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九章 封印珠

  听见越千玲的话,山洞里又陷入一片死寂,我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沉默了半天后,转头看看闻卓。

  “如果我解开封印,就能获得一部分没有封印的九天隐龙决法力,我的道法会突飞猛进,能不能打过烛九阴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们两人合力……”

  我话刚说到一半,闻卓淡淡一笑,双手用力搓揉几下脸说。

  “你该不会是想合你我二人之力在这海岛用道法再设一道屏障,阻止海水淹没这里吧。”

  “我一个人或许做不到,但我们两人的道法应该没问题。”我点点头深思熟虑的说。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和你施法的时候是不能做其他事的,更不能分心,这样一来万一烛九阴攻击我们,你和我就只能坐以待毙。”闻卓不以为然的笑着。

  “到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怎么样,敢不敢试试。”我问。

  “没什么敢不敢的,横竖都是一个结果,要么被困死,要么被外面怪物咬碎,可是这海岛这么大,我们两人合力就算能结道法屏障,但不知道能坚持多久。”闻卓很冷静的看着我。

  “我们尽量坚持,主要是给安琪争取时间,她能把烛九阴给收了,后面的事走一步看一步。”我说完转头看着萧连山很慎重的说。“连山,到时候我和闻卓就帮不上忙了,你要寸步不离跟着安琪,万一有事你要替安琪挡着,一定要坚持到安琪撑开天罡混元伞。”

  萧连山把龙角号拿出来沉稳的点点头。

  “哥,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外面那怪物靠近安琪的。”

  安排好每个要注意的细节,我们悄悄走出山洞,烛九阴还盘踞在雕像上仰头嘶鸣,好像在宣泄被困千年的怨气,如牛吟般低沉的吼叫声在海岛上空经久不息的回荡,振聋发聩令人有种莫名的胆寒。

  烛九阴的注意力现在还没回到海岛上,一直抬着龙首啸天,好像也知道自己还在海底,想要挣脱封印离开这里,我和闻卓屏气凝神走在前面,我让其他人尽量不要发出声音,从我们这里到金宫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且下面的海滩空旷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一旦让烛九阴发现我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烛九阴通体发光的身体把整个海岛照射的如同白昼,我们沿着石壁如履薄冰的前行,前面的金宫已经被逃窜出来的烛九阴毁坏,一片狼藉的被山岩所覆盖,在乱石中那黄金祭台上的封印珠还完好无损,因为有强大的法力护罩,也没能被垮塌的山岩砸毁掉,封印珠散发着赤红的光芒在乱石中格外醒目。

  我们低着头向黄金祭台走去,根本没有路完全是在倒塌的山岩中摸索,每一步都极其的轻,生平细小的声音惊动了头顶的烛九阴。

  啊!

  身后传来一声惊叫,我心一颤回头看见越千玲的脚卡在石缝中,表现很痛苦,她想拿出来可越是用力她脚周围的碎石纷纷掉落,在异常安静的海岛这点声音就变得格外清晰。

  我忽然感到身边瞬间一片阴暗,周围的气息流动着血腥的味道,我缓缓转过头,盘踞在雕像上的烛九阴已经从上面把头伸了下来,或许是我们太渺小,在山岩中烛九阴还没看见我们,我轻轻在下面摆着手,示意躲在山岩后面都不要动。

  烛九阴游动这身体,山顶上被带动的石头纷纷砸落下来,犹如石雨从天而降,明明知道险象环生可也没人敢动一下去躲避,还在这些石头都没落在我们身上,我看见越千玲用手捂着自己的嘴,脚依旧卡在石缝隙之中。

  也许这些落石干扰了烛九阴的注意力,并没往我们这边看,巨大的身躯缓缓从我们头顶游过,遮天蔽日般挡住我们周围所有的光线,我们被笼罩在一片阴暗之中,我甚至能看清烛九阴身上蠕动的鳞片,那身躯离我们不过几米,我已经好半天不敢呼吸,烛九阴一直悬浮着身体,一旦压下来我们瞬间会是一滩肉泥。

  烛九阴巨长无比的身躯在向海边游去,我小心翼翼走过去,帮越千玲把卡住的脚拿出来,一片红肿伤的不轻,我看她一直紧咬着牙,到现在我也不敢说话,见越千玲淡淡一笑对我点点头,应该示意我不用担心她还能坚持。

  旁边的闻卓轻轻抬手让我继续往前走,现在烛九阴背对着我们,而黄金祭台距离我们已经没多远,我把越千玲交给萧连山搀扶,顾安琪一直很紧张的抱着天罡混元伞,我和闻卓慢慢向前面走去,每一步都极其的漫长,我的心一直提在嗓子眼上。

  等好不容易走到黄金祭台旁边时,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烛九阴巨大的尾巴如同一座矮山般环护在祭台四周,我们根本过不去,忽然有些奇怪烛九阴好像是有意识的守护着这里。

  我看见烛九阴在海滩巡视了一会后,头开始慢慢向我们这边转动,我心里一惊,我们这里的位置太醒目,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只要烛九阴回过头就一定能看见我们,而封印珠被烛九阴的尾巴阻挡着,我们逾越不过去。

  这个时候我看见旁边的闻卓嘴角翘起,那表情有些无所谓和从容,弯腰拾起一块石头,笑着对我说。

  “我引开烛九阴,你去解除封印,这样拖下去大家都危险。”

  我一愣,闻卓口上说的轻松,他要引开的是上古庞然大物的凶兽,对于没有道法的他来说,被烛九阴发现是什么结果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他的表情很决绝和坚定,我知道说什么他都不会听。

  “你别去,我去。”萧连山向前走了一步压低声音说。“你们还要结道法屏障不让海水淹没这里,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哥一个人怕是不行。”

  “这事还有抢的,你保护好安全,她才是关键,能不能收烛九阴就全靠她了。”闻卓不羁的轻轻一笑对我说。“你解开封印我就恢复道法,或许还能和烛九阴抵抗一下,也算是帮安琪争取点时间,你的道法屏障能撑多久算多久,就算这里被淹没,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上古妖物放出去。”

  闻卓说这话的那一刻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可怎么也想不起来,记忆中也是这样的生离死别,我刚想说些什么,闻卓已经转身走了出去,我看见他深吸一口气,悄悄走到被乱石覆盖的金宫外面,尽量移动到和我们相反的方向,掂量着手中的石头,回头一脸邪笑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义无反顾的把石头砸向烛九阴。

  烛九阴巨大的龙首立起来,身体随之游动,慢慢转向闻卓,巨大的身躯盘绕在一起,闪烁着冥金的妖眼居高临下审视着下面昂首挺胸的闻卓。

  “你好歹也算是神物了,有多大本事拿出来显摆显摆。”闻卓仰着头大声喊着,在他脸上看不出一丝惧怕。

  烛九阴硕大无比的龙首缓缓探了下去,和闻卓就相隔数米,那巨圆的妖眼透着夺人心魄的寒意,烛九阴每次低沉的呼吸都是一股强劲的腥风,周围的海沙被卷起漫天飞舞,吹的闻卓下意识用手去遮挡,向我这边看了一眼。

  烛九阴虽然移动了身体,不过环护在黄金祭台上的尾巴并没挪开,我看见闻卓又拾起一块石头,向旁边吐了一口带沙的唾沫,扬起手重重向烛九阴睁开的那只妖眼砸去。

  或许对于烛九阴来说,这飞来的石头仅仅是一粒沙子而已,不过或许是烛九阴也没意识到,居然有人敢这样攻击它,何况眼睛被打了一下,烛九阴的龙首收了回去整个身体立了起来,在空中甩着巨大的头颅仰天低吼一声。

  一直盘踞在黄金祭台上的尾巴也随之缩了过去,散发着赤红光芒的封印珠露了出来,我知道闻卓已经激怒了烛九阴,他用这样的办法让我有机会去解开封印,但代价是……

  我心里有些隐痛,没再去看闻卓那边,冲向黄金祭台一把将封印珠拿在手中,用力一握,封印珠应声而碎,环护在珠子周围的赤红光芒瞬间向四周扩散而去,我忽然感觉有一股强大的道力从手中往我身体内涌动,这法力我曾经感应到过,那才是九天隐龙决真正应该拥有的威力,虽然只有一部分,可我依稀能感觉到那一瞬间我拥有了那个王者的力量。

  在赤红的光芒扩散后的刹那间,我们头顶的海水呼啸而至宛如崩塌的天际般压了下来,我连忙双手掐指决向头顶指去,大喊一声。

  乾象天灵,坤以运载,不得违时,周而复始,天丁受吾,神印六甲,卫吾身形,何神不从,何鬼敢当。吾印指天天倾,指地地裂,急急如律令敕。

  咒符一出从我两指出霞光映射漫天,果然没被封印的九天隐龙决非同小可,我一出咒符就感觉到,霞光顷刻间将整个海岛环护其中,重新结下道法屏障,倾塌下来的海水又被抵了回去。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五十九章 封印珠”

  1. 回复 2015/01/30

    上古神兽

    越看越扯

  2. 回复 2017/04/12

    这不扯你也看不到这么后面,况且这本来就是小说,又不是真人真事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