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七章 识魂护主

  我一把将越千玲拖到身后,萧连山和顾安琪也心惊胆战的慢慢往后退,如此近距离凝视这上古神物,一时间连呼吸都忘记了,我僵直的站在原地,大声问身后的闻卓。

  “我放他出来是对付烛九阴的,为什么烛九阴还完好无损,你反而给伤了?”

  烛九阴的龙首就靠在我们面前,它每一次呼吸都是股掀天盖地的狂风,我发现它好像在审视我什么,眨动的妖瞳透着迟疑和犹豫,并不像是要攻击我们的样子。

  “你倒是说话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烛九阴怎么变这个样子了?”

  “这只烛九阴是你,不对,是嬴政从小养大的,而这碣石宫其实是嬴政给它找的栖身之所而已,你放出嬴政,烛九阴认出他,又怎么会攻击他。”闻卓一边说一边从地上站起来,捂着胸口走到我面前。“我原本打算和嬴政交换离开这里的办法,现在倒好,烛九阴很快就会察觉到,你已经不是嬴政,到时候……”

  闻卓话还没说完,一直在审视我的烛九阴金色妖瞳忽然竖起,巨大的龙首再次高高立起,我明显感觉到它又恢复了暴戾和凶狂,龙首向我们冲下来猛然张开那可以吞食天地的巨口发出一声愤恨的嘶鸣。

  巨大的声响和强劲的气流让我们痛苦的捂着耳朵,身体不由自主向后退,身后就是万丈悬崖已经无路可逃。

  “嬴政养……养这玩意干什么?”萧连山无力的自言自语。

  “好像确切的说也不算是嬴政养的,听他说是芈子栖动了恻隐之心养大了这烛九阴。”闻卓苦笑着回答。

  “我养的?”越千玲反应更大,但很快又意识到不对。“我连金鱼都养不活的人,怎么会养这么大一只上古神兽?既然是我养的,为什么它不认识我啊?”

  “都说了是芈子栖养的,你充其量也就养金鱼的本事,养上古神物……”我居然和闻卓都笑起来,或许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都不知道该是用什么表情了。

  看烛九阴的样子已经意识到这里没有它的主人,在它眼中我们算是入侵者,忽然明白为什么秦一手会把九天隐龙决的结界设在这里,就算魏雍有天大的本事能找到这个地方,秦一手也不用担心魏雍会得逞,有这条烛九阴守护在这里任何人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烛九阴扭动着巨大的身躯,我意识到为什么在我们到了这巨石雕像上后它变的小心翼翼,它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我们,但却担心损坏了这雕像,这上古神兽竟然还通人性,也不枉费芈子栖养它一场,如今我们在雕像上反而让烛九阴投鼠忌器,越是这样它越是狂暴,身躯围绕着我们一圈一圈的转动,我们在石像的石指尖上,身后已经无路可退。

  烛九阴似乎也意识到我们进退两难的处境,忽然冲着我们大声吼叫,那强劲的气流吹的我们根本站不住,半边脚已经悬空在石指间的外面。

  “这玩意还真有脑子,想把我们吹下去。”萧连山忽然反应过来,无可奈何的大声说。

  我眉头微微一皱,再这样下去片刻都用不了,我们就会变成悬崖下一滩肉泥,转过头问闻卓。

  “你刚才说这烛九阴认识嬴政?”

  “认识,这是上古神物有灵性的,你放出嬴政它瞬间就认出来了。”闻卓用手徒劳的挡着迎面而来的风回答。

  “我的样子并没有变,烛九阴是怎么分辨出我是秦雁回还是嬴政的?”我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

  闻卓猛然抬头看我,眼睛一亮说。

  “烛九阴上面那只是阴眼,能勾魂夺魄,它认出你并不是因为样貌,而是魂魄,烛九阴能识魂。”

  “那没用了,上次在弦台宫时芈子栖的魂魄在千玲的七窍玲珑心里,难道现在要千玲把心挖出来给这怪物看啊。”萧连山无力的说。

  我们都已经半只脚悬空,那只烛九阴在酝酿下一次的低吼,我们都确信也是我们能坚持的最后一次,当烛九阴巨大的龙首向下俯冲的时候,我忽然重新想了一遍萧连山刚才说的话,猛然抓起越千玲的手。

  “忍着点。”

  越千玲还没反应过来,我一口咬破她的手指,越千玲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惊叫一声,我来不及给她解释,用力捏挤鲜血从越千玲指尖冒出来,在烛九阴张口之前我一把举起越千玲的手,闻卓看见越千玲指尖的鲜血似乎也懂了我的意思,嘴角缓缓翘起。

  烛九阴那张巨口刚张到一半,忽然停止在我们前面,口中并没有声音发出来,金色妖瞳又在开始眨动几下后,血盆大口慢慢闭合上,整个庞大的龙首缓缓向我们移动过来,妖瞳中又透着迟疑和安静,之前的暴戾荡然无存。

  “千玲,你相信我吗?”我屏住呼吸极其小声在她耳边问。

  “相信……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越千玲的注意力都在面前这个庞然大物身上,忽然被我这样一问有些不知所措。

  “就这样举着手,别放下来,走到烛九阴前面去。”我深吸一口冷静的说。

  “啊?!”越千玲一怔,和我对视一眼,很快又恢复了信任,抿着嘴唇小心翼翼向前移动了半步,烛九阴居然向后把龙首缩了一点回去,我紧张的不断蠕动喉结,如果我估计错的话,越千玲多半会被烛九阴一口吞掉。

  “雁回哥,你让千玲姐这是干什么呢?”顾安琪心有余悸怯生生的问我。

  “烛九阴是芈子栖养大的,而烛九阴识魂,刚才你们说芈子栖的魂魄在越千玲的七巧玲珑心里,血是精魄所化。”闻卓在旁边不慌不忙的解释。“烛九阴一定会辨识出来越千玲指尖血中有芈子栖的精魄。”

  烛九阴果然把头缩回去仰头低嚎一声,巨大的身躯从巨石雕像上松开,龙首下埋静静的低在越千玲的面前,和那巨石雕像呈一条直线,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动不动的保持着这个姿势。

  “骑到它头上去,之前嬴政就是那样做的,烛九阴看样子是认出你是它主人了,这是它臣服的表现。”闻卓在旁边大声提醒。

  越千玲身体抖动一下,回头看看我,见我对他点点头,迟疑了片刻后还是颤巍巍的像烛九阴走去,能骑在庞然大物的上古神物头上,多少都有些让人兴奋和激动,何况是对于一个连金鱼都养不活的人。

  闻卓为了万无一失,让越千玲用带血的手指抚摸一下烛九阴,越千玲怯生生的伸出手去,触碰到烛九阴那刻,那只身形巨大的神物竟然也颤抖一下,然后龙首微微向前一拱,来回再越千玲手中摩擦,越千玲身后的我们看的目瞪口呆,这上古神兽居然是在冲着越千玲撒娇。

  然后越千玲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站到烛九阴的头上,紧紧扶着它的触角,烛九阴直立起巨大的身躯,我们看着越千玲瞬间被高高在上的托起,完全看不见她的人,烛九阴围绕着海岛恣意的游动,极其欢腾和愉快,像是在和越千玲嬉戏游玩,我们甚至能听见远处传来越千玲兴高采烈的欢呼声。

  烛九阴最后停在巨石雕像前面,越千玲在上面冲我们招手,兴奋异常的说。

  “上来,都上来,这条烛九阴好像真通人性,我给它说话,似乎它能明白我的意思。”

  被这条烛九阴折腾了这么久,大家一直提心吊胆本来都万念俱灰,最坏的打算都想好了,却没料到会峰回路转,萧连山和顾安琪想都没想慢慢走了上去,烛九阴开始还有些排斥,越千玲轻轻拍着它触角安抚,它的龙首很快安静下来。

  我和闻卓留在巨石雕像上,或许是太累有种精疲力竭的感觉,闻卓和我坐在石指间前,看着烛九阴带着头上的三人在海岛上游弋,能驾驭上古神物当坐骑,或许越千玲都没想到自己原来还这么威风。

  “你为什么会受伤的?”我忽然转头看看闻卓好奇的问。

  “我想试一试嬴政到底有多厉害。”闻卓不以为然的笑着。

  “你不要命了,他杀伐四方喜怒无常,招惹他你居然还能活下来,你命还真大,我就想不明白好好的你招惹他干什么。”我问。

  闻卓迟疑了片刻,转头和我对视,然后一本正经的问。

  “你和他两人同命格,同魂魄,一旦你聚齐四件神器,也形同于帮嬴政聚齐元阳……你有没有想过,到时候恐怕就连越千玲也未必能帮你克制,或许你这身体就不再属于你了,最终会被嬴政所拥有。”

  “我也有这样想过,不过曾经有人告诉过我,让我无论如何不能回到秦始皇陵,我聚齐四件神器是为了学会上面的九天隐龙决,目前来看嬴政的元阳虽然力量强大,可并不稳定,虽然一直潜藏在我身体中但很能凝聚在一起,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有办法压制。”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六十七章 识魂护主”

  1. 回复 2016/07/11

    烛龙

    主人?最好不要骗本宝宝

    • 回复 2017/09/11

      嬴政

      叫主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