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八章 约定

  我心平气和的回答完后,怎么看闻卓都感觉在我失去意识后,他好像有些改变,似乎有很多话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我。

  “对了,现在九天隐龙决封印已破,而烛九阴也听越千玲的话,我们相对算是安全了,到这里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是时候回去了。”我想了想很认真的对闻卓说。“你刚才说和嬴政交换离开这里的办法?你打算用什么交换?”

  “……”闻卓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平静下来随意指着远处把我的问题岔开。“嬴政都把我伤成这样,你认为他会和我谈条件。”

  “那麻烦大了,我之前是用道法屏障在抵挡海水,可现在这里的明显是被重新封印过,嬴政的道法修为封印谁能破的了,难道我们一辈子要被困在这里。”我揉了揉额头有心无力的说。

  “那也未必……你好好想想,最开始来这里的人并不是封印九天隐龙决的人。”闻卓漫不经心的对我说。

  最开始来这里的人应该是修建碣石宫的嬴政,闻卓这话还真提醒了我,从我们现在坐着的巨石雕像上不难看出,嬴政当年修建这里的时候也不忘标榜自己丰功伟绩,然后再将整座海岛沉于海底用封印保护起来。

  可秦一手是洪武十四年到的这里封印的九天隐龙决,按理说秦一手是绝对没有能力穿过嬴政的封印结界的,这只说明嬴政在封印这里的时候留下了一条进出的通道。

  我忽然看见还在烛九阴头顶上兴高采烈兴奋欢呼的越千玲,猛然想到这烛九阴既然是芈子栖养大,困于深海之底也是万般无奈的选择,闲暇无事的时候她一定会来看它,所以嬴政才会留下进出封印的通道,而陪同芈子栖来的人中一定还有秦一手。

  这就是为什么他能进出这里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烛九阴是认识秦一手因此不会攻击他。

  我连忙站起身,大声招呼越千玲过来,烛九阴很快停在我们面前。

  “千玲,你说的话,它真能听懂?”我急切的问。

  “可以,我都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它真的通人性,我说什么它好像都明白。”越千玲点点头很肯定的回答。

  我和闻卓也站了上去,如果嬴政留下进出这封印的通道,除了进来过的人之外,这条烛九阴也一定会知道在什么地方,我把想法告诉其他人,越千玲用手轻轻拍了拍烛九阴的触角。

  “可惜我不记得你叫什么名字了,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吗?”

  烛九阴听完越千玲的问话,身躯转了过去带着我们向海边游去,在海滩上我们居高临下的看见,正是我们之前到海岛上最先看到的那两个青铜跪膝秦兵处,烛九阴巨大的尾巴延伸到海水之中,慢慢的搅动,平静的海水随着它尾巴不断旋转,很快形成一个很深的漩涡,海滩上一直向里面蔓延的御道在漩涡中显现出来。

  我们都清楚的看见在漩涡中一道被竖立的道法屏障,而入口处正是两个青铜跪膝秦兵中间的那条御道,从台阶下去就能到达那里。

  赢朕果然是留下了通道,我之前还有些诧异,难道他就不担心有其他人会发现,不过现在看来除非烛九阴帮忙,否则谁也不可能有这翻江倒海的本事,而烛九阴只会听它认识人的话,这里除了嬴政和芈子栖谁也来不了,而秦一手应该就是嬴政遗漏的那个人。

  越千玲让烛九阴把我们放下去,萧连山走在前面,我们沿着御道台阶向海岛深处的通道走去,忽然听见身后一声沉重的低吼声,充满了哀怨和焦灼。

  越千玲走在最后面,一步一回头的看那条烛九阴,似乎它也意识到越千玲要离开,最后一次见到芈子栖应该是两千年前了,它独自留在这海底既然能通人性当然也知道孤寂,如今再次见到拥有芈子栖魂魄的越千玲,完全把越千玲当成了它的主人。

  等了两千年才重逢,即便是烛九阴也显得异常高兴和兴奋,可见到越千玲又要走,仰头不停的嘶鸣,巨大的声音中满是不舍和焦躁,我看见越千玲停住脚步,她眼神里也写满了犹豫和恋恋不舍,然后冲着烛九阴招手,它庞然大物极其听话的低垂下龙首,轻轻拱着越千玲,金色的瞳孔中溢出的竟然是哀伤,在越千玲面前它不再嘶鸣,而是发出低沉而短促的鼻息声,像是在对越千玲述说,更像是不想让她离开。

  越千玲用手轻轻抚摸这烛九阴,抿着嘴转头看我,双眼潮红有光亮在闪动。

  “它都被困在这里两千年了,我们这次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要不……要不咱们把它带上吧。”

  “啊……”我一怔,抬头看看这庞然大物,烛九阴在越千玲面前倒是安分,可这毕竟是上古神物,有毁天灭地的本事,这要带出去万一像之前那样狂暴,根本没有人能控制住它。

  烛九阴好像真能听懂越千玲的话,见越千玲想带它离开,仰头长鸣然后不住对越千玲点头。

  “怎么带它出去啊,就连嬴政也只能把它安置在这海岛上,就是担心放它出去会引起恐慌,人家顶多是溜猫溜狗,你难道以后溜烛九阴?!”我一脸无奈的苦笑。

  “不是啊,魏雍也不敢到这里来,说明魏雍也怕烛九阴。”越千玲忽然眼睛一亮欣喜的说。“我们带它出去对付魏雍啊,我们做这么多事不就是为了阻止魏雍嘛,现在有了烛九阴不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你用烛九阴对付魏雍……亏你想的出来,魏雍为了发动五帝嗜魂阵前前后后劳心劳力筹划了那么久,埋血万古山,他也要靠大坝决堤才能帮他完成祭阵。”我抬头看看烛九阴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你把这上古神物放出去,魏雍是让它给解决了,可它的本事你也见识过,它真要狂暴了解决一个魏雍,恐怕搭上的就不止埋血万古山那么简单了。”

  “就是,我哥说的对,万一它不老实,放出去恐怕比魏雍还麻烦。”萧连山也很认真的说。

  “带烛九阴出去也不是没有办法……”

  一直没说话的闻卓忽然漫不经心地笑着说,越千玲和顾安琪毕竟是女生,在她们眼中烛九阴像宠物多过于像凶兽,听见闻卓这样说,都异口同声的问什么办法。

  “你就别添乱了,这玩意带出去你还嫌不够招摇啊。”我看了闻卓一样哭笑不得无力的说。

  “你不就是嫌它大嘛,弄小点不就完事了。”闻卓的嘴角挂着不羁的邪笑意味深长的对我说。“而且她说的也没错,这条烛九阴早晚能帮上你的忙,对付魏雍烛九阴是大材小用了,但是你的对手未必会是魏雍。”

  从我在巨石雕像上失去意识到醒来后,就总感觉闻卓说的话中有话,我倒是没想过用烛九阴帮什么忙,只是看见越千玲满眼期待和伤感的眼神,忽然发现我对此毫无免疫力,重重叹了口气问闻卓。

  “你有什么办法带烛九阴出去?”

  闻卓告诉我们天罡混元伞能收洪荒百兽,但烛九阴是神物混元伞无能为力,那是因为烛九阴本能的抗拒,可如果越千玲能让它安静听话,天罡混元伞有把异兽变小的法力。

  越千玲一听抿着嘴期盼的看着我,手一再没离开过烛九阴的身躯,我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妥协的点点头,越千玲高兴的对烛九阴交代几句,我们看见烛九阴不住的晃动巨大的龙首,金色妖瞳眨动好像是在点头。

  闻卓让顾安琪把天罡混元伞拿出来,转动伞柄上面的道符金光再显,一圈一圈道咒光圈再次套在烛九阴巨大的身躯上,只是这一次烛九阴真的没抵触反抗,越千玲生怕它不适应狂暴,手一直在它身上轻轻的抚摸。

  顾安琪猛然收起混元伞,环绕在烛九阴身体四周的道咒瞬间捆缚住它,烛九阴发出一声撼天动地的嘶鸣后,那道咒光圈发出刺眼夺目的白光,巨大的光球慢慢缩小变暗,最后消失在越千玲的面前。

  因为光线刺眼,我们都下意识转过头,等亮光消失后才发现就耸立在我们面前的庞然大物不见了,越千玲蹲在地上找了半天,等她慢慢转过身的时候,我们都笑了。

  “这也太小了点吧!”越千玲有些极其不适应的说。

  我们看见越千玲的掌心中一条赤红的烛九阴在欢愉的游动,缠绕在她手指上怎么看都和上古凶兽联系不到一起,居然还在冲着我们鸣叫,不过那声音落在越千玲和顾安琪的耳中,就变成了可爱。

  虽然千辛万苦,可有惊无险解开一部分九天隐龙决的法力,而且还得到一条烛九阴,虽然的确是小了点,而且连闻卓也不知道再把它变大的办法,对于这趟东海之行总算收获颇大。

  我们走到连接这海岛封印的通道口,正想跨过去,闻卓忽然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帝王,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只要我们能回去,你会答应我三件事。”

  “两件,有一件是让我再陪你跳一次那瀑布,现在就是剩两件了。”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回答。“你放心,我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你都叫我帝王了,君无戏言你不知道吗?对了,你那身金甲去什么地方了,你穿着挺威风的啊。”

  “君无戏言……好!如若有朝一日,帝王,你真君临天下,闻卓定重穿那套真正的金甲……”

4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六十八章 约定”

  1. 回复 2014/02/23

    黃河之水天上來

    不求別的,但求日更!

  2. 回复 2014/02/23

    冰糖橙

    又看完了 打滚求更

  3. 回复 2014/02/23

    匿名

    没了

  4. 回复 2014/09/17

    啦啦啦

    错字好多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