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八章 上古凶兽

  萧连山和顾安琪见我们极其恐慌和煞白的表情,或许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萧连山站起身时候,就站在那硕大的瞳孔前面,我们能清楚的看见那只眼睛眨动,我蠕动着喉结,一种莫名的毛骨悚然,然后抬起手,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说话,我们生怕任何微小的声响都会刺激到萧连山身后的凶兽。

  我缓慢的伸出指头指向萧连山身后提示他,顾安琪还没明白我动作的意思。

  “他没事了,就一个小伤口,我帮他包扎好伤口了。”

  萧连山侧头感激的冲顾安琪笑了笑,回过头正准备说什么,忽然愣在原地,我猜他的余光应该是看见了那睁开的瞳孔了,然后再慢慢把头转向后面,整个人拉着顾安琪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没站稳跌倒在地上,撞翻一堆金器在空旷的宫殿中发出清脆而久远的回响。

  顾安琪还没反应过来,看萧连山惊慌失措的样子去搀扶他,抬头的时候这才看见那只巨大的眼睛,一声尖叫后,捂着嘴不由自主向后退。

  我的手心一片冰冷,然后听见一声从巨大而低沉犹如牛鸣般的嘶鸣声,像是从地底传来撞击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房,那只眼睛开始移动,确切的说应该是整副壁画都在游动。

  事实上到现在我们在明白,那并不是壁画,地面和金宫随着烛九阴的移动而地动山摇般颤抖,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拉着越千玲叫大家赶紧往外跑。

  等我们跑到金宫外面,烛九阴并没有追来,我时不时看着里面,金宫深处的壁画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条巨大的通道,我这才留意到金宫大门口两边的柱子,之前进来的时候没太留意,柱子上有道法咒符铭文,闻卓一看认出是锁魔咒,我想起金殿里那八条铁链,这金宫是被法力加持过的法器。

  破蓬莱,锁……阴于底,凿山镇……,沉东海万世不……

  我有些明白石壁上篆刻文字的意思,破蓬莱,锁烛九阴于底,凿山镇金宫之下,沉入东海万世不启。

  闻卓让我们别停往上山跑,这片海滩太空旷一目了然,我们站在这里很快就会被烛九阴发现,整座海岛都在微微的颤抖摇晃,等我们跑到半山腰的时候,震动慢慢平息下来,我忽然发现海岛不知道什么变的更加明亮。

  我低头看山下没有发现烛九阴的身影,当一声震耳欲聋的鸣叫声清晰的响起时,我们抬起头终于看见了传说中上古凶兽。

  烛九阴像一条赤红色巨蛇,身覆三角硬鳞,粗糙坚硬,色作暗红,背脊上还有一排龙鬣般的骨状突起,一个巨大的头又象人面又象龙头,五官俱有,额头上还有两只长角,上有双目上下而立,面相凶狂,身长无边无际盘踞在之前那座凿山而建的雕像上,可见这条烛九阴有多巨大。

  烛九阴通体发着耀眼的白光仰头嘶鸣,头上那只睁开的眼睛好像具有勾心夺魄的能力,在海岛上巡视估计是在找寻我们的踪迹,闻卓在山间发现一个山洞,给我们招手,在烛九阴目光扫视来之前我们躲了进去。

  “那……那是什么东西?”萧连山惊魂未定的问,声音都有些颤抖。

  “烛九阴,传说中的上古凶兽,据说是钟山之神,名日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启之东。”闻卓压低声音说。“没想到还真有这玩意,这些麻烦大了,先不说烛九阴到底有多厉害,就它这个头,我们在它面前像蚂蚁,这要是让它找见我们也不用回去了。”

  “上古凶兽?上古的玩意怎么会在这里?”萧连山蠕动喉结心惊胆战。

  “烛九阴不假,不过未必像传说中那样,真有那么厉害也不会被镇压在海底,看样子估计也被困了千年了,居然还活着。”我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不过个头是太大了点,想必当年嬴政也是没有办法才把烛九阴锁在这里,用金宫镇守困于海底。”

  “我知道秦叔为什么要选这里封印九天隐龙决了。”越千玲看着我说。“这里不能用道法,而烛九阴应该是被道法加持的铁链锁住的,所以才老老实实困在这里千年,一旦你破除封印,也就放出烛九阴。”

  “……”我点点头警觉的看着山洞外面说。“秦一手防的不是我,应该在防魏雍,既然嬴政能把烛九阴锁在这里说明就有办法制服它,但魏雍没有这能力,秦一手是担心万一魏雍想到办法破除封印,以防万一让烛九阴守护这里。”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顾安琪一脸茫然的问。

  我一时无语,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顾安琪的话,外面那个庞然大物在传说中有极强的法力,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些传闻有多少是真的,但我一点也不想去验证,烛九阴就盘踞在雕像之上,尾巴还拖在山下,头直立于雕像之上,就可见这条烛九阴有多长多大。

  就如同闻卓说的那样,我们在它面前像蚂蚁搬大小,不要说烛九阴有多大法力,就是身体压下来这海岛估计都会承受不起。

  “嬴政不是挺厉害的吗,三界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怎么会把烛九阴锁在这里,杀了不是更方便。”越千玲有些不解的说。“难道连嬴政都杀不了烛九阴,没办法才把它锁在这里?”

  闻卓慢慢走到洞边,找来树枝在洞口燃烧的凹槽中沾染点白色液体回来,看了半天递给我意味深长的说。

  “这凶兽在传说中有彻夜龙衔烛的说法,大禹治水时曾经杀过一条烛九阴,用其油熬制成膏点燃不熄不灭。”

  “那也只是传说啊,这么大一只巨兽谁能杀的了。”顾安琪无力的说。

  “那也未必,记载中烛九阴血白如蜡。”闻卓指着我手中燃烧的木棍说。“这凹槽里的并不是鲸油,这液体如果没猜错应该就是烛九阴的油膏,说明真有人杀过烛九阴。”

  “这油膏会一直不灭?”越千玲忽然认真的问。

  闻卓点点头不慌不忙的回答。

  “我们来之前看见的那两个巨大的青铜秦兵,背上驮的火盆一直在燃烧,这里应该修建千年之久,可见这火盆就没灭过。”

  “我……我倒是还知道一个地方有这样的不灭的火。”越千玲若有所思的说。

  “什么地方?”萧连山问。

  “秦始皇陵。”越千玲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据记载,秦始皇陵地宫内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而在野史中也提到,秦王嬴政当政时,曾在今燕山一带捕捉到过龙,熬制成油,作为秦皇陵的长明灯油,可万年不灭。”

  我眉头一皱看看手中树枝上那些白色的液体诧异的说。

  “如果这些就是烛九阴的油膏……难道嬴政曾经真杀过烛九阴?!”

  “那就好办了,以前能杀现在同样可以杀。”萧连山眼睛中有了些希望。

  “之前嬴政道法高深杀一只烛九阴我还能理解。”我重重叹了口气回答。“如今我们连道法都用不了,就我们几个难道还想赤手空拳去杀上古凶兽?”

  “没有道法是因为这里被封印过,估计最开始封印这里的目的就是因为这条烛九阴。”闻卓想了想漫不经心的说。“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既然嬴政能杀掉烛九阴,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修建这里呢,困住这条烛九阴有什么用?”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解决不了外面这条上古凶兽,我们就要被困在这里,问题是就算解开这里的封印,也没十足的把握能打败烛九阴,何况封印一破,这里就会瞬间被淹没。”我忧心忡忡的叹气。

  “这烛九阴就是上古凶兽?”顾安琪忽然若有所思的问。

  我和闻卓点点头,看见顾安琪竟然笑了起来,从身上拿出闻卓给她的天罡混元伞,然后张开手指着上面的青龙印记说。

  “不是说这混元伞能收洪荒凶兽吗,我现在是这把伞的主人,如果有道法的话,我不就能把这条烛九阴给收了。”

  我们顿时抬起头,居然还忘了顾安琪的天罡混元伞,这是道家十大法器之一,威力非同小可不但可以召唤洪荒百兽,同时也能镇收凶兽,这烛九阴再厉害也是六道之物,而顾安琪手中的天罡混元伞刚好就是它的克星。

  越千玲刚高兴了片刻表情又黯然下去。

  “就算安琪能用法器收服烛九阴,那也要有道法才行,这里被封印过,除非破除封印珠……可没有封印这里会被淹没,恐怕安琪的伞还没撑开,我们就已经被淹死了,这条庞然大物要是让我们放出去,那还得了。”

2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五十八章 上古凶兽”

  1. 回复 2014/09/23

    混元伞

    我到底属于谁啊?

  2. 回复 2017/01/30

    安琪

    我是你现任主人

  3. 回复 2017/03/29

    匿名

    萧连山这个傻逼,是纯的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