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九章 玄门泰斗

  东海之底被封印的碣石宫通道另一端出口在老龙沟,这里当年是秦长城的遗址所在,也是孟姜女哭长城典故的出处,虽然这是后人杜撰出来的事,不过犹见当年嬴政举全国之力修建长城的惨烈,真正的目的竟然是掩饰这个出口。

  离开封印的范围我们第一个感觉是饿,而且是蝉腹龟肠饿到了极点,好不容易才坚持回答海滩边,幸好还有一个认识的张四爷,一桌饭菜被我们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清扫的干干净净,张四爷在旁边看着我们这吃相都有些惊讶,问我们去什么地方会饿成这样,大家先一愣,忽然发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就连想编一个理由都编不出来。

  按照时间算我估计去海底应该没多少时间才对,可张四爷说我们离开的时候到现在已经快大半个月,我们都面面相觑的对视,只记得进去的时候还带着干粮,可后里从瀑布掉落后,身上带着的东西都丢失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好像就没再吃过东西。

  山中方一日,世间已千年,这话虽然是夸张了点,不过我们算是深有感触,在海底封印中竟然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好像白驹过隙般居然已是二十天之后。

  按时间来推算,离玄门比试已经没多远了,在钟山虚空幻境中见到高深莫测的秋诺后,我们都已经放弃了参加这场比试的念头,毕竟当时连魏雍我都要望其项背,就更别说匪夷所思的秋诺,就算参加比试也不过是在浪费时间。

  可现在我已经改变了主意,从道法修为上说,我在解开海底九天隐龙决那部分封印后似乎已经和魏雍势均力敌才对,既然魏雍要在泰山开启幽冥之路,势必一定要先拿到玉圭,虽然到现在我并不明白这玉圭到底有什么用,能让魏雍趋之若鹜,按照顾安琪所说,这玉圭是道家玄门至高无上的圣物,得到能号令华夏道家弟子,可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魏雍未必会看在眼中。

  代表帝王之位武则天的除罪金简,秋诺已经给魏雍准备好,有没有玉圭魏雍同样可以在泰山以昊穹剑,借帝王之名开幽冥之路,魏雍为了这一天已经筹谋太长时间,完全没必要为一个虚名浪费时间,所以他如此看重这次玄门比试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事不宜迟我们当晚就打算赶回申城,我们离开海底封印的时候身上一无所有,张四爷虽然和我们只有一面之缘,竟然仗义疏财送给我们一些钱,我说日后定当百倍奉还,张四爷一笑而过钱财之事丝毫未放在心上。

  回到申城已经是三天之后的晚上,一回去就被告知有人等了我们很多天,能到顾安琪这里来的人不会太多,能留下来住在这里的就更少了,当我们推开门进去,一个中年人背负双手站在落地窗边,一言不发的看着外面的夜空。

  顾安琪一看背影脸上就露出欣然高兴的表情。

  “爸!您怎么来了?”

  中年人听到顾安琪的声音沉稳的转过身,很稳健干净的一个人,一生得体的穿着收拾的有条不紊,应该是很注重细节的人,甚至连头发都梳理的一丝不乱。

  看此人面相多少令我有些暗暗惊讶,额起黄光眉扫纵横,目如凤鸾必做高官,龙睛凤目必享重禄,单就以面相而论此人定时权倾天下之人。

  顾连城。

  很少就听安琪提及过这个人,在香江为道家玄门泰斗,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举手投足隐隐有些宗师风范。

  顾安琪把我们介绍给顾连城,当听到是我找到明十四陵的时候,顾连城很诧异的多看了我几眼,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不过很快又恢复了从容,目光更多落在越千玲的身上。

  “我和你母亲岚清有同门之谊,当年师傅一再叮嘱明十四陵为不祥之地,万万不可开启,果然应验了师傅的话。”

  越千玲听到顾连城提及岚清,我猜她应该是想到越雷霆,看她表情有些哀伤,默默的低着头。

  “没关系,还有我在,今儿就当这儿是你家,算起来你也是我侄女,大家都是一家人,你父母的事从长计议,相信岚师妹吉人自有天相,应该可以逢凶化吉。”顾连城心平气和很慈爱的对越千玲说。“你们一家招此巨变的前前后后,安琪回来都给我说过,我给岚师妹算过一卦,虽有凶险但还不至于是死劫,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

  顾连城和越千玲说话的时候,闻卓忽然走到顾安琪身边,我听见他极其小声简短的给顾安琪说了几句,意思是不要把我的身份和去海底开启封印的事说出来。

  我和闻卓对视一眼,一时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过想想也对,这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至少不会再把顾连城牵扯进去,万一变成第二个越雷霆和岚清,我已经对不起越千玲,不想再让顾安琪也被牵连,想了想对顾安琪点点头。

  顾连城示意我们坐下,顾安琪追问他为什么会突然到申城。

  “如今是三元九远转运的关键,关乎华夏国运龙气,前些日子我得知皇河决堤,据统计这次浩劫有过万人枉死,转运之时发生这样的事甚是奇怪,我观天象发现华夏九州龙脉异动,龙气已泄似乎有人从中作梗,借三元九运之时兴风作浪。”顾连城正襟危坐平静的说。

  顾安琪把从在海南见到我前前后后的事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顾连城,按照闻卓说的,她对我的身份和我们去海底的事只字未提。

  “五帝嗜魂阵!”顾连城听完大吃一惊,站起身上走到窗边忧心忡忡的说。“这个魏雍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此阵为天谴乱世惩罚世人所用,是神鬼之阵,他竟然借鬼神之力涂炭生灵实不可赦。”

  “埋血万骨山,他就是用皇河决堤这个办法祭阵的,如今五帝嗜魂阵已经启动阻止不了。”顾安琪看着顾连城背影急切的问。“爸,现在该怎么办,仅仅祭阵就枉死万人,等到魏雍发动五帝嗜魂阵那要死多少人啊?”

  顾连城默不作声的沉默了良久,慢慢转身扫视我们一圈,答非所问。

  “我来之前特意去过海南,发现魏雍在南疆设下玄冥破汪洋的风水大局,引外泄龙脉地气冲击鬼门关,导致如今也未闭合,阴阳失调早晚会出大事,不过好在南疆有人施法布下白虎玲珑塔暂时压制,想必是你们所为吧?”

  我心里更加吃惊,对于顾连城的玄学本事我大多是听顾安琪提及过,以顾安琪的风水堪舆之术看,顾连城在玄学上的造诣非同小可,他和岚清是同门研习道家五术,我一直以为顾连城或许和岚清一样,仅仅是在堪舆术数方面出类拔萃,可他竟然能看见白虎玲珑塔!

  这是萧连山召阴将所设的幽冥重宝,普通人是根本看不见的,除非有极高的道法修为,单凭这一点就不难看出,顾连山也是修炼道法之人,而且根基和修为远超过我的预计,恐怕连顾安琪都并不知道。

  我点点头,既然顾连城能把这话问出来,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白虎玲珑塔也只是能暂时克制,不过要想压制五帝嗜魂阵是万万不能的,之前镇摄无法返回幽冥的那些孤魂野鬼还能有点用,现在万人祭阵无辜枉死这么多人,怨气冲天怕是玲珑塔也撑不了多久了。”

  “论年纪你断不然有这样道家法力,果然是后生可畏,竟然能驾驭幽冥之物,能支撑多久已经不重要,你们已经做了该做的事。”顾连城不苟言笑缓缓对我点点头。“如果没有玲珑塔镇守,恐怕早就出事了。”

  “爸,现在都已经迫在眉睫了,我们总要做点什么吧,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魏雍祸害苍生。”顾安琪心急如焚的问。

  “世事都离不开一个因果,魏雍此人既然能布下先天杀阵,他也一定知道此阵的后果。”顾连城极其老城稳健的说。“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原因,搞不明白他想干什么,我们只会处处被动。”

  “他想开幽冥之路!”越千玲在旁边回答。

  “开幽冥之路?”顾连城眉头微微一皱若有所思的说。“难道和泰山祭天有关?”

  “是的,我们也是这样想的,魏雍准备好了所有东西,就等泰山祭天,他想借祭天之际,代替五方鬼帝告示九天,代为发动这先天杀阵。”我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

  “准备好所有东西……我看也未必。”顾连城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若有所思的说。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六十九章 玄门泰斗”

  1. 回复 2014/02/24

    丁丁

    难道萧连山是黄爷?

    • 回复 2017/08/30

      匿名

      黄爷是嬴政

  2. 回复 2017/06/01

    黄爷,

    顾连城是黄爷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