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章 燕子矶

  “难道就没有人真正安然无恙的回来?”萧连山缓过神认真的问。

  “没有,反正我没听老辈的人说过。”张四爷翻动了一下篝火上的鱼漫不经心的说。“不过这些传闻都是先秦那会的,一直延续到大明朝,后来就再没听说过谁在海底见到什么宫殿了。”

  张四爷口中这个传闻我想多半是后世人夸张杜撰的,不过他提到的两个时间倒是让我想到什么,先秦的时候应该是说嬴政修建碣石宫,可见碣石宫要么就是修建在东海之底,要么就是修建成以后没多久就沉入到海底。

  而另一个时间是大明朝,之后再没人见过碣石宫,我猜想这或许和秦一手修建明十四陵有关,换句话说秦一手把碣石金宫给藏了起来,如果张四爷口中这个传闻剥去杜撰的部分,不难真可以看出,碣石宫的的确确是存在的。

  “您老再好好想想,您听到的这些传闻,那些活着回来的人,是不是说在海底看见的宫殿叫碣石宫。”我急切的问。

  “碣石宫?”张四爷眉头一皱很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回头指着昨天我们站立的遗址一本正经的说。“你这年轻人都没认真听我说,之前就告诉过你,碣石宫就是修建在岸边上的,那是秦始皇的行宫,被孟姜女给哭塌了,怎么可能跑到海底下去。”

  “……”我愣了一下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半天才苦笑着问。“那您老说的海底宫殿是什么?”

  “看你们都是文化人,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张四爷取下嘴角的烟杆有些失望的样子。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都一脸茫然,好像除了我们几个,其他任何人都应该知道,这海底到底什么宫殿居然能家喻户晓。

  “您……您老给说说,是什么宫殿?”

  “东海龙宫啊!”

  ……

  我低头揉着额头,这一次更加用力,旁边的顾安琪和越千玲,甚至连萧连山都没忍住,看我的样子都笑出声来,我居然相信一个深信孟姜女哭塌碣石宫的说给我讲的传闻。

  而且和之前一样说的有模有样,就连总结性的什么……火海冰山卷天帘,乘蛟翻江渡天堑,盘古立于灵山上,日月同天阴魂荡,都编的头头是道,我突然发现不能在问张四爷什么,否则我非被他绕进去不可。

  好半天没看见闻卓,回头才发现他居然一直和小孩蹲在岸边玩,没看出来他居然也有童心未泯的一面,海边的天气多变,天快黑的时候忽然起风,海面潮冷海风也各位刺骨,张四爷把我们带到一处避风的岩石后面。

  篝火上的鱼已经烤好,张四爷分给我们,不愧是老渔民什么佐料都没放,烤出来的海鱼鲜香味美,绝对比他口中那些传闻实在的多。

  闻卓坐回到我身边,摊开手里面是一小搓刚才萧连山吃的红草。

  “你看看,这是什么草?”

  我看闻卓的表情有些认真,拿起一个在火光下看了半天,红色的草有三片叶子,上面都有半环形纹路,把三片叶子何在一起刚好是一个完整的圆圈,在海水中生机勃勃可是我放到手里没多久,或许是因为离篝火太近,等到叶子上的海水被烤干,红草顷刻间枯萎而死。

  我一怔,抬头看见闻卓意味深长的笑,我想了想把红草放在口中,咀嚼几下咽下去,只过了片刻功夫,刚才还有些瑟瑟发抖的身体顿时暖和起来,我大吃一惊和闻卓对视一眼,连忙拿着草问张四爷。

  “您老给看看,这是什么草?”

  “红草,我们这儿也叫暖草,这海边少的很,如果运气极好或许能碰见。”张四爷瞟了一眼不以为然的说。“别小看了这草,这可是我们打渔的宝贝,出海遇到天寒地冻的时候,把这草含在口中能御寒。”

  “您老说这儿不多?那什么地方多?”我急切的追问。

  “燕子矶!老龙沟里面的燕子矶,这海边的红草都是从山里面流出来的。”张四爷吸了口烟回答。

  旁边的小孩或许是听见张四爷提到这个地名,拍着小手可爱的唱着童谣。

  老龙沟中燕子矶,淅淅汇聚便成溪,若是拾得水中宝,米满粮余富到老……

  张四爷慈祥的笑了笑,摸摸小孩的头,把一只烤好的鱼递到他手中,回头对我们说。

  “我们这里三岁娃都会唱这个,说的就是这红草,老龙沟里面有一个地方叫燕子矶,离这儿也不远,从山上有水流下,汇聚成一条溪流最后在这里入海,这条溪流里就有这种红草,不过也要看运气,如果能找到,出海打渔就不怕受冻了,所以才叫米满粮余富到老。”

  我和闻卓相视一笑,吃完鱼张四爷送我们回岸边,等张四爷牵着小孩离去,我淡淡一笑说。

  “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去燕子矶!”

  “去燕子矶?不是找碣石宫吗?去燕子矶干什么?”越千玲诧异的问。

  闻卓从身上拿出还带着海水的红草不慌不忙的说。

  “这草其实真正的名字叫炎孪子,色赤而红,遇水则生,水枯则败,可抵寒御冷。”

  “炎孪子?没……没听说过有叫这草的啊?”萧连山挠着头问。

  “炎……炎孪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长在碧山上的炎孪子?”顾安琪反应过来,瞠目结舌的问。

  我点点头很平静的笑了笑回答。

  “是的,神农本草经中也有关于炎孪子的记载,不过因为得之不易所以寥寥数笔。”

  “这草有什么神奇的,居然还得之不易,张四爷不是说燕子矶就能找到吗?”越千玲大为不解的问。

  “正因为在燕子矶能找到所以才要去,因为这炎孪子不可能生在在老龙沟的燕子矶。”闻卓掂量着手中的红草意味深长的说。

  “草就应该长在山上啊,不长在山上还能长什么地方?”萧连山一脸茫然。

  顾安琪深吸一口气回过头很认真的对萧连山说。

  “草的确应该长在山上,事实上炎孪子也是长在碧山,不过碧山不可能在燕子矶的。”

  “那……那在什么地方?”

  “碧山在海底,是东海名山之一,先秦的古籍中有记载,不过因为一直很少有人见到,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座海底名山。”

  本来我都有些开始怀疑关于碣石宫在东海之底的推断,直到闻卓认出炎孪子,这明明是海底碧山才会有的草,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老龙沟一定有什么地方能通到海底,否则炎孪子也不可能随着海水流出来。

  如果碧山真的存在,那碣石宫在东海之底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去张四爷所说的老龙沟,离这里并不远,不到中午我们已经到了,一进入老龙沟,满山葱茏的林木让山峦显得生机勃勃。

  山谷陡然狭窄,平缓的山地也被两边刀削一样直立的峭壁所代替,越往里走,老龙沟的面纱在我们面前一层层掀开,胭脂林障,翡翠山屏间,更是气象万千,茫茫林海中,神工鬼斧一般削凿出的峭壁上,山岩恣意扭曲纠缠在一起,一棵棵苍松昂首向着无垠的苍穹。

  我们很快在老龙沟找到张四爷口中提及的那条溪流,在山石和草木丛中静静地穿流,在急弯或落差大时,才发出汩汩的水流声。

  闻卓蹲在溪边用指头沾染一点放入口中,抬头看我。

  “是海水!”

  这里离海边虽说不是很远,但怎么也不可能有海水倒流,而且这里都是群山峻岭我很好奇这海水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

  我们顺着溪流一路向上,或许找到源头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顾安琪和越千玲沿着溪流认真寻找,最后萧连山在一处水中的石边发现一片炎孪子,这更说明我和闻卓的猜想,这些海水来自东海之底。

  大约走了一个多钟头,我们脚下的溪流越发湍急,也隐约听到水流撞击岩石的声音,拨开一处草丛,在我们前方一百米外陡峭的岩石间,一股清泉涌出,从石壁上泻下,初如帘幕,继而如飞瀑。

  这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一峰独俊耸立在群峰之中,在岩壁的旁边有三个雕刻的大字。

  燕子矶。

  这里就是溪流的源头,那蜿蜒而下的海水就是从半山腰的燕子矶中流淌而出,我曾问过张四爷为什么这里会叫燕子矶,他告诉我们此处因石峰突兀万山之中,三面临空,势如燕子展翅欲飞而得名,黄昏时分,夕霞满天,瀑水滚滚,印照赤壁,呈现出燕矶夕照的美景。

  不过我倒是没在这里看到张四爷所说的这些景象,虽然此时地势险要,但怎么看都没有燕子展翅欲飞的形态,不过倒是给此处命名的人让我对这里更加感兴趣。

  张四爷说此处之前并不叫燕子矶,居然是明太祖朱元璋亲自赐名,而时间正好是修建山海关前后没多久,这和秦一手秘密修建明十四陵的时间不谋而合,朱元璋从来都没到过这里,更不会君心大发给无名山赐名,除非这里有极其特殊的原因。

  要解开这些谜团必须上到那半山腰的岩洞之中,可是这里岩壁犹如鬼斧神工劈凿而成,悬壁陡峭光滑,再加上飞流直下的瀑布,莫要说攀爬,站在下面连头都抬不起。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五十章 燕子矶”

  1. 回复 2016/09/13

    匿名

    我觉得黄爷就是秦一手

  2. 回复 2018/08/15

    秦一手

    我是刘伯文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