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一章 称我江山有几多

  我们费了很大的气力才从旁边爬上这座山的山顶,萧连山小心翼翼的站在山崖边看看下面。

  “哥,从这里可以吊下去,我先下去看看情况,如果安全你们再下来。”

  我还没说话就看见旁边的闻卓不慌不忙给自己绑好了绳索,拉了拉确定牢固,走过来把绳索另一边递给我和萧连山。

  “算了,别折腾了,就我体重最轻,还是我下去吧。”

  闻卓就没正经过,不过他一旦认真起来,很难让人拒绝,就连固执的萧连山也二话没说,找了一处岩石,把绳子套了一圈,然后另一头栓在自己身上,用脚踩着岩石大声说。

  “安心下去,除非我掉下去,否则你不会有事。”

  我们都把绳子拽紧,看着闻卓一点点消失在山崖边上,过了很久才听见闻卓在下面大声喊。

  “没事,都下来吧。”

  萧连山固定好绳索,第二个爬了下去,然后是越千玲和顾安琪,我最后检查了一遍绑在岩石上的绳子,从这里下去容易,可回来就麻烦,如果这绳子断了,我们就会被困在半山腰的山洞里。

  等我顺着绳子下到岩洞中,才发现这里岩洞比我们想象中要大,说话在里面都会有回声,岩洞中有漫过小腿的水流向山下流淌而去。

  “你们看。”闻卓在水中捞出一片红色的草。“赤孪子果然就是从这里流到外面去的。”

  “既然有海水从这里流出,就一定有连接到通道,往里面走看看。”我有些兴奋的说。

  这石壁呈锥形,越往里面走越狭窄,也更加黑暗,最后我们手中电筒的光线被一处石壁所遮挡,这是能到达最深的地方,我有手敲击石壁发现并不是空心的,但在其他地方也找不到出路,可既然有海水涌出就说明一定会有通道。

  闻卓站在被封堵的石壁面前,伸出手摸了半天,最后拾起一块石子在岩壁上磨擦,被剥去的青苔和岩灰纷纷脱落。

  “过来看看。”闻卓的声音充满了欣喜。

  我们围了过去,在闻卓手电筒光线的照射下,在他刚才磨擦过的地方,我们看见一条细细的缝隙,整齐而有规律的一直向下延伸。

  “这么规整的缝隙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越千玲也笑起来对我说。“这上面有明显人为打磨过的痕迹,这块石壁的后面应该就是连接海水的通道。”

  “是的,你们看,从缝隙中还有海水在渗出。”萧连山在缝隙间沾点水放在口中尝了尝说。

  我抬起头重新看看这石壁,和周围的岩石并没有太多区别,严丝合缝的紧密连接在一起,我们试图用力推开石壁发现是徒劳,石壁纹丝不动没有半点反应。

  而在这岩洞里面除了石壁并没有其他东西,而在岩壁上是无数个自然风化而形成的小孔,大小能伸进去一只手,从这些小孔中也有海水流出,不难看出这整块岩洞背后都和海水是相通的。

  “这石壁应该就是封堵通道的,既然能关闭就一定可以打开,这岩洞中绝对应该会有开启的机关。”我看看四周冷静的说。

  其他人听我这么说都分头在岩洞中找寻,岩洞虽然不小,但放眼也能看完,并没有特别醒目的东西,全是浑然天成的岩石,萧连山的目光落在岩壁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数之不清的岩孔中。

  我看见他把手伸了进去,忽然兴高采烈的转过头,大声喊。

  “机关,这里有开启的机关,我摸到一个拉手。”

  我连忙走过去,萧连山把手缩了回来,我伸进去一摸,果然是一个可以活动的拉手,正想笑就听见闻卓在旁边说。

  “我这里也有。”

  我一愣,松开手走过去,果然也有一个,我皱了皱眉头,随便选了几个岩孔伸手进去,结果一样,都有一个可以活动的拉手,我让其他人都试试其他岩孔,结果和我想的一样,这岩壁上密密麻麻的岩孔中都有机关。

  我这才抬起头,注视岩洞的顶部,和其他地方浑然天成自然形成的岩石不一样,顶部的岩石明显要光滑,仔细看很容易分辨出是安装上去的,这些岩孔中的机关只有一个是可以打开那扇岩壁,我很庆幸当时没有冲动,否则拉错了机关,顶部的岩石就会掉落下来,我们所有人只会变成一摊肉泥。

  “这怎么办,这岩孔少说也有几百个,只有一个是开启的机关,怎么试啊。”顾安琪抿着嘴有些失望的说。“之前遇到机关也会有线索提示,可现在就留下这几百个岩孔,谁会知道哪个是真的啊?”

  我深吸一口气来回走了几步,摇摇头说。

  “如果这里就是明十四陵,那和之前的并不一样,朱元璋没给后世帝王留下过线索,万一后世帝王到了这里,朱元璋又怎么能确定他们不会选错呢?”

  “……”越千玲想想也点点头。“也对啊,不是没留下线索,而是我们还没发现朱元璋留下的线索。”

  “朱元璋又不傻,既然这里对他至关重要,他也不会大张旗鼓留下线索给别人,一定会很隐蔽才对。”萧连山看看四周有心无力的说。“何况这岩洞就这么大,他真留下什么我们也不可能看不见啊。”

  “朱元璋留下的线索……”闻卓一个人坐到岩洞边上眺望群山,忽然淡淡的说。“也不是啊,如果说朱元璋真留下什么,我倒是知道一个。”

  “朱元章留下什么?”

  “燕子矶!”闻卓没有回头,随意的指着旁边的山壁说。“张四爷不是说过这山本无名,是朱元璋赐的名嘛。”

  我们下来已经很久,都全神贯注思索着岩洞机关的事,都没注意到天色已晚,一轮明月挂在天际,月光洒落下来整个山壁犹如披上一层锦缎。

  “对啊,我之前也一直在想为什么朱元璋会给这里赐名,而且还叫燕子矶,这里怎么看也不像是燕子矶啊。”我走到岩洞口回头再看看里面皱着眉头说。“而且还让人把燕子矶三个字刻在山体上,到底有什么用意?”

  “这里不像燕子矶?那什么地方像?”萧连山好奇的问。

  “真正的燕子矶位于金陵郊外的直渎山上,突兀江面,三面悬绝,远眺似石燕掠江,因此得名,燕子矶总扼大江,地势险要,矶下惊涛拍石,汹涌澎湃,被世人称为天下第一矶。”越千玲说。

  “金陵的?而且还是在江上的?”萧连山听到这里更加迷茫。“这么说这里还真称不上燕子矶了。”

  “像不像燕子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朱元璋为什么把这里赐名燕子矶。”顾安琪若有所思的说。

  “朱元璋和燕子矶的渊源,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我想了想深吸一口气说。“朱元璋曾经作诗一首,名字就叫咏燕子矶。”

  “这个我知道,挺有气势的一首诗。”越千玲接过我的话不假思索的倒背如流。“燕子矶兮一秤砣,长虹作竿又如何。天边弯月是钓钩,称我江山有几多。”

  “燕子矶兮一秤砣……燕子矶为秤砣!”我眼睛一亮猛然抬起头,在岩洞口正好有一块低沉的岩石,上细下粗看山去还真像秤砣。

  闻卓站起身一脸自信的邪笑,指着挂在天际的明月。

  “天边弯月是钓钩,明月吊秤砣!呵呵,我也想到朱元璋为什么给这里赐名燕子矶了,他留下开启机关的线索就在这首诗里,如果到这里的是后世大明帝王,太祖的诗又怎么会不知道,看到燕子矶一定会想到。”

  我和闻卓相视一笑,转过头心平气和的说。

  “我知道开启石壁的机关在什么地方了。”

  “在什么地方?”越千玲和顾安琪还有萧连山异口同声的问。

  “关掉你们手中的电筒就知道了。”闻卓漫不经心的笑着。

  电筒关闭后,整个岩壁一片漆黑,只有岩洞口被月光照亮,我让大家都站到两边等着就行了,这月光自然会告诉我们真正的机关在哪里。

  弯月在天际慢慢的移动,整个岩洞被照亮,月光照射在洞口那块像秤砣的岩石上,长长的阴影一直蔓延到最里面的石壁上,随着月亮的移动,阴影也在石壁上缓慢的移动,直到那阴影在石壁上和洞口的岩石还有天际的弯月成为一条直线,刚好不偏不倚照亮了一个岩孔。

  我走过去,把手伸进去稳稳握住里面的拉手,胸有成竹的说。

  “这就是真正开启石壁的机关。”

  “为……为什么这个会是?”都诧异的问。

  闻卓站在岩洞边轻松的笑着,随手指着挂在天际的弯月说。

  “这洞口悬吊的岩石就是秤砣,以弯月为钩,而长虹作竿实际说说的就是照射下来的影子,朱元璋好气势,以月称江山,你们想想,要称重量这秤杆就必须衡直。”

  “我明白了,当阴影和月亮平直的时候,所照射的岩孔就是真正开启的机关。”越千玲兴奋的笑了。

  “称我江山有几多。”我点点头,看看大家深吸一口沉稳的说完后,拉下手中的机关。

  轰隆一声,那扇厚重的岩壁应声开启。

7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五十一章 称我江山有几多”

  1. 回复 2014/03/02

    黄爷

    黄爷就是朱元璋!想斗秦始皇。

  2. 回复 2014/03/04

    Anonymous

    很有可能,但是说他们都认识的人啊

  3. 回复 2014/04/01

    兔儿爷

    楼上的看官,朱元璋难道他们不认识么?

  4. 回复 2014/06/23

    很丰富

    护军将军

  5. 回复 2016/06/16

    有意思

    应该闻卓也是内奸

  6. 回复 2017/03/08

    烛九阴

    该我上场表演啦

  7. 回复 2017/03/09

    帅哥强

    我会告诉你,其实黄爷就是他自己?就是秦始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