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九章 海底宫殿

  天色渐晚不管我们猜想是否正确,如果传说中的碣石金宫真正东海之底,那这茫茫汪洋就成了一座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我们在海边附件的渔家休息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在海边遇到要出海打渔的渔民,顾安琪乖巧三言两语就让渔民答应带我们去海中那几处礁石看看。

  渔民是一个老头,岁月在他脸上刻下很深的印记,每一道皱纹中都蓄满了沧桑和辛劳,老头姓张,因为排行老四,让我们管他叫张四爷,随他一起上船的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孩,是张四爷的孙子,上了年纪也不出海奔生计,随便撒几网桌上一天的菜肴就算齐备了。

  张四爷或许是年轻的时候天天出海打渔,一身皮肤被晒成黝黑的古铜色,虽然都到了这岁数撑船桨的手一点都没含糊,多年的经验让他对这带海域了如指掌,很快找到鱼群几网下去拉上来的鱼虾多不胜数,小孩手舞足蹈在网中选着自己喜欢的虾蟹,自娱自乐天真无邪的样子,或许是被小孩感染,连越千玲和顾安琪也童心大发,蹲在船上逗着惊慌失措的鱼虾螃蟹。

  等到中午的时候张四爷的鱼篓里已经装满了虾蟹和各种海鱼,摇着船桨带我们去了离岸边不远海里耸立的三块礁石。

  “曹孟德曾经来过这里,为这三块海礁还写过文章,我们祖辈几代都住在这岸边,也不知道有啥稀罕的。”张四爷一边划船一边对我们说。“一看你们就是来看海景的,来晚上,这几块破石头能有啥好看的。”

  “来晚了?”越千玲抬起头笑着问。“您老是说来早点还有其他风景看?”

  “来再早都没用,莫说是你们,连我都没瞧见过,看见没。”张四爷伸出一只手指着昨天我们站立过的岸边高台。“听祖辈的老人说,很早之前那上面有一栋大房子,据说是秦始皇让盖的,那可了不得,就是围着那房子走一圈也要一上午光景,说是秦始皇跑到这儿来为了看海修的,造孽啊,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张四爷话一出口,几乎所有人都笑意斐然的看着我,闻卓把身子挪到我旁边,逮住一只漏网乱窜的螃蟹,笑嘻嘻问。

  “帝王,当时你脑子你都怎么想的啊,看个海都能这么大阵仗,你说……你要是大婚的话,那你打算修个什么样的?”

  我无力苦苦一笑,推开闻卓抬头问。

  “张四爷,那后来这大房子怎么没了?”

  “听过孟姜女哭长城没,长城都让她给哭倒了,何况这大房子。”张四爷收起船刚好停在礁石边上,指着礁石说。“这石头叫姜女石,秦始皇修这行宫死了不少人,孟姜女就坐这儿夜夜哭泣,终于!房子给哭塌了。”

  我揉着额头哭笑不得但又不能让张四爷发现,他的解释让我都不知道怎么把话往下接,越千玲和顾安琪看我这样子,捂着嘴噗嗤一口笑出声来,明明是坊间杜撰出来的故事,从他口中讲出来活灵活现,如果不是因为要找碣石宫,我真想问问张四爷,孟姜女又是怎么变成石头的,估计他一样会给我说的头头是道。

  萧连山从身上掏出上船之前准备好的石头,丢进海里噗通一声没有了底。

  “哥,我水性好,如果按照你所说,碣石宫在这下面的话,潜下去应该能看见些线索。”

  “你小心点,别潜太深,我要是没推断错的话,这露出水面的碣石不过是一座山峰的山顶,下面应该深不可测,你看看地形就上来,千万别下去太深。”我点点头在他耳边认真的说。

  萧连山脱掉衣服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张四爷正掏出烟杆叼在嘴角,看萧连山这架势诧异的问。

  “小伙子,你想干嘛?”

  “这儿海水不急,好久没潜水了,下去活动活动。”萧连山不以为然的笑着回答。

  “别……”

  张四爷的话还没说完,萧连山整个人已经噗通一下跳进海里,然后我们船上的所有人都同时听见萧连山口中的叫唤声。

  哎呀!

  我们都站起来紧张的看着海面,萧连山从下面浮出头,满口的泥沙吐了半天才吐干净,额头上一看红肿,他正呲牙咧嘴的用手搓揉,顾安琪趴在船边心痛的问。

  “怎么了?撞到下面礁石了?”

  “不是……被下面的石子给搁到了。”萧连山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回答。

  “连山,要不要紧?”我紧张的问。

  萧连山摇摇头,不过没有继续下潜的意思,我盯着他半天,看萧连山一脸茫然的傻笑,连顾安琪也没看懂。

  “没事就赶紧下去看看啊。”

  “下不去了。”萧连山扶着船沿憨笑。

  “下不去?!”

  我话刚说完,萧连山从水中站起来,他半个身子露在海面,松开船沿摊着手很无奈的样子,我愣了一下看着海水中的萧连山。

  “我话还没说完你就跳,这儿水位浅的很,跑到这儿来潜水,你是命大,这下面都是礁石,要是撞上可不是闹着玩的。”张四爷看萧连山安然无恙把烟杆叼在嘴角。“赶紧上船来,这儿水位虽浅,不过是水冷的很,别看你身体结实,再泡一会估计就受不了”

  闻卓把萧连山从海里拉起来,我茫然的坐在船上,我和闻卓都推断出这碣石应该是某座山的山巅,被海水淹没后形成现在的碣石,如果这个推断是正确的,那海面之下应该是很深的海沟才对,而传说中的碣石宫也应该在深海之底。

  可萧连山竟然站在海中,他的脚下是浅滩的海沙,如果碣石宫真在下面,那麻烦更大,没有这些海沙还能想办法潜下去,要是碣石宫被海沙所淹没,就是挖上一辈子也不可能找到碣石宫。

  萧连山上船没多久全身就开始发抖,张四爷看他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叼着烟杆划船到了一处海岛边上,提着鱼篓下船,对着旁边的小孩说。

  “去,找几片红草给他吃。”

  小孩点点头跑到岸边仔细寻摸,张四爷从船上拿下柴火熟练的点燃一堆篝火,萧连山坐在旁边好半天才缓过神,张四爷把海鱼架在火堆上烤,看来萧连山几眼说。

  “这儿水阴渗骨,别看是浅滩,好多渔民掉下去不是被淹死,都是被活活冻死,你今天幸好旁边有人,要是没人的话,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抽筋。”

  “吃。”小孩从海边回来,伸着肥胖的小手,拿着三片叶子的红色草天真无邪的递给萧连山。

  我看见闻卓瞟了一眼那红色的草,样子有些奇怪,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萧连山把草放在口里咀嚼几下咽下去,居然很快身体不在发抖,摸摸小孩的头笑着问。

  “你给我吃的什么,怎么就不冷了?”

  “红草,吃了不冷。”小孩一边说一边把手中剩下的海草放在口中吞下去。

  小孩自个又跑到海边去玩,闻卓好像想到什么事,站起身去找小孩,我看萧连山已经没什么事,注意力又回到张四爷身上。

  “您老祖祖辈辈都在这里打渔吗?”

  “张家是这儿的大姓,打春秋燕国起祖辈就在这儿了。”张四爷点燃烟吸了一口回答。

  “那您老一定知道这里不少事吧。”越千玲坐到张四爷身边笑着问。“关于这碣石有没有什么传闻之类的故事啊?”

  “几块破石头能有啥故事,也就你们这些没见过的稀罕,我们都懒得看。”张四爷抹了一把嘴角的唾沫星子说。“非要说传闻也不是没有,听祖辈说先秦那会这海下面有巨蛟,大的很,能翻江倒海兴风作浪,每年不知道要吃多少人,闹腾了很久后来也没响动了。”

  对于能把孟姜女哭长城描绘的出神入化的张四爷,他口中讲出来的传闻对于我来说似乎没什么太多的参考价值,问了半天也没什么收获。

  “您老有没有听说过这海下面有宫殿之类的事啊?”顾安琪好奇的问。

  “有啊!”张四爷从嘴边取下烟杆一本正经的回答。“这个真的有,我小时候常听老人本说起,有些渔民出海打渔,遇到风暴船翻人掉入海底,基本没人可以回来,不过也有少数命大的,捡回一条命,这些人都说在这海底看见过宫殿。”

  我和越千玲还有顾安琪都一怔,同时紧张的看着张四爷问。

  “什么样的宫殿?”

  “那没准,看见的人很少,但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说是下面凶险的很,后来还总结了几句话,我都给忘了,好像是……”

  “是什么?”我激动的快要站起来。

  “别催,我想想。”张四爷皱着眉头吸了口烟说。“好像是什么,火海冰山卷天帘,乘蛟翻江渡天堑,盘古立于灵山上,日月同天阴魂荡……对,就是这四句,根据活下来的人描述总结出来的,但具体什么意思没人懂。”

  “为什么没人懂呢?难道回来的人也描绘不出来具体是什么样子?”我诧异的问。

  “人是回来了,魂没回来。”张四爷吸了一口烟不慌不忙的回答。“活着回来的人像是被勾了魂似的,像傻子一样,问啥都没反应,好不容易清醒的时候,就断断续续说几句,不多大多听不懂。”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