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五章 泰山一役

  闻卓向前走一步,我骑于烛九阴龙首,他要仰头才能和我对视,然后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貔貅啸世金甲,再次抬头的时候,目光中多了一丝少见的深邃,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闻卓,他一直一副游戏人间玩世不恭的样子,之前我就察觉出他应该经历过很多事才对,如今看到他这眼神,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金甲还是当年之物,不过物是人非,我已经不是当年你认识的那个人了。”

  “朕登泰山一己之力战九天神众,命亡于朕之手的神兵神甲不计其数,你御下天罡雷部三十六主神消亡殆尽,战至最后一兵一卒朕也未曾见你退去。”我手扶在烛九阴的龙角上,俯视这闻卓冷冷的说。“朕记得当时你就是穿的这身金甲,泰山一役最终以朕封退九天神众而告终,能在朕手下全身而退的人不多,你算其中一个。”

  “那已经是千年之事,我早不记得,何况你说的那个人并不是我。”闻卓和我对视没有丝毫怯弱,他的目光和千年前如出一辙,即便过了这么久,泰山之巅惨烈的一役犹如就发生在昨天,记忆中他身上的金甲破于我手,浑身是伤还据守天界寸土不让,当时为什么我没杀了他,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千年光阴也不过是恒河沙数,秦王昔年意气风发,欲统三界,虽万夫莫敌不过终是倒行逆施,泰山一役,秦王虽封退九天神众,可也难逃天谴,今日你我再聚,我不是当年的那个人,而你也非当时的你。”

  “一派胡言,朕就是天何来天谴一说,不过是朕大意才被封印至今。”我高傲的仰起头不可一世的回答。“如今朕帝星如世,四件神器朕尽得其二,逆贼魏雍早晚是朕脚下亡魂,待找回随侯珠之时,便是朕君临天下之日,三界一统是朕的夙愿,千年前功亏一篑,这一次朕一定不会重蹈覆辙。”

  我缓缓抬起手指着闻卓高高在上的看着他。

  “朕念你刚勇无匹,就留与朕身边辅佐,待朕聚齐元阳,你随朕再战九天,三界一统之日,朕许你神位,重封你神尊之号,也算配得起你身上这套金甲。”

  “神尊之号……”闻卓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舔舐着嘴角看着我。“泰山之巅我御天罡雷部与你一战之后,我已经放弃尊位,重回六道轮回,我说过,我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生老病死都会经历,而且……我从未想过再尊神位。”

  “这又为何,你明明是专制九霄三十六天,执掌雷霆之政,有永生不灭之身。”我瞟了闻卓一眼淡淡的问。“为何要放弃,重回六道轮回,再经常人劫难?”

  “神尊之位又能如何,她都不再了……永生不灭反而是才是劫难。”闻卓叹了口气声音惆怅。

  “她?!”我多少有些诧异的多看了闻卓一眼。“你好歹也是天罡雷部正神,你这神位真不知道怎么修的,居然尘缘难断,不要告诉朕,你因为一介女子放弃神尊之位。

  闻卓笑了笑对我点点头,在他脸上居然看不见丝毫后悔。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你堂堂神尊也有放不下的事。”我有些意外的淡淡冷笑,很好奇的问。“朕很好奇,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你放弃神位入轮回,此女如今何在?”

  “泰山一役……被你诛杀于泰山之巅。”闻卓抬起头很从容的回答。

  我一怔,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孤傲的沉默半天不慌不忙的问。

  “原来是朕手下残魂,这么说起来朕算的上你仇人了,你难道就没想过寻朕了断?可惜……你要是不放弃神尊之位,朕倒还想和你斗一斗,现在的你……连这身金甲你穿的都如此吃力,又岂能在朕面前叫嚣。”

  “我并没恨过你,事实上我应该感谢你才对。”闻卓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样子很认真。

  “感谢朕?此女应该是你至爱,以至于能让你放弃神位,被朕诛杀于泰山,你非但不记恨朕。”我有些疑惑的俯视闻卓冷冷的问。“为何还要感谢朕?”

  “泰山一战,亡于你手中神将都神形寂灭,元神不可能再归天际,只有重回六道轮回,她同样如此转世为人。”闻卓心平气和的深吸一口气很沉稳的回答。“我不想见她一个人轮回,所以放弃神位一心相随,之前我是天界正神,对她心有情愫也只能藏于心底,转世为人无拘无束,世世相陪于她身边反让我心满意足。”

  “只羡鸳鸯不羡仙,你也算是长情之人……”我虽然面无表情,不过听他说完,恍惚中想起穆汐雪,或许这种情感我未必真正能体会,但是看的出,面前的闻卓和穆汐雪亦样无怨无悔。“既然你再入六道轮回,为何你还有前世记忆?”

  “过忘川不敢喝孟婆汤,我怕自己会忘记她,不知道上什么地方去找她,所以在回六道轮回之前,我故意留着这身金甲,毕竟是天界之物,所以每次转世我都能躲过。”

  “难怪,我就是奇怪,以你的年纪不可能永远这样高深的道法,不过可惜你放弃神位,就不再拥有神力,你果然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漫不经心的看着闻卓说。“可就算你记得有何用,那女子可曾也如此?”

  “她不会。”闻卓摇摇头惨然一笑。“我已经记不清她几世轮回了,从一开始她就记不得我是谁,将来亦不会……”

  “你为了一个不认识你的女子相守?!”我深吸一口气,本想问他这样到底值不值得,不过又想到穆汐雪,忽然发现这个问题似乎从来就没有正确的答案,在乎一个人时好像一切都变的不重要,穆汐雪可以为我以命相守千年,而我又何曾不为了救芈子栖宁愿赌上万世天命。

  我的手指在烛九阴触角上点了点,它收缩巨大的身躯,围着我的巨石雕像再缠绕一圈,我默不作声的站在龙首注视着一动不动的闻卓,最后示意烛九阴停在他面前,我慢慢走回到石像上。

  “你在金陵看见我的时候,就知道是朕?”

  “不知道,当时我只感觉很奇怪,金陵王气毁于你手,已断了两千年,那日我竟然见到紫气东来,除非你驾临金陵,否则不可能再有王气。”

  “原来如此,难怪当你知道朕的时候并不吃惊。”我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闻卓意味深长的问。“即便你真不记恨朕,可你已经选择游戏人间玩世不恭,又何必跟随朕到此?”

  “我跟随的那个人叫秦雁回,不是嬴政!”闻卓淡淡一笑不卑不亢的回答。“悲天悯人、宅心仁厚这八个字恐怕在秦王眼中就是笑话,你当年一己私欲,枉顾天下苍生险些导致生灵涂炭,凡是有因果,今日魏雍发动五帝嗜魂阵,妄开幽冥之路等等林林总总,又何尝不是你当年种的因,只不过更可笑的是,千年前是你一意孤行,如今却变成你要阻止这场浩劫,对了……我又忘了,是秦雁回,不是你!”

  “你跟随秦雁回就是为了阻止魏雍?”我漫不经心声音冰冷的问。

  “不是!魏雍早晚会一败涂地,秦雁回和你拥有同样的命格,你能做到的事,他同样亦能做到。”闻卓极其平静的注视我,千年前他在我面前不曾怯弱,现在即便失去神力,我依旧在他眼中看不见害怕。“不过金陵王气祥和瑞吉,绝非是嬴政所有,虽然你帝星入世,但最后你能不能如愿以偿,再君临天下恐怕还是一个未知数,而能阻止秦王你的人或许就只要秦雁回了。”

  “一介凡夫俗子,朕从未放在眼里,既然你如此言辞凿凿,那你就拭目以待,好好看着朕聚齐元阳三界一统之日。”我冷冷一笑高傲的瞟了他一眼。“朕真君临天下,你又如何?”

  “那你我早晚会有一战!”闻卓面无表情从容不迫的看着我。

  “哈哈哈。”我仰头大笑,心情甚好的注视着闻卓,笑容慢慢凝固在脸上,声音冰冷的告诉他。“你刚才说悲天悯人,好!朕现在就告诉你什么才是悲天悯人,你等的那女子是神朕都能诛杀,何况现在转世为人,朕能让她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你想靠区区秦雁回阻止朕君临天下,朕就给你这个机会,昔年朕不杀你,今日同样不会,朕就留着你的命,好好看朕如何三界一统,你想阻止朕,可以!重归神位与朕一战,不过……人神两隔,你想悲天悯人,就先要放弃转世为人的女子,不管你怎么选,哈哈哈,你和她之间都注定难以善终!”

  闻卓没有说话,一道金光从他手中缓缓闪现,他击倒烛九阴的金锏再一次被他拿在手中。

  “不用等那么久,秦王昔日威烈至今记忆犹新,今日闻卓不打算离开这里了……”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六十五章 泰山一役”

  1. 回复 2014/05/17

    红领巾~

    这就是传说中的精神分裂症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