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五章 闻卓害怕的人

  秋诺离开虚空幻境后,山顶的黑暗顿时散去,秋诺自己撤去虚空幻境,明媚的阳光重新回到山巅,惬意柔和的光线或许会扫去山顶的阴霾,但落在我身上,我却没感觉到丝毫的暖意。

  秋诺不是黄爷,一个道法高深到我难以企及的人心甘情愿为黄爷的走卒,以秋诺的孤傲,能让她俯首称臣的人,不知道要比她厉害多少倍,我已经不再去想黄爷是谁,事实上我连这个人手下走卒都无力逾越,知道是谁又有什么结果。

  古啸天收起他的虎头盘龙戟,我走过去刚想说什么,就被古啸天打断。

  “不要问我为什么来这里,我是受人所托。”

  我愣了一下,在印象中古啸天是帮魏雍的,他说自己受人之托来这里,魏雍是不可能让他来帮我,可我实在想不出还会有谁知道古啸天的真实身份,更想不出现在还会有谁帮我。

  但看古啸天的反应他不想说的事,谁也问不出来。

  “魏雍发动五帝嗜魂阵荼毒天下苍生,你知不知道?”我问。

  古啸天用布袋遮盖住虎头盘龙戟,默不作声的点点头。

  “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越千玲走过来焦急的说。

  “埋血万骨山!魏雍给我说过。”

  “你曾经也是天下霸主,涂炭生灵之事你明明知道你也不阻止?”我义愤填膺的盯着他问。“魏雍道法的确高深,可你有四方结界,天下道法多你无用,算起来你才是天下第一人,你知道却无动于衷,魏雍手上沾满万千亡魂是罪魁祸首,那你就是助纣为虐。”

  “你以为我杀了魏雍就能有用了吗?”古啸天威严的反问。

  “……”我不明白古啸天话中的意思。“除掉魏雍就没人再霍乱天下,杀了他当然有用。”

  “你想的太简单,很多事你都不明白,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有人不让我对你说,也算是为你好。”古啸天把虎头盘龙戟背在后背。“我是可以杀魏雍,可你能保证黄爷不会安排第二个、第三个魏雍?”

  “你……你知道黄爷是谁?”我眉头一皱惊讶的问。

  古啸天迟疑了一下,忽然抬头看看我们,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黄爷是谁?”我紧张的问。

  “你连走卒都算不上,知道有用吗?”古啸天有心无力的看着我。“魏雍想要开幽冥之路,无非是想救回安平公主,我是大楚家臣,能再迎公主凤驾我万死不辞,不是我不阻止魏雍,而是没有他还是会有人这样说,只不过由他来做对我来说还不算最坏的事。”

  古啸天说完转身离去,走了几步还是停了下来,沉默了半天转过头,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然后重重叹了口气。

  “黄爷……其实你们都认识!”

  古啸天走了很久,我们都愣在原地,没有人说话,都在回想这他临走时留下的那句匪夷所思的话。

  黄爷是一个我们都认识的人,古啸天没有说完应该是有他难言之隐,本来他已经帮我们缩小了范围,但越是这样我心里反而越是胆寒,黄爷如果我们是认识的,那这个人曾经就在我们身边出现过。

  我们一直在找的人居然是我们认识的人,能隐藏这么好不被我们察觉,这个人未免也太可怕了,但我把所有我们认识的人都快速的想了一遍,并没有一个像黄爷。

  闻卓或许是才认识我们没多久,所以他反应并没我们强烈,从地上摘了一截草根走过来,手搭在我肩膀上笑着说。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想这么多有用吗,知道黄爷是谁,你也不能扑上去咬两口,咱们连这个人手下走卒都打不过,瞎操心是谁有意思吗?”

  我深吸一口气,或许是闻卓的话点醒了我,与其去想这些触及不到的事,还不如想到实际能做的。

  “对了,刚才那叫什么诺的,什么来历,看样子你们好像挺熟。”闻卓问。

  “之前认识的,那个时候没防备过她,这女人心黑的很,害死过很多人。”萧连山回答。

  “好好的你问她干什么?”我抬头看着闻卓。

  “是个人就能杀死,可她居然杀不死……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当然奇怪,嬴政的道法杀不了她,而且古啸天破她道法也杀不了她,秋诺就算有再高的道行,也不可能有这本事,天人都有五衰,何况是人。”我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也很诧异。

  “还有她手里的九条软鞭,我倒现在没想出是什么法器,可她的道法正统,按理说她用的法器我多少都会知道。”闻卓把草根放在嘴角说。

  “我也没认出来,不过我想有两个人应该会比我们更了解她。”我喃喃自语的说。

  “谁?”

  “武则天和上官婉儿。”越千玲接过话一本正经的说。“秋诺是她们的养女,对秋诺了解最多的莫过于她们,要想知道秋诺底细,先要找到她们两个人。”

  “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现在在什么地方?”闻卓问。

  “应该被秋诺扣押起来,之前一直以为秋诺是为了长生不老,现在看起来这也是借口,以她的道行想要长生不老轻而易举……”

  我说到一半忽然抬头看着闻卓,揉了揉额头苦笑着问。

  “你知道我是秦王嬴政,你没反应,刚才看见西楚霸王项羽,你还是没反应,现在听见武则天和上官婉儿还活着,你居然问都没问过我一句,呵呵,你到底以前受过什么刺激,让你能这样淡定啊。”

  闻卓不以为然的邪笑,永远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我如果告诉你我是谁,估计你反应更大,呵呵。”

  “你……”我摇头一脸苦笑。“反正今天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估计也麻木了,来说说,你又是谁?”

  “我,我是闻卓啊,哈哈哈。”

  闻卓叼着嘴角的草根仰头大笑,我们几个都被他这个样子搞的无所适从,好像天塌下来他也不会在乎似的,或许是在虚空压抑的太久,被他这样一闹大家心情反而好了许多。

  认识他的时间不长,可总有一种很熟知的感觉,当时我遇到萧连山也是这样,刚想笑就看见闻卓抬头向远处眺望,眉头微微一皱,抬起手掐算几下,摇头说。

  “果然是埋血万骨山,死的人恐怕远不止一万,西北天际赤阴血红犹如血海,光天化日下天际有黑气孕集,好重的怨气。”

  我也向闻卓所看的方向望去,正如同他所说的一样。

  “怨气冲天,天谴之日不远了,秋诺有意帮魏雍,我们斗不过她,玉圭早晚会被魏雍拿到,他定会在泰山开幽冥之路,当务之急必须先去拿回大悲金锡杖,或许还有阻止魏雍的希望。”

  “那还等什么,咱们现在就去。”萧连山大声说。

  “对啊,不管秋诺想让我们去冥界干什么,都必须拿回大悲金锡杖,为地藏王重塑金身开光超度亡灵。”顾安琪点点头很坚定的说。

  “可……可我们都没去过冥界,不是说死人才能去吗?”越千玲摇动着手中的幡大为不解的问。“我们是活人怎么去?”

  “活人去冥界要两样东西,一个是引路的七星莲花灯,另一个是进冥界的引路贴。”闻卓说。

  “我都没听说过这两样东西,一时半会上什么地方去找啊?”顾安琪问。

  我看闻卓慢慢翘起的嘴角,一脸无奈的笑容。

  “不用说,看你这表情,你是知道的。”

  “知道是知道,不过能不能拿到就不好说了。”闻卓居然也有让他愁眉不展的时候,看样子有些为难。

  “能有多难?”我问。

  “这两样东西有人守护,不过守护的人我刚好又认识,估计见到我不会放过我,我可以带你们去,拿东西就别指望我了。”闻卓心有余悸的回答。

  “还……还有你怕的人?”我一脸茫然和萧连山他们对视一眼。“刚才秋诺九鞭劈下来的时候,也没见你怕过,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你都不怕,还有谁会让你怕?”

  “女人!”

  “女……女人有什么好怕的?”萧连山把顾安琪推到闻卓面前憨直的问。“你都和她认识这么久了,也没见你怕过啊?”

  “那你把她抛弃了,你再回去找她,你说你会怕不?”闻卓憋了半天支支吾吾的反问。

  “抛弃?咱们去找进冥府的东西,和抛弃女……”越千玲说到一半忽然笑了,打量闻卓几眼意味深长的问。“守护这两样东西的人里面有一个是女孩吧,你……你不敢去是不是把人家给抛弃了啊。”

  闻卓摇摇头,摊着手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不是一个女孩,守护那样东西的都是女孩……刚好,我都认识,又刚好……都被我抛弃了!”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