手印击中还能站起来的人……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和迷茫,嘴角蠕动一下。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们改头换面,藏魂弦台宫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不过是掩耳盗铃,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秦雁回。”秋诺漫不经心的说。

  “你……你知道弦台宫的事?”我大吃一惊。

  “确切的说你们在泰国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秋诺笑着回答。“只可惜言西月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为了穆汐雪不惜自殒高殿之上。”

  我低垂的手指不由自主抽动一下,言西月是听命于秋诺!

  黄爷。

  我从头到尾对这个人的认识仅仅局限在这两个字上,我想过黄爷会是谁,可先入为主却从来没想过黄爷是男还是女。

  “你……你是黄爷?!”我瞠目结舌的问。

  秋诺笑而不语,我再也看不懂她脸上的笑,犹如我之前看不懂魏雍一样,本来在我心中清晰的脉络此刻彻底混乱起来。

  我这才意识到秋诺之前那句话的含义,她为什么会来这里,可我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秋诺是如何进到幻境之中来的。

  “从一开始你就在幻境中?”闻卓也意识到这个问题。

  秋诺平静的摇着头,她既然还敢站在我们面前,说明她有恃无恐,所以她并没有什么好对我们隐瞒的。

  “不可能,这幻境是李藏风、荆震和常无用三人合力布下,除非道法比他们三人还要高才能来去自如。”我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诧异的说。“你修炼的是邪法,方外之术根本不是道家正统,你的修为根本不可能进来,你是如何做到破幻境的?”

  “我能进来并不是因为我破了幻境,虚空一直都在。”秋诺冷艳妩媚的笑容挂在嘴角意味深长的回答。“而且还有一件事你说错了。”

  “什么事?”我诧异的问。

  “这虚空幻境并不是那三个废物布置的。”

  “不是……不是他们……那是谁?”我震惊的看着秋诺问。

  “我!”秋诺愉快的笑着,从容而自信。

  我嘴角抽搐一下,这才意识到秋诺既然能在虚空幻境中进出,至少说明她的道法修为远在他们三人之人才能办到,可听到秋诺说这幻境是她一人布下的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她会来去自如。

  秋诺修炼的邪法不足挂齿,从我知道她的本性后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她和魏雍狼狈为奸,我一直相信她是为了九天隐龙决中的长生不老,可竟然没发现她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道法,我现在已经彻底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

  “你来这里是为什么?”我还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我说过,素问秦王昔年威烈三界,想亲眼目睹秦王风采。”秋诺很平静的回答。

  “你明明知道他有万世天命和三界一统的法力……你难道就不怕他?!”我皱着眉头问。

  秋诺嫣然一笑,低头轻轻拍去胸口衣服被手印灼伤的黑灰。

  “怕,当然怕,不过……你不回到秦始皇陵之前,是杀不了我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