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五章 巨型青铜雕像

  我们浮出海面,这里的水流相对要缓慢,不过在海面上是一层很浓重的雾气,我猜想应该和刚才的火海冰山有关,被蒸发的雾气一直弥漫不散聚集在这海面。

  我们从来没看见过如此奇异的景象,回头还可以清楚这里的地形环境,这里的海水都是从我们之前过来的海道里流淌出来的,而那壮观又惊心动魄的火海冰山真犹如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帘,把之前的海道和这里分割而开。

  浓重的雾气笼罩在海面,我们看不清周围具体的情况,离火海冰山越远,海面越是安静,我们漫无目的向前游动,我们之前一直认为被冲到了大海之中,可等我们游出海面才发现,头顶上并没看见太阳或是是月亮的光线。

  但很奇怪这里尤为的光亮,和之前阴暗的海道比起来,这里像是仙境,而相对而立的火海冰山就犹如阻挡凡人进入的仙境之门。

  我们望向头顶,都以为自己眼花,闻卓甚至已经揉了好几下眼睛,还是不太确定,最后游到我身边诧异的问。

  “为什么我们头顶上有鱼?”

  这就是令大家瞠目结舌不可思议的地方,我们的头顶上有无数五彩斑斓,甚至是没见过的海鱼在游动,感觉有点像在鱼缸中观看一样,只不过我们在鱼缸的底部。

  我们在海面上,而我们的头顶有海底生物……

  很难解释和理解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就这样仰着头看着这些来回游荡的海洋生物,直到顾安琪说出那句不可思议的话。

  “我……我们在海底?!”

  如果我们真在东海之底,那我们头上的又是什么,一切都很真实,不像是我们的幻觉,最让我们好奇的是,为什么这里会有光线,而且如同白昼,可惜海面有雾气阻挡,否则我们就能看清楚到底在什么地方。

  “你们看,那边好像有火光!”萧连山指着远处大声喊。

  我们望过去,在浓密的雾气中果然看见若隐若现摇曳的光亮,我们向那边慢慢游过去,因为担心再遇到火海冰山之类突如其来的险境,我们前行的速度很慢。

  离光亮越近我们发现海水越浅,似乎是到了浅滩的岸边,当我们从海水中站起来的时候,我弯腰拾起一捧海沙,细细的搓揉很真实的感觉,这片海滩同样也被雾气所笼罩,看不清前面有什么。

  但没走几步我们居然在地上发现颜色青灰,质地坚硬石板堆砌的道路,越千玲蹲在地上研究了半天,拿起一块断裂的石板制作规整、浑厚朴实。

  越千玲越看越诧异,在石板上敲击几下有回声,有看看断口面整整齐齐,抬头很意外的说。

  “敲之有声,断之无孔,这……这是历史上颇负盛名的秦砖。”

  我一愣,从她手中把石板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然后也蹲了下去,这些石板铺成的路一直延伸到雾气之中,看样子很长,而石板路都是由我手里这种条形砖组成。

  我让萧连山到岸边捧来水冲干净石板上的沙土,露出典型的秦代龙纹,而且最中间的砖上还有铭刻的秦篆,虽然年代久远不过依旧能很清晰的辨认出上面的文字。

  千秋万岁与地无极。

  越千玲没有看错,这的的的确确是秦砖,而且看着铭文,还是只有帝王能尊享的秦砖,这条通道一般人是不能走的,这是秦王的御道,千年前只有秦王能踩在上面,谁会在这离奇的地方修一条御道呢?

  “这通道修建的年代远比之前的明十四陵要久远。”顾安琪想了想对我们说。“既然有人在这里修建道路,你们说……这里会不会有人啊?”

  “怎么可能,这都是千年前的东西了,谁可以活上……”越千玲按照习惯性的思维去否定顾安琪不着边际的想法,可很快又停住没再说下去,我猜她可能是意识到,似乎她见过活了上千年的人已经并不少了。

  我们沿着御道向前,有了道路的指引我们也不怕走错方向,可是雾气太重,看不清前面有什么,我们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萧连山走在最前面,警觉的留意着四周,这里太安静,越是这样我们反而心里越没底。

  “前面有东西。”萧连山忽然机警的示意我们停下来。

  我们在御道两边看见一个对称的棱角,走近才看清楚是青铜所制造的一种器物,可因为被雾气所遮挡看不清全貌,大体上看像一根青铜柱,保存的极其安好崭新如初,上面有层次分明的纹饰和典型秦代风格的线条,不过我们都不知道这青铜柱是干什么用的。

  但很快我们发现这青铜柱比我们想象中要大的多,我们仅仅是看见其中一角,我们围着这青铜柱走了一圈,等再回到原来的位置估计用了十分钟,这不是大,确切的说应该是巨大,我一直在心里记下脚步,最后估计出这东西竟然比越雷霆那套三百多平的房子还要大。

  而且走了一圈后我已经不再确定这到底是什么青铜器物,因为从不同的方向看,完全是各不相同的样子,我们只能看见底部的形状,至于被雾气遮挡的上面是什么样子就不得而知了。

  越千玲看了半天若有所思的说。

  “看这纹饰应该是秦代虎狼纹,不过虎狼纹多用于铠甲之上,怎么会铭刻在这里?”

  萧连山用手在上面敲击几下,发出厚重低沉的回音,闻卓一直没说完,一个人又围着青铜柱走了一圈,最后停在我面前,皱着眉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居然单膝跪了下去,一边看着青铜柱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动作。

  我们都一愣,不明白他在干什么,闻卓忽然指着自己弓膝的腿笑着问。

  “你们看这像什么?”

  “……”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明白闻卓的意思。

  闻卓从旁边拾起一块小石头放在他单跪的身前,不慌不忙的说。

  “你们这样看不会明白的,你们当这小石子就是现在的我们,而我就是这青铜,你们看见什么?”

  闻卓单膝而跪,按照他的设定,我们只有小石子那么大小的话,在他面前我们完全要仰视才能看见,不过很快我眼睛一亮,闻卓单立的那只腿和我们看到的青铜柱倒是有些相似。

  我再看看闻卓的样子有些吃惊的说。

  “你……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单膝跪地的青铜人?”

  “怎么可能。”萧连山拾起闻卓面前的石头憨笑着说。“这要是一个青铜人,那该有多大……”

  萧连山刚说到一半,忽然我们感觉身后平静的海面忽然在翻滚,带着强劲的气流迎面向我们吹来,围绕在我们身边的雾气在风中被吹散,我们周围的一切变的清晰。

  我们终于看清楚了面前的青铜柱,不过正如同闻卓比喻的那样,我们真的如同他面前的小石子,头抬的越高我们口张的越大。

  那并不是青铜柱,我想起了盲人摸象的典故,因为实在是太大,相比起来我们在这尊雕像下面太过渺小,所以如果不看全貌的话,我们永远只能对着局部去猜测,如果不是那阵恰到合适的风我们永远也不会看清楚这庞然大物。

  一个有七层楼高的巨型青铜秦兵,单膝跪立在我们面前,全身一套崭新的虎狼纹饰铠甲,头戴青铜胄,面部是饕鬄青铜面具,雄壮威严,虽是跪地可气势凛然杀气四溢。

  在青铜秦兵的背上是一个巨大的火盆,上面燃烧这熊熊烈火,在御道两边左右各一个,我们之前看见的光亮就是从这火盆中发出来的,这是两个秦兵跪膝灯,像两个不可侵犯的卫士不但照亮了这海滩,同时也守护这这神秘离奇的地方。

  我们完全被这两个青铜秦兵所震撼,我们站在下面只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迫感和难以用语言描绘的惊讶,特别是青铜兵脸上饕鬄面具,我都有些恍惚,似乎跪在这里的就是一只巨大的上古凶兽。

  我们太专注去看这气势磅礴的青铜雕像,刚才翻滚汹涌的海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恢复了平静,之前的大风吹散了这里的白雾,我们这才完全看清楚我们到底在什么地方。

  这里居然是一座海岛,和普通的岛屿没什么分别,有连绵起伏的群山和郁郁葱葱的树木,只是这里太过安静,我们甚至连海浪的声音都听不见,那条御道一直在向海岛深处延伸。

  我们沿着御道一直向前走去,每一步依旧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我不时回头看那两尊巨大的青铜雕像,到底要多少人才能铸造出这样的雕像,为什么在这荒无人烟的海岛上会有秦砖和秦兵雕像,能拥有这些东西的人我只能想到那个不可一世的三界王者。

  可到现在我并不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御道把我们带到山脚下,从建造痕迹看,这山曾经被挖掘过,在御道两边是青石凹槽,里面有白色的液体,我用手沾染点发现油滑,闻了闻不像是之前用于照明常见的鲸油。

2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五十五章 巨型青铜雕像”

  1. 回复 2014/10/13

    饕餮

    为什么要打错我的名字

  2. 回复 2014/12/08

    黄爷

    你们都进了二元次了谁来和我玩

  3. 回复 2017/06/26

    跳跳鱼

    u一样烫头发风风光光哈哈哈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