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三章 汉白玉祭台

  但是这些留在尸骨上的切口并不像是刀刃兵器留下的,因为刀刃兵器即便再锋利也不可能砍出如此平滑整齐的切口,而且单单是几个还能理解,这里几乎每一具尸骸都是这样,试想真要屠杀这么多劳役,在锋利的刀也会被砍钝,势必会在伤口留下不规则的切面,但看到现在我们也没发现任何一个不光滑的切口。

  “他们为什么会被推到河道之中?”闻卓想了半天意味深长的说。“如果是想毁尸灭迹,这老龙沟随便挖块地方也能当万人坑,为什么非要选择把这些劳役推到河道里呢?”

  事实上我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我忽然留意到对岸的平台,随着太大看不完全部的样子,但站在这里我找寻了半天居然发现对面的平台也空空如也。

  按理说是应该先休假对面的平台,然后在修建我们站立的这里,最后再灌入海水相隔,如果最后屠杀劳役,本能反应应该会有人往对面游,可为什么对面的平台干干净净,一副尸骸都看不见。

  “这河道也不宽啊,水性好一点怎么也能游过去。”萧连山不以为然的说。

  “既然对面平台没有尸骸……就是说明他们游不过去。”闻卓看看手中的尸骨若有所思的说。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让萧连山和闻卓多找几副尸骨,最后和一块石头绑在一起,掂量了几下大约和一个人的重量差不多,然后我和萧连山合力扔到河道中去。

  被捆绑的尸骨因为石头的重量,落入河道就向下沉,仅仅片刻忽然从河道里听见金属切断东西锋利的声音,然后拿些被我们捆绑在一起的尸骨从海水中弹了出来,飞溅的到处都是,其中好几块掉落在我们站立的平台上。

  我拾起地上的尸骨,看见一道崭新而平整的切口,和其他尸骸上的一模一样,我深吸一口气终于明白为什么对面的平台没有人过去。

  “水下有机关,应该是某种极其锋利的刀刃,而且数量还不会少,在水流的带动下会一直旋转,犹如一把不断切割的刀,这些靠水流转动机关就像一个巨大的绞杀器,任何掉进去的人都会四分五裂。”

  “这些人不是杀后才被推进河道里,应该是在修建完成这里后,被推进河道集体屠杀。”越千玲抿着嘴心惊胆寒的说。“选择在这里毁尸灭迹不但方便而且简单,没有人能生还,屠杀死的人再顺着河道冲入大海无人知晓。”

  “说明河道对岸的平台就应该是明十四陵,朱元璋修建这条绞杀机关就是为了阻止有人去对岸。”顾安琪看着远处喃喃自语。

  朱元璋修建这里不光是为了防止有人到对岸,他也会考虑到后世大明帝王到这里,一定还会留下关闭这些机关的办法,我一边想一边回头在平台上到处查看,很快在石壁一角发现绞盘柱。

  而萧连山也在左边的河道上发现了一道厚重的石闸,这绞盘柱应该就是控制石闸的,一旦没有水流的冲击,河道里的机关就会停止。

  我们五个人合力推动绞盘柱,机关设计的很巧妙,巨大的绞盘柱在我们五人推动下居然慢慢转动,左边的石闸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缓缓放下,没入河道之中,过了很久我们才听见一声厚重的撞击声,石闸阻挡了水源,我们等在石台上,果然很快发现河道里的水位在慢慢下降。

  具体等待了多长时间我们也不清楚,在这幽深的石洞中似乎时间变成虚无缥缈的东西,直到河道中的水位下降到一半,我们才清楚的看见整个河道里面的设计,这河道两边安装了无数像齿轮一样锋利的刀刃,在水流的冲击下,这些刀刃快速的旋转,即便是过了几百年,这些刀刃并未见有锈蚀的痕迹,依旧在火光的照耀下发着动人心魄的寒光,而且这些刀刃分布也明显是精心设计过,这个河道没有丝毫的死角。

  任何人掉落在里面都不可能侥幸的生还,在河道的中间随着石闸的落下,几条不连贯的石柱缓缓升起,这也是之前就是设计好的,这些石柱是到底对岸平台的通道,只有在石闸被放下的时候才会被触发。

  河道里的海水基本已经被放干净,我们低头才看见,在河道里除了绞杀的刀刃外,在河道的底部是直立的铁刺,河道的大约有二十多米深,就算现在那些巨大锋利的刀刃不再选择,可要到对面的平台,稍有闪失掉落下去就会被下面尖锐的铁刺穿心而亡。

  萧连山走在第一个,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他决定好安全后才叫我们过去,我跟在萧连山后面,这些石柱没有连接在一起,中间的距离有大有小,因为长期埋在海水底下,上面长满了海藻之类湿滑的东西,萧连山好几次站在上面都险些滑倒。

  他在前面确定安全后,会快速清理出一片可以下脚的地方,然后示意我们跟着他走过的地方前进,越千玲和顾安琪跟在我后面,闻卓留在最后,这并不宽的河道我们走了很长时间才到达对岸,等站到对面的平台上时候,我发现背心全是冷汗。

  这平台和我们过来之前的一模一样,我们在火光的照射下往平台深处走去,我原以为还会遇到什么险阻,可直到我们看见平台最里面那气势磅礴的祭台时,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用汉白玉堆砌成的祭台,四周被火光照亮,整个白色的祭台在这幽暗的地宫中各位醒目。

  祭台一共有四面,一共三层的渐高结构,最底下一层是基座,中间一层四方由道家四灵兽相守,由东到北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而第三层的平台由一整块玉石组成,由霸下驮负而起,我们很快就辨认出上面雕刻着大明版图,玉石四周分别雕刻诸天神尊庇佑。

  此地临东海,而把祭台修建在群山之中,水环山抱,来的时候我就特意看过这里的风水,的确是守护国运的好地方,看来秦一手也不是全然应付朱元璋,东海多仙山灵气得天独厚,此祭台借东海灵气相守,倒海入山此地山河皆得,正好就是江山永固局。

  只不过我现在对此并不太感兴趣,反而很诧异秦一手明明是为了封印九天隐龙决的法力,所以才修建明十四陵,既然我找到这里,可为什么我却丝毫没感觉到和九天隐龙决的共鸣。

  而且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我该怎么毁掉秦一手设下的封印,我回想在大爷海的时候,我最后好像也并没刻意做什么,只是启动了里面的自毁机关。

  “哥,该不会是只要毁掉这祭台,你九天隐龙决被封印的法力就被解开了吧。”萧连山问。

  “我也不知道,秦一手也没告诉过我,何况他也不可能告诉我,理论上应该是毁掉这祭台就算解开了封印。”

  萧连山想了想从地上拾起一块大石头,看着我问。

  “反正都来了,怎么也要试一试,先砸了这祭台看看有没有什么反应。”

  越千玲很好奇我居然没阻住萧连山,在我点头后,萧连山不一会功夫就把一个保存几百年完好无损的祭台砸的四分五裂一片狼藉,旁边的越千玲和顾安琪看着都心疼。

  萧连山看看破烂的祭台喘着气问我。

  “哥,怎么样,封印解开了吗?”

  “这里是假的。”我深吸一口气淡淡回答。

  “假的?这里怎么会是假的,难道这里不是明十四陵?”顾安琪听我这么一说吃惊的问。

  “这里是不是明十四陵并不重要,但这里一定不会是秦一手封印九天隐龙决法力的地方。”我摇着头很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萧连山举着石头不解的问。

  “魏雍要靠我才能帮他毁掉大爷海里的封印,而且秦一手也说过,封印的九天隐龙决除了我任何人都无法破除。”我指着萧连山苦笑着说。“连山能砸掉这祭台,魏雍同样也能,可这祭台还完好无损的保留到现在,只说明真正封印九天隐龙决的地方并不在这里。”

  我忽然发现很久没听到闻卓的声音,回头才看见他到处在观望,我正想开口问他,见闻卓把指头竖在嘴边,示意我不要说话,他好像在听什么声音。

  闻卓忽然走到越千玲身边,这一次他很认真。

  “你有玲珑心不会被干扰,你闭上眼睛聆听,看看能听见什么?”

  越千玲一愣,见闻卓一本正经的样子,也没多问,按照闻卓说的去做,我们大家都没说话,整个空旷的岩洞异常安静,即便是落一根针恐怕都能听的清楚,但我却什么也没听到。

  越千玲好半天才睁开眼睛,有些疑惑的说。

  “不知道我是不是听错了,我听见有岩石断裂发出的细微撕裂声,还有海水从岩石缝隙渗透的滴落声。”

  闻卓和我对视一眼样子有些严峻。

  “这里不能久留,赶紧退回去。”

  既然这祭台并不是封印九天隐龙决法力的地方,那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看闻卓如此紧张,我连忙让大家原路返回,刚走了没几步,所有人都听见一声沉闷的断裂声,声音很巨大从远处的河道传来。

5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五十三章 汉白玉祭台”

  1. 回复 2014/03/18

    Anonymous

    谁是黄爷

  2. 回复 2014/03/18

    田淼

    谁是黄爷

  3. 回复 2014/03/24

    路人甲

    为毛我觉得黄爷是黄帝。。。

  4. 回复 2014/03/27

    懒洋洋

    黄爷出来也就是结局了!

  5. 回复 2017/01/23

    独狼天涯

    黄爷是赢政
    秦雁回有赢政的一魂一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