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八章 碣石金宫

  楼阁高下,轩窗掩映,幽房曲室,千门万户,金碧相辉,照耀人耳目……

  所有的文献上对碣石宫的记载只有寥寥数笔,可从中也不难看出碣石宫的雄壮和巍峨,碣石宫前临一望无际的汪洋,海中有昂然耸立的碣石,后靠巍峨连绵的燕山,山上有逶起伏的长城。

  碣石宫南北五百米,东西三百米,左右两翼各有阙楼环护,呈合抱之势,正对海中碣石,据传碣石宫高耸入云,登临宫殿之上,极目远望,纳百川,汇江河,一碧万顷、水天一线,沧海浩瀚无际。

  可当我们真正站在东海之滨时,也只能通过这些文字来勾画出传说中那座旷世雄壮的宫殿,我们就站在碣石宫之上,只不过没有耸入云霄的楼阁,一抹黄土上能清晰的看见当年这座宫殿建筑的遗址。

  线索中提及的明十四陵应该就是这里,当年秦一手借徐达修山海关之际说服朱元璋在此同时修建明十四陵,或许因为都是修建防御长城,所以没有人会留意。

  “时间不对啊?”闻卓来回看看地上的遗址对我说。“曹操写下观沧海远在明朝之前,可从他的诗词中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曹操看到的也只是碣石而已,并没有提及过碣石宫。”

  闻卓所说的碣石是海中不远处耸立的三个岩石,也是传说中的孟姜女坟,碣石近海而立,别具一格,站在不同的角度观赏此石有不同的效果。

  在黑山头观此石,其仿佛是一只褐色的公鸡屹立海面,扬颈啼鸣;在墙子里正面观此石,其又宛若一位少妇携着一双儿女望海盼夫。

  看看周边,似乎也可以算的上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风萧瑟,洪波涌。

  “事实上关于碣石宫一直都是一座传说中的宫殿,具体到底有没有并没有人能知道,从曹操的诗中就可以看出,远在东汉时这碣石宫就已经不复存在。”越千玲也走过来很认真的对我说。

  “既然东汉就没有碣石宫,那朱元璋的明十四陵修在什么地方?”顾安琪大为不解的说。

  “也不是啊,你们看看脚下,这些遗址不正好说明这里曾经就是碣石宫修建的地方啊。”萧连山指着脚下考古挖掘出来的沟渠说。

  “这只能证明这里曾经有建筑,但到底是不是碣石宫就有待考证了。”越千玲摇摇头一本正经的回答。“而且所有文献里面都没有明确的标示这里是碣石宫。”

  “我在秦一手的古书里看见过关于碣石宫的描述,黄金银为宫阙,其物禽兽尽百……”我看看四周有些疑惑的说。“碣石宫是一座金宫,并非夸张的描述,而是真正用黄金银盖造而成的宫殿,至于其物禽兽尽百,是说里面珍禽异兽各种宝物数之不清。”

  “这样金碧辉煌的一座宫殿既然真的存在,又怎么会没有丝毫记录呢?”顾安琪也低头看看地下的遗址。“黄金宫殿啊,那该是有多壮观。”

  “如果真是雁回哥说的那样,那就更不对了。”越千玲蹲在地上仔细看看那些清理出来的古地基。“按照这些地基深度来看,多为木质结构的建筑,如果真是以黄金银所建,这地基根本承受不起如此庞大的金宫。”

  “现在有两个问题,如果金宫真的存在话,碣石宫在什么地方?另一个是明十四陵又在什么地方。”越千玲抬起头看着我说。“从地上这些遗址看,下面是没有被挖动过的痕迹,所以可以肯定,明十四陵不会在这遗址的下面。”

  “你说错了,其实只有一个问题。”我摇摇头平静的说。

  “一个?”

  “嬴政修建的碣石宫,他知道,他身边的人也一定知道。”我深吸一口气淡淡的笑着说。“秦一手应该很清楚碣石宫的位置,他来这里想必就是把明十四陵藏在碣石宫,你们想,既然碣石宫一直被人找不到,说明极其的隐秘,他修建明十四陵的目的无非是不想别人发现,碣石宫不正是最好的地方吗。”

  “始皇元年,东巡碣石,并海南,历泰山,至会稽……”越千玲默默念了几句诧异的说。“按照史书上所记,虽然没有提及碣石宫,但提到了碣石,而且嬴政先后四次巡东海,如果真有碣石宫,那也应该就是这里才对啊。”

  闻卓闲暇无事,拾着石块往远处扔,背对着我们漫不经心的问。

  “难道除了曹操就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写下过什么?东汉就没有了碣石宫,不代表之前也没有啊?”

  “我想应该是没有。”萧连山忽然笑了笑回答。“你们想啊,碣石宫真要是一座金宫,那要值多少钱啊,就算有早也让人给拆了。”

  “连山哥这话其实挺有道理的,这根本就不是宫殿,就是一座耸立的宝藏,谁不想要啊。”顾安琪也点头称是。

  越千玲想了半天忽然眼睛一亮。

  “东汉之前来碣石的帝君有很多,不过留下的记载和文字却寥寥无几,倒是有汉武帝的记载,我还记得是,八神诸天,沦涟大壑,帝命巨鳌,更负危揭,冠簪东出,以为碣石,烛龙双眸,以为日月……”

  “沦涟大壑,是指的山势险峻万石罗列,峭壁如削,而帝命巨鳌,更负危揭,冠簪东出,以为碣石……”我来回走了几步低头想了半天说。“应该是指这些山峰远望犹如巨鳖,中有鹤立鸡群一峰独秀之势,像是巨鳖背上驮的石碑,冠簪东出……应该是说东面有山峰高抬正是巨鳌的鳌头,而那碣然特立的高大后顶则正是巨鳌头上的巨大冠簪。”

  “那和曹操在观沧海中所写也大同小异啊。”顾安琪不以为然的说。

  “不!”闻卓转过身,嘴角翘着自信的幅度。“虽然都说的是碣石,但汉武帝和曹操看见的并不一样。”

  “有……有什么不一样的?”萧连山问。

  “汉武帝看见的是一只群峰组成的巨鳖,而其中一座高抬的山峰被汉武帝称为碣石。”闻卓指着远处海中的石头笑着说。“而曹操在观沧海中仅仅提到了碣石,他没看见其他的山峰!”

  “或许他是一笔带过不想过多描绘呢?”越千玲也不以为然的说。

  “不是曹操一笔带过!”我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回答。“是曹操没有看见,他只看见了碣石,却看不见巨鳖山峰。”

  闻卓拾起两块石头,其中一块树立在另一块之上,问越千玲她们。

  “就好比这是巨鳖,我放在手中你们可以看见吗?”

  越千玲和顾安琪还有萧连山都点点头。

  闻卓用一只手挡住下面的石头,只留下竖立的一块漫不经心的笑着问。

  “现在呢,现在你们看见什么?”

  闻卓手中那竖立的石头和远处在海面耸立的碣石遥相呼应,并排而立,顾安琪和越千玲都纷纷眼睛一亮。

  “曹操看不见……是因为其他山峰被海水淹没,他看见的时候只能看见碣石!”

  我默不作声的淡淡一笑,指着远处的碣石说。

  “嬴政曾派徐福出东海求长生不老之术,这是后世杜撰,可无风不起浪,说明徐福真去过东海,而且按照记载不止一次。”

  “我记得,在史记中有记载,三神山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终莫能至云。世主莫不甘心焉。及至秦始皇并天下,至海上,则方士言之不可胜数。始皇自以为至海上而恐不及矣,使人乃赍童男女入海求之……”越千玲想了想脱口而出。

  “三神山反居水下……如果没猜错,三神山就是后来汉武帝所描绘组成巨鳖的群山,使人乃赍童男入海求之,是说嬴政为了得到仙药派人下海,而嬴政并不需要长生不老之术,童男应该是指精壮的男子。”

  我说完转身指着遗址下面的海滩,由巨大的石头筑成的梯状道路,据说从宫殿殿遗址正前方下海到碣石,有一条几十米宽笔直的御道,与姜女石、宫殿,形成一条水平线。

  “这条御道存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当年海水落潮时可以顺着这条大道抵达碣石,二是这条御道当时在宽大的基础上一级级用石头筑起高出海面,顺此到达碣石。”我转身指着地上的古建筑遗址说。“由此可见这里曾经的建筑绝对不会是碣石宫,因为在修建的时候海面上就只剩下碣石,而并不知道,那碣石不过是一座孤山的山巅而已……我知道传说中的碣石宫在什么地方了。”

  闻卓笑而不语转身把手里的石头用力向大海扔去。

  “先说好,我怕水,你要真打算下去,就别拖上我了。”

  “到底在什么地方啊?”越千玲和顾安琪还有萧连山都异口同声急切的问。

  我深吸一口气指着远处的碣石淡淡一笑。

  “碣石金宫并非是传说,嬴政派童男下海求的不是药,而是修建这座不为人知的金宫,没有人能找到,是因为金宫一直都在东海之底!”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四十八章 碣石金宫”

  1. 回复 2017/03/08

    烛九阴

    该碰到我了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