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三章 神秘通道

  萧连山点点头,握龙角号在手,闭目凝神威风凛凛大喊一声。

  吾乃受封兵马大元帅,念动真言决,破军闻吾令,北阴酆都大帝座下幽冥六将听令,齐归吾身,代天巡狩神兵火急如律令。

  萧连山咒完顿时阴风四起,再次睁开眼睛,双目赤红溅火,血花香溢芬陀利,雄鬼欢呼纣绝阴,他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十方鬼域杀神纣绝阴的血刹降魔尊枪,冥界六将齐合他一人身上,杀意四溢阴寒之气钻心刺骨。

  萧连山持枪向烛九阴奔袭而去,单脚用力踩地,整个人凌空飞起,双手握血刹降魔尊枪,聚十方鬼众怨力,枪头龙蛇风舞,枪头寒光四溅犹如离弦利箭向烛九阴龙首下面的逆鳞冲去。

  我心里暗暗深吸一口气,萧连山离烛九阴越近我的手就握的越紧,这是我们唯一也是最后的希望,都凝聚在萧连山手中那把血刹降魔尊枪上,上面灌注冥界六将和十方鬼众之力,我们抬着头萧连山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然后我们听见天际传来萧连山的大吼一声,那道寒光不偏不倚刺在烛九阴龙首下面。

  萧连山走之前我特意交代过,不过有没有刺入逆鳞,都务必立刻回来,萧连山向来很听我的话,果然我们看见萧连山很快从天而降,面无表情的走到我面前,不过他手中的血刹降魔尊枪已经不见了。

  萧连山握龙角号送六将离身,阴将抽离而去萧连山也虚弱的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半天才平息下来。

  “我刺进去了!”萧连山抬起头时很得意的对我们笑。

  “全部刺进去了?”闻卓有些不确定的问。

  “谁说逆鳞是烛九阴最软的鳞片,我用血刹降魔尊枪冲上去也不过把枪头刺进去。”萧连山喘着气笑了笑说。“我最后是用尽全力才把血刹降魔尊枪全部刺入。”

  听萧连山这么一说闻卓长长松了一口气,我看越千玲手中的九霄无极幡也没有了动静,眉头缓缓舒展开刚想笑,忽然顾安琪手中的混元伞还有越千玲的九霄无极幡几乎同时被震飞出去,她们两个人也随之倒地,我一怔,这是她们法器被破的结果,我连忙抬起头去看一动不动的烛九阴。

  我看见烛九阴一直僵硬不动的巨大身躯微微动了一下,它竟然挣脱了幡阵,然后身体扭动越来越剧烈,而捆缚在烛九阴身上的那些道咒光圈依旧灼烧着它的身体,漫天都是四溢的火光。

  哞!

  一声巨大的吼叫声从烛九阴口中发出,充满了愤恨和暴躁,它开始缓缓把巨大的身躯缩紧在一起,那些道咒光圈无极无尽也随之缩小,依旧紧紧捆缚在它身上,我已经能预感到什么,有些慌乱的示意大家往后退,躲到山岩的后面去。

  萧连山的血刹降魔尊枪应该是刺进了烛九阴的逆鳞,不过并没有伤到它。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何况被触怒的还是能毁天灭地的上古神物,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烛九阴紧缩的身子忽然猛的用力展开,捆缚在它身上道咒光圈应声而裂,被彻底激怒的烛九阴仰头连吼三声,我们不约而同捂着耳朵,那声音振聋发聩像是一种暴怒的宣泄,我估计每个人的心弦都被拨动变成一种莫名的恐惧。

  被彻底激怒的烛九阴用身体撞击着海岛周围的山体,一次比一次用力,我感觉用全力结下的道法屏障已经快要破裂,烛九阴每撞击一次屏障就破碎一点,这神物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烛九阴的尾巴恣意的拍打在海面上,激起的海浪铺天盖地犹如雨柱很快淹没了海滩。

  我不敢分心咬牙坚持不让烛九阴撞破屏障,烛九阴的狂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巨大的尾巴从海中高高伸起重重向海岛上的山劈去,那尾巴压下来整个海岛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我们清楚的看见烛九阴竟然把一座山劈成两半。

  再这样让烛九阴狂暴下去,用不了多久这海岛周围的屏障就会被破除,可惜我们已经无能为力和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对抗,事实上等我再次从山岩后面抬起头时,烛九阴已经把巨大的龙首转向我们这边,我深吸一口气喉结蠕动一下。

  烛九阴应该是知道我们就躲在山岩的后面,我看见它的身体又慢慢变成赤红,烛九阴焚烧闻卓时我们已经见识过它的本事,它能瞬间让我们躲藏的地方变成火海,而我们已经被它逼在退无可退的角落,烛九阴已经扬起龙首,蕴集的烈焰随时都会喷射出来。

  我能想象当烈焰席卷一切这里变成火海的情景,我们顷刻间会被烧成灰烬,闻卓忽然在身后拉我,回头才看见闻卓指着我们身后的通道说。

  “不能留在这里,我有金甲护体烛九阴的火海伤不了我,你带其他人先进去,我抵挡一会还是没问题的,赶紧走。”

  闻卓边说边站到我们前面,对我点点头,走了出去,我虽然不知道闻卓那身貔貅啸世金甲为什么能让他不被火海所伤,但是闻卓明显元气大伤,没有道法他就算不被火海所伤,但是炙热的温度也会活活烤死他,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烛九阴居高临下那只妖眼透着无上杀意和戾气。

  我咬牙默默拍了拍闻卓的肩膀,转身带着其他人向通道走去,我们现在的位置在金宫最深处,应该是我们第一次看见壁画,也就是烛九阴的地方,在烛九阴离开后金宫的后面露出一条盘旋向上的通道。

  这条通道修建在山体之内,大小刚好容下一个人进出,我让萧连山带顾安琪和越千玲先上去,招呼闻卓赶紧也过来,因为通道入口有一个可以闭合的石门,以石门的厚度来看应该可以阻挡火焰。

  闻卓仰头直视着烛九阴,小心翼翼往后退,刚退了几步,烛九阴巨大无比的龙首忽然张开血盆大口,居高临下俯冲下来,闻卓离石门只有几步的距离,我大声喊着他快跑进来,不过没想到烛九阴动作太快,我话还没出口,烛九阴口中的烈焰汹涌而至,顿时我们之前站立的地方变成火海,烈焰在所有可以触及到的地方蔓延,任何一个缝隙都被火焰所舔舐。

  我忽然意识到这个通道的危险,烛九阴喷射的火焰冲击力之强,火焰会顺着通道一直蔓延上去,我刚想到这里猛然一阵炙热的热流把我掀翻在通道门口,外面已经变成焦土,山岩被灼烧变红,我在地上看见面前一团耀眼的金光,闻卓堵在通道的门口,想必他也发现火焰会冲击蔓延进来,瞬间就会把我们吞噬在火海中,他用自己身上的金甲替我们阻挡汹涌而至的烈焰。

  “别管我,关上石门,我坚持不了多久了。”闻卓没有回头吃力的对我大声说,我看见他面色苍白,所有裸露的皮肤干燥迸裂,他应该是在用最后的道法抵挡高温,不过看的出他的道法已经所剩无几。

  关上石门我们或许会暂时安全,不过闻卓一旦道法用尽必死无疑,既然横竖都是一死,怎么也不能留下他一个人,何况我向来没有抛弃朋友的习惯,我一咬牙把闻卓拉了进来,单手起辟火指决,挡住源源不断涌来的烈焰,再用力把石门闭合上。

  海岛外面的道法屏障被烛九阴撞击本来就松动,我分神去救闻卓后,再无能力结下新的屏障,而原来的已经快要支离破碎,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

  闻卓满脸通红,口干舌燥嘴唇都裂开,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怎么,死你都想和我死一起啊,呵呵,你这个帝王有点意思……”

  “你都叫我帝王了,我又怎么容易死。”我把闻卓从地上扶起来,笑着回了他一句。“据说我有万世天命,我还以为自己死不了,没想到居然会和你死在这海底,想想还挺冤的。”

  我们沿着通道向上走,两边的石壁在火海中滚烫,稍微不小心触碰到都会灼烧皮肤,通道里面的温度异常酷热,流动的全是令人窒息的热气,其实我都不明白我们在跑什么,屏障应该很快就会破了,到时候我们就是不会被烧死也会被淹死,想想我们现在完全是一种徒劳的逃逸,没有任何意义,好像是本能奔命。

  通道很长我和闻卓走了很久也没看见出口,萧连山和越千玲还有顾安琪他们在前面,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按照这通道的方位看,我们应该是在往山上走,但也不知道出口会通向什么地方。

2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六十三章 神秘通道”

  1. 回复 2015/05/03

    灬哭

    沙发。。

  2. 回复 2017/02/03

    有个疑问

    为什么和入地眼这么类似的情节啊。。。两者有什么联系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