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二章 岩洞尸骸

  我们一直都想到那石壁后面是连接海水的通道,或许是太急切想要打开,所以我们只记得有通道,而忘记忽略了海水,等到石壁被打开的那一刻,从里面蜂拥而至铺天盖地的海水犹如脱缰野马咆哮般冲击出来。

  这岩洞里面除了光滑的岩石什么都没有,连固定身体的地方也找不到,当海水从石壁后面涌出来,除了我因为抓着岩孔中的机关没被海水冲袭出去,站在岩洞里面的其他四人都被冲倒在地,顺着海水往外流淌,下面就是万丈悬崖,从这儿掉下去多半是粉身碎骨。

  萧连山虽然倒地但本能的应变能力倒是快,一把抓住从山顶吊下来的绳子,在顾安琪整个人被冲出岩洞的瞬间抓住她的手,两个人几乎同时被冲击出去,在半山腰凌空的来回荡漾,顾安琪惊慌失措的惊叫,越是挣扎反而让上面的萧连山越是吃力,我看见他抓住顾安琪的手在一点一点滑落。

  越千玲倒是不用我担心,石壁打开的时候她刚好站在石壁的侧面,等海水冲击出来时候,厚重的石壁刚好替她挡住了巨大的冲击力,我忽然发现我没看见闻卓,拉开机关的时候闻卓就站在岩洞的最外面,我的心忽然提起来,他所站的位置受到突如其来的冲击力结果只会有一个,而且他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石壁里涌出的海水逐渐在开始减少,但萧连山所承受的冲袭却依旧没减退多少,整个人拉着来回荡漾的顾安琪悬空在半山腰,铺天盖地的海水让他连眼睛都睁不开。

  我想要过去帮他,可汹涌翻滚的海水让我根本寸步难移,好几次我试图松开岩孔中的手,都看见越千玲盯着我摇头,她的意思我懂,即便我过去非但帮不了萧连山和顾安琪,反而会让自己也身陷险境。

  我和越千玲不知所措的看着萧连山苦苦挣扎,他握着的顾安琪也一丝丝慢慢在滑落,到最后萧连山完全是有指尖勾着她沉重的身体。

  “放开我,不然我们两个人都会有事。”顾安琪在下面大声喊。

  “你别动,我能抓住你。”萧连山吃力的喊叫。

  我的心一直在往下沉,下来之前我检查过山顶固定的绳索,这绳子承受一个人的重量应该没问题,但变成两个人,而且这样来回荡漾,我很清楚如果萧连山和顾安琪其中一个人不松手的话,他们两个最后都会因为绳索断裂而一起掉下去。

  萧连山是不可能选择松手的,在任何时候他的字典里都没有放弃两个字,但顾安琪却比他多了一份理智,我看见萧连山忽然变得惊恐的表情,我就猜到顾安琪已经做出了选择。

  在蜂拥而至的海水冲击下,我们都看不清顾安琪的表情,但我和越千玲都清楚的看见她自己慢慢松开了萧连山的手,那一刻我甚至发现萧连山的表情中有无助的哀求。

  最终顾安琪的指间从他手中滑落,消失在倾盆而下海水中,萧连山呆滞的注视着自己的空悬的手,双眼无神空洞的看着悬崖下面,似乎到现在也不相信顾安琪会从他手中掉落下去。

  从石壁后面涌出的海水慢慢变得缓慢,我连忙松开手让越千玲就呆在原地别动,我小心翼翼的走到岩洞口一把将悬空的萧连山拉了回来,他整个人茫然的倒坐在岩洞的海水中,我探出头往下看,海水从这岩洞口冲击出去,撞击在下面的岩石上四处飞溅发出巨大的声响,到现在我也没看见闻卓和顾安琪的身影。

  正想把头收回来忽然看见一只紧紧抓在岩石上的手,顺势望下去才发现闻卓吊在山岩边山,而他另一只手居然接住了刚才掉落的顾安琪。

  “别发呆了,赶紧过来救人。”我一把抓闻卓的手的,大声对旁边的萧连山喊。

  萧连山立马清醒过来,把悬吊的绳子递到闻卓前面,从岩壁中流淌出来的海水已经渐渐平缓,没有了巨大的冲击力,越千玲也过来帮忙,我们三人合力把闻卓和顾安琪从下面拉了上来。

  闻卓靠在岩壁上喘了几口气,居然还笑的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对我说。

  “好像有你的地方就没太平过,我才认识你没几天吧,已经算是死过几次的人了,再这么下去我这条命早晚要交代到你手上。”

  我无言以对的苦笑,坐到闻卓身边,刚才没看见他和顾安琪,心里那种莫名的哀伤和失落溢于言表,对于顾安琪我有这样的反应倒是还能理解,毕竟是认识好几年的朋友,曾经生死与共不分彼此,可对于闻卓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深刻的哀痛,好像我认识他的时间比这里任何人都要长。

  萧连山把顾安琪拉上来,愣了片刻二话没说忽然一把将她抱在怀中,他本是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人,或许是经过生离死别的瞬间,那一刻所有的言语都显得过于苍白,顾安琪把头埋在他怀中虚弱而开心的笑着。

  山顶固定在岩石上的绳索在把闻卓和顾安琪拉上来的瞬间断裂,没有绳子我们是上不去的,这半山腰的岩洞上不能上,下不能下,要么被困死在里面,要么就只有硬着头皮往里走了,至于那漆黑的岩壁后面会有什么等待这我们,到现在没有人能知道。

  我们重新站起身,打开手电照亮了石壁后面的通道,走到门口时候,越千玲忽然愣在原地,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通道上方的四个字。

  明土圣宝。

  这四个字我们曾经在大爷海的八仙台也看见过,不用说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明十四陵,只是整个过程比我想象的简单和顺利了太多,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石壁后面是一条很长的甬道,有明显人为修建的痕迹,保留这明代的建筑风格,我们在手电光线的引导下小心翼翼穿过甬道,甚至连阻止的机关都没有。

  走到甬道的尽头,是一个宽大的平台,我们听见水流的声音,萧连山在石壁上找到照明用的鲸油,当鲸油被点燃我们才看清楚这里的一切,这里和大爷海的明十四陵修建的地点如出一辙,同样也是在山体里面,朱元璋掏空了这座不知名的山,只不过这里的工程要更加浩大,不光是这一座山,周围连绵起伏的群山一直延伸到海边,都被挖通连接到海水,所以这里才会有海水从地底涌出倒流。

  我们站立的地方是一个宽敞的平台,但却空无一物,鲸油把整个山体内照的灯火通明,我们沿着平台一直往前走,最后停留在一条缓缓流淌的河水边,看水流的方向应该是汇入大海的。

  闻卓蹲下尝了尝,抬头告诉我们这不是河水,而是海水,想必之前从石壁里面冲袭出来的海水就是来至这里,这明显是一条人工修建的河道,在我们对面是另一个平台,可并没有见到能让我们过去的东西,我们被这条河道所阻隔。

  “看着水流不是很急,而且河道和不宽。”萧连山看了看很自信的对我说。“我有把握能游过去,不如我先过去看看对面有什么。”

  我没有回答,目光落在河道边上一些堆积的东西上,因为在河道的拐角,这些东西被冲击到这里聚集了很多。

  我们走过去,越千玲刚看了一眼就惊叫起来,那堆在河道上上下起伏的竟然是一大堆尸骸,我放眼望去在河道所有的拐角处都有这些数之不尽的枯骨。

  闻卓拾起几个尸骨看了看上面残留的衣衫,很肯定告诉我,这些应该就是当年修建这里的劳役,最后被封堵在里面。

  “就是有一点我没想明白,按理说这些人要么是活活被饿死,要么是走投无路被淹死,从这河道流向来看,应该是通向东海的,这些人完全可以赌一把,顺着水流而下,运气好或许还能被冲到岸滩之上,怎么会全部死在这里呢?”越千玲有些诧异的看着闻卓手中的尸骸说。

  “从这里堆积的尸骸来看应该只是其中一部分,绝大多数都被冲击走了,这里对朱元璋如此重要,他一定不会让有活口出去。”我看看四周皱起眉头也有些疑惑的说。“如果当年朱元璋封死通道,把最后一批修建的劳役困在这里,怎么在平台上没发现尸体,却全在河道里面?”

  “还有一个可能,朱元璋在封堵所有出口之前,逼迫这些劳役跳进河道之中。”顾安琪想了想回答。

  “难道朱元璋就不怕有人命大会活着被海水冲出去?”我摇摇头不解的说。

  萧连山从河道里拾起几个尸骨看了半天,走到我身边说。

  “哥,你看看这些尸骨,我发现一件很特别的事,这些尸骨不像是淹死或者饿死,在尸骨上有明显的切割痕迹,像是被刀砍断。”

  我接过他手中的尸骨看了看,果然在上面发现有明显的切断面,但是切口却异常光滑平整,像是被上面极其锋利的东西一刀切断,闻卓走过来说他手中的尸骸也是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又反复对照了其他的尸骸,几乎每一具被我们捞起来的都一模一样,在尸骨上都能清楚的看见切断的痕迹,但没有什么规律,有些是拦腰切断,有些是斜着把身体分为两半,甚至还有从头颅处被分割开。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这河道中数之不清的尸骸,这些人并不是饿死或者淹死,而是全都是被砍杀死后才扔到河道之中,这完全就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我们看见的尸骸已经堆积如山,想必大多已经被冲走,这里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6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五十二章 岩洞尸骸”

  1. 回复 2014/03/08

    黄爷

    其实我就是朱元璋 也就是皇帝y

  2. 回复 2014/03/18

    田淼

    谁是黄爷呢?

  3. 回复 2014/03/18

    田淼

    谁是黄爷呢?可是不是说他们都认识的人是黄爷吗?是哪个人呢

  4. 回复 2014/03/21

    秦一手

    不用猜了。我是黄

  5. 回复 2014/10/15

    越千铃

    我是黄爷

  6. 回复 2016/09/15

    秦王嬴政

    黄狗,就是嬴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