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二章 逆鳞

  看到这场景,我和闻卓本来没报太大希望的眼神中多少有了些期盼,闻卓扶着岩壁站起来诧异的说。

  “这伞上有雷部三十六雷君法咒,能赦令天罡雷部,看样子这些道咒聚集九天雷众之力,竟然能困住烛九阴。”

  “早知道就这么简单,安琪早该用混元伞了。”越千玲在旁边松了一口气。

  烛九阴似乎也意识到困境,即便被这些道咒困住,但依旧不妥协,拼命用巨大的身躯撞击着白色的道咒光圈,虽然每次都剧痛无比的弹回去,但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每一次撞击都伴随着烛九阴发出的振聋发聩的低吼,它巨大的身躯拍打着地面,整个海岛地动山摇。

  顾安琪险些没站稳摔倒在地,如果这些道咒能困住烛九阴,那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因为烛九阴太庞大,要彻底困住它需要太多的道咒,目前仅仅是困住了烛九阴的身躯,但它的龙首和尾部还能在道咒之外,一旦顾安琪手中的伞停下,这些道咒光圈就会消失,所有努力也会变得前功尽弃。

  可任凭烛九阴这样狂躁下去,指不定这海岛都会让它撞碎,我转过头看着越千玲,忽然眼睛一亮。

  “千玲,你的九霄无极幡能锁魂拘魄困魔灭神,威力非同小可,此幡有锁九天乾坤之力,天下万物亦可锁,在幡阵之中神魔都无能为力,你用九霄无极幡锁着烛九阴,这样它就不能乱动了。”

  越千玲从来没用过道法,也没使用过法器,上次我给她九霄无极幡,她折腾了半天也搞不明白有多大用处,听我这么一说,竟然有些兴奋从身上拿出九霄无极幡,如何使用我教过她,虽然她没道法发挥不了九霄无极幡真正的威力,但只要能锁住烛九阴就已经足够了。

  越千玲按照我教的念动幡杖上道法铭文,九霄无极幡忽然变大,被越千玲持在手中,幡体在烛九阴撞击地面所产生的狂风中展开,顿时三界六道神煞之气沛然勃发呼之欲出,越千玲再念动幡身上的锁劫符,幡阵发动整个海岛陷入其中,而烛九阴被幡阵困于阵心。

  幡杖迎风而展,海岛顷刻间风停浪止,一草一木皆为被锁困动弹不得,连我们身边流动的气息也停滞不动,九霄无极幡能锁天困地,烛九阴更不在话下,果然越千玲一祭出九霄无极幡,烛九阴立刻安静下来,犹如被万千铁链捆缚,烛九阴巨大的身躯僵直在原地动弹不得。

  “安琪,你的天罡混元伞不要停,烛九阴不是寻常之物,要收服烛九阴还需要更多的道咒。”我看九霄无极幡对烛九阴有效果,连忙对顾安琪大声说。“千玲帮你锁住烛九阴,只要你的道咒彻底禁缚住它就能用混元伞收了烛九阴。”

  顾安琪点点头,手中的混元伞越转越快,而套在烛九阴巨大身躯上的道咒光圈也越来越多,已经丝毫不能动弹的烛九阴在幡阵中变的老实安静,似乎棘手的事情忽然有变的简单,我心里正暗暗高兴一下,忽然我所抵挡的四周海水有顷塌的迹象,这里的结界是用嬴政元阳所设,要把一整座海岛封印在海底,这等道法能力恐怕除了他没人可以做到,我虽然能暂时抵挡住,但这样的道法屏障太消耗修为,我已经坚持了太长时间,有些力不从心。

  闻卓也注意到四周的道法屏障有松动的迹象,回头看了我一眼,估计他也猜到我坚持不了太久了,闻卓看看已经被道咒光圈禁缚差不多的烛九阴,对顾安琪大声说。

  “你是这伞的主人,能赦令天罡雷部,如今禁咒已成,我教过的道咒还记不记的?“

  顾安琪点点头,把伞举起,伞身向后,伞柄对着烛九阴念动咒法。

  吾有三千六百长随我行统,七十二将,三十六令,刑有天狱,正有霹雳,天雷诸将,吾统天罡混元伞,吾今有敕,天地日月,昏暗乾坤,急速报应。

  顾安琪的咒法一出,环绕在烛九阴巨大身躯周围众多道咒光圈忽然明亮起来,整个海岛被漫天笼罩的白光道咒照亮,那白光刺眼夺目,闪耀过后随即很快消失,然后猛然缩小锁缚在烛九阴的身上,触碰到烛九阴身体的瞬间纷纷炸开,烛九阴庞大耸立的身躯到处火光四射,道咒光圈越缩越小,直到彻底将烛九阴捆缚在其中,因为有越千玲的九霄无极幡阵,烛九阴被锁在阵心动弹不得,任凭这些道咒光圈捆缚。

  “安琪,就是现在,收了烛九阴!”我大声喊。

  顾安琪或许都没想到手中的天罡混元伞居然真能捆缚烛九阴,兴奋不已,都忘了后面的咒法,听我提醒才反应过来。

  用铭刻青龙印记的手掌握着混元伞再次逆向转动,口中大声念咒。

  可咒法念出,我们发现顾安琪的伞却没动,顾安琪有些诧异,再念一次后手中的伞依旧无法转动,回头很茫然的看着我和闻卓。

  我心暗暗一沉,闻卓和我是一样的表情,闻卓摇着头无力的说。

  “看来是收不了烛九阴的,混元伞能收洪荒百兽,可烛九阴是上古洪荒神物,三界初定之前就存在的霸主,既然我役九霄三十六天雷霆都伤不了它,这混元伞估计也只能捆缚烛九阴。”

  “那……那怎么办?”越千玲忽然很慌乱的转头对我说。“我手里的九霄无极幡好像在微微抖动,为什么会这样?”

  我一惊,连忙抬头去看被锁住的烛九阴,那些道咒光圈虽然依旧牢牢的捆缚着它,但烛九阴并没妥协,似乎在想挣脱九霄无极幡阵,而且越千玲手中幡杖抖动的越发厉害,我知道这幡阵恐怕坚持不了太久时间了。

  九霄无极幡,九霄是九天,无极是乾坤无极,能锁天困地,禁缚三界六道之中的天下万物,但是烛九阴是上古神物,不生不灭本不在三界六道之中,烛九阴本身就有毁天灭地再创混沌的能力,九霄无极幡能锁住它,不过也仅仅是暂时而已。

  “收不了烛九阴,不过我还知道一个办法……”闻卓在旁边欲言又止的说。

  “你既然有办法早点说啊,到底是什么?”萧连山急切的问。

  闻卓抬头看了看我,他表情有些凝重,目光中透着一丝孤注一掷。

  “收不了烛九阴,或许能杀了它。”

  “杀了……这玩意刀枪不入的,你刚才那么威猛都杀不死。”萧连山皱着眉头问。“杀了烛九阴,你说的轻松,怎么杀啊?”

  “烛九阴全身的鳞甲既然能抵御神雷,可见没有任何东西能伤的了它,不过烛九阴也不是完全没弱点,它的龙首下和身躯相连的地方有一块黑色鳞片,呈月牙状,那是烛九阴全身最脆弱和柔软的地方,也是烛九阴唯一致命的弱点,如果能刺进去……”

  “那……那里是烛九阴致命的弱点不假,可是,你知不知道如果杀不了烛九阴会有什么后果!”我大吃一惊,打断闻卓的话很认真的问。

  “我知道!”闻卓点点头,不以为然的笑容挂在嘴角。“这九霄无极幡和混元伞估计也只能困在烛九阴,不过应该困不了多长时间了,现在烛九阴不能动,就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能不能杀烛九阴我不清楚,但错过这次机会,恐怕我们再无力和这上古神物对抗了。”

  “哥,原来你早就知道烛九阴有弱点的,你为什么不找说啊?”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他不说,是因为帝王不敢那你们的命冒险,呵呵。”闻卓翘着嘴角看了我一眼,对萧连山他们说。“烛九阴龙首下那块呈月牙状的黑色鳞片叫逆鳞,虽然是它唯一的弱点,可也是最危险的地方,一旦被触及烛九阴会彻底的狂暴,这神物本来就有毁天灭地的本事,真让它狂暴了莫要说我们,这个海岛和这个封印都会被烛九阴毁灭,一旦放它出去……”

  闻卓说到这里已经不再说下去,我相信每一个人都对后果一清二楚,闻卓想了想走过来对我说。

  “其实结果都一样,烛九阴狂不狂暴,我们也控制不了它,而且你的道法屏障估计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不用烛九阴动手,屏障一破我们也会被淹没在海底,到时候烛九阴同样可以出去,还不如赌一把,万一能杀掉它固然是好事,杀不了……呵呵,好像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反正也出不去了。”

  我默不作声的想了想,旁边越千玲手中的九霄无极幡震荡的越发厉害,而且捆缚在烛九阴身上的道咒光圈也有松动的迹象,我知道她们也困不了烛九阴多久了,我深吸一口气转头对萧连山说。

  “连山,我要结道法屏障,而闻卓刚才虚耗太多修为元气大伤,我们两人是无能为力,就只要靠你了,你招阴将上身借幽冥六将之力,撑着烛九阴现在动弹不得,无比要一击必中,否则……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六十二章 逆鳞”

  1. 回复 2016/07/11

    烛龙

    什么玩意,挣不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