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一章 烛九阴

  闻卓的那身黄金甲太耀眼,以至于他向我们走过来的时候,我甚至都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我已经看不见他手中的金锏,不过等到他走近的时候,我才发现或许那威风不是可以信手拈来的。

  认识他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闻卓如此疲惫的样子,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貔貅啸世金甲下的那个人依旧还是我认识的闻卓,即便已经极其的虚弱,可他那标志性的邪笑还是挂在嘴角,和这套威风凛凛的金甲格格不入,和刚才那个犹如下凡天神役使万雷,金锏劈烛九阴的人完全判若两人。

  我笑了,倒不是因为闻卓打败了烛九阴,因为比起来我反而更习惯看到现在这个样子的闻卓,萧连山的目光完全被他身上的黄金甲所吸引,对于萧连山这样做梦都想当将军的人来说,这套铠甲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走到闻卓身边,满目羡慕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金甲。

  ”你在哪儿整的这套铠甲,脱下来给我穿穿。”萧连山兴奋的说。

  闻卓有些吃力的靠着破碎的石壁坐在地上,虽然还露着我们习以为常的痞笑,但脸色却异常苍白,就连呼吸都有些不协调,我看得出闻卓是在努力调息和控制,现在的他已经虚弱到极点。

  ”这金甲……你穿不了的。”闻卓喘着气,说话也有些断断续续。”刚才如果不是形势危急,打死我……也不会穿这身行头。”

  ”闻卓哥,刚才你好厉害,居然把烛九阴都打死了。”越千玲之前被山崩地裂的摇晃摔在地上,站起身很吃惊的看着闻卓。”可能是你太累了,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就是,你既然能打败烛九阴,早点说啊。”顾安琪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的抱着手里的混元伞。”害的我们一直提心吊胆,我都忘了撑开混元伞。”

  我因为要全力支撑抵挡海水的道法屏障,不能过多的分心,可看见闻卓现在这个样子,心里隐约感觉不太对劲,走到他身边才发现坐在地上的闻卓满头冷汗,不断舔舐着他自己干燥的嘴唇。

  我蹲在他身边伸出手摸他额头,触碰到闻卓身体的瞬间,闻卓那身金甲立刻再次发出夺目耀眼的金光,像是一个护体罩把我的手给震开,很强大的力量在排斥和抵触一切靠近的法力,不知道是因为我用全力结下道法屏障消耗太多道法,居然连九天隐龙决的法力,这金甲也能抵挡和吸收。

  我眉头一皱,重新和地上虚弱的闻卓对视一眼,大吃一惊的说。

  ”这金甲不是你?!”

  闻卓点点头,然后又无力的笑了笑,不太确定的又摇摇头。

  ”理论上说应该是我的,不过现在看好像又不是。”

  ”这金甲上的力量你驾驭不了的,赶紧脱下来,金甲在抗拒一切不属于它的法力,如果你不是金甲的主人,你穿在身上会被反伤。”我焦急的对他说。

  ”反伤到不至于……算起来,呵呵,我还能算这金甲半个主人。”闻卓大口喘着气吃力的笑着。”你说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

  ”不是我想穿这套貔貅啸世金甲,是这套黄金甲自己穿在我身上,每次我生死攸关的时候,这该死的盔甲就会莫名其妙的穿在我身上。”闻卓无可奈何的摇头苦笑,用手敲击了几下胸前的护心镜。”虽然这黄金甲能保护我,可我还不具备操控和驾驭它的法力,所以每次穿完都会元气大伤。”

  ”那你还穿着干什么,赶紧脱了啊。”萧连山没有道法所以他感应不到黄金甲的威力,听闻卓这样一说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这就是我现在最担心的事……”闻卓深吸一口气若有所思的回答。”一般情况下这套黄金甲无所不能,所以每次我都能逢凶化吉,然后这套貔貅啸世金甲也会随之自己消失,可现在还穿着我身上,那说明只有一个结果……”

  ”什么结果?”顾安琪好奇的问。

  ”貔貅啸世金甲能感应到潜在的危险,到现在还穿着我身上。”闻卓一边说一边抬头看我,目光中充满了迟疑的担心。”说明……说明我现在并不安全。”

  ”烛九阴都被你打死了,这里还……”

  越千玲的话只说到一半,我们脚下的地面开始微微颤抖,牛鸣般的低吼声再次响彻海岛,我们又被笼罩在庞大的阴影中,我缓缓转过头去,烛九阴盘踞的巨大的身躯,睁开的妖眼龙首已经从地上直起来,再一次耸立在我们的面前。

  闻卓役万雷劈击,再加上之前那重重打在烛九阴头上的金锏,就连我都相信着烛九阴是被打死了,要知道闻卓专制的是九霄三十六天神雷,这不是普通道法可以驱使赦令的天雷,有劈三界秽浊混沌和邪魔的威力,更不用说闻卓全力打在它头上的金锏,仅仅是震荡的冲击力都险些冲开我的道法屏障,可见威力有多巨大惊人。

  事实上,之前我就一直很奇怪,烛九阴被万雷击身居然没灰飞烟灭,虽然倒地我却没看见烛九阴身上有半点伤口,如今烛九阴再活过来已经彻底的狂暴。

  闻卓坐在地上居然笑了,仰着头看了看庞然大物般直立的烛九阴。

  ”对嘛,这才有点上古神兽的样子,真被我就这么容易打死了传出去也丢人现眼。”

  闻卓虽然没杀死烛九阴,不过刚才他那样威风的把烛九阴打倒在地,虽然烛九阴现在又活过来,但几乎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闻卓的身上,只有我看见他苍白的脸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闻卓也发现其他人都盯着他,摇头苦笑。

  ”没用的,我对烛九阴是没办法的,至少现在我对付不了这上古神兽,关于烛九阴的传说应该是真的,天罡雷部神雷我能役使,可烛九阴是上古混沌之前就有的神物,神雷对它没有用,我这身黄金甲能让烛九阴伤不了我,可我也伤不了它。”

  连九天神雷都伤不了丝毫的烛九阴,所有人听完闻卓的话顿时一片茫然,我要全力抵挡海水倾塌无暇顾及烛九阴,剩下的人里就数闻卓最厉害,他的道法修为和我不相上下,而且还役使万雷金甲护身也对这上古神物无能为力,一时间连我也没有了主意。

  烛九阴在天际甩动着硕大无比的龙首,发出的低吼声充满了暴躁的愤怒,看样子闻卓那金锏虽然没伤到它,不过也让烛九阴痛的不轻,我们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烛九阴盘动着身体把龙首缓缓转过来,能遮天蔽日巨大的身躯向我们游过来,把我们堵在废弃金殿的角落中。

  ”安琪,撑开你的伞啊,收了烛九阴。”越千玲忽然很激动的大声说。

  萧连山和顾安琪也都反应过来,都把目光集中到顾安琪手中的伞上,天罡混元伞能收洪荒百兽,如果说这里还有谁能克制烛九阴,想必也只有顾安琪手中这把伞了。

  可我和闻卓都没有多少反应,甚至丁点希望也没寄托在顾安琪的伞上,之前按照计划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顾安琪在争取时间,不过看见重新从地上活过来的烛九阴,我才意识到这个计划是错的,相信闻卓现在也心知肚明。

  只不过知道的有些晚,我们太低估了这只活在传说中的上古霸主,或许是因为还有丝毫的侥幸,我和闻卓居然都没阻止顾安琪,她站到石台上,撑开天罡混元伞,用被铭刻青龙印记的手握着伞柄,混元伞上的符咒瞬间明亮起来。

  闻卓教过顾安琪天罡混元伞如何使用,顺时针旋转是召唤出洪荒百兽其中之一,等伞停下了上面的图案是什么,召唤出来就是什么,不过对于烛九阴来说,似乎召唤出来什么都无济于事。

  而逆时针旋转是收服洪荒百兽,顾安琪转动伞柄,伞面上的金光符咒在转动中变成一道白色光圈,一层一层从伞面扩散出去,这伞上有雷部天雷、地雷和人雷三十六位雷君法咒,道法光圈由无数道咒所组成,持混元伞有赦令天罡雷部的能力。

  那扩散出去的光圈逐渐变大,一层接着一层,道法自然无极无尽,白色道咒光圈就是禁缚神咒,随着顾安琪不断的转动,从伞中祭出的道咒白圈越来越多,像一圈圈绳索把烛九阴套住。

  烛九阴被困在这些道咒中变的烦躁不安,烛九阴虽然巨大无比,可道咒无极无尽,层层环绕在烛九阴身体四周,顾安琪手中的伞转动越快,套在烛九阴身上的道咒光圈就越来越多。

  烛九阴似乎对这些道咒光圈很是排斥,扭动着巨大的身躯想要挣脱出去,每一次碰到那些白色的光圈,都像是被电击发出刺眼的白光,然后烛九阴再避开,试了几次后,我想烛九阴也意识到这些道咒光圈虽然伤不了它,但上面的道咒却能困住它,烛九阴在越来越多环绕的白色道咒中暴躁的嘶鸣。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六十一章 烛九阴”

  1. 回复 2014/05/18

    冲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